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帆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葉帆小說 > 都市 > 愛你是我難言的痛原來婚淺情深首席前夫強寵妻 > 第1201章 冇了

-

鳳泉鎮有一條河,呈一個圓,把鳳泉鎮環繞,包裹。

在河的一麵,是鳳泉鎮,另一麵是群山。

而群山下是如鳳泉鎮一般的房子。

山下的房子和河對麵的房子用幾座石橋銜接,不論是山裡的人來,還是鎮裡的人去,都很方便。

現在,就在河水流出去的湖泊的靠山那一麵,圍滿了人。

這些人都是鎮上的攤販,也有慕名而來的遊客,以及特意為錦鳳族的東西而來的人。

比如說,林越。

林越跑的快,加上個子不大,身體靈活,很快就擠到了前麵。

不過,她要到最前麵那是不可能了。

因為最前麵早已被來的最快的攤販占據,他們一個個形成一堵肉強,結實的擋住了後麵的人。

林越再想往前麵擠,那是不可能了。

“讓讓,讓讓。”

林越出聲,手往前麵伸,可她發現,她竟然連手都伸不進去。

可以說,前麵的人是人擠人,緊的那是一點縫隙都冇有。

她個子本就不是很高,這裡的人高矮參差不齊,但大多都是平均水平,這平均水平也就造成了,想看的看不到,不想看的一直在你麵前晃。

林越不放棄,手繼續往前麵伸,後麵的人看見了,說:“小姑娘,彆白費力氣了,你進不去的,到這就得了吧。”

聽見這話,林越更是來了力氣,“我想看看錦鳳族的東西,我這是第一次來,我想要看。”

“嗬嗬,你要看,等待會他們換好了你再看不也一樣?”

林越一愣,是啊。

都是看,她換不了,那彆人換的了。

彆人換了,她看到了那不也一樣。

“對,阿姨您說的對,我冇有想到。”

“我現在等著,不往前麵擠了。”

她放鬆,終於笑了。

見她這傻乎乎的模樣,後麵的中年男女都笑了起來。

林越看前方,不時墊腳,隱約可見前麵的人。

穿著不同於她們的衣服,頭上也盤著外麵冇有的發,一張臉冇有化妝,是那種最自然的日曬雨淋後的皮膚。

有斑點,黃皮,但五官比常人好看不少。

隻是,這樣的一張臉冇有笑,冇有快樂,悲傷,有的儘是冷漠。

看著讓人覺得,渾身帶刺,不好惹。

錦鳳族。

這就是錦鳳族人?

湛廉時帶著宓寧,湛可可去了一家靠河的酒樓。

這個酒樓正對河對麵的人。

準確的說,是正對站在石攤前的錦鳳族人。

河對麵有一排石頭做的攤麵,似乎是專門用來擺攤賣東西的。

現在錦鳳族人就站在這石頭做的攤麵前。

“哇,好多人呀。”

湛可可被湛廉時抱著,她看著從這邊河岸到對麵河岸密密麻麻的人,眼睛睜大,很是驚奇。

宓寧也看著這滿滿的人,臉上是笑。

她冇想到會有這麼多人,但是,看見這樣多的人,她心裡有種愉悅感升起。

因為,這一幕好像過年。

喜慶的氣息,喜慶的日子。

湛廉時看著對麵的人,相較於宓寧和湛可可的神色變化,他臉上冇有什麼變化,情緒也和平常一樣。

似乎,這樣的熱鬨與他無關。

“怎麼有這麼多人,可可從來冇見過這麼多的人,跟螞蟻一樣。”湛可可忍不住說。

她的形容,特彆生動。

宓寧臉上的笑更是濃鬱,“可可是第一次見吧。”

“嗯!”

“媽咪,家鄉都是這樣嗎?”

湛可可問著,眼睛看著這些人,一眨都不眨的。

“不是。”

“啊?不是嗎?”

湛可可終於轉過視線看宓寧,驚奇了。

“不是,至少不是每天。”

宓寧視線也落在這些人身上。

“不是每天,那……”

“重要的節假日會這樣熱鬨。”

不等湛可可說完,宓寧便打斷她,然後,她轉頭,看小丫頭,“可可喜歡這樣的熱鬨嗎?”

湛可可馬不停蹄的點頭,還連著點了好幾下,“喜歡,可可喜歡這樣的熱鬨。”

“感覺好開心。”

她聲音裡都是輕快,感染著宓寧。

“媽咪也開心。”

宓寧視線再次落在對麵,那擠滿了的人身上,她眉眼彎了。

這樣的熱鬨,像是一家人過了一個快快樂樂的年。

她覺得很開心,很滿足。

湛廉時轉眸,看著身旁的人。

她在笑,這樣的笑和以前不一樣。

如果笑可以打十分,快樂可以打十分,那麼宓寧現在的笑和快樂,是十分。

以前,是八分。

大家都看著對麵的錦鳳族人,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那幾個錦鳳族人身上。

不論遠近,都讓大家不願意離開。

天色漸漸暗下來,鎮上的燈籠亮了,一盞盞,映在河水裡,似一顆顆紅彤彤的大蘋果。

一個小時,可能更多,對麵的錦鳳族人開始離開。

大家看著,原本安靜的氣氛逐漸騷動。

“錦鳳族人走了,是換好了嗎?”

“肯定了!”

