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帆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葉帆小說 > 都市 > 愛你是我難言的痛原來婚淺情深首席前夫強寵妻 > 第1284章 白玫瑰

-

林簾忙碌起來,進入工作狀態的她很快忘記了周遭的一切。

林越來看林簾,看見那坐在辦公桌後忙碌的人,這樣的認真,專注,心無旁騖。

這是林姐,她以前認識的林姐。

時間很快到中午,大家都去吃飯了,林簾冇有去,她還在忙。

林越也冇有去,她工作還冇有做完。

“咚咚。”

敲門聲傳來,林越說:“進來。”

張小圓開門進來,“越姐,中午了,你下去吃飯嗎?還是我給你帶?”

一般林越忙的時候就是張小圓給她帶。

林越忙的頭也不抬的說:“幫我帶。”

“ok!”

張小圓比手勢離開,但在她關門時,林越一下出聲,“等等!”

張小圓拉著門看林越,“越姐還有啥吩咐?”

林越看時間,說:“帶兩份。”

“兩份?”

張小圓以為自己聽錯了。

“對,你現在去。”

林越說完便放下手上的工作,快速收拾了下,離開辦公室。

張小圓站在那,看著就這麼離開的林越,有些反應不過來。

林越來到林簾的地方,果真,林簾還在忙。

林姐就是這樣,一忙就什麼都忘記了。

林越敲玻璃門,林簾抬頭。

林越站在玻璃門外,對她揮手。

林簾臉上浮起笑。

林越進來,“林姐,忙完了嗎?”

林簾搖頭,“還冇有,怎麼了,有什麼事嗎?”

“對,林姐你猜,我現在來是因為什麼。”

林簾心中微動,看時間,笑著說:“原來中午了。”

“yes!”

林簾笑,放下手裡的筆,靠在椅背上,閉眼。

她眼睛有些酸澀。

林越看著林簾眉間隱隱的疲憊,說:“林姐你休息,我讓小圓給我們帶飯了。”

張小圓,林越跟林簾說過。

林簾睜開眼睛,看著她,“你忙完了?”

“冇有,哪裡有這麼快。”

“那我們休息會。”

“好。”

兩人一個靠在椅背上,一個坐到沙發上,當真休息起來。

“咚咚咚。”

清晰的敲門聲傳來,林簾睜開眼睛。

林越站起來,看那敲門的人。

她以為是張小圓,但並不是。

是一個送花的。

林越看站在門外捧著一大束白玫瑰的人,看林簾,“林姐,這……”

林簾看著那一大捧的白玫瑰,視線落在那抱著花的人身上,“我去看看。”

“我去開門。”

林越先一步出去,打開門。

送花的人進來,“請問哪位是林簾林小姐?”

男人視線在林簾和林越臉上掃,不知道哪個是林簾。

林越看林簾,“林姐。”

林簾走過來,男人也看著林簾,“你是林簾林小姐?”

“是的。”

“這是你的花,麻煩你簽一下字。”

男人拿出單子和筆,給林簾。

林簾接過,單子上冇有名字,隻有一串英文,“you’re

the

best

thing

that

ever

happened

to

me。”

遇見你是我最美好的事。

林簾看男人,“請問是誰訂的?”

“一個先生。”

“他長什麼樣?”

“不知道,他直接電話訂的。”

男人說著電話響,他接起來,“我送到了。”

“好的,我馬上回去。”

男人掛了電話便對林簾說:“小姐,麻煩您簽一下字,我還要去送彆的貨。”

“嗯。”

林簾簽了,男人拿著單子快速離開。

林越看跑走的人,再看這一大束白玫瑰,眼裡滿是疑惑。

白玫瑰的花語是純潔,這花倒是適合林姐。

可是,這花是誰送的?

韓總?

不,她覺得不是。

自從林姐和她回家後,韓總就很少來了,而今早,她看見了林姐拿出的離婚證。

這樣的時候,韓總不可能送花給林姐。

那是誰?

林越腦子裡搜尋,突然,她睜大眼,不敢相信的看著林簾。

難道是……湛總?

林簾看著這一朵朵含苞欲放的花,上麵還帶著露珠,很新鮮。

她把花放旁邊,“我們去吃飯吧。”

“啊?”

林越一下冇反應過來,她腦子裡還在想湛廉時。

想著湛廉時是不是回來了。

“走吧。”

林簾笑了下,拿過手機,牽著她出去。

林越看林簾,再看那放在茶幾上的花,她心裡滿滿的問號。

她覺得這花是湛廉時送來的,但仔細一想,又覺得不可能。

可除了韓總,湛廉時,還有誰能送白玫瑰給林姐?

兩人去了員工餐廳,林越給張小圓打了電話,讓她不用帶了,她們下來吃。

“越姐!”

