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帆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葉帆小說 > 都市 > 薄太太今天又被扒馬甲了 > 第一千一百九十八章思念是一種病,痛

-

薄行止低笑一聲,“你以為我真的睡死了嗎?我還是有感覺的。尤其是仙鶴刺一旦刺入雙腿,那疼痛難忍,我怎麼可能會不醒?”

阮蘇頓時有些赧然,“你醒了還不吭聲,讓我一直以為你不知道。”

這男人太壞了。

竟然在那裡一直看著她演出。

太無語了。

薄行止抬手颳了一下她的小俏鼻,“不想你擔心我。”

他眼神寵溺的看著她,“好了,白天你給白夢清封治療了以後,今天晚上就不要再給我治療了,好好休息。”

阮蘇搖頭,“你的治療不能耽擱,如果耽擱了就得從頭再來,太痛苦了,時間也拖得太久。”

“可是你的身體……”薄行止不捨得讓她勞累,不想讓她太辛苦。

“我睡了一覺,已經恢複了一些體力。你快躺好。”阮蘇說著,就放下了手中的書,“躺到床上去。”

薄行止乖乖的聽話,直接躺到床上,還脫下了褲子,露出修長的雙腿。

阮蘇捏起銀針看著他,皺眉說道,“那帝仙兒太可恨,不僅打碎了你的雙腿的骨頭,還給你的雙腿下了毒。所以這纔是導致你雙腿怎麼也治不好的關鍵。這毒藥應該也是秘毒,不過幸好,這仙鶴刺可以吸收凝練。”

說著,她的手指就輕撫上薄行止的雙腿。

找準穴位,銀針就瞬間刺了進去。

劇烈的疼痛如同萬蟲啃咬一般自雙腿上傳來。

薄行止躺在那裡一動不動,汗珠傾刻間就覆蓋了他的額頭和後背。

阮蘇見狀,趕緊拿紙巾給他擦了擦額上的汗珠。

這才僅僅隻是刺了兩根銀針而已,接下來還有七根。

“我發現,這一次的治療你的身體反應非常強烈。應該說是一次比一次強烈。”阮蘇將接下來的銀針也刺了下去,這才坐到他的身邊。

薄行止雙眼猩紅,雙腿間傳來的劇痛實在是太痛苦,他咬牙堅持。

他麵色都有些扭曲起來,但是他依舊一聲不吭。

阮蘇時不時的拿著紙巾給他擦額上的汗珠,“不要緊張,如果你痛的話,就叫出來……”

她看薄行止依舊不說話,知道他一直在堅持,在抵抗。

“這是好現象,雙腿反應越強烈,說明這仙鶴刺效果一次比一次好。”

說話間,淡淡的黑色之氣就又隨著仙鶴刺的時間而飄了出來。

安卓、ios版本請訪問官網下載最新版本。如瀏覽器禁止訪問,請換其他瀏覽器試試;如有異常請郵件反饋。

阮蘇在每一根銀針上麵都注入了自己的劍氣,劍氣伴隨著仙鶴刺的威力,令人咂舌。

她也不知道為什麼自己的劍氣總是在麵對仙鶴刺的時候蠢蠢欲動,總想自己鑽進去。

索性她就順了劍氣的心意,將它注入到仙鶴刺之中。

薄行止每一分每一秒都是煎熬。

也不知道究竟過去了多久,阮蘇終於拔下了銀針。

她將銀針之中凝結的毒藥丹收了起來。

這纔將薄行止扶了起來,“走吧,我扶你去衛生間洗澡。你可以試一試,看雙腿能不能用力邁步。”

男人渾身都是汗水,幾乎像是從水裡撈出來的一樣。

阮蘇架著他往前走,可是薄行止的雙腿卻一陣陣的發軟,根本就用不上任何力氣。

雙腿如同擺設,除了痛感還是痛感。

幸好阮蘇力氣在女人當中算是不小。

饒是如此,還是累得氣喘籲籲。

薄行止搖了搖頭,不忍心看到她為了自己這麼辛苦,“放我去輪椅上吧。這樣子不行。”

阮蘇眼神透著堅定,“不嘗試永遠也不知道自己會怎麼樣。你自己先放棄了,那怎麼能行?不要放棄,纔會有進步,纔會站起來。”

薄行止額上都是汗珠,之前已經被擦掉,此時又重新湧出來新的。

豆大的汗珠彷彿在嘲諷他軟弱無力的雙腿一樣。

他咬牙,幾乎是用儘了全身的力氣全部都澆灌在自己的雙腿上,試圖如同吃飯喝水一樣容易的去用力,去邁步。

可是……那腿隻是顫抖了一下,隻是腳踝動了卻,它根本就不足以支撐他站起來,往前走。

他雙腿一軟就要往地上麵摔過去。

狼狽至極。

他這輩子還從來冇有像現在這樣,如同蹣跚學步的孩童一般脆弱難堪。

阮蘇隨著他的跌倒也趴到了他身上,但是很快,阮蘇就爬了起來,伸出雙臂拽住他的手臂,試圖將他從地上給拉起來。

但是他雙腿用不上力氣,大概在地上折騰了四五分鐘,兩人才終於再次站了起來。

薄行止渾身都是汗,襯衣都濕透了。

阮蘇不放棄他的樣子讓他內心受到極大沖擊和感動。

他冇有想到,阮蘇竟然可以作到這種程度。

他看著同樣滿頭大汗的阮蘇,還有她使勁咬牙的扶著自己高大的身軀的樣子,啞聲道,“你放開我,我扶著牆壁,往前挪。”

哪怕挪到明天早上,他也一定要挪到衛生間去!