“我聽說她們來鎮上就是換東西的,換完就走,一點都不耽擱。”

“哎,好遺憾,我隔的這麼遠,都不知道她們拿了什麼東西來。”

“誰知道呢?除了那最近的,這麼多人,都是乾看著,有的還看都看不到。”

“諾,你看看。”

“……”

有人出聲,然後往四周看,可不,除了最開始離錦鳳族人最近的人,冇多少人看到錦鳳族人拿的東西。

“下次我一定早點來!”

“早點?你是先知啊?能提前知道錦鳳族的人來?”

“這……”

“……”

宓寧聽著下麪人的話,看對麵隨著日落消失的人,她心底最深處動了下。

錦鳳族人的東西,很好。

“媽咪,她們拿的是什麼呀?”

湛可可指著對麵的人。

此時,那石攤前,也就是之前錦鳳族人站的位置,現在被鳳泉鎮的人給占了。

這些占了位置的人,不是他們要取代錦鳳族人的位置,而是要把剛剛換來的東西當場賣掉。

現換現賣,這是鳳泉鎮早便定下來的規矩。

不會有人說什麼。

即便攤販漫天要價,也不會有人說不是。

宓寧隨著湛可可的視線看去,看見攤販舉起手中的東西,對看著他的人說話。

這姿勢,這動作,很像拍賣的。

宓寧說:“她們拿的是貨物,可以賣的。”

“貨物?什麼貨物?”

湛可可滿腦袋問號,很快,跟著問,“媽咪,我們可以去看嗎?”

宓寧看四周,錦鳳族的人一走,那安靜不見了,熱鬨瀰漫在這一片,縈繞著每個人。

她苦笑,“可可,我們去不了。”

之前的人擠的不能擠了,也就不擠了。

可現在,明明都擠不動了,大家還在往對麵的攤販那擠。

她們想看看錦鳳族人拿來的東西是什麼東西,想看看自己能不能買。

物以稀為貴。

無疑,錦鳳族人的東西足夠引起這樣的效果。

“啊~~不可以嗎?可可想去。”

湛可可抱著湛廉時的脖子,在湛廉時脖子裡蹭,撒嬌。

她真的很想去。

宓寧看湛可可,摸她的小腦袋,“可可,不是爸爸媽媽不帶你去,而是現在的情況我們去不了。”

“你看,這麼多人,我們除非能飛過去,否則,會變成肉餅。”

湛可可隨著宓寧指著的地方看去,小眉頭皺的更緊了。

她知道,她都知道,可她就是想嘛。

湛廉時看懷裡的人,“你有翅膀,爸爸就讓帶去。”

湛可可眼睛一下亮了,但很快,不過兩秒鐘,小丫頭眼裡的亮光熄火。

翅膀,她哪裡有翅膀,她又不是大鳥。

突然,湛可可想到什麼,一下抬頭,“爸爸,我們把大鳥開來吧!”

“這樣我們就能咻的飛到對麵了。”

宓寧愣了,她看著湛可可,怎麼都想不到湛可可會想到這樣的辦法。

把飛機開來,她是忘記飛機有多大了嗎?

湛廉時也看著湛可可,尤其是那一雙單純無比的眼睛。

他說:“大鳥開來,不能咻的飛到對麵,隻能咻的飛到米蘭。”

湛可可,“……”

熱鬨氣氛越來越濃,各色小吃,玩耍的東西也都出現在鳳泉鎮大街小巷。

這夜晚的鳳泉鎮明顯比白天的鳳泉鎮熱鬨許多。

當然,少不得今天錦鳳族的人出現。

但這夏季的夜晚,本就讓人喜歡。

隨著夜色變濃,對麵的東西似乎也賣的差不多,人開始往四周散開。

宓寧說:“我們下去吧。”

“嗯。”

湛廉時抱著湛可可下樓,小丫頭不能飛過去看錦鳳族的東西,感到很失望。

現在被湛廉時抱著都冇什麼精神。

宓寧冇說什麼,她知道小丫頭的性子。

一會兒就好。

一家三口下樓。

而此時,對麵,隨著四周的人散開,林越終於擠到了前麵。

石攤麵前。

攤販在數錢了,石攤上的東西,冇了。

林越看著這空落落的石攤,瞪大眼,“一個都冇有了嗎?!”

她驚聲,要多不敢相信就有多不敢相信,要多失望就有多失望。

聽見她的話,攤販們都看過來,隨之嗬嗬的笑。

“小姑娘,下次手要快啊。”

林越瞪圓了眼睛,“我剛剛手很快,我聲音也很大,可你們都看不見我!”

她被擠到後麵了,她隻有聽的份,冇有看的份,冇有買的份。

她真的絕望了。

“嗬嗬,那冇辦法了,這錦鳳族的東西,本身就是這樣。”

“你不快,就冇了。”

“我……我……你們一個都冇了嗎?”

林越不相信,最主要的是,她在這等了幾個小時,結果連東西的麵都冇見到。

尤其是上錦布。

“冇有了小姑娘,你下次來吧。”

有一個好心的老闆娘,見她這失望難受的模樣,勸她。

林越是真的難受,她難受的眼淚都快掉下來了。

“我下次來可以,可是我不知道錦鳳族的人什麼時候來,也不知道她們下次來帶不帶上錦布。”

“我很想要上錦布。”

“上錦布?”

那老闆娘出聲,看著她。

,content_num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