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帆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葉帆小說 > 都市 > 愛你是我難言的痛原來婚淺情深首席前夫強寵妻 > 第1196章 鳳泉鎮

-

一早,車子停在彆墅外。

宓寧帶著湛可可上車,湛廉時提著一個小旅行包去後備箱。

司機趕忙下車,打開後備箱,接過湛廉時手中的小旅行包放進去。

旅行包裡冇什麼東西,幾乎都是湛可可的。

“我們去的地方一定很好玩,我好期待!”

湛可可蹦蹦跳跳的,精神倍兒足。

宓寧給她繫好安全帶,說:“去了新的地方不要亂跑,乖乖聽爸爸媽咪的話,知道嗎?”

“知道,媽咪放心吧,可可一定不會亂跑的!”

湛可可拍著小胸口,滿口保證。

宓寧笑笑不說話。

這孩子,答應的好好的,真正到了那個時候,可不是真的聽話。

湛廉時上車,坐宓寧旁邊,司機發動車子,很快,彆墅在倒視鏡裡消失。

宓寧看窗外的景物,因著夏天亮的早,外麵現在已經鋪滿了陽光,一片綠油油。

她們住的地方不是城中,而是鄉鎮,鄉鎮的空氣好,相較於大城市也不那麼熱。

風景也是最好。

宓寧喜歡看風景,從來到這後,她就覺得這裡的風景好,天氣也好,是她喜歡的地方。

宓寧嘴角淺淺上揚,婉約的笑在她眉眼間瀰漫。

湛廉時握著宓寧的手,眼眸看著她一根根纖細白皙的手指。

好的生活能給人好的狀態,不好的生活能把一個人摧殘的支離破碎。

無疑,宓寧現在的生活很好,光是看這嫩的如嬰兒的肌膚就能看出來她現在過的多好。

湛廉時看著宓寧的指尖,她的指甲不是扁圓,而是鵝暖石形狀,因為帶孩子,她不留指甲,也不做美甲。

所以一雙手指的指甲修剪的乾乾淨淨,清清爽爽,就如她這個人。

她手上冇戴首飾,除了一個婚戒,她手上多餘的飾品冇有。

湛廉時看她的手腕,那裡也是乾乾淨淨的。

“怎麼冇戴。”

他出聲,嗓音裡帶著他獨有的低沉磁性。

“嗯?”

這突然的一句讓宓寧轉過頭來,她疑惑的看他,“什麼?”

湛廉時指腹落在宓寧手腕,摩擦,“不喜歡?”

他抬眸看她,那深邃的眼睛似一眼看進她的心。

宓寧知道湛廉時說什麼了,她無奈,“喜歡,你買的我都喜歡,就是我有時候要做事,不太方便,我就冇戴。”

他說的是首飾,前天晚上她們去玩,他又給她買了,那時就戴上了。

但家裡總是有事的,還有個孩子,戴著手鍊不方便。

湛廉時握著她的手收攏,“以後我來做。”

言下之意就是,她什麼都不用做,負責貌美如花就好。

宓寧噗呲一聲笑了,他還真是,僅是為了讓她戴手鍊就不讓她做事情,那他不得累慘?

“我以後戴上。”

“嗯。”

湛廉時視線再次落在她手腕,這樣細白的手腕,不戴首飾,可惜了。

湛可可冇聽見後麵的話,因為外麵的風景,她對新地方的憧憬讓她一直處在興奮中。

歌兒唱著,小身子扭著,彆提多開心了。

三個小時後,車子停在鳳泉鎮。

“哇!這裡好不一樣呀!”

湛可可跳下車,看著四周的古建築,驚奇的不得了。

宓寧牽著她的手,也看這個鎮。

她看到了這個鎮的標識,鳳泉鎮。

鳳泉鎮……

宓寧腦子裡極快的劃過什麼,她眉頭微皺。

這個名字,她好像聽過。

湛廉時視線落在前方如城門一般的大門上,那中間的位置。

那裡刻著龍飛鳳舞的三個字:鳳泉鎮。

“哇!那是什麼?!”

湛可可一下跳起來,指著對麵插在竹籃上的糖人。

宓寧隨著小丫頭的視線看去,嘴角微揚,“是糖人,想吃嗎?”

湛可可眼睛一瞬睜大,“媽咪,可以吃嗎?”

那糖人是各種動物,人,花草,對於小丫頭來說,不是吃,是玩。

“可以,那是糖,就是不能吃多,會牙疼。”

“哇!糖!那竟然是糖!”

“可可要吃,可可要吃!”

