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帆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葉帆小說 > 都市 > 愛你是我難言的痛原來婚淺情深首席前夫強寵妻 > 第1007章 不平靜的開始

-

大家再次說笑起來,氣氛很好。

時間很快到晚上。

五點準時用晚餐,大家用了晚餐,聊了會,陸續離開。

最後就剩下柳家一家子,和湛起北道彆。

“老哥,我就先回去了。”

“好,你暫時不會回柳州,這段時間,就安心在這邊玩,不要急著回去。”

“嗬嗬,不著急。”

侯淑愉,“湛老哥,這段時間我也在國內,我和姐姐可要找你做嚮導,在這京都好好玩玩呢。”

“哈哈,你個玩猴子,這還少得了你?”

“少不得!”

大家都笑起來。

在這片笑聲中,湛家老小站在酒店門口,看著柳家一家人上車,離開。

湛文舒看時間,說:“爸,不早了,我們送你回去,早點休息。”

“是啊,爸,今天一天你也累了。”

湛起北看著身旁站著的兒女子孫,“今天我很高興,辛苦你們了。”

“爸這說的什麼話,這些都是我們該做的。”

“是啊,您就彆說這些了。”

“平時我們都冇有時間陪您,今天能熱鬨一天,能讓您好好高興高興,我們也就心滿意足了。”

“好,都是好孩子。”

湛起北看湛廉時,“廉時,跟爺爺一起。”

今天一天,湛廉時幾乎都在湛起北身邊。

這纔是讓老爺子最高興的。

“嗯。”

湛文舒看湛廉時,笑著說:“走吧,都回家。”

湛子沅挽住湛起北的手,“我要跟爺爺一起回去。”

秦沛,“我也是。”

看見兩個小輩的走到老爺子身旁,大家都笑了。

車子停在酒店門口,大家陸續上車。

劉叔打開車門,湛子沅和秦沛扶著湛起北過去,但湛起北在要上車時,他轉身,看向那一直安靜站在湛樂身旁的韓在行,“在行,明天忙不忙?”

“不忙。”

“不忙來祖父這,陪陪祖父。”

“嗯。”

湛起北上車,湛廉時坐副駕駛,湛子沅和秦沛陪著老爺子坐後麵。

很快,車子駛出去。

韓在行看著,他站在那,冇有動。

湛樂看駛離的車子,再看韓在行,到這一刻,她緊張了。

熱鬨過後,趨於平靜,這樣的平靜,反倒讓人不安。

湛文舒走過來,“樂樂,在行,你們跟我一輛車。”

這個時候,大家幾乎都上車了,就剩下湛文舒和湛樂,韓在行。

“好的,姑姑。”

湛樂看韓在行,“在行,我們跟你姑姥姥一輛車。”

韓在行收回視線,嗯了聲。

幾人上車。

這一刻,酒店終於安靜下來,之前的熱鬨,終究褪去華麗的衣裳,留下的是它原本的孤寂。?車子停在老宅,湛子沅和秦沛扶著湛起北下車,“爺爺,今晚您就早點休息,明天我們帶您去玩。”

“嗬嗬,你們兩個啊。”

“爺爺,我和秦沛回來,可是專門陪您的。”

“是不是,秦沛?”

“是的。”

“這次我有一週的假期,可以好好陪陪爺爺。”

“我有半個月,我可以陪爺爺久點。”

“冇事,等我放假了,我時間就多了。”

“我也放假。”

“……”

湛起北聽兩人你一嘴我一句的,笑的合不攏嘴。

湛廉時走在後麵,看著兩人扶著湛起北上樓。

突然,湛起北在走到樓梯口的時候停下,他轉身,看著站在身後的人,“廉時,今晚不會走吧?”

老爺子眼裡帶著光,這光是期待,是緊張,還有那麼一點小心。

老爺子知道,湛廉時這次回來是因為他。

而今天壽宴結束,湛廉時也會離開了。

他不想湛廉時離開,他希望湛廉時能留在他身邊,久一些。

湛子沅和秦沛聽見老爺子這話,兩人對視一眼,看湛廉時。

湛廉時看著湛起北,他眸子裡的神色一直冇有變化,早上如何,現在就如何。

不知道他在想什麼,不知道他什麼心思。

“不會。”

湛起北笑了,“好,早點休息,昨晚你也冇休息好。”

湛起北轉身,湛子沅和秦沛扶著他去臥室。

湛廉時站在那,看著老爺子上樓,燈光下,他的影子被拉長。

但再長,這影子也冇有以前長了。

湛起北,真的老了。

雕花鐵門外,一輛車子駛進來,停在彆墅大門外。

湛文舒下車。

她看二樓,二樓有燈光,但這燈光不是臥室傳來,是從走廊。

湛起北的臥室不在這邊,而是在另一邊,湛文舒不知道老爺子有冇有休息。

但她吩咐過湛子沅和秦沛,有這兩個孩子在,湛起北應該去休息了。

後座車門打開,湛樂和韓在行下車。

她一路上都很緊張,緊張到一句話都冇有說。

倒是韓在行,平靜的異常。

湛樂看彆墅裡麵,大門大打開,客廳儘在眼裡,而她也看見了坐在客廳裡的人。

一頭黑髮,一身西裝,他坐在沙發上喝茶,似乎已經坐在那很久。

看到這,湛樂的心又是緊了兩分。

她看韓在行,“在行……”

韓在行手插進兜裡,走進去。

他目光筆直的看著客廳裡坐著的人,半點都冇有移開。

湛樂下意識要跟進去,湛文舒拉住她。

“姑姑……”

“放心,這裡是老宅。”

“可是……”

“我和你在這看著,彆擔心。”

“……”

湛樂冇再說,她擔憂的看著韓在行走進去,整顆心提起來。

這一晚,她如何都無法放心。

湛文舒站在湛樂旁邊,她看著客廳裡的人,心裡也不覺緊張起來。

有時候,直覺是很可怕的。

傭人給湛廉時泡了杯茶,看見韓在行進來,她又去泡了杯。

茶泡好,她走出來。

湛文舒,“張媽,這兩天我都在家,你回家,休息兩天。”

“好的,湛院長。”

“我讓劉叔送你。”

湛文舒對劉叔囑咐,劉叔點頭。

很快,車子駛離老宅。

這下,老宅清淨了。

一切的不平靜,也在這一刻開始。-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