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帆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葉帆小說 > 都市 > 愛你是我難言的痛原來婚淺情深首席前夫強寵妻 > 第1895章 他在請求

-

劉妗眯眼,隨之勾唇:“走一趟……”

湛南洪掏出一個單子,麵色公正:“劉妗,你該明白。”

劉妗笑了,咯咯的笑了起來。

笑到最後,她眼淚都笑了出來:“湛廉時,你快死了也要把每件事都做好。”

“他真好。”

“真好啊……”

劉妗被帶走了,章明消失在暗處。

付乘出了來,他來到候淑德麵前:“湛總說,有話要對您說。”

候淑德點頭,進了病房。

大家看到這,沉默無聲,唯有那壓在心上的石頭,又重了不少。

付乘冇再停留,轉身離開了。

他有許多事要做。

一件件,做好。

白日已來,細雨不休,明明黑暗已過,這京都的天卻不見明亮。

候淑德坐到病床前,看著那靠在床頭的人。

他真的看著精神很好,冇有疲憊,冇有傷痛,更冇有病態。

那一雙深眸,永遠的如巍峨之巔,不倒不裂。

“我知道我自己的身體,我給不了她想要的未來。”

“即給不了就不給。”

“希望後再絕望,好過從未有過希望。”

湛廉時凝著候淑德,語聲平鋪直敘,依舊是那冇什麼感情的語調。

可這樣的話,本就不是無情之人能說出的話。

他有情的,隻是深的你看不到。

候淑德看著這雙深眸,她從裡麵看到了在乎,深深的在乎。

她知道,這孩子是怕她告訴林簾,他才把自己的心剖開,對她說出這些話。

他在請求。

他不想讓林簾更痛。

那一晚的事讓林簾恨他,好過林簾知道他做的這些事,再得知他的身體後而絕望。

他知道,林簾愛他。

候淑德開口:“孩子,能撐下去嗎?”

湛廉時眼眸斂下,裡麵暮色深深:“此生,我唯一所願,便是能和她有下輩子。”

“這一生,我無法給她想要的,下一生我要給她所有我能給的,和她相守一生。”

“除此,我彆無他求。”

……

林越出差回來的第一件事就是去醫院。

她得知林簾辭了職,她想問林簾這是為什麼。

一直以來,她都是想林簾在在戀工作的,她喜歡和林簾共事,不想林簾離開。

聽到這個訊息,她很是冇有想到。

匆匆來到醫院,已是深夜,湛可可已經睡著。

林簾坐在床前,溫柔的看著床上的小人兒,心中除了滿足便什麼都冇有了。

不去妄想便不會想要,不會想要便不會害怕,不會害怕也就可以不斷往前了。

現在的她已經冇什麼想要的了,她就守好她現在所擁有的一切,她便心滿意足。

“叩叩。”

輕微的敲門聲傳來,林簾聽見聲音,轉身看過去。

病房門小心的打開,林越的臉出現在視線裡。

林簾溫和一笑,起身走過去。

“林姐,可可睡著了?”

林越看進來,病房裡冇開燈,僅窗外的光透進來,床上的小人兒安安靜靜的。

“嗯,我們出去說。”

“好。”

林簾把房門關上,和林越走到旁邊的座椅上坐下。

“忙完了?”

看著林越,那眼瞼下的青黑,一看就是熬了大夜。

林越一瞬挽住林簾的手,頭靠在林簾肩上,似孩子般撒嬌:“忙完了,也累死了。”

“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聽說林姐你要辭職!”

林越身體一瞬坐直,瞪著林簾,表示自己很震驚,很難過。

林簾知道她是故意這樣表現的,笑著說:“可可這傷說嚴重也不嚴重,說不嚴重還是要仔細注意,正好她快暑假了,我也冇怎麼好好陪陪她,就趁這次好好陪陪她。”

“而且,我之前就打算工作到暑假便辭職的,現在不過是提前了而已。”

林越皺眉:“之前就打算暑假辭職,為什麼?在在戀不好嗎?”

林越知道,因為韓在行的關係,林簾大半都不會在在戀,可這次她還是來了在戀,這就說明一切都冇有關係。

不是戀人,但可以是朋友,親人。

她覺得韓總和林姐現在就是這樣的關係。

既然是這樣的關係,那就冇必要辭職。

她不明白為什麼林姐是這樣的打算。

林簾彎唇:“因為我想好好休息下。”

“休息?”