,如遇到內容亂碼錯字順序亂,請退出閱讀模式或暢讀模式即可正常。

他就不信這個邪!

自己真的這麼廢物!

他不是!

阮蘇不放心的看著他因為用力而通紅的臉色,“你可以嗎?”

若是扶著牆壁摔倒了,就不是剛纔那麼跌了,就是撲通一聲重重摔倒。

因為冇有阮蘇來替他減輕阻力。

他一米八幾的大個子,摔一下可不是輕的。

薄行止一雙深邃的眸子泛著濕意,看起來如同星空一般浩瀚,“我可以。我一定可以,蘇蘇,相信你男人。”

他又叫她蘇蘇!

阮蘇的耳朵唰的一下就紅透了。

這麼蘇的叫法讓她有點承受不來。

她幾乎是落荒而逃,“我,我先去衛生間洗澡。”

薄行止艱難的往前挪動估計還要好一會兒工夫,趁著這個時間,她先洗個熱水澡。

站在衛生間裡麵,阮蘇看著鏡子裡的自己,臉色發紅,也不知道是累得還是羞得,總之就是臉紅撲撲得,如同一顆番茄似的。

她拍了拍自己發燙的雙頰,阮蘇啊阮蘇,你又不是十六七歲的小姑娘,你臉紅個什麼?

不就是一個稱呼嗎?

用得著嗎?

可是那臭男人的聲音該死的好聽!

低音炮簡直就是不去當cv就是一種浪費,一種暴殄天物。

薄行止壓根不知道自己媳婦在衛生間裡麵害羞,他正在努力奮鬥。

哪怕雙腿沉重得根本抬不起來,但是他依舊在艱難的挪動,就如同一隻蝸牛一樣,努力的往上爬,而他是努力的往前走。

想到阮蘇還冇有出月子,就要陪著自己做這種艱難的訓練,還要治療自己的雙腿,他就恨自己的無能。

一個好男人怎麼能夠讓妻子如此辛苦?

自己真是太無能太過分!

他眼睛裡因為用力佈滿了紅血絲,兩隻手掌緊緊的抓著牆壁,近了!更近了!

一步,兩步!三步!

……

等到阮蘇洗澡完出來,她一邊擦拭著**的頭髮,一邊看著還在努力的薄行止。

她洗了差不多二十多分鐘,但是……他才挪動了正常人的兩步。

不過這對於薄行止來說,已經是非常大的進步。

安卓、ios版本請訪問官網下載最新版本。如瀏覽器禁止訪問,請換其他瀏覽器試試;如有異常請郵件反饋。

想想這男人曾經那麼驕傲,現在卻這樣子,他內心一定很難過吧?

阮蘇心疼的倒了一杯溫水送到男人唇邊,“喝水口,休息一下再走吧。”

薄行止出了那麼多汗,他也的確渴了,張開薄唇就咕咚咕咚將一杯子水全部喝光。

喝完了以後,他用衣袖擦了擦額上的汗,繼續往前挪。

他咬著牙什麼話也冇有說,就是努力挪。

每挪動一步雙腿就如同無數鋼針同時狠狠刺向骨頭一般的痛楚。

可是,他卻內心充滿了希望,他一定可以做到!

今天是挪,明天就是走!後天就能跑!

他不斷的給自己打氣加油,他一定不能讓小蘇失望。

等到他挪到衛生間一屁股坐到浴缸裡麵的時候,已經是一個小時以後,這一個小時彷彿過去了一世紀般的那麼久。

他累得幾乎虛脫。

等到洗完澡以後,阮蘇就給他拿了乾淨的睡衣換上。

“我扶著你往外走,如果你繼續挪的話太累了,對你恢複也不利。時間也很長,等到挪到床上估計天都要亮了。”

她並不是打擊他嘲笑他,而是說的是事實。

薄行止也知道欲速而不達,因為剛纔他挪動的鍛鍊,現在雙腿的知覺靈活性都有了一定的提高。

所以阮蘇再次扶著他往前走的時候,他也能夠勉強配合上阮蘇。

最起碼抬腳的時候冇有那麼如同千斤一般沉重了。

躺到床上以後,因為格外的疲憊,格外的累,所以夫妻倆冇一會兒工夫就進入了夢鄉。

而此時的m國葉家莊園裡,葉雁錦卻怎麼也睡不著。

腦海裡麵一遍又一遍的閃過阮蘇和寶寶們的樣子,她歎了一口氣又翻了個身,究竟什麼時候才能一家團圓啊?

阿止的雙腿也不知道能不能治好。

如果師父還活著該有多好。

她腦子裡麵一陣陣的胡思亂想。

最後索性坐起來去敷了張麵膜,也不知道小蘇現在在乾嘛,睡了冇有。

她正胡思亂想,就聽到一陣敲門聲,葉老太太的聲音從門外傳來,“阿錦,你睡了嗎?”

她趕緊應聲,“冇有呢,媽,怎麼了?”

葉老太太推開門走了進來,端了一碗燕窩,“喝了這個再睡,對身體好。”

葉雁錦心裡麵一陣發暖,“謝謝媽。”-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