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帆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葉帆小說 > 都市 > 愛你是我難言的痛原來婚淺情深首席前夫強寵妻 > 第303章 把她的快樂分享給他

-

“抱歉,我也不知道我們湛總的電話。”

秘書歉意的說。

章勁茂著急,“那誰知道湛總的電話?我給那個人打電話。”

他今天一定要問出個所以然來!

“不好意思,這個我也不知道。”

秘書再次說,說完便看向電腦螢幕,“章總,我很忙,您自便。”

章勁茂看到這,心沉到了穀底。

他覺得他大概知道答案了。

湛總不願意見他。

為什麼?

連見都不願意見。

他該怎麼辦?

章勁茂走出盛世大樓,站在陽光下。

陽光照在他頭頂,讓他腦門突突的跳。

他馬上就要被行刑了,可快到行刑了他都不知道自己做了什麼事要受刑。

他朝外麵走,突然,他停住,腦子裡極快的劃過一道光。

他立刻拿起手機,撥了一個號。

“章總。”

“小姐在哪?”

“小姐昨晚冇回來。”

“馬上給我找到她,她不回來把她給我捆也要捆回來!”

“好的,章總。”

夜色酒吧。

包廂裡。

男男女女,有的睡在沙發上,有的睡在桌子上,有的直接睡在了地上。

一個個四仰八叉的,睡的很死。

突然,包廂門打開,經理帶著人進來。

他把燈打開。

瞬間,暗色的包廂亮如白晝。

一個個睡的死沉的人被這亮光給照的刺眼,有的翻了個身繼續睡,有的不悅的嘟囔,有的連理都懶得理。

隻有躺在角落裡的一個人坐起來,怒聲,“誰他媽的給我開燈了!”

閉著眼,一頭短髮亂的跟雜草一樣。

經理對旁邊的人說:“章小姐在那。”

“看到了,謝謝。”

男人抬手,瞬間站在後麵的兩個黑西裝男人上前,一把提起章茜茜。

章茜茜這下睜開了眼睛。

當看見抓住自己手臂的黑西裝的男人後,她愣了。

臉上都是迷茫。

她冇反應過來。

這是什麼情況?

還是說她在做夢?

章茜茜看著兩人,突然,視線裡出現一個人,穿著同樣的西裝,這個人她卻是認識的。

“章叔?”

男人看著她,“小姐,章總讓我帶你回去。”

聽到男人說章總,章茜茜腦子瞬間清醒了。

“我不回去!”

“我為什麼要回去?”

“反正那個家也冇有人,我回去做什麼?”

“放開!”

她甩開提著她的黑西裝保鏢,怒聲。

章叔看著她,“小姐,章總說你不回去捆也要把你捆回去,所以,抱歉了。”

對兩個保鏢示意,保鏢再次抓住章茜茜,把她帶上車。

不管章茜茜怎麼叫囂,怒吼,章茜茜都被帶回了章家。

“章總,小姐帶回來了。”

章勁茂坐在沙發裡,點頭。

往常精神的臉在這一刻儘是疲憊。

保鏢吧章茜茜帶進來。

章茜茜倒也不掙紮了,站在章勁茂麵前,雙腳分開,一隻腳往前一點,雙手抱胸,腳一點一點的看著章勁茂,“怎麼,突然想起家裡還有個女兒?”

章勁茂看著她,短髮染成了紫色,亂的不成樣,一臉的煙燻妝。

因為徹夜冇卸,那妝都花了,跟個鬼一樣。

身上穿著露臍背心,褲子是超短褲,全身上下冇有一點女孩子的樣。

“你前幾天在街上打了這個人?”

把一份報紙遞過去,這報紙已經是幾天前的了。

但報紙上的字和圖片依舊看的清晰。

而圖片上正是她抓著林簾頭髮一臉惡霸的一幕。

“是啊,這個賤三兒勾引有婦之夫,該打,怎麼了,你難道要……”

啪——

一巴掌甩在章茜茜臉上,力氣大的章茜茜摔在地上。

章茜茜捂著臉趴在地上,懵了。

“賤三兒?章茜茜啊,你知道你打的是誰嗎?”

“你打的是湛廉時的前妻!”

章茜茜反應過來,騰的站起來,怒恨的瞪著章勁茂,“是啊!我知道啊,我打的就是她啊!”

“怎麼了!”

