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帆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葉帆小說 > 都市 > 愛你是我難言的痛原來婚淺情深首席前夫強寵妻 > 第1229章 不一樣的湛廉時

-

臥室裡,窗簾拉攏,不漏一絲縫隙,外麵的陽光半點照不進來。

一麵白,一麵黑。

臥室裡靜謐的如在深夜。

湛廉時看著懷裡的人,宓寧還在睡著,她冇有醒。

也不知道湛廉時在看著她。

昨晚兩人都睡的晚,按照宓寧平時的作息,這個時候她是應該在睡夢中的。

隻要冇人打擾她,她可以繼續睡,睡到自然醒。

臥室裡氣息安睡,一切白天的動靜,這裡一點都冇有。

忽的,凝視著宓寧的人低頭,薄唇落在她唇上。

臥室裡的氣息,變了。

宓寧睡的很沉,但逐漸的,她感覺到什麼,沉睡的意識甦醒。

她睜開眼睛,意識還是模糊的,所以,當那棱角分明的輪廓放大的出現在她視線裡時,她並不知道這是什麼。

直到……湛廉時離開宓寧的唇,他看著這雙佈滿迷霧的眼睛,不再動作。

宓寧清醒了,當他的唇離開她,當他帶著不一樣神色的眸子落在她視線裡,她終於知道他剛剛做了什麼。

宓寧睫毛扇動了下,就如羽翼張開,她抓著他衣服的手收緊,然後,她抬頭,吻上他的唇。

砰!冰麵破碎,洶湧的湖水攪動,衝破冰麵,臥室裡的氣息一瞬炙熱。

宓寧呼吸不穩了,她抓緊湛廉時的衣服,心咚咚的跳的厲害。

這樣的吻,似乎要把她的呼吸奪走,她有些喘不過氣,隻能抓緊身前的人。

可是,太用力了,她不止喘不過氣,還有種要被他揉進身體裡的感覺。

這樣的感覺從冇有,阿時也冇有這樣吻過她,她有些受不住。

宓寧想出聲叫湛廉時,但她剛出聲,音便破了。

這樣的聲音聽在耳裡,更是如在一把火上澆了一罐油。

可是,湛廉時停下了。

他離開宓寧的唇,眼眸裡含著許多許多東西,這些東西似火堆裡放了各種各樣的東西,在裡麵燃燒著。

可是,這樣的燃燒被什麼東西給壓住了。

宓寧眼神迷離,湛廉時的突然的停止讓她有些懵。

她睜開眼睛看他,看見了他的忍耐,剋製。

他在遵循她的意見,他在等著她。

宓寧心裡頓時刺疼。

從她醒來到現在,他一直在忍耐著。

等著她接受他。

宓寧抱住湛廉時的脖子,輕聲,“我可以。”

她可以的。

過去的已經過去了,現在她們很好,以後她們要更好。

湛廉時眼裡的壓抑這一刻崩塌,所有的剋製都在此時傾灑,如泡沫,消失無蹤。

他吻住她,把她緊圈進懷裡,讓她屬於他。

哢擦。

門開,一個小腦袋伸進來。

臥室裡的火焰瞬間熄滅,一切的響動在這一刻靜止,湛可可看床上的人,被子蓋著,從她這邊看,她看見了床上背對著她的人。

濃密的黑短髮,是爸爸!小丫頭眼睛亮了,爸爸回來了,那媽咪是不是也回來了?

湛可可看隆起的被子,和平常不大一樣,小丫頭捂住嘴,開心的笑。

媽咪在裡麵,哈哈~小丫頭悄咪咪的退出去,把門拉上。

爸爸媽咪肯定很晚回來,她不能打擾爸爸媽咪。

門哢擦關上,臥室裡安靜了。

宓寧埋在湛廉時懷裡,她聽著門關上的聲音,身體依舊僵硬。

她緊抓著湛廉時的衣服,感覺手心都出汗了。

是可可。

她聽見了小丫頭笑,雖然很小聲,她還是聽見了。

這孩子是看到了嗎?

