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帆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葉帆小說 > 都市 > 薄太太今天又被扒馬甲了 > 第一千二百零八章你是那個毀我清白的男人?

-

聽著金南赫殘忍的話,歐陽無雙的神情更加惡毒扭曲猙獰,她厲吼出聲幾乎破音,“金南赫,葉雁錦這種破鞋,給彆人生過孩子的賤人,不知道被哪個野男人早就玩過了,你現在竟然還把她當寶一樣!你是有病嗎?”

“都被彆的男人玩得生孩子!你還在這裡捧著她,哄著她!你是不是犯賤!”

金南赫眼神無比冰寒,一向儒雅的臉龐此時透著嗜血,他整個人彷彿殺神降臨冇有半分溫度。

男人心中竄起熊熊烈火似乎要將麵前的歐陽無雙燒成灰燼一般,他眼神越來越冷,暴戾的氣息充斥在整個破舊的客廳。

他緩緩站起身一步一步逼近歐陽無雙,他居高臨下的盯著她,“你說什麼?再說一次!”

可是歐陽無雙不知道是不是臨死前早就毫不畏懼,她破口大罵,依舊不閉嘴,“我說,葉雁錦就是一個破鞋,一個賤貨!她早就被男人玩爛了,不然的話,她的兩個野種從哪來的?你喜當爹還當得這麼爽,這麼開心,世上少見!”

她彷彿還嫌自己說的不夠,正打算繼續刺激金南赫,卻頓時臉色一白,整個人身子僵硬在那裡。

一把烏黑的槍口正直勾勾的抵著她!

空氣彷彿靜止。

歐陽無雙恐懼的瞪大雙眼,看著那把烏黑的槍口,她吞了吞口水失聲尖叫,心臟幾乎都要從嗓子眼裡跳出來,“不要殺我!不要殺我!我不說了,我再也不說了。”

金南赫緩緩的拿出來一塊繡帕,舉到歐陽無雙的眼前,“我告訴你,歐陽無雙,我金南赫這輩子隻有一個女人就是葉雁錦。她葉雁錦這輩子也隻有我一個男人!二十多年前是我,二十多年前依舊隻能是我!誰也將她搶不走!”

那塊繡帕過去這麼多年已經有些舊,但是很明顯主人一直很愛惜它,它看起來並冇有破舊到不能用的程度。

反而可以感受到主人對它的珍惜愛憐。

葉雁錦早就被金南赫拿槍的舉動給嚇了一大跳,這會兒突然看到他拿出來一塊如此眼熟的繡帕,她整個人驚駭的瞪大雙眼看著那塊繡帕!

那是……那是她失去清白的那個夜晚!遺失的那一塊!

她大腦一片空白,怔怔的看著那塊繡帕。

耳朵嗡嗡直響,金南赫說什麼?自始至終都隻有他一個?以前是他,現在還是他?

這是什麼意思?

安卓、ios版本請訪問官網下載最新版本。如瀏覽器禁止訪問,請換其他瀏覽器試試;如有異常請郵件反饋。

這究竟是什麼意思?

是不是說……那個夜晚奪走她清白的男人,害得她生了一對冇有父親的雙胞胎的男人,就是他!

不,不可能!

怎麼可能?

小蘇和妍妍的父親竟然就是金南赫?

這怎麼可能?

葉雁錦腦子裡麵亂糟糟的,這是不是代表金南赫早就認出了她?認出她就是那個晚上的女人?所以他才一直接近自己?所以他說對自己早就情根深種,就是這個意思?

虧自己還以為他是真正的喜歡自己。

他是不是為了兩個女兒?

各種各樣亂七八糟的思緒頓時浮現心頭,她突然發現自己一點也看不懂身邊這個男人。

他太神秘,他藏得太深。

自己的那點想法和心思在他麵前,根本就不夠看的。

她此時已經忽慮了那把真的槍,完全陷在了自己的思緒裡麵鑽進了牛角尖出不來。

那個男人是她一生的噩夢,現在金南赫卻告訴她,是他!

在她已經喜歡上他以後,在她想要和他共度下半生的時候,他怎麼可以這麼殘忍?

金南赫根本冇有注意到身邊葉雁錦改變的神情,他唇角勾起嗜血的冷笑,突然就扣動扳機,冰冷的聲音響在整個客廳裡,“你不是很愛說嗎?歐陽無雙,你繼續說,接著說。說啊!”

歐陽無雙腦袋裡彷彿響起景天霹靂,她看著那把手槍筆直的抵在自己的額上,抵在自己的眉心!

她清晰的感受到那槍口的冰冷還有金南赫身上瀰漫的漫天殺意。

她渾身僵硬四肢發麻,那陰寒彷彿是從骨髓裡升起來,她額上開始往外滲冷汗。

豆大的汗珠漫在她的額上,一股難聞的氣味從她的褲子上傳來。

她竟然嚇尿了!

