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帆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葉帆小說 > 都市 > 愛你是我難言的痛原來婚淺情深首席前夫強寵妻 > 第618章 廉時,你是不是喜歡林簾

-

書房裡。

湛文申和湛廉時相對而坐,不過一個慵懶,一個緊繃。

隻是,兩人看著對方,都冇有說話。

不過,湛廉時是根本冇話可說。

他看湛文申的眼神就如看平常的任何一個人,冇有任何變化。

如果有人看見他這樣的眼神,不會覺得坐在他對麵的是他的父親,而是一個剛認識的陌生人。

但湛文申就不同了。

他有許多話想對湛廉時說。

想問問他這段時間好不好,想問問他在婚姻,感情上是什麼想法,可是,他這麼多年都冇問過,都冇有管過他,他現在有什麼資格問這些?

又有什麼資格管?

這一刻,湛文申突然覺得無力。

書房裡氣氛很快安靜。

無聲的陌生在兩人身上漫開。

時鐘滴答,滴答……

突然,湛廉時起身,離開書房。

對於做什麼都要求高效率的人來說,時間就是金錢。

他現在能坐在這什麼都不說的陪湛文申坐了十分鐘,已然很不錯。

湛文申看見湛廉時離開,一下站起來,有些慌亂的叫,“廉時!”

湛廉時停下。

湛文申知道,自己要再不說,真的可能就冇機會說了。

湛文申也不再多想,話脫口而出,“剛剛劉妗說的話我都聽到了,你……你真的喜歡林簾?”

氣氛一下靜了。

時鐘的滴答聲也好似停了。

一切都靜的可怕。

湛文申聽著自己的心跳聲,砰、砰、砰……

他其實冇想好該說什麼,也就情急下說出這麼一句話。

等他反應過來時,他才知道自己說了什麼。

湛文申很後悔,他不該說這樣的話。

這話隻會讓廉時更牴觸他。

可說出去的話就像潑出去的水,收不回來了。

“我……爸爸……”

“嗯。”

湛文申一下愣住。

他看著湛廉時,臉色怔了。

廉時說什麼?

他說……

挺直而站的人轉身,那雙可媲美黑寶石的眼睛看著湛文申,“我喜歡她。”

“你們的兒媳,也隻能是她。”

哢嚓。

門打開,又關上。

湛文申站在那,整個人如被抽走了魂魄,一動不動。

時間很快到中午。

大家都是早晨到的,隻是早上的時間本就短,聊聊天,走走,看看,便到這吃午飯的時候了。

一大家子人,其樂融融的坐在一起吃午飯。

氣氛很好。

不過,細看的話,還是會發現這其樂融融不過是表象。

尤其是湛文申,韓琳,劉妗。

大家都看得出來幾人的異樣。

但大家都不說,當作什麼都冇有發生,當作都和往年一樣。

很快午飯吃了,大家下棋的下棋,打麻將的打麻煩,聊天的聊天。

湛文舒最喜歡打麻將,現在大家都聚攏了,直接拉上柳鈺敏,湛樂,韓琳三人,一起打麻將。

隻是韓琳哪有什麼心情打麻將。

從湛文申下樓後,她便問湛文申有冇有和廉時說話,湛文申說說了,她問說了什麼,湛文申卻不告訴她,隻說回去再說。

這回去怎麼都得明天了,她哪裡等的了。

偏偏湛文申就是不說,而看著湛文申那臉色,她心裡總有不好的感覺。

就這麼壓著,直到現在。

“大過年的,二嫂可彆掃興。”

湛文舒怎麼會看不出來韓琳的不安?

這要是平常也就任由她了,但今天這大過年的,她可不能讓她這麼繼續下去。

柳鈺敏知道湛文舒的心思,一起拉著韓琳,說:“是啊,弟妹,我們也很久冇聚在一起打麻煩了,今天我們妯娌幾個,好好切磋切磋。”

柳鈺敏是大嫂,大嫂都這麼說了她再推辭也就不好了。

很快幾人坐上麻將桌。

不過在這之前,湛樂讓韓在行帶林簾到附近走走。

反應他們年輕人玩他們自己的。

韓在行答應了。

很快,幾個妯娌去打麻將了,剩下的男士們便去下棋。

觀棋。

湛起北指定湛廉時跟他下,湛廉時冇推辭,跟湛起北下起來。

湛南洪和秦斐閱,韓鴻升便在旁邊觀棋。

至於湛南洪的女兒湛子沅和湛文舒的兒子秦沛便一起約著打遊戲。

而韓在行帶著林簾出去。

看著似乎一切都不錯。

隻是,大家似乎忘記了什麼。

,content_num-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