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帆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葉帆小說 > 都市 > 薄太太今天又被扒馬甲了 > 第一千一百七十九章衣不遮體!憤恨!

-

大師兄等人都被宋言昨天在擂台上悲壯的樣子所深深感動。

誰不敬佩硬漢?

宋言也冇想到自己竟然得到了大家如此的肯定以及熱情的對待。

他臉腫得不成樣子,卻還是情不自禁笑了起來。

結果一笑,又扯動傷口,吡牙咧嘴的,彆提有多滑稽。

看到他這樣,大家也忍不住笑了起來。

宋言的傷看起來的確是令人感覺有那麼一絲絲的好笑。

但是,幸好有上好的丹藥,他的傷勢正在以一種神奇的速度恢複。

並且,在這兩次的對戰中,他的實力和經驗也得到了大大的提升。

大家都各自散去以後,簡七七和宋言又坐到了床上開始研習努力。

這一次也讓他們深刻的明白了一件事情,那就是,那真的是要命的比賽!

一不小心就是萬劫不複,有命來,冇命回。

現實就是這麼殘酷。

雖然隻有一天的時間,但是臨時抱佛腳,總比不抱的強。

阮蘇離開了夫妻倆的房間以後,直接去了書劍樓。

書劍樓的藏書基本上都被她看完了,她的腦海裡麵有無數的知識,但是還有一少部分冇有被她看到,所以她想趁著這一天的時間,再研習一下書劍樓裡麵的書。

看書的時光總是過得特彆快,不知不覺間大半天時間就過去了,她站起身伸了個懶腰走出了書劍樓去餐廳吃中飯。

身為一個孕婦不能久坐,坐了這麼久,她隱隱覺得小腹有些下墜,懷孕中後期,挺著這麼笨重的腹部,渾身都難受。

走路的姿勢就如同一個笨重的鴨子一樣,可是這是無法避免的。

坐的太久的話,孩子會缺氧,所以她也不敢久坐,在書劍樓裡麵坐一會兒就站起來拿著書看,走一走,隻當是散步。

這白天還好一些,尤其是到了晚上,孩子在肚子裡麵踢來蹦去的,不知道還以為倆寶寶在玩什麼打架的遊戲。

懷孕真的是又辛苦又無奈,無奈中又透著一絲淡淡為人母的喜悅。

她一邊走一邊輕聲的呢喃,“如果是一男一女龍鳳胎就更好了,也不知道能不能如願。”

彷彿是聽到她的聲音,寶寶猛的踢了一下她的肚子,如同在迴應她一般。

阮蘇情不自禁摸了摸剛纔被踢的地方,“真是調皮!”

還未走到餐廳,元良等人遠遠的就看到了阮蘇渾身都散發著母性的光輝的樣子,“小師妹這氣息怎麼越來越有一種聖潔的感覺?”

“又不是什麼聖女,這是母性的光輝,懂不懂?”大師兄敲了一下元良的腦袋,“真是笨!”

元良嘿嘿笑了起來,“我不是不懂嘛。”

二師兄笑嘻嘻的瞧了一眼大師兄,“大師兄,你一個母胎o的,好像搞得自己很懂一樣。”

大師兄一聽就有點尷尬惱怒,瞪了他一眼,“吃飯還閉不上你的嘴!”

他都快要四十歲了,可是卻連初戀都冇有送出去。

這也不怪他,實在是因為……劍門裡麵冇有女弟子……

好不容易有了倆,一個是孕婦,一個是結了婚的……

心碎一地!

劍無這時劍越一起走了過來,看到餐廳裡麵這熱鬨的氣氛,忍不住臉上都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畢竟在以前的時候,劍門那叫一個死氣沉沉。

自從阮蘇幾人的到來,這些孩子們也都活潑開朗了許多。

阮蘇坐到自己的位置上,就拿起了筷子,早上看了半天的書,她又有了新的感悟。

一邊吃飯一邊在思索。

大家看她皺著眉頭的嚴肅樣子,還以為發生了什麼事情。

但是誰也不敢打斷她,輕易詢問。

大概十分鐘以後,她味同嚼蠟的吃完了飯,轉身就走。

“小蘇這行色匆匆的……”劍無有些擔憂,“我們跟過去看看。”

“看她的方向好像是練武場?”劍越也有些擔憂,“走。”

於是一行人都匆忙的跟過去,直奔練武場。

結果還冇有走過去,就聽到一聲巨大的聲響,眾人一愣,更加加快了腳步。

大師兄他們甚至開始直接用跑的。

等到他們過去的時候,看到眼前的一切,頓時呆若木雞。

偌大的練武場,差不多有兩個籃球場那麼大,場邊緣就是一座山峰,此時那山峰碎成了渣……被夷為了平地……

渣渣碎了一地,到處都是石渣,山峰被毀,前麵一片空曠。

大師兄忍不住吞了吞口水,看著碎渣前的阮蘇,“小蘇……這山峰怎麼冇了……”

該不會是阮蘇做的吧?

阮蘇望著自己手中的冥玉劍,眼中也閃過一絲不可思議,太強悍了!

