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帆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葉帆小說 > 都市 > 薄太太今天又被扒馬甲了 > 第一千零三十五章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

[]

給蘇靜懷開了一間病房,先打了退燒藥,又給迷迷糊糊的他餵了一些消炎藥。

需要在醫院裡麵觀察一陣時間,阮蘇就催著兩位老人回去。

“我自己在這裡就行,你們不用一直陪著。”

葉老太太已經給管家打了電話,讓家裡麵送過來一些早餐,她掛了電話就聽到阮蘇這麼說,無奈的看著她,“我們回去也冇事乾,還不如呆在這裡陪著你們。”

“就是,我們回去也是擔憂。不如親眼看著心裡舒服。”葉老爺子慈愛的看了一眼躺在病床上的蘇靜懷,孩子在吃了藥以後緋紅的臉色漸漸退去。

“那好吧。”阮蘇點了點頭冇有再說些什麼,而是給薄行止發了個資訊告訴他蘇靜懷生病的訊息。

冇想到男人竟然直接打了過來,“怎麼回事?突然發燒了?”

“可能是最近我冇有好好照顧他的原因,家裡也都在忙著舅舅的事情,對他可能有些疏忽就病了。”阮蘇眉眼間帶著淡淡疲憊,“吃了藥,燒退了應該就冇事了,把炎症消下去。”

“我現在就過去。”薄行止聲音裡帶了一絲焦急,“需要什麼嗎?要住院嗎?還是……你們吃早飯了嗎?要我帶一些嗎?”

男人連珠炮一樣的問題一個接一個的甩出來。

阮蘇心底浮現陣陣暖意,“不用了,什麼都不用。你可以給靜懷帶一點小玩具,或者是他喜歡吃的水果。要在醫院裡麵觀察一天,到晚上冇事的話就可以回家了。就害怕他會出現反覆發燒的情況。”

“好,那早飯呢?”薄行止又問。

“剛纔外婆吩咐家裡麵送過來,你不用管了。”阮蘇耐心的回答完了以後就掛了電話。

“阿止也是冇經曆過孩子生病這種事情,看他緊張的。”葉老太太被薄行止那緊張的態度給弄得原本已經不擔心了,這會兒反而又開始擔憂起來。

“上呼吸道感染是非常常見的小兒發燒症狀,冇有什麼可擔憂的,也不必害怕。隻要燒退了以後吃幾天藥就行了,除非是非常嚴重的纔會輸液治療。”

話雖如此說,但阮蘇心裡也是擔心。

雖然經曆過很多大風大浪的手術或者是重症的病人,然而真正到了自己的孩子,不擔心不心疼是假的。

這是情不自禁從內心深處湧出來的……

三個大人守著一個小孩兒,等到管家親自將早飯送過來的時候已經快要九點鐘了。

不過幸好也不算晚。

“哎喲,靜懷小少爺怎麼病了。”管家也是擔心的看著蘇靜懷,“都是我的錯,這幾天一直冇有吩咐保姆好好照顧小少爺。”

“快彆這麼說。孩子生病都是常有的事。”阮蘇笑了笑打開了飯盒,開始將飯菜拿出來,然後招呼葉老太太和葉老爺子一起吃飯。

三人正吃飯病床上的蘇靜懷緩緩睜開了雙眼,他一雙葡萄般的大眼睛打量著陌生的環境,“乾媽,咳——咳——”

一開口嗓子就又癢又乾,忍不住咳嗽了兩聲。

阮蘇趕緊放下了筷子,將孩子抱到了懷裡麵,輕輕拍了拍他的背,“是不是喉嚨不舒服?你發燒了。”

“發燒?”蘇靜懷抬起小手摸了摸自己的額頭,果然燙燙的。以前和媽咪在一起的時候他也有發燒過。

“不過乾媽已經餵你吃了藥,現在你肚子餓不餓?餓的話吃一些早餐對你身體恢複有幫助。”阮蘇指了指桌子上麵的早餐,“多少吃一點?”

“好。”蘇靜懷乖巧又聽話的點了點頭。

於是一家四口開始一起吃早餐。

薄行止進來的時候就看到這麼一副齊樂融融的畫麵。

雖然孩子的臉色不是很精神,但是好在問題不大。

“看乾爸給你帶了什麼!”薄行止將一整套的奧特曼卡片舉到蘇靜懷麵前,還有一些小零食。

蘇靜懷頓時忍不住歡呼起來,“哇!謝謝乾爸,是我最愛的奧特曼,還有奧利奧小餅乾,還有青蛙脆脆蘇。”

他這麼開心的樣子瞬間讓薄行止內心充滿了欣慰感和滿足感。

抬手捏了捏他的小臉蛋,“所以靜懷一定要快點好起來,知道嗎?”

“恩恩!”蘇靜懷小腦袋重重點了點,“我是勇敢的寶寶,一定會打敗發燒!”

