葉帆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葉帆小說 > 都市 > 愛你是我難言的痛原來婚淺情深首席前夫強寵妻 > 第1000章 脹的疼,澀的慌

-

秦沛和韓在行進來後冇有說湛廉時的事,所以大家並不知道湛廉時已經起床,下樓。

現在聽見老爺子的話,大家都看向湛文舒。

唯獨韓在行。

他看著棋盤,手上拿著白子,指尖落在白子上,那指甲的顏色,和白子的顏色,幾近一致。

“嗬嗬,剛剛出去了,我去叫他。”

“出去了?”

老爺子皺眉,看外麵。

顯然,湛文舒嘴裡‘出去了’的意思在老爺子這是離開的意思。

“是啊,爸不會是以為廉時走了吧?”

湛文舒看穿老爺子的擔心,哈哈笑起來,“爸放心吧,廉時冇有走,今天可是爸的生日呢。”

看見湛文舒笑,湛起北這才意識到自己太緊張了。

他起身,瞪湛文舒,“整天就隻知道逗你老子,氣死了!”

杵著手杖,生氣的走出棋室。

大家頓時笑起來,“文舒,你這次可把爸氣著了。”

“哪裡,你看爸那像是生氣的模樣嗎?”

“爸可是親口說‘氣死了’了呢。”

“哎呀,說出來的哪裡是真的生氣?”

“真的生氣是不會說出來的。”

“哈哈,文舒啊,你啊……”

“……”

大家笑著出去,韓在行還坐在那,拿著棋子,看著棋盤。

他的眼睛似與棋盤膠著,無法分開。

秦沛,“在行,這一盤等今晚回來,我們繼續下。”

韓在行丟了棋子,離開棋室。

他的聲音,落進秦沛耳裡。

“今天冇時間。”

秦沛站在那,看著走出去的人,一年多,一個人怎麼能變得這麼快。

變得他都覺得陌生。

湛文舒出去叫湛廉時,同時,她拿起手機,給湛子沅打電話。

讓兩人回來吃早餐。

隻是,湛文舒走出去,看見老爺子已經出去了。

老爺子站在大門外,台階下,看著那從雕花鐵門外走進來的人。

俊美容顏,雕刻五官,這張臉隨著時間的流逝,越發的深刻,越發的迷人。

那是閱曆,是歲月的沉澱,是裹挾著商場的廝殺留下的痕跡,是獨屬於這個年紀纔能有的男人魅力。

可在湛起北眼裡,那走過來的不是一個成人,是一個孩子。

他看著這個孩子從哇哇大哭,到可以在地上爬,到蹣跚學步,搖搖晃晃,到奔跑跌倒,到他長成少年,成人。

湛起北杵著手杖的手,緊了。

“爺爺。”

湛廉時停在湛起北麵前,他身後是升起的太陽,太陽照射在他身上,他滿身的金光。

湛起北眯眼,他伸出手,握住湛廉時的手。

這手,微涼。

“走,去吃早餐。”

“你姑姑做了你愛吃的蛋餅。”

韓琳和湛子沅走在後麵,她看著前麵被湛起北拉著進彆墅的人,不知道怎麼的,她一下想起了久遠的一幕。

那一年,湛廉時剛出生,老爺子抱著湛廉時,笑著,哄著,逗著,不厭其煩。

而她,在看檔案。

湛文申,在接研究院的電話。

這一刻,韓琳眼睛突然脹的疼,澀的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