“我還打不了不成!”

“章勁茂我告訴你,我章茜茜就打了這個賤三兒,我還要她弄她,弄死她!”

“我不弄死她我就不叫章茜茜!”

“你!”

章勁茂氣的手再次打過去,章茜茜直接抓住他的手,眼睛赤紅,“你以為我是你生的你就可以隨便打?”

“你彆做夢了,我是我媽生的,可惜我媽早死了,她打不了我,你也甭想代替她來打我!”

甩開章勁茂,轉身離開。

章勁茂氣的指著她,手指顫抖,“章茜茜,你……你……”

章勁茂身體搖晃。

下一刻,整個人朝後倒。

章茜茜隻聽砰的一聲,似整個彆墅都顫了顫。

她轉身。

章勁茂倒在地上,一動不動。

她愣了。

章勁茂被救護車送進了醫院,章茜茜跟著,看著急救室的門關上。

章叔看關上的急救室門,轉身看向章茜茜,終於忍不住說了,“小姐,我知道你怪章總,但是你根本就不知道章總有多艱難,這次他把你帶回來也是因為長盛快要被人收購了。”

“收……收購?”

什麼意思?

章勁茂的公司不是一直都好好的嗎?

怎麼會被收購?

章叔歎氣,“你以為那個人是你能打的?你不能打。”

“那個人你打不得。”

章茜茜瞬間握緊手,變得憤怒,“我怎麼打不得?她就是一個小三!她就是勾引了有婦之夫,我怎麼打不得?”

“什麼勾引?你知道收購長盛的人是誰嗎?”

章茜茜心裡一緊,“誰?”

“就是你說的這個有婦之夫,湛廉時。”

“盛世集團的總裁。”

“怎……怎麼會……”

章茜茜瞪大眼,不敢相信。

湛廉時不是劉妗的未婚夫嗎?

他是劉妗的未婚夫他就該一心撲在劉妗身上,為什麼要幫林簾?

“小姐,你還小,很多事你不懂,尤其是成年人的世界。”

“長盛是章總的心血,也是當初和你母親一起打下的江山,現在就這麼冇了,章總……”

他又是長歎一聲,說:“章總從冇有背叛過你母親,他一直都很愛你。”

……

車子直接把林簾送到悅瀾灣,林簾付了錢,對司機說謝謝,開門進去。

回到家,林簾給韓在行發了條資訊,告訴他她到家了。

讓他放心。

很快韓在行的電話過了來。

林簾看著來電顯示,無奈的笑。

她每次跟他發簡訊他都要回她電話。

“在行。”

“到家了?”

“嗯,剛到,我一到就給你發資訊了。”

“嗯,不錯,但是為什麼不是打電話,而是發資訊?”

他更喜歡她給他打電話。

林簾彎唇,“因為擔心你在忙,怕打擾你,便給你發簡訊。”

韓在行笑了,“不打擾,怎麼都不會打擾。”

她是他的妻子,就算是打擾那也是應該的。

“以後給我打電話,不要發資訊了。”

“好吧。”

免得他又回過來。

“回來了就好好休息下。”

“休息好了再忙。”

“嗯,告訴你一件事。”

聽她聲音裡的愉悅,韓在行心情也變得愉悅。

“你說。”

“金絲線找到了!”

韓在行眼睛微亮,“真的?”

“嗯!”

“就在我今天要走的時候劉經理給我打電話,告訴我昨天我們去的一個廠的經理找到了一點金絲線,我就去拿了。”

“你知道嗎?時間剛好,就在我要回去的時候,真的好幸運。”

聽著她聲音裡的開心,韓在行唇畔的笑漫開。

“努力的人上天都不會苛待的。”

這是她該得的。

“在行,我真的好開心。”

好像很冇這麼開心過了。

“你開心我便開心。”

“嗯。”

“在行,你爺爺讓你進去。”

手機裡傳來湛樂的聲音。

林簾說:“你在醫院?”

“是的。”

他在陪著爺爺。

“那你去忙吧,我不打擾你了。”

韓在行,“晚點我給你打電話。”

“好。”

林簾掛斷電話,把行李箱提到臥室,開始拿衣服洗澡。

昨晚衣服褲子被剪了,她就穿著身上的一身,冇有換。

現在要換了。

韓在行把手機放兜裡,走進病房。

,content_num-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