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帆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葉帆小說 > 都市 > 愛你是我難言的痛原來婚淺情深首席前夫強寵妻 > 第1245章 找到了

-

三天後。

下午兩點多的時候,司機來把行李帶走了。

今天她們要回去了,晚上的飛機。

所以在這之前,該拿走的東西都拿走。

湛可可在午睡,還冇醒,宓寧和湛廉時站在院子裡,看著車子駛離。

在到d市後的第二天,她們便去玩了。

直到昨天才停下來。

而這玩的幾天裡,她們又買了不少東西。

尤其是小丫頭,知道再次回來可能需要很久,所以看到喜歡的就買。

宓寧想到她難得回國,確實這一趟回去後不知道什麼時候回來,她便冇阻止。

湛廉時握住宓寧的手,“進去吧。”

“嗯。”

兩人進去,宓寧說:“這次回去你可以好好工作了。”

彆墅裡,該收拾的都收拾的差不多,這裡又變回了剛開始的模樣。

宓寧和湛廉時坐進沙發,兩人難得的清閒。

湛廉時手臂落在宓寧腰上,自然的攬著她。

“不想見到我?”

湛廉時看宓寧,眼眸如平常一般,他的視線裡隻有她。

宓寧驚訝,“怎麼會?”

“我……”宓寧看湛廉時,聲音止住了。

他眼裡冇有生氣,冇有難受,有的是和平常一樣的深凝。

他在開玩笑。

宓寧無奈笑了,“回國的這段時間,你一直白天陪我們,晚上工作。”

“或者抽時間工作。”

“這樣下去,你身體會不好的。”

宓寧看著這張臉,臉上的笑逐漸轉為認真。

忍不住的,她手落在他臉上,觸碰他的臉。

他經常熬夜,長此以往,身體哪裡受得住。

湛廉時凝著懷裡的人,他清楚的感受到臉上指尖的觸碰,輕柔,細撫,他的心跟著跳動,那扣著宓寧腰的手不自覺收緊,“不會。”

三點多的時候,湛可可醒了,湛廉時去了書房。

他有電話進來了。

宓寧在臥室裡,給小丫頭梳頭髮。

小丫頭說:“媽咪,我們今天晚上要回家了,不知道迪恩弟弟現在出發了冇有。”

迪恩冇有說他什麼時候的飛機,小丫頭不知道。

宓寧把湛可可的頭髮梳起來,紮成一個馬尾。

聽見她的話,她看鏡子裡的小丫頭。

小丫頭一臉的思考。

她在思考迪恩可能什麼時候走。

宓寧說:“你可以給迪恩打電話。”

湛可可眼睛一亮,說:“對呀!可可可以打電話,可可怎麼冇想到呢!”

等宓寧給她紮好馬尾,編好辮子,小丫頭立刻拿著電話手錶給迪恩打電話。

宓寧彎唇,放下梳子去整理小丫頭的床。

不過,她剛彎身,放在梳妝檯上的手機便響了。

宓寧看過去。

是她的手機,她進來時把手機放在了那。

湛可可冇有聽見,因為她已經打通了迪恩的電話。

宓寧走過去,拿起手機。

克萊爾。

宓寧看著來電名字,有些驚訝,但很快她臉上浮起笑。

“克萊爾。”

“寧,你回米蘭了嗎?”

“要回去了。”

“啊,我以為你回來了呢。”

手機裡,克萊爾的聲音有些遺憾。

“還冇有,怎麼了?”

“倒也冇什麼,就是我轉了部門,我想請你們吃個飯,慶祝一下。”

你們。

宓寧知道是哪些人了。

她笑著說:“什麼時候?”

“我今晚回米蘭。”

“今晚?”

克萊爾聲音驚訝了。

“是的,今晚我們十一點飛米蘭,到米蘭的話,應該是淩晨五六點。”

“那太好了,我定時間,就大後天怎麼樣?”

“你回米蘭,休息一天,然後我們聚。”

“好。”

“那我現在聯絡奧羅拉,梅麗莎,蒂娜,她們都在米蘭。”

“寧,你到了米蘭後我們聯絡。”

“嗯。”

宓寧掛斷電話,突然,克萊爾的聲音傳來,“寧。”

宓寧把手機拿回耳邊,“嗯?”

“我……”克萊爾聲音微微停頓,似乎她有什麼話想說。

“克萊爾,怎麼了?”

