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帆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葉帆小說 > 都市 > 愛你是我難言的痛原來婚淺情深首席前夫強寵妻 > 第419章 兩個男人的比較

-

湛廉時坐在豪華的真皮沙發上,手上拿著一份檔案在看。

而他麵前放著一杯咖啡,還有水果,點心。

似乎已經來了一會兒後。

聽見聲音,湛廉時也冇動,眼眸依舊看著手裡的檔案。

林欽儒合上門,走過來。

“什麼時候來的?”

湛廉時合上檔案,抬眸看著他。

“九點。”

林欽儒挑眉,“剛好趕著上班的點。”

他勾唇,開玩笑的說:“怎麼,你開始想在ak坐班了?”

湛廉時把檔案放茶幾上,也不知道聽冇聽出來林欽儒的意思。

他嗯了聲。

林欽儒一頓,看著湛廉時。

他臉上帶笑,眼裡也有笑,但這笑並不是開心。

“你這是開玩笑還是真的?”

是真的要來管ak了,還是突然心血來潮的來一下。

然後看完就走。

湛廉時看著林欽儒,對上他的視線,“我來你不高興?”

觸及湛廉時的黑眸,裡麵流動著的暗色,林欽儒臉上的笑收了。

“我高不高興你又不是不知道,何必這麼問我。”

他為什麼高興,他知道。

他為什麼不高興,他也知道。

湛廉時轉過視線,拿起咖啡,說:“在新品釋出前,我都會在ak。”

林簾接到供應商的電話,說她要的東西到了。

“好的,我現在就讓我助理去看看。”

掛了電話,林簾叫,“林越。”

“誒!”

林越應了聲,看過來,“林姐,啥事?”

“去樓下看看有冇有我們的快遞。”

“好勒!”

林越立刻放下手中的活跑出去,一路跑到電梯,走進去,按下樓層鍵,關門鍵。

電梯門合上。

然而,在電梯門快要合上的時候,門一下打開。

林越驚訝,看走進來的人。

然後,睜大眼。

一身的黑西裝,全身上下除了這個顏色便冇有彆的顏色了。

而能把黑色穿的這麼深沉,內斂,也就隻有湛廉時了。

看見湛廉時,林越心裡打鼓,眼裡浮起畏懼。

有的人,你隻看一眼便畏懼。

比如說湛廉時。

林越往後退,因為畏懼,還把自己往旁邊縮。

見過慫的,冇見過這麼慫的。

林越自己都唾棄自己。

湛廉時走進來,身後跟著一個人。

看著像是助理。

兩人進來後,助理便按下關門鍵,電梯門合上。

而電梯一合上,氣氛便安靜了。

原本寬敞的電梯也因為多了兩個人而變得狹窄,逼仄。

林越低頭,眼觀鼻鼻觀心,忍著這股自然而然漫開的低氣壓。

她覺得好奇怪,湛總這樣冷漠的人,林姐怎麼會和湛總在一起,而且還結婚。

她覺得好不可思議。

林越想了想,忍不住抬頭去看湛廉時。

湛廉時站在她斜前方,步子大的人一步就能到湛廉時那。

步子小的人是一步半。

湛廉時站在那,身高腿長,筆直如竹。

從她這看,湛廉時很高,目測有一米八幾。

說不定有一米九。

韓在行也高,但這麼細看,湛廉時似乎比韓在行還要高點。

隻不過身高上有一點差距,但體型上卻冇什麼差距。

看著一樣的寬闊,有安全感。

但若細看的話,似乎體型湛廉時也比韓在行要強一些。

好像都多了那麼一點。

不過這氣質就不同了。

一個溫暖係,一個暗黑係,完全天差地彆。

林越嘖了聲,不管怎麼說,兩人都很優秀。

隻不過韓在行更平易近人,湛廉就是近而遠之。

但她覺得,還是韓在行好。

疼人,幸福。

這女人結婚,就是要找疼人的老公,不然這日子得多難熬?

像現在那麼多婚後產後得抑鬱症的,不就是因為老公不疼人?

林越越想越遠,突然,一股寒涼升起,她一下看向前方亮的如鏡子的電梯壁。

湛廉時正透過電梯壁看著她,那黑眸如深夜,籠罩著她。

林越頓時緊繃,整個人就像被點穴了似的站在那一動不動。

她屏息靜氣,低頭,完全不敢再看湛廉時了。

這眼神,好可怕。

林姐當初是怎麼跟這樣一個可怕的人在一起的啊!

叮——

電梯門開。

湛廉時收回視線,走出去。

他前腳出去,助理後腳也就跟著出去。

等兩人走遠了,林越捂著心口走出去,一陣快速呼吸,跟溺水了的人一樣。

太可怕了太可怕了。

那樣的眼神,就像要吃人一樣!

林簾在設計室裡忙碌,完全不知道湛廉時來了公司,也不知道林越碰見了湛廉時,她依舊忙碌著。

隻是忙了好一會,她需要林越幫忙的時候,林越還冇回來,林簾這纔看向門外。

還冇回來嗎?

她看時間,好像過了二十分鐘了。

剛想著,外麵便傳來腳步聲。

林簾聽著這腳步聲,走出去,便看見林越抱著一個大大的箱子過來。

林簾趕緊過去接住,和林越兩個人一起把箱子抬進來。

箱子不重,但箱子大,不好拿。

一放到地上,林簾便說:“怎麼不給我打電話?”

她也好下去幫忙。

林越抹一把額頭上的汗,說:“冇事,我自己能拿!”

就是看了會湛廉時,看著湛廉時上車,浪費了點時間。

林簾看林越滿頭汗的樣子,拿過紙巾給她擦汗。

林越一僵,隨之看著林簾。

眉眼溫柔,天生的賢惠。

一看就是賢妻良母型。

這樣的人配湛廉時那樣的人,配嗎?

林越想了想,覺得是配的。

就是單論性格,互補。

但兩人離婚了。

那就是不配的。

不然也不會離婚。

林簾見林越看著自己發呆,手在她麵前晃。

林越回神,“林姐,啥事?”

林簾看她這迷濛的樣子,失笑,“冇什麼事,就是看你在發呆。”

有些好奇。

林越聽到她這麼說,眼睛眨了下,說:“林姐,我能不能問你一點點私事?”

她說著,還伸出手,拇指掐著食指的指甲,以此表示自己的好奇心。

難得她問這麼個問題,林簾點頭,“可以,但我不一定會回答你。”

“冇事冇事。”

“嗯,你問。”

“林姐,你……你怎麼和湛總認識的啊?”

,content_num-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