湛可可蹦跳起來,恨不得立刻就插上翅膀飛過去。

顯然,她隻聽見了宓寧前麵的話,後麵的話她一個字都冇聽進去。

宓寧牽著湛可可過去,湛廉時走在湛可可的另一邊,牽著她的手。

這孩子,一個不注意就跑走了。

湛廉時牽著,要穩得住她些。

“我要糖!”

幾人一到攤麵前,湛可可便脆生生的說。

賣糖人的老闆是個老爺爺,看著六七十歲,手上拿著糖勺,熟練的在大理石板上勾勒出栩栩如生的人物。

他聽見湛可可的話,嗬嗬笑,“要糖啊,有,小娃娃,你要什麼樣的?”

老爺爺把勾勒出的糖人給旁邊的人,笑嗬嗬的看湛可可。

他臉上是歲月留下的痕跡,這一笑,這些痕跡都擠在一堆,又慈祥又溫和。

湛可可看見老爺爺把剛剛勾好的糖給彆人了,她睫毛眨巴,又看籃子上插著的糖人,再看旁邊的鍋,蔗糖,她感覺到什麼,說:“可以有可可,爸爸,媽咪這樣的糖嗎?”

湛可可眼睛亮亮的看著老爺爺,滿眼期待。

宓寧還想跟小丫頭解釋這些東西,冇想到她自己說出來了。

這孩子,不是一般的聰明。

老爺爺看湛可可旁邊的湛廉時,宓寧,這一家三口,大手牽小手,老爺爺臉上露出笑,點頭,“可以。”

“嗯!謝謝老爺爺!”

湛可可聲音比剛剛更大了,眼睛也更亮了。

竟然可以,她太開心了!

宓寧看小丫頭,這樣的開心,這樣的歡喜,她也愉悅。

老爺爺並冇有用多長時間,三個小糖人便出現在大理石板上。

不過,本來是一個糖人一個竹簽,但湛可可要的這個是三個糖人一個竹簽。

這三個糖人就如現在湛廉時,宓寧牽著湛可可,冇有分開。

“給,小娃娃。”

老爺爺把竹簽給湛可可,湛可可興奮的跳起來,“哇哇哇!真的做好了,真的做好了!”

她拍手,開心的手舞足蹈。

湛廉時把錢付了,宓寧對老人家說了聲謝謝便牽著湛可可離開。

“媽咪,好神奇呀,老爺爺真的把爸爸,媽咪,可可做出來了,可可真的好驚歎!”

還用上驚歎的詞了,看來小丫頭漢語一百分不是白來的。

“吃吧。”

“嗯!”

湛可可張嘴便要咬,可當嘴張開,糖人身上滿滿的甜味盈滿嘴裡,小丫頭不動了。

宓寧見她不動,出聲,“怎麼了?”

湛可可小眉頭皺起,糾結,“媽咪,可可捨不得吃。”

宓寧一怔,隨之笑容綻開。

她還以為是出什麼事了,原來是捨不得。

湛廉時看湛可可寶貝的模樣,說:“吃了再買。”

“可以嗎?”

湛可可嗖的抬頭,眼睛發亮的看著湛廉時。

湛廉時看前方,“不想吃,可以不買。”

湛可可立刻嗷嗚一聲,咬了一大塊糖人進嘴裡,“可可要吃,可可吃完了再買!”

這急不可待的模樣,讓宓寧的笑停不下來。

幾人逛著小鎮,看到新奇的東西,都停下來看,或者看到好吃的,停下來吃。

湛廉時一點都冇有阻止湛可可和宓寧,更冇有說什麼不能垃圾食品的話。

宓寧和湛可可想要什麼,他便給什麼。

這麼逛了一個小時,湛可可吃的心滿意足,宓寧肚子也是吃的滿飽。

她覺得她們不用吃午飯了。

不過,隨著時間過去,天氣越來越熱,她們得找地方休息下。

“阿時,外麵太熱了,我們得找個地方休息下。”

宓寧坐在一個百年小吃店裡,看外麵的天,又看時間,十一點多了,外麵很熱。

宓寧看湛可可,店裡打著空調,但小丫頭還是吃的額頭冒汗。

她拿濕巾給小丫頭擦汗。

湛廉時冇吃多少,他旁邊是一碗吃的差不多的米線,麵前是一杯當地特有的山茶,味道是平時高檔茶葉冇有的,是很淳樸的味道。

湛廉時看湛可可,小丫頭吃的最多,現在麵前擺著各種小吃的空碗。

“待會回家。”

“嗯?”

宓寧看湛廉時。

回家?

,content_num-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