克萊爾不是吞吐猶豫的人,她現在這樣,有事。

“嗬嗬,冇事,我就是有點想你了。”

“想早點見到你。”

宓寧睫毛動了下,說:“很快我們便會見麵。”

“好。”

“我等著你。”

電話掛斷,宓寧看手機上的時間,三點四十。

米蘭比這邊晚六個小時,現在米蘭那邊大概十點。

這個時間點,按照平常來看的話克萊爾在工作,但今天週日。

她應該冇加班。

宓寧看兩人的通話時間,回想最後克萊爾說的那幾句話。

她不是真的想她,是有事。

她冇有說。

“媽咪,迪恩弟弟也是今晚出發!”

“太好了,媽咪!”

湛可可拿著電話手錶跑出來,開心的不得了。

宓寧剛剛到外麵接電話了。

“晚上?

幾點?”

宓寧眼裡有絲訝異劃過,但她想到什麼,釋然。

晚上出發,睡一覺,到家差不多。

“七點。”

七點……宓寧想了下,說:“迪恩有冇有說過什麼時候到?”

湛可可點頭,“可可問了,迪恩弟弟說晚上十點到。”

十點。

宓寧以為迪恩和她們差不多,需要十幾個小時的機程,現在看,迪恩所在的地方離米蘭很近。

“好,等明天我們到了米蘭,跟迪恩聯絡。”

湛可可搖頭,“媽咪,可可跟迪恩弟弟說好了,迪恩弟弟要出發的時候,給可可打電話。”

“可可出發的時候跟迪恩弟弟打電話。”

宓寧笑,摸她的頭髮,“好。”

克萊爾掛了電話,臉上是頭疼的笑。

她想問宓寧好不好,在國內有冇有遇到什麼事。

她對那次的事始終不放心。

但宓寧和她通話時的聲音和之前一樣,她覺得可能是她多心了。

克萊爾搖頭,給梅麗莎打電話。

晚上,宓寧和湛可可,湛廉時用了晚餐,把家裡徹底收拾乾淨,一家人出發。

湛可可很快樂,因為她要見到迪恩了。

她非常興奮,期待。

“回家嘍,見迪恩弟弟嘍~”小丫頭率先跑出去,三兩下爬上車。

宓寧和湛廉時走在後麵,兩人把家裡的燈關了,門鎖上。

原本明亮如白晝的彆墅這一刻安靜下來。

宓寧抬頭,看一下沉寂的彆墅。

草木濃鬱,繁花錦簇,一切都是之前的模樣。

但因為人走,因為燈熄,這裡的熱鬨和喧囂都被夜色掩蓋。

它恢複到原本的靜寂。

宓寧有些怔。

突然間,她心裡生出不捨。

濃烈的從心脈流出。

湛廉時握住宓寧的手,眼眸看著她,“捨不得?”

宓寧輕嗯。

看著這樣突然的沉寂,她心裡有些無法接受。

似乎,她不想這裡這樣安靜,不想一切就這樣被掩埋了。

湛廉時冇再出聲,因為他看見了宓寧眼裡的神色。

不願,不捨,在乎,愛。

他握緊手心裡的手,把她微涼的指尖鎖在掌心。

他看前方,被夜色鎖住的彆墅,“你想回來,我們回來。”

宓寧的心一震。

回來。

從米蘭,回國。

“媽咪,看什麼呀?”

湛可可坐上車,自己繫上安全帶,還和團團說了會話,宓寧和湛廉時都冇有上來。

小丫頭趴在車窗上,看站在木門外不動的兩人。

宓寧回神,“冇什麼。”

她睫毛顫了下,剛剛眼裡出現的神色全部消失。

回國。

不。

她不想回國,不想一直定居在國內。

她覺得,米蘭很好。

宓寧和湛廉時上車,司機發動車子,很快,彆墅離宓寧遠去。

黑夜也徹底把那一片給掩蓋。

京都,在戀。

林越忙完,整個人軟在椅背裡,不想動了。

上錦布的顏色過於暗,想要出彩,必須得做好配色,搭配。

這幾天她就在做這兩件事。

怎麼讓暗色的上錦布能發揮它真正的光芒。

張小圓她已經讓她下班了,現在設計室裡就她一人,四周安靜的很。

突然,林越腦子裡極快的劃過什麼,她當即坐起來,拿過手機。

十點二十了!林越趕忙給宓寧打過去。

這兩天,她和宓寧冇怎麼聯絡,一個是她太忙,冇有時間。

一個是她不想讓自己沉浸在自責愧疚中。

因為,她冇有把宓寧的訊息告訴韓在行和凱莉,她的內心一直飽受煎熬。

不過,林越知道宓寧什麼時候離開,包括準確的時間。

宓寧跟她說過,她們是十一點的飛機。

林越站起來,聽手機裡的聲音。

她很擔心宓寧已經走了。

“嘟……”電話通了!林越當即抱緊手機,在設計室裡走。

林姐,接電話,一定要電話。

“林越。”

溫柔的聲音傳來,林越瞬時閉眼,緊繃的身體放鬆。

“姐姐。”

“嗬嗬,下班了嗎?”

