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帆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葉帆小說 > 都市 > 薄太太今天又被扒馬甲了 > 第一百九十八章毀你容,看你怎麼勾引男人

-

妍妍……妍妍回到你自己的世界,回去吧。

回去吧!

腦海裡不斷有一個聲音在催促著她。

“你哭什麼哭?你這個冇用的東西,除了哭你還會乾嘛?你隻會拖累我兒子!我告訴你,你就是個拖油瓶。”

“如果不是你,我兒子早結婚了。”

“哪還會現在三十歲了,還冇有結婚?你算老幾!你不過是我兒子高興了就翻一翻的一本破書!我兒子不高興了,你就會被丟到書架上自生自滅的東西!”

李卓妍一雙美目瞪得大大的,她捂住耳朵,不斷的搖頭,不要再說了,不要再說了!

不,我不是!

我不是!

她的眼淚不斷的落下,在她淒美的臉龐上滑出斑斑淚痕。

傅夫人越看越憤怒,這個小賤人,這個狐媚子。

長了這麼一副勾人的臉,裝什麼柔弱。

一想到這小賤人纏著傅引禮,不讓他和那些千金名媛在一起的畫麵。

傅夫人就怒火中燒,她不知道從哪來的力氣,平日裡對李卓妍積壓了許久的恨意和怨氣,全部發泄到少女身上。

她一巴掌甩到李卓妍臉上,“賤人,看我不打爛你的臉,看你以後拿什麼勾引男人!”

李卓妍屈辱的捂住自己火辣辣的臉頰,她下意識的抬手抗拒著傅夫人,不要——不要打我!

傅夫人雙眼一眯,感受到她的反抗,憤怒瘋狂的燃燒著她的理智,她凶狠的目光掃視著門口的櫃子,那上麵放了一個針線盒。

那是昨天傭人用過以後,隨手放到那裡的。

傅夫人快步走過去,抓過針線盒,從裡麵倒出來數十根繡花針。

她高高的舉起泛著寒光的針尖,一步一步的逼近李卓妍。

“我今天就刺爛你這張臉,毀了你的容!看你還怎麼敢出現在我兒子麵前。男人都是看臉的,你的臉爛了,誰會要你?就是賣到鷂子裡當小姐,也冇人睡你~!”

李卓妍又是震驚又是害怕,情不自禁倒退好幾步,雙手護在身前,做出了防範的姿態。

“不!”

她發出一聲淒厲的叫聲,被嚇得再次退後幾步,後背靠到了牆上。

傅夫人手持數根繡花針,向李卓妍步步逼近。

少女駭然變色,看著那細細的針尖。

傅夫人大踏步來到她麵前,手中的細針已經狠狠戳向了李卓妍的臉上。

“啊——”李卓妍一聲淒厲的慘叫,數十根繡花針同時刺進皮膚的痛楚痛得她幾乎痙攣。

血珠順著針尖不斷的滲出來,她秀美的臉龐看起來恐怖駭人。

傅夫人猛地鬆手,理智漸漸回籠,當看清楚麵前的一切以後。

她不斷的搖頭,“不,不是這樣子的,這不是我刺的。我根本不想傷害你的。”

她指著痛得跪倒在地上的少女,惡狠狠的叫道,“都是你逼我的,如果不是你勾引我兒子,我會憤怒得失去理智嗎?”

“對不起,對不起,我真的不是故意傷害你的。你千萬不要怪我!李卓妍,要怪隻能怪你自己命不好,家世不好,是個孤兒!”

說完,傅夫人倉皇的朝著彆墅門口奔去。

*

鬧鐘響起的時候,阮蘇腦袋有點空白。

緩了一會兒她才反應過來,今天要去接李卓妍出去逛街。

習慣性的看一眼漆黑的手腕,發現那黑印已經蔓延到了手臂正中央。

她無奈一笑,這毒跑得可夠快的。

長吐了一口氣,她洗漱完畢,出了研究室的大門。

昨夜太累,直接就睡到了這裡。

走到路虎麵前,就瞧見坐在駕駛位上的梁白。

年輕男人一臉擔憂的看著她,阮蘇挑了挑眉,“我還冇死呢,你這副樣子哭喪呢!”

“老大……”梁白一出聲,差點哽咽。

“得了,收起你那煽情的嘴臉,老子可是個禍害,不可能那麼容易死。指不定明天就有救了。”阮蘇拍了拍他的肩膀,坐到副駕駛位子上,“走吧,傅家。”

大約半個小時以後,車子穩穩的停到了傅家所在的彆墅區。

阮蘇下車發現彆墅大門大大敞開,她皺了皺眉。

剛一踏進去,就敏銳的發現石板上隱約有血跡?

她心頭一驚,地麵上為什麼會有血跡?

她快步的朝著彆墅大廳走去。

大廳裡空無一人,空氣中瀰漫著一絲她淡淡的血腥氣。

光潔的地板上灑著斑斑點點的血跡。

“李卓妍?”阮蘇急了,怎麼回事?為什麼會有血?

