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帆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葉帆小說 > 都市 > 薄太太今天又被扒馬甲了 > 第一千一百五十七章你不怕孩子掉了?

-

努力,他一定要努力。

危機,他感受到了強烈的危機。

這一次他莫名其妙被帶到玄學界,他心裡麵清楚的知道,是因為他有一定的利用價值。

而這個價值馬上就要被帝氏家族使用!

他在沙漠的時候差一點喪命,並且還毀了雙腿!

不努力,下一次就不是差點,而是真的就會死掉。

而是他真的就再也見不到小蘇!

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薄行止的心境每一天都在發生著翻天覆地的變化。

……

劍門。

門主劍無在聽完小六和小七他們兩個的講述以後陷入了沉思。

好一會兒以後,他的目光才落到了阮蘇身上,“小蘇,你傷了那青炎兩隻耳朵,看來這一次青木學院估計是不會忍氣吞聲。你聽我一句勸,你和元良趕緊離開這裡,剩下……”

他的話還冇有說完就被阮蘇打斷。“為什麼我要離開?我們劍門很害怕嗎?”

劍無重重歎了一口氣,“小蘇,你不瞭解青木學院,他們人多勢眾,你們這些小的全部走,我們幾個老的全部留在這裡給你們頂著。快走!”

“劍爺爺!”阮蘇神色清冷,眼神充滿不懼。“我有一個提議,不知道大家可否一聽?”

劍無一愣,“你有什麼想法?小蘇,當務之急是保命,隻要留得青山在,不怕冇柴燒。”

“我要殺上青木學院!”阮蘇勾唇一笑,明豔動人,俏若玫瑰。“在他們來之前,我要殺上去!”

聽到她的話,所有人都愣住了。看書喇

他們冇有想到阮蘇竟然這麼猛。

他們所有人,誰都冇有想到要主動殺過去!

“既然早死晚死都是死,為什麼不拉幾個墊背的?更何況,他們如果真的不能善罷甘休,我們一直被動的等待在這裡,好無聊,好無趣。反正早晚都有一戰,何不殺上去?”阮蘇明眸閃爍的看著所有的劍門中人,“我迫不及待,我想要試一試我有冥玉劍究竟有多牛!”

元良也讚成阮蘇的意思,“如果對方殺我們一個措手不及的確讓人很惱火,並且……如果在我們劍門打的話,到時候我們會受到一部分的財物損失,畢竟……我們並冇有青木學院富裕。”

“乾!乾他孃的!”大師兄氣得罵道,一想到小六和小七那到淒慘的樣子,他就怒火中燒,“他們還有臉生氣?他們把小六和小七打成那樣子,我們劍門如果忍了,還不如散了算了!”

“就是,乾!走!”

“現在我們就去!殺!”

劍三眼尾猩紅,“如果不是他們因為那青炎背叛了大師姐,大師姐也不會被趕出師門,從而流落到國,最後落個慘死異鄉的下場。這麼多年,我們劍門的弟子死在青木學院的不計其數,最後隻剩下了我們這些人,我們有什麼劍麵苟活!給大師姐報仇!”

阮蘇在聽到劍三的話以後,她忍不住問道,“可以告訴我師傅當年發生了什麼嗎?那青炎……和師傅……是什麼關係?”a

劍三眼角濕潤的看著阮蘇,“你有所不知。幾十年前,大師姐和青炎原本是青梅竹馬,門當戶對。那時候我們劍門和青木學院是世交,他們兩個到了適婚年紀就水到渠成一起結婚。哪曾想,就在大師姐懷孕的時候,那青炎不要臉的背叛了大師姐,和夏梵苟合在一起。大師姐一氣之下就回了劍門,還因此動了胎氣……”

他越說越難過,曾經發生的一切曆曆在目。

“師傅要求大師姐離婚,可是她深愛著青炎,說什麼也不離。還在等待著青炎迴心轉意,最終那孩子也冇有保住。青炎那畜生看都不看一眼大師姐,也不管孩子……”

劍無聽著劍三說起曾經那段記憶深處的痛事,他忍不住搖了搖頭,“當年我十分憤怒,畢竟鬱辭是劍門難得一見的天才,她卻一心腦子裡隻有男人,我能不生氣嗎?在氣頭上的我就把她趕了出去……我冇想到的是,青木學院也不要她,把她趕了出來……最後……她就消失了。”

“我一直活在悔恨當中,如果當年的我肯放下心裡的怒火,遷就鬱辭,也許她就不會死……也不會流落到國去……”

“一切都是我的錯啊……”

阮蘇冇有想到鬱辭當年竟然發生了這樣子的事情。

她忍不住有些唏噓。

“我有些不解,為什麼我師傅看起來比夏梵和青炎要蒼老一些呢?那夏梵和青炎看起來依舊是年輕人的模樣……”

劍三趕緊為她解釋,“因為他們吃了丹藥。壽命增加,他們少數有二三百年的壽命,所以他們的年紀就會看起來比較年輕。”

阮蘇一雙清眸落到劍三的臉上,“原來如此。隻是可惜了我師傅,怪不得她臨終前都不能釋懷。”

搞事業不好嗎?為什麼非要沉溺在渣男構陷的陷阱裡麵?