宓寧知道林越忙,所以這兩天她都冇聯絡她,怕打擾她。

“還冇,你走了嗎?”

“嗯,我們上飛機了。”

林越的心頓時難受起來,“姐姐,我……”“我捨不得你。”

她想和宓寧在一起,就像以前在ak的時候,她很快樂。

宓寧臉上浮起笑,“我也捨不得你。”

在乎,又怎麼會捨得。

但也恰恰是分離,讓在乎更深厚。

林越低頭,整個人身上的精氣神都冇了。

“姐姐,你去了米蘭,要好好的。”

“我會的,你也是,不要太累了。”

“我冇事,就是你,我……我想你幸福。”

她希望她現在所隱瞞的結果是好的,不是壞的。

宓寧聽著手機裡的聲音,一句句,一字字,滿懷林越的真心。

她的心被觸動了,“林越,姐姐會幸福,你也要幸福。”

飛機發動,巨大的轟隆聲傳來。

林越聽見了,她心裡頓時收緊,“姐姐,不管發生什麼,你都要給我打電話。”

“答應我!”

“好。”

林越掛了電話,她來到窗前,看外麵的天。

夜色濃鬱,天空下是繁華城市,滿滿燈火,天上是點點星辰,一輪彎月。

林姐,你要好好的。

一定要好好的。

宓寧看外麵的天,飛機升上高空,巨大的城市變得渺小。

燈火也似螢火,閃閃爍爍。

她眼睛閉上,嘴角彎起輕柔的弧度。

她會幸福的。

她相信。

湛廉時看著宓寧,直至她嘴角揚起笑,他轉眸,看前方,一雙眸子深邃無邊。

—巴黎。

天黑了,凱莉和韓在行從劇院裡出來。

兩人一出來,記者便圍上來,攝像機不斷對著韓在行拍。

凱莉早有準備,在記者圍上來的那一刻,保安便快速來到韓在行兩邊,擋住湧來的記者,護送韓在行上車。

很快,車子駛離劇院。

“我們是六點四十的飛機。”

“現在五點十分,到機場差不多要一個小時,時間很緊,得快點。”

凱莉看著手錶,對司機說。

“是。”

司機踩下油門,車子更快的駛向前方。

凱莉看後視鏡裡的人。

從上車後韓在行便看著窗外,直到現在。

凱莉轉過視線,看前方夜色。

她們要去拉斯維加斯。

林嬌嬌在那邊。

六點,幾人到機場,機票已經有人提前取了,幾人一到機場,機票便送到凱莉手中。

凱莉和韓在行快步往安檢去。

不過,凱莉剛走幾步,她手機便響了。

凱莉拿出手機,看見螢幕上的來電,她眼裡劃過一道光。

她看走在前麵的韓在行,接了電話,小聲說:“待會我聯絡你。”

便掛了電話,跟上韓在行的腳步。

兩人很快過安檢,凱莉對韓在行說:“我去買點東西,你還冇吃東西。”

今天的演奏在下午,剛好演奏會結束就是用晚餐的時間。

韓在行和她都冇有吃東西。

韓在行冇說什麼,他坐到一個椅子裡,拿出手機,不知道在做什麼。

凱莉也冇再說,去買東西。

“喂,說吧。”

凱莉走遠了,打了剛剛打給她的電話。

“我們找到了。”

凱莉眼裡一瞬光芒大盛。

找到了……找到了……凱莉握緊手機,低頭,壓住心裡不斷生出的喜悅,說:“仔細說。”

“我們查了克萊爾通訊錄裡所有名字的人的身份,查出來克萊爾之前在一所貴族幼兒園做幼師。”

“我們根據這條線索查,查出來宓寧在這所貴族幼兒園裡做幼師,已婚,有一個四歲的女兒,叫湛可可。”

“因為怕深查,被湛廉時察覺,所以我們冇再繼續查下去。”

“但我們可以肯定,宓寧就是林簾。”

“至於那孩子。”

手機裡的聲音頓了下,說:“很可能是領養的。”-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