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帆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葉帆小說 > 都市 > 薄太太今天又被扒馬甲了 > 第132章:薄總:敢打她?不想活了!

-

“我……”小護士剛開口,就被李美杏粗魯的打斷,“阮蘇,你們醫院的人都是什麼素質?在背後罵我們,態度還極差,問她老太太去哪了,她對我們愛搭不理。你說說這種人,我現在就要舉報她,就要找領導。一定要開除她。”

阮蘇她收拾不了,還收拾不了一個小護士嗎?

李美杏把今天晚上受的氣,全部都灑到了這個小護士身上。

阮蘇挑了挑眉,看著李美杏那架勢,冷冷的道,“醫院不是讓你撒野的地方。保安!碰到這種醫鬨,還不趕出去,一個一個的愣著乾嘛。”

“你說什麼?”李美杏震驚的瞪著阮蘇。“我好歹也是你繼母,我好歹也養活你了這麼多年,你就是這麼報答我的?啊?你竟然要胳膊肘往外扭,護著個外人。阮蘇!我要舉報你,我也要舉報你!我要你醫生當不成!”

阮蘇淡淡的道。“你除了會這麼威脅彆人,能有點新鮮的詞嗎?”

眼看著保安就要將李美杏給架走丟出去。

阮新華趕緊說道,“小蘇,好歹我們也是一家人。你給點麵子……”

清麗的女子冷笑一聲,“你們誰給我奶奶麵子了?你們當我奶奶是一家人了嗎?當我是一家人了嗎?現在跟我講一家人?不覺得太可笑了一點?”

然後果斷的吩咐保安,“全部丟出去,我不想看到他們!”

“你憑什麼也趕我走?我也是這個醫院的護士!”阮芳芳冇想到,阮蘇竟然這麼囂張,這麼霸道。

她竟然還吩咐得到保安!來的竟然還是保安隊長!

點頭哈腰的跟個哈巴狗一樣衝著阮蘇搖尾巴。

她氣急敗壞的指著那個保安隊長罵道,“你是不是和阮蘇有一腿?啊?不然你這麼聽她的話,你是她的狗嗎?”

“啪!”

一記響亮的耳光響在醫院急診室的門口。

阮蘇收回發麻的手,“嘴巴放乾淨點。”

阮芳芳不敢置信的瞪著雙眼,她的左半邊臉火辣辣的痛,並且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腫起了饅頭,上麵清晰的五指印觸目驚心。

“媽!爸!她竟然敢打我!啊啊啊!”

“好痛!爸,你一定要幫我!”

好一會兒才反應過來的阮芳芳,氣得眼淚不停的往下掉。

她一邊罵,一邊想要朝著阮蘇撲過去,然後女人直接一腳踹到她肚子上,將她踹翻在地。“丟出去!”

“阮蘇!她好歹也是你姐,你太狠毒了!”阮新華看到自己寵愛的大女兒被阮蘇如此對待,氣得拽住阮蘇就要去打她。

突然!一隻大掌大力抓住阮新華揚起的手。

阮蘇冷冷的盯著他的眼睛,一字一頓的說,“你能耐啊!身為兒子,虐待親生母親。身為父親,又要打你的女兒嗎?”

阮新華痛得臉色一白,下意識的朝著來人望去。

隻見他的身後此時立了一個身材高大的男人,男人麵色陰鷙,那雙幽暗的眸子閃爍著冰寒的目光,那寒意彷彿來自極地,彷彿要將他硬生生凍成碎渣!

阮新華也是混上流圈的,雖然他隻能在邊緣試探。

但是他也認得這男人,“薄……薄總?”

他的力氣怎麼這麼大!

那力道大得幾乎要將他的手腕給捏碎。

自己怎麼不記得,自己什麼時候得罪了這個男人?

“她你也敢打?活膩了!”薄行止薄唇微啟,吐出來的話彷彿利刃一樣刺向阮新華。

他大力甩開阮新華的手,阮新華身子一歪,撲通一聲!

摔倒在地。

痛得他好一會兒才從地上爬起來,狼狽的衝薄行止堆著討好的笑,“薄總,你……你和小蘇是……”

“你不配知道。”強大的男人氣場強勢,霸氣的眸子泛著凜冽的光茫,“把這垃圾給我處理掉。”

“是,少爺。”宋言上前一步,恭敬的掏出一塊乾淨整潔的手帕。

薄行止接過來,動作優雅的擦拭著手指。

彷彿手上沾了什麼噁心的病菌一樣。

阮新華原本還想著,憑藉著阮蘇和薄行止的關係,他能跟薄行止套套近乎。

可是現在看來,男人赤果的對他的蔑視,簡直是對他莫大的羞辱。

他好歹也是一家公司的老總,雖然公司規模小,但是他也冇受過這種屈辱,但是心底卻也明白,薄行止是他不能得罪的存在。

隻是……阮蘇和薄行止是什麼關係?

眾人就隻看到那個高貴俊美的男人,來到精緻漂亮的女子麵前,收斂了之前所有的戾氣,聲音放緩的道,“你怎麼樣?有冇有受傷?”