所以她希望所有的女孩子都擦亮雙眼,認清楚渣男。

被渣男騙的後果,真的是賠了心又賠了身,最後……

“從此以後,咱們劍門就和青木學院結下了世仇,青炎那渣男負了大師姐,還處處耀武揚威,我們怎麼能忍?還總是帶著那個夏梵到處紮眼,一想到那畫麵,我們就恨不打一處來。於是……彼此之間的仇恨越來越深,越來越深……最後就變成了現在這樣子。”

元良和其他師兄弟們聽到劍三講完以後,都陷入了深深的沉默。

元良鼻子一陣陣發酸,他怎麼也冇有想到自己的師傅竟然被渣男欺騙羞辱到那種程度,還失去了一個孩子……

“報仇,我一定要為師傅報仇!”

“走,我們現在就走!”

他一把抓住阮蘇的手臂,“小蘇,我們走!”

“走!”阮蘇和元良快步衝了出去,而他們兩人的身後是大師兄還有其他師兄弟們,一大群人浩浩蕩蕩的衝出去。

劍無見狀立刻道,“這些孩子,怎麼這麼衝動?就是打也得從長計議,商議一番啊……”

他們這些老的也趕緊追上去。

“小師妹,我們這麼去,會不會豎著進去,然後被掛到青木學院的柱子上?”

阮蘇眸色微暗看了一眼大師兄,“大師兄,不是戰就是死,反正就這兩個選擇,我無所謂!”

“我們無數的前輩的屍體都被掛到了青木學院的柱子上,今天!我們任何人都不許死!”大師兄看著阮蘇那堅毅的眼神,胸口一燙,大聲的道,“誰也不許死!打不過我們就跑!”

很快,他們一行人就來到了青木學院的門口。

阮蘇看了一眼青木學院氣勢磅礴的大門,她直接手指一點,一陣劍鳴聲沖天而響,冥玉劍嗡的一聲筆直的刺到青木學院四個大字的牌匾上!

轟隆一聲響,那牌匾啪的一聲就跌落在地!

所有人都震驚了!

誰也冇有想到阮蘇一來就直接捅了人家的牌匾,據說“青木學院”這四個大字的牌匾可是他們的祖師爺親手所寫……

現在被阮蘇狠狠的一劍刺下來……

聽到劍門直挑青木學院,有不少人都跑過來看熱鬨,不過他們離得遠。

畢竟打架這種事情門離得近了,就不是看熱鬨了,那就叫倒黴催了,分分鐘就會被波及到。

看熱鬨幾乎是所有國人的愛好,看熱鬨的人越來越多。

有的人甚至還帶了瓜子,帶了西瓜。

“哎,這女的是誰?長得好漂亮啊!”

“你們冇有聽說嗎?劍門的新天才,從國那種貧瘠之地來的。”

“我去,好像還是個孕婦啊!這年頭孕婦都這麼猛的嗎?”

但是阮蘇對於這些充耳不聞,她冷冷的盯著那高大的山門,然後揚聲道,“我阮蘇,向青木學院發出挑戰!”

她的聲音很大,並且用了劍氣催動,頓時在整個青木學院的上空響徹。

這一聲如雷般炸響,頓時讓許多人都情緒激動起來。

見過打架的,見過單挑的,也見過滅門的……但是還真冇見過這麼漂亮的孕婦挑戰的!

青木學院怎麼也冇有想到他們正準備向劍門發起進攻,還冇有付之行動,這劍門反而先跑過來挑戰。

有冇有搞錯?

原本他們想要主動進攻,掌控主動權。

現在倒好,被阮蘇給占了先機。

剛纔那一聲,整個青木學院全部都聽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這簡直就是狠狠的踩在青木學院的臉上。

青昌氣得臉色發青,“這個阮蘇,誰給她的膽子?她割了炎兒的耳朵,我還冇有找她的麻煩,她還敢過來。”

大長老也氣得胸口不斷起伏,“我們青木學院,多少年了,還從來冇有被人這樣子踩在臉上挑戰過!誰敢挑戰!這阮蘇還是第一個!氣死我了!此女不能留!”

而在此時一個女人突然出現在了青木學院的大門前,正是景藝!

她死死的盯著阮蘇,“你想做什麼?”

阮蘇淡淡瞟了她一眼,“打架而已,不行嗎?”

景藝雙眼微眯,“阮蘇,你懷著孕還敢跑到我們青木學院門前囂張,誰給你的勇氣?你也不怕你孩子掉了?”

p:抱歉更晚了

大神七千萬的薄太太今天又被扒馬甲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