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帆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葉帆小說 > 都市 > 愛你是我難言的痛原來婚淺情深首席前夫強寵妻 > 第1013章 滾

-

黑夜下,平日裡擁堵的馬路此時無比暢通,黑色的車子行駛在這樣的馬路上,如一陣風,眨眼不見。

呲。

車子停在一棟彆墅外,這一刻,沉寂了一年多的彆墅終於活過來。

車門打開,黑色的皮鞋踏在地麵上,手腕搭著西裝外套的人抬眸,看著這棟彆墅。

路燈亮著,彆墅裡麵漆黑一片。

但,此時這外麵的光,足夠把這融進黑暗中的彆墅照亮。

足夠給它溫度。

湛廉時抬步,走進去。

不過,他走了兩步,停下。

前一刻還漆黑的彆墅,一瞬間亮如白晝。

那關著的門,如開啟的時空隧道,一點點打開。

光從裡麵射出,然後,變大,把湛廉時給包裹,把他身上的孤寂給掩蓋,把他眼中的黑暗,給點亮。

湛廉時站在那,他看著這扇開啟的門,看著裡麵射出的光,看著裡麵出現的人。

他的眼睛,炙熱了。

裡麵的溫度,滾燙了他的心。

可是……

一秒,僅一秒。

當看清那道光裡的人是誰後,湛廉時眼中的溫度一瞬冰涼。

他眼裡的光,全部消失,整個人身上的光芒,如地獄之風,裹挾著他。

他的周身,都是黑暗。

可怕的黑暗。

湛廉時拿起手機。

“湛總。”

“過來人,海悅灣。”

手機裡的聲音頓了下,傳來,“好的。”

湛廉時電話掛斷,他看著裡麵走出來的人,眼眸冷如冰窖。

“我以為你會轉身離開。”

劉妗來到湛廉時麵前,站定。

今晚她穿著素色長裙,長髮順直披在腦後,臉上畫著淡妝。

朦朧一看,她還真不是劉妗。

可事實是,她是。

“滾。”

劉妗臉上的淡笑轉眼霜降,她看著眼前的人,指甲深嵌進掌心。

滾。

他從冇有對她說過這個字。

這真是殘忍無比的一個字。

“嗬嗬。”

劉妗轉頭,笑看彆處。

“廉時,這似乎是我第一次看見你發火。”

劉妗轉過頭來,看著湛廉時。

這雙眼睛多好看啊,裡麵是黑寶石一般,讓你一眼便愛上。

她愛這雙眼睛,更愛擁有這雙眼睛的人。

可是,曾經他也愛她,如今,他不愛了。

這雙眼睛裡,也冇有她了。

湛廉時看著六斤,他本就冇有溫度的眸子,這一刻更是如寒川,裡麵出現的寒氣,如刀刃,要把眼前的人給劈開。

湛廉時對劉妗的忍耐,已經到了底線。

“嗬,是因為我來了這裡。”

“你和林簾曾經的婚房,你生氣了。”

“廉時,我們在一起時,你從冇有這麼為我生氣過。”

“即便當初……”

劉妗低頭,低笑溢位,“你真的愛過我嗎?”

“我感覺,你好像從未愛過我。”

“和林簾比起來,似乎,我更像一個第三者。”

“嗬嗬……”

幾輛黑色的車駛進來,停在湛廉時身後,車裡的人下車,來到湛廉時身旁,“湛總。”

劉妗看著這出現的十幾個人,全是西裝筆挺。

他們是保鏢,湛廉時的保鏢。

劉妗嘴角的笑,擴大了,她眼裡的悲涼,也深了。

“要趕我走嗎?”

劉妗看著湛廉時,這雙眼睛她以前看不透,她總是想要看透,現在,她能看透湛廉時的眼睛了。

裡麵是無情,是冷漠,是被她一再挑戰底線的怒火。

這雙眼睛裡,冇有一點感情。

這一刻,劉妗寧願自己看不透這雙眼睛。

湛廉時看著劉妗,“這個地方,除了我,誰都不準踏足。”

保鏢,“是!”

這句話,是對保鏢說的,也是對劉妗說的。

同時,也是警告。

警告劉妗,不要再挑戰他。

這是唯一一次,也是最後一次。

“嗬,嗬嗬……”

劉妗笑出來,湛廉時從她身旁走過,再也不看她。

有情,就是劉妗這樣,一而再,再而三的挑戰你的底線。

無情,冷漠,卻何嘗不是一種解脫。

保鏢把劉妗團團圍住,其中一人伸手,“劉小姐,請。”

劉妗轉身,看著上台階的人,“廉時,我不會放棄你。”

“我的人生,三分之一裡都是你,我怎麼可能放棄。”

“我死都不會。”

湛廉時停在台階上,他的身影籠在光暈中,可這光暈,怎麼看,怎麼冰冷。

付乘來到彆墅,劉妗已經離開了。

剩下的是,不斷在彆墅裡打掃的人。

這個地方,不允許沾染彆人的氣息,尤其是劉妗的。

付乘走進去,他看四周,冇看見湛廉時的人。

他叫住一個正打掃的人,“湛總在哪?”

“在車裡。”

“車裡?”

“是的,外麵那輛車。”

付乘轉身,看停在外麵的車。

黑色的車子隱在暗影中,它所有氣息都被掩蓋。

付乘走出來,停在車後座,他輕敲車門,“湛總。”

坐在後座的人睜開眼睛。

車窗降下,付乘看見裡麵的人,“湛總,需要我訂酒店嗎。”

湛廉時在京城的房子有很多,可對於湛廉時來說,再多的房子,也不如這個房子來的安寧。

付乘深知湛廉時的心。

“不用。”

“好的。”

付乘不知道今晚老宅發生的事,但這個時候,湛廉時在這,明顯事情就不對。

“這裡應該兩個小時內便能整理好,其它的,有需要安排的嗎?”

湛廉時看著前方,那裡是濃鬱的夜色,冇有光亮。

但恰恰那個地方,讓他眸裡的冰涼,淡了。

“航線更改時間。”

“幾點。”

“淩晨三點。”

付乘抬起手腕,看時間,“我現在吩咐下去。”

車窗升起,阻隔一切,湛廉時眼眸閉上。

而他的手,落在了左手手腕的錶帶上,輕柔的摩擦上麵的字。

阿時。

她親手繡上去的。-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