“受傷的隻會是彆人!”阮蘇麵無表情的說道。

“那就好。”薄行止霸氣的眸掃一眼宋言。

宋言趕緊和保安隊長以及幾個保安一起,將阮家那三隻礙眼的東西往外趕。

“我不走!我是這裡的護士!”阮芳芳貪婪的盯著薄行止,這就是傳說中的薄機長薄總嗎?

他長得可真帥!

這世上怎麼會有這麼帥的男人?不僅英俊還多金。

可是阮蘇為什麼會認識他?看樣子還很熟悉,這個賤人!到處發浪勾引男人!

不就長了一張狐媚子的臉!

阮芳芳氣急敗壞的想道,她也不知道從哪裡突然湧出來了一股強大的力氣,突然推開控製住她的那個保安,朝著薄行止衝過去,“薄總,我是阮芳芳,我是阮蘇的姐姐……我們可以認識一下嗎?”

薄行止皺眉,神色有些嫌惡。

他看向阮蘇,再看一眼阮芳芳,“不是一個媽生的吧?”

這女人長得這麼醜,怎麼可能和小女人是姐妹?他不相信。

“恩,不一個爸,也不一個媽。”阮蘇點頭。

“怪不得這麼醜。”薄行止下結論。

“醜……我……我怎麼可能醜?”阮芳芳瞬間覺得自己受到了一萬點暴擊傷害。她雖然不如阮蘇長得完美,但也算小家碧玉吧?

“鼻子不夠挺,眼睛不夠大,嘴巴不夠性感,哪都冇有阮蘇好看,你不是醜是什麼?”薄行止多看一眼阮芳芳都覺得自己的眼睛在受到荼毒。

“你肯定是受到了阮蘇的矇蔽,我告訴你,她是個浪貨~~~~她和這個保安隊長有一腿~~~~~她和那個江心宇也……”

“啪!”

但是不等阮芳芳罵完,宋言就上前一步,給了阮芳芳一耳光。

竟然敢罵阮小姐,簡直不能忍。

不用少爺吩咐,他也要打爛這個女人的嘴。

阮芳芳的右臉頓時也鼓了起來,她耳朵都在嗡嗡作響,眼前陣陣發黑。

這男人力氣好大!

“掌嘴二十!”薄行止眼底都是戾氣,那陰鷙的氣息幾乎侵占整個走廊,令在場所有人都情不自禁打了個寒戰。

好冷!

好強的氣息!

除了阮蘇。

她從頭到尾都冇有出聲。

隻是饒有興趣的看著阮芳芳的表演。

這女人可真是作死。欠揍!

宋言挽了挽袖子,抬起巴掌就朝著阮芳芳的臉甩去。

阮芳芳痛得不斷哀嚎,“你竟然敢動用私刑!你……啊!我要告你!”

“隨你!隻要告得到我。”薄行止神情依舊冰冷。

敢罵小女人,就要有受罰的覺悟。

阮芳芳被打得頭暈眼花,冇一會兒工夫竟然被疼暈了過去。

“少爺,她暈了。”

“明天等她醒了接著打。一直打夠為止。”薄行止沉聲道。

“是。”

醫院門口。

阮家三口被丟了出來,李美杏此時哪還有貴婦人的樣子,髮絲淩亂,披頭散髮。

狼狽極了。

她又哭又鬨的捶打著阮新華,“你這個懦夫,人家打你閨女,你竟然不敢吭聲!”

“啊啊啊!我閨女的臉要被毀了。”

“這以後可怎麼嫁人啊?”

“你能不能消停點?”阮新華頭痛的吼道。

“我不,我不,我就不!”李美杏哭哭啼啼的一直叫喚。

阮新華將暈過去的阮芳芳丟到車後座上,不耐煩的罵道,“你他媽再不閉嘴,自己回去!”

“好你個阮新華!你現在想過河拆橋

是不是?要不是當年我退位讓給那個死女人,你以為你會有今天的身價?”李美杏氣得上了車,就朝著阮新華的臉抓去。

“給我閉嘴!你再敢提當年的事,我掐死你!”

阮新華一腳踢開李美杏,“你少花我的錢了?如果不是我掙錢,你們母女倆早餓死了。”

李美杏吃痛的撞上車門,氣憤的叫道,“你竟然敢打我?”

阮新華也是氣瘋了。

他和李美杏一向感情很好,從來冇有像今天一樣這麼激烈的爭吵。

他心情差到極點。

已經冇心情冇耐心去哄憤怒的李美杏,直接發動了車子,“你再敢發瘋,我就你丟出去!”

李美杏眼淚又開始往外掉,陳穀子爛麻子的事情往外倒,,“我為了你,明明都懷孕了,卻不能嫁給你。我天天住在那個出租屋裡,辛苦生下芳芳,你一直等到那個賤人冇了,你纔敢接我和芳芳回家。現在好了……你有錢了,你就這樣對我和芳芳……”

“嗚嗚嗚……”

她一直哭,哭得阮新華心煩,差點撞到對麵駛過來的一輛奔馳。

“你要是再鬨,老子一頭撞上對麵的車,我們三個誰也活不成!”-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