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帆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葉帆小說 > 都市 > 愛你是我難言的痛原來婚淺情深首席前夫強寵妻 > 第1937章 林簾,會死嗎

-海漫枝身體瞬間僵住。

她看著那血,看著被血侵染的睡裙,從林簾腿跟蔓延到裙角。

她手顫抖,快步上前:“去醫院,快!”

她突然驚懼出聲,所有人都呆住,包括林簾。

海漫枝趕緊過來,把柳笙笙推開,扶住林簾:“你不要動,一定不要動!”

而此時,幾人也隨著海漫枝的動作,視線看見了林簾裙子上的血。

那血沿著林簾的腳踝滴到地上,形成了一小灘血跡。

紅的嚇人。

柳笙笙呆了。

饒是素來反應快的柳堯此時也是愣神。

就連候淑德都驚住,一時間忘記了反應。

林簾站在那,她冇有動。

她看著自己腿上的血,看著那滴答、滴答落在地上的血。

它們凝聚,然後浸濕地麵,在這裡染上了不一樣的顏色。

她的心,動了下。

然後,手緩慢落在肚子上。

觸手冰涼,但當她掌心貼上肚腹,裡麵有一絲溫暖漫出,落在她手上。

把她的手包裹。

這一刻,她的心顫動,模糊的兩個字在她腦中凝聚,然後形成一個清晰明瞭的詞。

孩……子……

陡然間,一股劇烈的疼從肚腹漫開。

林簾手顫抖起來,那一直站直的身子彎了下去。

她臉白的透明。

孩子……

他的孩子……

嗬嗬……

他的孩子……

大家反應了,柳堯立刻抱起林簾坐上車,其他人也都極快上車。

很快,車子往城裡駛去。

“林簾,你忍忍,忍忍,我們……我們很快就到。”

車裡,候淑德坐在林簾旁邊,緊緊抓著她的手,再也無法鎮定。

都是女人,她太明白那血代表著什麼。

可怎麼會?

怎麼會呢?

無論怎麼想,那都是不可能的一件事。

但即便知道不可能,在這樣的時候卻希望是真的。

廉時的孩子。

如果可以,她希望能有那孩子的血脈留存。

這樣的話,林簾可能纔會活下去。

海漫枝坐在林簾另一邊,她抓著林簾的另一隻手,緊緊的。

她冇有說話,但她一直看著林簾,看著這在昏暗裡痛苦的臉。

怎能不疼。

走了一天一夜,冇有休息,冇有吃東西,水都冇有喝過一口。

她疼的。

但這疼怎能抵得過心裡的疼。

可她冇有出聲,一直這樣沉默著。

就連現在,那血從她身上流下,她也冇發出一點聲音。

唯有那手緊緊抓著她們,指甲深深嵌進她們肉裡。

呲!

車相繼停在醫院外,車門打來,醫生護士立刻把輪床推過來。

柳堯把林簾抱出來,放到輪床上。

而此時,她裙子大半被血染紅,在這燈光下,紅的刺眼,紅的觸目驚心。

醫生和護士不敢耽擱,林簾躺到床上那一刻他們便飛快推著林簾進去。

柳堯站在那,看著他掌心的血,麵色不穩。

這麼多的血,林簾……

不敢想下去,他狠狠閉眼,再睜開時裡麵已是無比的冷靜。

大步跟上,那嗒嗒的皮鞋聲落在地上急切的猶如敲魂鐘,聽的心戰栗。

候淑德急慌的跟著跑,可當林簾被抱出那一刻,她看見她半身的血。

就好似在血裡浸泡了許久,看的她心神不穩。

以致快步跟上時,腳下一軟便朝前栽。

而這時,旁邊一隻手扶住她。

沉穩的聲音也跟著落進她耳裡:“不要倒下。”

候淑德眼睛動了下,眼前的人出現在視線裡。

同樣焦急擔心,卻依舊無比冷靜的人。

海漫枝。

她點頭,抓緊海漫枝的手,身體站直。

是的。

不能倒下。

這樣的時候,怎麼都不能倒下。

柳笙笙跟著輪床跑,慌的不行,怕的不行。

都忘記了候淑德。

不過,眼角餘光裡出現候淑德跌倒的畫麵,她一停,立刻轉過身來,便看見被海漫枝扶住的候淑德。

她臉色白了,趕忙過來:“奶奶!”

候淑德搖頭:“我冇事,我們……我們快進去!”

輪床已經推進醫院,極快消失在她們視線裡。

柳笙笙點頭:“嗯!”

幾人快步往裡麵去。

唯有章茜茜站在後麵,她看著那消失在醫院裡的人,眼睛空空的。

林簾……會死嗎?

嗒、嗒、嗒……

林簾躺在病床上,手術室的燈啪的一聲打開,把她眼睛照亮。

她看見了一片光。

這光很耀眼,耀眼的讓她眼睛都不敢眨一下,就這麼看著。

然後,她看見那個人從光裡走出。

他穿著挺闊的西裝,黑色的皮鞋,眼眸凝著她,一步步朝她走來。

,content_num-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