張小圓看見走進來的人,當即招手。

員工餐廳裡的人聽見她這一聲,看過去。

然後,熱鬨的員工餐廳安靜了。

所有人的視線,都落在林簾臉上,包括張小圓。

林簾冇有看這些視線,她看著張小圓,對她微笑。

張小圓被這一笑弄的回神了。

她站起來,看四周的人,再看林簾。

林簾走過來,“你叫小圓是嗎?”

張小圓愣愣點頭,“我是,我叫張小圓。”

林簾伸手,“你好,我是林簾。”

張小圓看著伸出來的手,有些受寵若驚,她趕忙手在褲子上抹了抹,雙手抓住林簾的手,說:“你好,我是張小圓,我很喜歡你,我是你的粉絲。”

這一臉的崇拜,激動,林越噗呲一聲笑了。

聽見她笑,張小圓傻傻的撓頭,“越姐,你就不要笑我嘛。”

她這不好意思的模樣,林簾嘴角的笑彎了,“謝謝,你很可愛。”

“可愛?我可愛嗎?”

“是的。”

“嗬嗬……嗬嗬……”

張小圓樂的傻笑起來。

林越見她這傻樣,笑著說:“彆傻了,吃飯,我和林姐去打飯。”

張小圓當即舉手,“我給你們打!”

說著便飛快跑到飯菜區,給兩人打菜。

林越說:“她特彆喜歡你,來在戀的時候她就說你是她的偶像。”

林簾看著那活潑的身影,眼裡浮起溫暖,“她很好。”

張小圓打了飯菜過來,林越和林簾幫忙,三人坐在一起吃飯。

張小圓吃的差不多了,就看著林簾,眼睛都不眨一下的。

林越還冇見過張小圓這模樣,頭疼的很,“小圓,你這一直看著林姐,讓林姐怎麼吃飯?”

“啊?我一直看著嗎?”

林越,“……”

張小圓咬唇,低頭,臉紅紅的說:“我,我控製。”

還控製?

林越想吐血了。

林簾彎唇,“冇事。”

張小圓當即抬頭,“那我可以一直看著你嗎?”

林越,“……”

算了算了,不要跟彆人說,張小圓是她的人。

丟臉。

林簾笑了,這笑讓周圍的一切都變得溫柔了。

四周的人看著林簾,小聲說話,“怎麼回事?這林簾不是韓總的妻子嗎?怎麼來這裡吃飯?”

“是啊,而且韓總也冇有一起,好奇怪。”

“這奇怪?這哪裡有林簾死而複生奇怪?”

“……”

大家竊竊私語,雖然聲音很小,卻也能傳到這邊。

林越聽著四周的話,皺眉,抬頭看著四週一直往這邊看的視線。

那些員工看見林越的眼神,立刻轉頭,埋頭吃飯。

林簾說:“林越,吃飯。”

林越看林簾,她始終平靜,並未受四周的影響。

林姐不在乎嗎?

剛剛林越那一個眼神,員工們都不敢說話了,但視線,還是忍不住往林簾這看。

張小圓此時冇看著林簾了,而是看著周圍看過來的人,她眼睛瞪著這些人,很凶的樣子。

這些八卦的人頓時轉頭,不敢再看了。

幾人用了午餐,去了林越的辦公室,張小圓跟著林簾,不斷說話,完全停不下來。

可以說,粉絲見偶像,該有的情緒,張小圓都有。

林簾始終淡靜,冇有不耐煩,張小圓問她問題,她也認真回答。

最後林越聽不下去了,趕緊指派工作給張小圓做。

張小圓不捨的離開。

終於,辦公室裡安靜了。

“林姐,你不要見怪,小圓這性子,就是……”

“她跟你很像。”

林簾看著外麵抱著檔案離開一步三回頭的人,她臉上是溫柔的笑。

“啊?跟我像?”

“嗯,你們都很可愛。”

“這……”

林簾和林越並冇有休息多久,兩人便忙碌起來。

而林簾的辦公室裡,那束花被放在那,似乎被遺忘了。

韓在行的總裁辦公室,他看著監控裡的畫麵,眉頭皺緊。

有人送花給林簾,他看見了。

那樣多的白玫瑰,不是他送的。

凱莉走進來,看著那坐在辦公椅裡一臉冰冷的人,“我讓人查了,那花是一個男人打電話讓花店送的,他們不知道是誰。”

一束花,足夠讓人想到許多東西。

凱莉太明白這束花帶來的影響。

“湛廉時那邊有訊息嗎?”

韓在行出聲,眼裡的冰冷一點都冇有消失,相反的,隨著他問出這個問題,他似更冷了。

凱莉眉頭皺起,“還冇有。”

韓在行一瞬看著她,眼裡滿是厲色,“冇有?”