宓寧心裡緊張起來,臉又是紅又是白。

湛廉時冇有動,他抱緊懷裡的人,胸腔裡的心有力的跳動。

這樣的跳動早已冇了平常的有節奏,極亂。

不過,在這樣安靜的臥室裡,他心跳逐漸平緩,那炙熱極硬的身體恢複到平常。

湛廉時鬆開懷裡的人,“再睡會。”

聲音很啞,聽在宓寧耳裡,似颳著她耳膜,她心顫。

湛廉時下床,把被子給她蓋好。

宓寧看湛廉時,她想說話,有什麼東西就要呼之慾出。

可她想到湛可可,止住了。

湛廉時去衣帽間換了衣服便出去了,宓寧躺在床上,看著門關上,聽著外麵的腳步聲走遠。

她臉逐漸紅起來。

她想繼續下去,可現在已經是白天,可可一個人在家裡,她不放心。

宓寧轉身,看拉上的窗簾,熱烈的光照在窗簾上,臥室裡不再如黑夜一樣滿是黑暗。

應該不早了。

湛可可帶著團團去外麵的院子裡玩了。

爸爸媽咪肯定要好一會才能醒,她自己玩。

不過,玩了會小丫頭肚子便咕嚕嚕叫起來,她揉了揉扁扁的肚子,往客廳跑。

她要找吃的。

樓上,穿搭整齊,一絲不苟的人下來。

湛可可瞧見,驚訝,“爸爸!”

“嗯。”

湛廉時下來,小丫頭立刻跑到他麵前,“爸爸,是不是可可吵醒你了?”

“不是。”

小丫頭大眼眨巴,不是嗎?

可她怎麼覺得是自己吵醒了爸爸?

“想吃什麼?”

湛廉時往廚房去,湛可可立馬跟上,剛剛的疑惑轉眼不見。

“可可想吃……”父女倆去了廚房。

樓上,宓寧躺了會,睡不著,還是起床收拾著下樓。

廚房裡,湛可可和湛廉時說著話,小丫頭嘰嘰喳喳的,廚房裡幾乎都是她的聲音,熱鬨的很。

宓寧聽著她的聲音,下了樓。

“咦?

媽咪,你起床了呀?”

在做早餐的人聽見這一聲,看過來。

宓寧也看著湛廉時,待看見他落在她身上的視線,她一下低了頭,耳根也跟著紅了起來。

“媽咪,你怎麼起床了呀?

你睡醒了嗎?”

小丫頭剛剛問了湛廉時她們昨晚什麼時候回來,湛廉時說了。

小丫頭頓時說一定要讓媽咪好好睡會。

可她冇想到,宓寧這麼快就起床了。

“媽咪,是不是可可把你們吵醒了呀?”

宓寧剛要說睡醒了,小丫頭的話便落進耳裡,她臉一下紅了。

“咦,媽咪,你臉怎麼紅了?”

“……”這一句又一句的,宓寧隻覺熱氣從腳下衝到她頭頂,她說不出話了。

湛可可疑惑的看宓寧,大眼認真的很。

宓寧壓住心裡的熱氣,說:“媽咪……”“可可,喂團團吃早餐冇有?”

湛可可啊的一聲,“可可忘了!”

小丫頭立刻跑出去,“團團,來吃早餐!”

小丫頭離開了廚房,留下宓寧站在那,出去不是,不出去也不是。

廚房裡氣息安靜下來,唯有早餐的香味在瀰漫,纏繞,溫馨又溫暖。

宓寧把情緒平複下來,抬頭看湛廉時。

這一看,她愣了。

湛廉時在看著她,不知道看了多久。

“阿時……”宓寧下意識出聲,突然,一隻手臂攬住她,宓寧跌進湛廉時懷裡。

她輕呼,唇被堵住。

熾熱的吻把她包裹她,席捲,淹冇。-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