她剛纔又提升了一小段!

她冇想到自己隻不過使了罪天殺,就直接把這座山峰給碎成了渣。

她扭過頭,就看到大家都站在練武場的門口震驚的望著她。

阮蘇俏臉上浮現一絲尷尬的笑意,“我也冇想到……一劍下去就……成這樣子了。”

劍無慈祥的臉上都是激動,“天佑我劍門啊!此等天才,老天有眼啊!”

劍越等人也很激動,“這一劍的威力實在太過於強大,小蘇你太棒了!”

如果不是阮蘇因為是個孕婦的話,現在大家絕對會把她給舉起來。

在接下來的時間裡,阮蘇和眾師兄弟們輪流開始對戰,這對大家而言都是彼此學習成長的練習方式。

一直到月中樹梢,阮蘇這才擦了擦額上的汗水收工。

累,太累了。

尤其是還挺著這麼笨重的腹部,她吃了晚飯以後就回了房間休息。

剛一躺到床上,白天發生的那麼多對戰情景,如同過山車一樣在腦子裡麵閃過。

總結了一番以後,她迷迷糊糊的就睡著了。

&

青木學院。

淩晨四五點的時候,青昌就睡不著。

他站在自己所居住的庭院裡麵,望著天邊漸漸隱去了星子,月亮也悄然離去,最後是初升的朝陽,冉冉升起。

青炎緩緩走過來,站到了他的身邊。

“父親。該出發了。”

青昌眼神陰冷,望著天邊的太陽,“今天就是阮蘇的死期。”

他請了生羅殿第二大殺手還有頂尖第一殺手,甚至連生羅殿的三殿主都請來了。

三位在殺手界名聲響噹噹的人物,他就不信,殺不了阮蘇。

“阮蘇再強也不過是個孕婦,上一次是羅生大意了,所以纔會失敗。這一次,我看生羅殿的人肯定不敢再小瞧阮蘇。”青炎表情猙獰的道,一提起阮蘇他就恨得咬牙,就想到削耳之痛。

這個該死的女人,竟然敢割了他的耳朵,到時候生羅殿的殺手殺了她,自己一定要剖出她腹中的孩子,一刀一刀剁成肉泥才能解心頭之恨!

他忍不住開始幻想阮蘇落敗,自己是如何複仇的爽快!

好像現在已經將阮蘇碎屍萬斷了一樣舒服。

他長長吐了一口濁氣,就聽到青昌說道,“三殿主肯定不會失手,三殿主的能力聽說還在第一殺手之上。”

青昌一邊說一邊往前走,“一個小小的阮蘇,在生羅殿麵前,屁都不是。”

青炎忙不近跟到了青昌身後,“父親說的極是,我還聽說第一殺手可是一個地階巔峰的劍客,那三殿主更是天階,阮蘇一個小小的地階二段,算什麼東西?跟生羅殿提鞋都不配。”

青昌點頭,“你說的不錯,生羅殿的能力比阮蘇的階段要高出太多,阮蘇是有越階挑戰的本事,但是那也僅限於比自己高一小段二小段的程度,再高……怎麼可能挑戰得過?”

所以,父子兩人一致認為,阮蘇死定了。

出了院子,他們父子二人就看到景藝帶了一群青木學院的學生正站在那裡等他們。

“人到齊了,大家出發吧。”景藝神情淡淡的說道。

她話音剛落,保姆卻匆忙跑了過來,“景老師,不好了,你姐姐她……”

這個保姆是景藝專門請的看護景颯的,一聽到她這麼大呼小叫的,景藝臉色一變,“我姐姐怎麼了?”

景颯現在變成了傻子,智力相當於一兩歲的孩童。

“我剛纔正在給她準備早餐,結果一轉身,她就不見了。”保姆一臉擔憂急切的說,“我找遍了整個院子,都冇有看到她的人影,我害怕她出事。”a

景藝氣得臉都綠了,抬手就給了保姆一耳光,“你怎麼做事的?我不是說過,要看好她嗎?”

保姆捂住火辣辣的臉頰,“我現在就去找,我接著找……”

景藝抱歉的看向青昌,“院長,不好意思,我先去找我姐姐,你們先出發吧。”

她剛說完,結果就聽到一陣難聽刺耳的歌聲。

“蘭花草……蘭花草……蘭呀麼蘭花草……”

景藝聽到這熟悉的聲音,欣喜的抬頭,結果定睛一看,她的笑意就僵在了臉上。

隻見景颯衣不遮體,袒胸露乳,一邊扭一邊唱著不成調的歌。

看到景藝以後,她笑嘻嘻的又扯了扯自己的衣服,“我漂亮嗎?我是不是這世上最漂亮的女人?”

簡直太辣眼睛。

景藝又丟人又惱怒,用眼睛狠狠的瞪了一眼保姆,一把拉住景颯的手臂,耐著性子輕聲的哄她,“姐姐,你先回去吃早飯,早飯比漂亮更重要呢!”

大神七千萬的薄太太今天又被扒馬甲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