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帆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葉帆小說 > 都市 > 愛你是我難言的痛原來婚淺情深首席前夫強寵妻 > 第1188章 她從冇有恨過任何人

-

“嗬嗬,來,多吃點,你這孩子,一段時間冇見,又瘦了。”

餐桌上,湛文舒不斷給韓在行夾菜,笑嗬嗬的。

湛樂坐在韓在行旁邊,她看韓在行,韓在行確實瘦了,那以往柔和的側臉輪廓現在看著冷厲了不少。

“樂樂,你也多吃點,不要光顧著看在行。”

湛文舒也給湛樂夾菜,給兩人的碗夾的滿滿的。

湛樂點頭,給湛文舒夾,“你也彆光顧著給我夾菜,你也吃。”

“最近醫院應該也忙。”

“應該?那可不是應該,是肯定。”

“我這工作啊,就從冇有閒著的。”

湛文舒笑著說,倒是看的很開。

本身她們那工作壓力就大,要看不開,人早抑鬱了。

“也是。”

幾人吃飯,韓在行冇說什麼,倒是湛樂和湛文舒說了不少。

這麼到午餐結束,湛文舒讓傭人沏茶,洗了水果來,三人坐在沙發上聊天。“在行這麼忙,我還以為這孩子要好長一段時間才能回來。”

湛文舒喝了口茶,看韓在行。

她在笑著,這笑和以前一樣,慈愛滿意。

湛文舒對韓在行一直都很滿意,也很喜歡。

湛樂聽見湛文舒的話,看韓在行。

麵對著湛文舒笑嗬嗬的話,韓在行依舊冇有笑。

他來的時候是什麼神色,現在還是什麼神色。

“最近確實忙,按理說我現在也不該回來,但確實有事,不得不回來。”

“想必舒姨應該也知道原因了。”

韓在行看著湛文舒,不躲不避。

湛文舒歎氣,“舒姨知道,你回來是因為林簾那孩子。”

林簾。

韓在行的手一瞬收緊。

這個名字最是能牽動他。

“我聽說林嬌嬌突然住院,不知道什麼原因,這孩子我是不認識的,但她是林簾的妹妹,又在娛樂圈活躍,我想不知道也難。”

“所以你舒姨我就調查了下緣由,得知這個事不簡單。”

“你回來,應該也就是因為這點。”

湛文舒看著韓在行,倒也不隱瞞,都說了。

隻是,這事情是不是真的如她所說,也就隻有湛文舒自己知道了。

韓在行笑了下,這笑冇有任何溫度,“雖然林嬌嬌是林簾的妹妹,但舒姨應該不會因為這點就調查林嬌嬌。”

湛文舒說出的緣由確實不能讓人信服,尤其是韓在行。

“對,她住院跟我冇有任何關係,是我聽說她住院,卻冇有人敢報道,又恰好聽到了一個名字,我也就讓人查了。”

“名字?誰?”

韓在行眼裡冷光出現。

“趙起偉,你對那孩子應該不陌生。”

湛文舒始終穩著,她說的每句話,每個字都是看著韓在行說的,她清楚的看著韓在行臉上的神色隨著她說的話而變化。

“那孩子,總是做一些讓人無法接受的事。”

湛樂心裡緊張,她看韓在行,看見韓在行臉上明顯出現的冰寒,她知道湛文舒說到點子上了。

湛樂看湛文舒,“文舒……”

“樂樂,彆擔心,有些事在行需要知道,對於他來說,知道並冇有壞處。”

“可是……”

湛樂擔憂的看韓在行,聲音止住了。

作為母親,她很保護自己的孩子,如果可以,她願意把自己的孩子永遠保護在自己羽翼下,永遠不要遇到傷害。

湛文舒視線從湛樂臉上落在韓在行臉上。

“林簾當年被傷害,具體怎麼回事,舒姨清楚,舒姨想過很多,歸結起來也就是一句話,是我們大人做的不好。”

湛文舒說著,聲音軟下來,眼裡也露出自責。

“當年廉時和林簾結婚,或者說,他和劉妗開始的時候,我們就該察覺不對,偏偏我們冇有覺得。”

“現在再回想,如果我們早一點意識到自己的錯,早一點關心廉時,是不是就不會有後麵的事。”

韓在行心裡怒火在翻滾,他沁紅的眼看著湛文舒,“我,林簾,湛廉時,我們三個人的事和你們長輩無關。”

“嗬嗬……無關。”

湛文舒自嘲的笑,“舒姨也想告訴自己,這是你們年輕人的感情,我們老一輩的少插手。”

“可是在行,廉時的性格和他傷害林簾有著推卸不了的責任。”

“而他的性格養成,你舒姨我,無比清楚。”

“所以呢?”

韓在行嘴角勾起,他臉上有笑,可這笑很嘲弄。

“在行,不要這麼繼續下去了,你們這麼繼續下去隻會順了趙起偉的意。”

“你要清楚一點,趙起偉對林簾的傷害勝過你們每一個人。”

韓在行眼睛紅透,那是怒火堆積的結果。

“趙起偉對林簾的傷害我會追究到底,湛廉時對林簾的傷害我也不會放過。”

“舒姨,你就不要再偏袒湛廉時了。”

“我和湛廉時不可能再像以前了,除非。”

韓在行起身,俯視湛文舒,“林簾原諒他。”

湛文舒的心一瞬揪緊。

韓在行上車離開,湛樂要跟著。

湛文舒叫住她,“樂樂。”

湛樂轉身看著她,滿臉著急,“文舒,我要跟著在行,我不放心在行。”

她說完便往外麵跑,可車子極快消失在她視線裡。

“在行!”

湛樂跟著車子跑,湛文舒走出來,“樂樂,在行不會有事的,你過來。”

“我有話跟你說。”

韓在行車子開的很快,外麵的風好似被撕裂了。

他看著前方,眼裡翻滾著怒,恨,似要噴湧出來。

突然,他急踩刹車。

呲——!

尖銳刺耳的刹車聲響徹雲霄,韓在行整個人也往前傾。

他頭撞到方向盤,砰的一聲。

他緊握方向盤,冇有動,唯有他手上的筋脈暴凸。

為什麼要替湛廉時開脫?為什麼不幫著他找湛廉時?

她們難道不知道,湛廉時對林簾的傷害有多大?

她們知不知道,那些痛,一直都是林簾一個人在承擔,而她從冇有恨過任何一個人。

為什麼,為什麼冇有人替她想想。

她明明,誰都冇有傷害。

--

在戀,總經理辦公室。

凱莉坐在辦公椅裡,拿著手機,看著裡麵的一串陌生號碼。

她已經把從克萊爾手機上發過來的所有資訊,通訊錄全部看了一遍,最後得到這樣一串手機號。

米蘭的。

在資訊裡,這個號碼裡有個稱呼,寧。

而這個號碼名字是,angel,天使。

凱莉覺得,她已經可以肯定這個號碼是誰的了。

可這個時候,她反倒無法直接的給這個號碼打過去。

凱莉握緊手機,看著這串號碼,許多神色在她眼中劃過。

突然,她手心用力,手指點下這串號碼。

,content_num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