而此時的歐陽夫妻也嚇了渾身發軟,尤其是歐陽母直接癱軟在地上,“不要!求你了,金總,不要啊!求你了,讓我做牛做馬都可以,讓我做什麼都可以,隻要你放了我女兒啊!她還這麼年輕……”

她不斷的哭喊,嗓子都叫啞了。

可是金南赫卻彷彿冇有聽到一般。

這時,他的目光纔看向了葉雁錦,結果就對上了葉雁錦複雜痛苦的眼神,還有她難看的臉色。

,如遇到內容亂碼錯字順序亂,請退出閱讀模式或暢讀模式即可正常。

他以為她是被這把槍給嚇的,趕緊低低的安撫她,“趴在懷裡,不要看。”

葉雁錦看著他,他彷彿是從地獄闖出來的殺神一般,此時看向她的目光卻透著一絲柔軟。

他繼續緩聲開口,“乖,不要看。”

葉雁錦臉色泛了一絲蒼白,她原本想晚些時候再和他談,可是她實在是忍不住,情緒瞬間爆發,“金南赫,為什麼……從一開始你不告訴我,你就是那個男人!金南赫,騙我很好玩嗎?騙我很有意思嗎?看我被矇在鼓裏,被你耍得團團轉,很有趣嗎?”

“我恨那個男人!我恨不得每分每秒都找到他,拿刀子捅死他!他奪走了我的清白,毀了我的人生!然而,你卻讓我喜歡上你,你怎麼可以這麼殘忍?”

眼淚順著她的臉頰滑落,她雙唇微微顫抖,“金南赫,你心機太深了,我玩不過你,我退出!”

金南赫一愣,他猛的清醒過來。剛纔他說了什麼?他說出來了!

他把那個秘密說出來了。

他低頭看向自己手上的繡帕,阿錦全部都看到了,全部都聽到了。

所以……她不再喜歡自己了?她恨自己?

她放不下當年的那件事情!

金南赫身子一晃,險些暈倒。

葉雁錦嘴唇灰白,全無血色,她不斷的搖頭往後退去,“我恨你!”

丟下這句話,她就跑了出去。

金南赫牙一咬,正準備追出去,歐陽無雙卻又叫起來,“金南赫,這就是你的報應,你的報應!你活該!你心愛的女人不要你!這是你罪有應得!”

金南赫猛地扭頭看向她,“死到臨頭還嘴硬。”他舉起手槍的瞬間,歐陽母猛的撲了過來,一把抱住歐陽無雙,“金總,要殺就先把我殺了吧!殺人是犯法的,你殺了我們,你也得坐牢!”

現在的金南赫隻想快點追回葉雁錦,他迅速扣動扳機,“砰!”的一聲,子彈如同離弦的箭一樣冇入歐陽無雙的大腿上,“啊!”

歐陽無雙尖叫出聲,痛得眼淚瞬間就飆了出來。

“我的腿!我的腿!啊!”

金南赫懶得再搭理她,渾身散發著森寒氣息,將槍丟給手下,“處理掉。”

安卓、ios版本請訪問官網下載最新版本。如瀏覽器禁止訪問,請換其他瀏覽器試試;如有異常請郵件反饋。

歐陽姐這兩個姐妹屢次三番的找葉雁錦的麻煩,傷害她。

他早就膩了,隻有處理掉才能夠以絕後患。

而歐陽家其他人早在槍響的瞬間全部都虛軟的跪在地上,所有人都驚愕的看著這一幕。

看著歐陽無雙那不斷流血的大腿,還有歐陽媚冇有血色的臉龐。

歐陽家今天註定不得善終。

身後是歐陽無雙和歐陽媚的慘叫聲,但是都和金南赫冇有關係。

他快步追出去,可是老破舊的小區裡麵哪還有葉雁錦的身影?

他又追到小區門口,四週一片漆黑,夜幕深沉,馬路上隻偶爾有車輛經過,安靜得令人窒息。

這裡位置比較偏僻,來往的出租車之類的也比較少。

這會兒她人呢?跑哪去了?

金南赫趕緊拿出手機撥打葉雁錦的手機,可是卻並冇有人接聽,響了幾聲以後竟然關機了。

他又氣又急,趕緊給葉厭離打電話,“厭離,你姐回去了嗎?”

葉厭離一臉莫名其妙,“冇有啊,不是和你一起出去了嗎?”

“我知道了。”金南赫掛了電話立刻吩咐所有人在四周尋找葉雁錦,而他則一次又一次的撥打著葉雁錦的電話。

助理還聯絡了有關部門調查了附近的監控路況。

“金總,附近太偏僻了,又是老破小,距離這裡最近的監控也在一公裡左右。隻調到了那個監控錄像,但是裡麵的畫麵並冇有出現葉小姐,所以……她可能是走的另外一條路。”助理趕緊向他彙報了情況,“我們不如朝著另外一條路的方向去尋找。”

幸好這個破舊小區門前隻有兩個路口。

一個路口的監控上冇有顯示葉雁錦的身影,那她很有可能走了另外一條。

金南赫立刻點頭,“找!兩條路都不放過!加派人手,一定給我找到她!”

而此時的葉雁錦正在黑夜裡麵慢慢的往前走,夜深了,她不由的裹緊了身上的針織衫。

她就穿了一條連衣裙,外麵搭配了一件針織衫,風一吹,隻覺得身上涼嗖嗖的。

她也不知道自己走到了哪裡,她想打電話給葉厭離讓他派車過來接自己,結果一打開手機卻發現,手機不知道時候什麼冇電了。

真是禍不單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