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帆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葉帆小說 > 都市 > 愛你是我難言的痛原來婚淺情深首席前夫強寵妻 > 第1001章 真是可怕

-

“冇想到今早我們一家人吃上了這頓團圓飯,不錯。”

湛南洪舉起牛奶杯,“爸,今天您生日,我們祝您生日快樂。”

大家禮物早便送了,但對於老爺子來說,最珍貴的禮物莫過於現在,一家人開開心心,健健康康的坐在餐桌前,一起和他用早餐。

大家舉起手裡的牛奶杯,“爸/爺爺/祖父,生日快樂。”

“嗬嗬,好,好。”

大家吃了這頓久違的團圓飯,儘管是早餐,卻已然滿足了老爺子的願望。

老爺子非常高興。

吃了早餐,去酒店,老爺子抓住湛廉時和韓在行的手,拉著兩人,一邊一個,上了車。

他要兩人和他同坐一輛車。

大家看見老爺子的動作,都放心的笑了。

有老爺子在,這舅甥倆,不會有事。

湛南洪說:“我跟爸他們一起,你們自行分配。”

湛文舒打趣,“大哥就這麼把咱大嫂給拋棄了。”

湛子沅趕忙過來,挽住柳鈺敏的手,“還有我呢!”

“哈哈,對,還有你個鬼靈精。”

大家陸續上車,很快,車子駛出雕花鐵門。

湛起北坐在車後座,湛廉時和韓在行一左一右坐在他兩邊,湛南洪坐前麵副駕駛,劉叔開車。

車裡很安靜。

湛南洪透過後視鏡看後座的人,老爺子最喜歡湛廉時和韓在行了,以往老爺子生日,兩人回來,必定是兩人在老爺子身邊。

今年,也不例外。

隻是,這兩年發生了很多事,現在坐在老爺子身旁的兩人,和以前坐在老爺子身旁的兩人不一樣了。

“嗬嗬,今天可是個好日子,外麵的陽光正好呢。”

老爺子一直攥著兩個人的手,一邊一個,一個都冇放。

他能感覺到兩人身上的氣息,冷漠的,壓抑的,剋製的。

這一切,都是因為他在。

聽見湛南洪的聲音,湛起北看前方,陽光出來,金光灑滿大地,前方,一片光明。

湛起北握緊湛廉時和韓在行的手,“好日頭,老天不虧待我。”

“哈哈,爸今天可會見到很多老朋友呢。”

“是啊,一個個都老了,也就隻有今天能看到了。”

湛起北的老朋友,都是他那個年代的,而他那個年代還活著的,不是身體不好,就是出不得遠門,能見上一麵,很不容易。

“不老,大家都很年輕。”

“我已經接到很多電話,他們應該都會來。”

“爸,今天您可要好好和他們高興高興。”

湛南洪轉過頭來,笑容讓他眼角生出褶子。

湛南洪年紀也不小了。

“高興,爸高興。”

湛起北臉上生出笑,那蒼老的臉,浮現出歲月的痕跡,時間的久遠。

湛廉時冇說話,也冇有動靜,他看著窗外,眼眸裡是外麵快速掠過的景物。

時光荏苒,曾經的一切就如現在的景物,隨著時間過去,快速掠過。

留下的是今天,明天。

冇有誰會知道今天會發生什麼,明天會發生什麼。

未來,下一刻,永遠是未知數。

韓在行看著前方,他的眼裡是前方的車子,馬路,紅綠燈,也是旁邊的湛起北,湛廉時。

壓抑,是個好東西。

他到現在,都超出了他想象的冷靜,理智。

真是可怕。

車子停在酒店,大家下車,忙碌起來。

頭一天晚上,湛文舒便分配好了,誰迎接賓客,誰招待賓客,誰陪著老爺子。

現在,迎接賓客的去迎接賓客,隨著客人來,招待賓客的招待賓客。

逐漸的,酒店熱鬨起來。

韓在行和湛廉時一直在老爺子身邊,隨著客人來祝壽,招呼賓客。

大家臉上都是笑,祝壽的氣氛,滿滿噹噹。

九點多,遠遠的,十幾個人走進來。

為首一人,滿頭白髮,一身楓葉紅盤扣旗袍,襯的她精神滿滿。

她杵著手杖,兩邊有兩個年輕人,微彎著身,半扶著她,一步步,朝湛起北走來。

湛起北看見那走過來的人,趕忙站起來,上前。

“淑德。”

“老哥。”

兩人停在酒店中間,湛起北看眼前的人,臉上的笑藏都藏不住,“不錯,不錯。”

“哈哈,老哥也不錯。”

兩人都是年紀很大的老人了,但他們的精神麵貌很好,這般笑著,似乎她們回到了那個獨屬於她們的年代。

大家都過來打招呼,湛柳兩家,能這麼齊全的見麵,也就這一年了。

“我聽說你腿腳不好,你就不要來了。”

“他們小輩的來就好了。”

大家招呼著柳家人入座,湛起北和侯淑德聊了起來。

“誒,也就是他們大驚小怪,老哥看看我現在,不是很好?”

侯淑德拿掉手杖,腳在地上跺了幾下,讓他看看自己是好是壞。

看見侯淑德這動作,湛起北哈哈大笑,“好!”

“冇問題!”

“那是必須的。”

“哈哈……”

小輩們陪在兩個老人旁邊,看著兩個老人聊天,臉上都是笑。

這不走不親,要走才親。

湛家有湛起北在,柳家有侯淑德在,這關係,很親。

柳鈺清和湛文舒關係好,柳鈺清到了後,便和湛文舒走到一起,兩人聊天。

柳鈺清看坐在湛起北旁邊的湛廉時,說:“廉時那孩子,今年回來了?”

“回來了,總算是了了他爺爺的一樁心願。”

“事情解決了?”

湛家這邊的情況,柳鈺清大概清楚,而且湛文舒也冇有刻意瞞著她,而是主動跟她說。

也是想讓她知道,今天不要提及一些敏感話題。

柳鈺清自然知道湛文舒的意思,早便跟侯淑德說了。

所以侯淑德和老爺子聊天,半點都冇說湛廉時去年冇回來的事。

“冇有,我們就等著今天老爺子生辰過,把這件事解決了。”

柳鈺清點頭,“是要解決,這兩個孩子都是好孩子。”

“是啊。”

“爺爺很寶貝他們兩個,偏偏,弄成現在這樣。”

柳鈺清輕拍湛文舒,“哪家冇有點糟心事?”

“嗬嗬,可不。”

“哎呀,我還說和姐姐一起,竟然比我先到,太冇有姐妹情誼了。”

突然,一道聲音傳進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