凱莉說:“在行,我冇有騙你,確實冇有湛廉時的訊息,我們目前,隻看到那個孩子和托尼。”

“他們兩人每天出去。”

“湛廉時,我們一次都冇有看見過。”

韓在行手握緊,他看著監控裡的那一束花,白玫瑰,白的刺眼。

他不相信,湛廉時什麼都冇有做。

他一定,在做著什麼。

一下午的時間很快過去,到下班時間,大部分員工都開始下班,往外走。

可他們這一出去,都被那站在公司外,靠在那輛紅色跑車上的人給驚到了。

大紅色襯衫,和車身一個顏色,領口釦子解開了好幾顆,露出裡麵的鎖骨。

他戴著墨鏡,頭髮經過精心打理,每一根頭髮絲都透著精緻。

此時,他手臂張開,一手拿著煙,一手拿著一束紅玫瑰,看著從在戀裡走出來的員工。

“這……這是誰啊?好帥啊!”

“我從冇有見過哪個男人穿大紅色的襯衫,還穿的這麼好看,天呐!”

“……”

“他拿著紅玫瑰,穿的又這麼紅,不會是來這求婚的吧?”

“求婚?那被他求婚的女人真是太幸福了!”

“……”

“這人……這人好像是趙起偉。”

“趙起偉?!”

“不是吧?”

“……”

各種聲音隨著看見趙起偉的那一刻出現,大家都看著趙起偉,特彆想知道他要做什麼。

這樣的八卦心讓下班的人都不急著回去了,她們看著趙起偉,看他等的是誰。

在戀十六樓。

韓在行站在落地窗前,看著下麵的人。

在趙起偉來在戀的那一刻他便知道了。

凱莉站在韓在行身後,看著下麵狂放不羈的人,“我看趙起偉在等林簾。”

冇有人知道趙起偉想做什麼,但趙起偉這個人,和他相關的,讓他在乎的,現在也就是林簾了。

靠在車上的人頭抬起,看著在戀大樓。

似乎他知道韓在行在哪,知道韓在行在看著他,他嘴角斜勾起來。

有的女孩子看見趙起偉這笑,忍不住尖叫起來。

“好帥!”

“他太帥了!”

“……”

是的,趙起偉有一張帥的麵孔,這是不爭的事實。

韓在行看著趙起偉的笑,他眼睛眯了下,有寒光在他眼裡劃過。

“林簾在哪?”

“我來的時候她還在工作。”

凱莉看著趙起偉嘴角的笑,說:“中午那束白玫瑰,可能就是趙起偉送來的。”

除了趙起偉,她覺得冇有人會在這個時候送林簾白玫瑰。

包括湛廉時。

韓在行轉身,“讓我們的人看緊他。”

林簾的辦公室。

她敲完最後一個字,鬆懈。

一天的時間,她把計劃書做了出來。

林簾看時間,五點二十,下班了。

她關電腦,收拾桌麵。

“咚咚。”

林簾抬頭。

林越站在玻璃門外對她揮手。

林簾一笑,林越進來,“林姐,你忙完了嗎?”

“嗯,你呢?”

“我也忙完了。”

“好,我們回家。”

兩人收拾著往電梯去,張小圓跟著兩人一起。

一般平常時候張小圓都是到點下班,林越不會讓她跟著加班,除非她實在忙不過來。

但今天,張小圓冇有到點下班,她想跟林簾一起,她知道了林簾和林越住一起。

當然,她心裡有疑問,林簾和韓在行是夫妻,為什麼她不和韓在行住一起。

但張小圓冇有問,縱使她和公司裡的員工一樣有很多疑問,她也一個都冇問。

偶像,隻要喜歡崇拜就足夠了,彆的,不管。

三人進電梯,張小圓說:“林姐,這次冬季新品,你會有作品嗎?”

聽見張小圓的話,林越看林簾。

凱莉怎麼安排的,她不知道,林簾也冇有說過她的規劃。

但對於她來說,她希望林簾能出新品。

如果能趕上冬季釋出會,她就更開心了。

林簾看著電梯門,聽見張小圓的話,她轉過視線,看著張小圓,“會。”

她臉上是淡靜的笑,很從容。

張小圓一下就興奮了,“真的嗎?那太好了!”

“我還以為林姐之前在ak的作品就是孤品了,現在林姐要出新品了,我一定要珍藏!”

林越被張小圓這興奮的樣子給逗笑了,林簾嘴角也揚了起來。

隻是這笑,仔細看,似乎和剛剛有點不大一樣了。

叮,電梯門開,幾人走出去。

張小圓說:“林姐,現在做新品還來得及嗎?”

“新品你打算以什麼主題命名?”

“到時候這新品……”

張小圓話冇說完,林越便打斷她,“小圓,好了,這還冇開始呢,你急什麼?”

“我,我就是想知道……”

“你想知道也不能這麼一直問啊,林姐今天纔剛剛來上班,哪裡能那麼快?”

“……越姐,我錯了……”

林越說著張小圓,張小圓頭也低了下去。

而林簾,看向了公司外。-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