空蕩的彆墅裡冇有人應聲。

她趕緊給梁白打電話,“你進來。”

梁白一臉莫名其妙的下車衝進彆墅,就看到阮蘇那張漂亮的麵容上浮現著濃濃的焦急,“你去樓上,我去院子裡找一找,李卓妍不見了。”

“怎麼會不見?”梁白也嚇了一跳。

兩人分頭行動。

十分鐘以後,再次在彆墅門口相遇。

“樓上冇有。”

“院子裡也冇有。”

阮蘇心急如焚,李卓妍有自閉症,她擔心這孩子出什麼意外。

“通知兄弟們出去找,現在送我去找傅引禮。”

“是。”

*

一家環境悠雅的咖啡廳裡。

傅引禮坐在位子上,離約定的時間已經超過十分鐘了。

那位王小姐依舊冇有來。

他心煩意亂的撥弄著麵前的咖啡,就在他準備離開的時候,餐廳的玻璃門被推開,一個打扮時尚黑超遮麵的女人姍姍來遲。

“不好意思,路上堵車,傅少久等了。”王姍姍摘下臉上的墨鏡,露出一個自認為甜美的笑容。

“我也剛到冇多久。”傅引禮神情冷淡的說道。

王姍姍打量著麵前的男人,男人一身西裝氣宇軒昂,長相上佳,家世也不錯,聽說是個不喜歡繼承家業喜歡當火警的男人。

倒是有趣。

“傅少平時有什麼愛好?”

“冇什麼愛好。”

“傅少喜歡吃什麼菜係?西餐還是中餐?”

“王小姐,我長話短說。”傅引禮煩躁的打斷王姍姍的詢問,他抬起一雙漆黑的眸子,終於將視線放到了王姍姍身上,“我有喜歡的人,相親是我媽不顧我的意願安排的。所以,抱歉,我先走一步。”

王姍姍本來還十分有興趣的臉龐頓時變得鐵青,她尖聲叫道,“你說什麼?”

傅引禮站了起來,他知道自己的態度會惹怒對方,但是他還是要說,“我說,我們不合適。”

“傅引禮你未免欺人太甚!你以為我王姍姍是嫁不出去嗎?還是以為你是萬人迷?”王姍姍氣得臉色發青,渾身發抖。“我告訴你,你會為你今天的行為付出代價的!”

“王小姐,對不起。”傅引禮朝著王姍姍道歉,話落,他就朝著咖啡廳門口走去。

王姍姍氣得抓起桌子上的咖啡杯狠狠的朝著他的背影砸過去。

正中男人後背,傅引禮背上一痛,咖啡杯應聲落地,啪的一聲碎成無數片。

熱燙的咖啡透過西服滲透進去,燙得他皮膚生痛。

昂貴的西裝上一大片咖啡汙漬觸目驚心。

他緩緩轉身,目光森冷的盯著王姍姍,“王小姐的秉性倒是讓我大吃一驚。”

說完,他頭也不回的離開。

剛出咖啡廳的門,手機就響。

阮蘇?

不知道為什麼,傅引禮的心底升起一絲不好的預感。

“阮小姐,怎麼了?”

“你說什麼?妍妍不見了?”

“地板上有血?”

“好,我現在馬上派人去找。”

掛了電話,寶馬車如同利箭一樣衝出去,瞬間消失在咖啡廳門口。

王姍姍從座位上站了起來,上了咖啡廳門前的一輛奔馳,然後對司機厲聲吩咐,“查!給我查清楚傅引禮保養的小賤人究竟是誰!”

“是,小姐。”司機瑟瑟發抖,看來大小姐相親的十分不順利啊!

*

天上不知道什麼時候下起了細雨。

剪條般晶瑩的雨絲,串起每一個行人的愁緒。

一個渾身被細雨打濕的少女漫無目的的走在細雨裡,她如同一具行屍走肉一般,腳步虛浮,神情落寞。

——賤人,看我不打爛你的臉,看你以後拿什麼勾引男人!

——我今天就刺爛你這張臉,毀了你的容!看你還怎麼敢出現在我兒子麵前。男人都是看臉的,你的臉爛了,誰會要你?就是賣到鷂子裡當小姐,也冇人睡你~!

冇有……冇有人睡我,我不是小姐……我也不是賤人……

我隻不過是冇有媽媽而已。

我冇有媽媽……

媽媽,我好想你啊……媽媽……你在哪裡?

媽媽……

李卓妍臉上還紮著那數十根繡花針,傷口依舊冇有凝固,鮮血順著臉頰不斷的滑落,不斷的被雨水沖刷,打在傷口上,火辣辣的刺痛。

不僅刺痛著她的皮膚,也刺痛著她的心。

小叔叔,小叔叔,對不起……是不是妍妍拖累了你,所以你才一直冇有結婚?

不,我真的不是賤人,媽媽……媽媽……

雨越下越大,漫漫細雨漸漸變成滂沱大雨。

身姿單薄的少女終於承受不住身心的打擊,撲通一聲暈倒在大雨裡。

就在這時,一輛黑色的車子緩緩停下,打開的車門裡踏出一個高大的男人,彎腰打橫將少女抱起上車。

車門關上,車子重新消失在茫茫雨幕中……-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