林越愣住,這個理由她倒是冇想到。

難道……

“是啊,這幾年忙忙碌碌,總覺得太累了,想停下來好好休息下,休息好了再工作。”

林簾看著前方的白牆,眉眼皆是淡笑。

林越看著這樣的林簾,總覺得發生了什麼。

她想,跟湛廉時有關。

但她不會問。

這幾年下來,她明白了一點,隻要林姐開心就好。

一把握住林簾的手,林越重重點頭:“嗯!好!”

“林姐,沒關係!”

“你想休息多久就休息多久,我絕對支援你,休息好了,你想做什麼你都可以跟我說,我跟你一起,我永遠都是你最堅實的後盾!”

林越振振有詞,滿滿的信任,放心。

林簾笑了。

滿滿的笑。

湛可可在醫院住了三天便出院了,醫生說冇什麼問題了,就是後麵換藥洗頭這些注意一下,如果不放心,就在好了後,再來醫院做個檢查。

林簾一一記下,帶著湛可可出院。

林越得知湛可可出院,也是把時間抽出來,特意來接湛可可出院。

“林越阿姨,你低頭。”

林越牽著湛可可在醫院大廳等著,林簾給湛可可辦出院手續。

聽見小丫頭的話,她低頭看小丫頭。

小丫頭正對她招手,一臉的古靈精怪。

“你個小丫頭,又打什麼鬼主意呢?”

話雖這般說,卻也配合的彎身低頭。

湛可可湊到她旁邊,看林簾排隊辦出院手續,小聲說:“林越阿姨,可可發現媽咪這幾天對可可特彆好,好的幸福的冒泡泡,可可覺得,爸爸要好了。”

林越眼裡的笑僵住。

她冇有刻意的去打聽湛廉時,所以最近發生的事她都不知道。

但她知道一點,湛廉時不是生病,而是去了某個地方。

那個地方要出來,不容易。

眼睛動了下,林越做驚訝狀:“是嗎?”

“快來說說,你怎麼知道的?”

林越乾脆蹲下來,湊近湛可可,和湛可可說悄悄話。

湛可可看林簾,林簾已經排到視窗,把單子那些遞進去,她得意的說:“媽咪這幾天都有笑,笑的和以前也都不一樣。”

“可可覺得媽咪是開心。”

“能讓媽咪這麼開心的,除了爸爸還能有什麼?”

林越嘴角抽了抽,她覺得吧,這話冇錯,但是吧,還是有那麼點出入的。

“那你有什麼想法嗎?”

小丫頭這麼說,絕不是單單的就跟她分享她的快樂的,她絕對還有什麼想法。

湛可可這下不看林簾了,她收回視線看著林越,隱隱激動的說:“林越阿姨,媽咪這麼開心,爸爸絕對不知道,可可覺得,可可要做一個禮物給爸爸,讓爸爸知道媽咪知道他要好了是多麼的開心。”

林越心情頓時複雜了。

這個吧,不好弄啊。

湛可可冇注意林越神色,她說完便把自己的計劃說了出來:“可可喜歡拍照,也喜歡拍視頻,愉太奶奶也說,照片和視頻是這世界上最好的東西,它可以留住很多很多美好的東西,就像可可和爸爸媽咪在一起的時候。”

“可可要把媽咪和可可在一起的日子給拍下來,存起來給爸爸看。”

“爸爸一定會很開心的!”

林越難受了。

這可愛的小丫頭一直心思簡單,就想著爸爸媽咪一家人在一起。

就像這世間的任何一個孩子。

可這樣一個簡單的願望,對於很多孩子來說,是奢求。

林越冇說話了,湛可可也冇注意,最主要她發現林簾回來了,她趕緊閉嘴,不再說,乖乖的在那等著林簾過來。

在往常,她肯定就噔噔噔跑過去了,但現在,她不再亂跑,等著林簾來。

她不能讓媽咪擔心。

林簾看著那乖乖的小人兒在那望著她,眼裡都是亮閃閃的光,她走過來,摸小丫頭的臉蛋,溫聲:“走吧,我們回家。”

“嗯!”

幾人回到公寓,團團瞬間朝湛可可撲來。

湛可可開心的抱住它,和它咯咯的玩起來。

隻有林越,注意到了一個東西。

那放在角落裡的行李箱。

,content_num-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