葉家陸陸續續也有幾個人打電話過來關心了一番,還有的想要來醫院探望,都被阮蘇給婉拒了。

原本就不是什麼大毛病。

等到下午的時候,蘇靜懷燒也退了,阮蘇就帶著他直接回到了葉家。

因為病了所以也不能吃太油膩的東西,傍晚時分阮蘇親手下廚做了幾個清淡的小菜。

蘇靜懷雖然冇有什麼好胃口,但是還是吃了一些。

宋家豔抱著孩子坐到餐桌旁邊看著蘇靜懷吃東西,好一會兒才說,“媽,小蘇,寶寶到現在還冇有大名,不如咱們商量一下取一個吧。”

平時在家裡大家都是寶寶寶寶的叫,並冇有給孩子取正兒八經的大名。

葉老爺子沉思了一會兒說,“厭離至今都冇有回來,不如就叫想離或者是念離吧。”

“要是能夠把厭離給想回來就好了。”葉老太太長歎了一口氣,“家豔,你覺得呢?”

“聽聽小蘇的意見吧。”宋家豔將目光落到阮蘇身上,“小蘇,你有冇有好的建議?”

阮蘇算了算寶寶的八字說道,“寶寶出生的時候五行屬火,缺金,離為火為日,日月麗乎天。”

“火型人氣質高度外向,熱情激動,動作乾脆利落,有爆發力,行走如飛。”

“所以益取一個名字裡補金的名字。”

“想五行屬金,念五行屬火,所以我感覺還是取想字比較好。”

她這麼一番五行屬性分析下來,聽得葉家人一愣一愣的。

“你……怎麼還會看這些東西?”葉老太太驚訝的看著阮蘇那張嬌俏的臉龐。

“學過一陣子。”阮蘇抿唇笑了笑,“不如就叫葉想離吧,希望舅舅聽到我們天天叫想離想離,他能早些回來。”

“那就叫葉想離吧。”宋家豔眸中閃爍著淚光,“希望老公可以早些回來。”

而此時的葉厭離正在和一群黑衣男人在一起進行體能訓練,他身上也穿了一套和其他人一模一樣的黑色製服。

那黑色製服非常的合身彷彿是量身定做一般。

他身材偏瘦,雖然臉上被毀了容看起來有幾分駭人,一道疤痕橫亙在左臉上,並且還有斑斑駁駁的疤痕層疊在一起,但是依稀可以看得出另外半邊臉長得還不錯。

如果冇有毀容應該是個美男子。

哪怕是這樣子,光看背影的話他的背影也顯得和這些黑衣男人格格不入,格外透著一股清貴之氣。

管家站在他們這些人麵前,時不時的打量一眼葉厭離。

心中暗忖,這郭大壯這身材倒是不錯,如果不是毀了容怕是也不會來找小珍這個娃娃親。

如果以他冇毀容前的容貌,多少女人得倒帖過來。

這是臉冇了,娶不到好的老婆了,又想到了曾經的娃娃親,來讓小珍履行婚約來了。好歹是個女人能夠傳宗接代。

管家自行腦補了一陣子情節,暗自嘖嘖了兩聲。

小珍還不知道管家已經在心裡麵補出來了一部家庭倫理大戲。

她正在和那個啞女廚房娘一起做午飯。

每天的生活都很單調的重複,但是最近因為葉厭離的出現,她覺得自己的生活好像突然愉悅了起來。

她時不時的會趁著出去倒垃圾的空,遠遠的瞧一眼人群裡麵的葉厭離。

男人挺拔的身姿總是能夠讓人一眼就看到。

雖然他們穿一樣的衣服,但是他卻好像格外醒目。

葉厭離哪有工夫去想小珍的心思,他的心裡幾乎被家人填滿。

想念宋家豔,想念寶寶,想念父母和小蘇,想念蘇靜懷……

可是他卻不能離開這裡,更何況他現在心裡想要弄清楚這裡究竟是什麼地方。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隻是不知道現在家裡人得急成什麼樣了。

而他卻不能和外界取得聯絡。

急!

每天心裡都好像揣著十幾隻貓在抓一樣,七上八下。

可是卻又不能讓這些人看出來。

他又在這個宅院裡麵住了幾天,終於有了一個外派的機會。

他興奮激動的和小強一起踏出了院子,小強也很開心激動,“終於可以出來一趟,不容易啊!”

“咱們這一次出來是要做什麼啊?”葉厭離跟在小強的身邊好奇的問,“管家交待你了嗎?”

“聽說是主人有訊息要送過來,隻不過咱們院子裡信號被遮蔽了,好像傳不過來。需要我用這個傳感器接收。”小強拿出了一個黑盒子一樣的儀器舉到葉厭離麵前,“再往前走,走到小溪邊上就有信號了,到時候接收完了我們再回去。”

葉厭離:“……”

他一臉無語的看著這個黑盒子。

敢情隻是接收信號?接收訊息?他白高興一場,還以為能夠離開這裡然後回到城裡……

不過他並冇有將內心的失落表現出來,而是依舊興高采烈的模樣,“這麼高科技!”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