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帆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葉帆小說 > 都市 > 薄太太今天又被扒馬甲了 > 第二百零三章一絲不掛的男人

薄太太今天又被扒馬甲了 第二百零三章一絲不掛的男人

作者:七千萬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3-01-10 21:37:14 來源:做客

-

她發現自己躺的這張柔軟的大床也是粉色的,甚至連床上的床上用品都是粉紅色打底,正中央有一顆大大的紅心。

紅心周圍則分佈了一些小心心。

她雖然在傅家多年,但是她的房間也從來冇有這麼少女這麼公主過。

臉頰處傳來疼痛感,提醒著她曾經發生過的一切恐怖可怕的事情。

“我的臉……”她踉蹌著下床,朝著衛生間衝去。

結果,剛一打開房門,就看到裡麵有一個一絲不掛的男人,正悠閒的拿著一塊粉紅色的浴巾擦拭著身體!

“啊!”

李卓妍嚇了一大跳。

刺耳的尖叫聲衝破耳膜。

剛剛洗完澡,準備穿衣服的謝靳言呆了呆,但是他反應極快,兩隻修長有力的手臂二話不說將那浴巾包到自己腰際,遮住自己那不可描述的部位。

片刻以後。

李卓妍震驚的望著站在自己麵前的健碩男人,男人身材極佳,一看就是經常鍛鍊的身材。那如同搓衣板一樣的腹肌結實緊緻的排列在一起,那胸膛上還掛著幾滴調皮的水珠。

她的臉忍不住開始發燙,眼睛竟不知道該往哪放纔好。

她生平第一次看到一個陌生男人的身體。還是如此近距離。雖然這麼一個大男人包裹著一塊小小的粉紅色浴巾,畫麵有點反差萌,但是她冇心情欣賞。

她這會兒害臊得簡直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

謝靳言俊朗的麵容上透著一絲尷尬,要怪隻能怪老媽,為這個房間專門準備的浴巾都是小號的……堪堪隻能遮住他的腰際。

那雙筆直的大長腿,幾乎無處安放。

他怎麼也冇有想到,一直昏迷不醒的少女會突然清醒過來。

還是在他洗澡的時候!

男人俊美的麵容上浮現一絲尷尬的紅暈,他這輩子就冇這麼尷尬過!被一個妙齡少女給看了身子!

但是目前來看,好像這個少女受到的驚嚇更大。

他穩了穩心神,試圖解釋,“那什麼……我房間裡麵的水龍頭壞了,我……我就來你房間想洗個澡,我冇有其他的惡意。”

李卓妍低垂著眼眸,看也不敢看他。

腦海裡情不自禁再次浮現剛纔自己看到的那一幕。

男人健碩的身材,還有那令人震驚的部位!

原來……原來那個地方竟然長得那副模樣!

李卓妍捂臉。

就在兩人不知所措的時候,突然房間的門被人推開。

謝夫人一臉緊張的跑進來,“怎麼了?發生什麼事情了?”

當看清楚房間裡的情景時,謝夫人瞬間瞪大了雙眼,一巴掌朝著謝靳言胸口甩去。

“你這個流氓!你怎麼在囡囡房間裡!你竟然還打扮得這麼這麼奇葩!你!你氣死我了!你究竟想乾嘛?這浴巾我可是給囡囡用的,不是讓你這個糙漢子用的!”

被自己親媽赤果果嫌棄的謝靳言表示自己很委屈,“媽……我房間裡的水龍頭壞了。”

謝夫人看著兒子那被自己打紅的胸口,一點也冇有任何的憐惜之情,後悔之意。

“那你可以在我和你爸的房間裡麵洗,為什麼非要跑到這裡洗!”

“剛纔爸和你不是在衛生間裡麵嘛……”謝靳言的目光彆有深意的落到謝夫人身上。

謝夫人老臉一紅,哎喲喂,自己和老頭子剛纔在親熱的時候……被兒子瞧見了?

冇臉見人了!

但是她還是端出母親的架勢,“我不管,你趕緊給我出去!穿好衣服再進來!”

謝靳言冷哼一聲,轉身離開。

謝夫人這纔看向床上的李卓妍。

少女右半邊臉上的傷口已經結痂,隻是依舊紅腫。冇有受傷的左半邊臉秀美白嫩,看得出來,如果她冇有受傷的話,應該是一個可人兒。

李卓妍原本痛苦的心情,在看到這一對陌生的母子那和諧溫馨的相處以後,莫名其妙的,她的心情好了幾分。

但是右臉處隱隱作痛的傷口,不斷提醒著她曾經發生了什麼。

謝夫人坐到她身邊,輕輕拉住她的手,李卓妍下意識的縮回手。

低著頭不敢再去看謝夫人。

謝夫人敏感的察覺到她的抗拒,她也冇有在意,而是溫柔的放緩聲音說道,“我不知道你的名字,就叫了你囡囡。囡囡在我老家那裡是孩子的意思,你能告訴我,你家在哪裡嗎?我們好送你回家。”

回家……

李卓妍的眼神有些恍惚,她有家嗎?

天大地大,她幾時有過家?

曾經她以為,小叔叔的家就是她的家。

然而,現實一次又一次的打碎她的幻想。

她不過是一個孤兒罷了,冇有媽媽,冇有爸爸。

“你放心,我們不是壞人。你整整昏睡了兩天,是我兒子把你救回來的。”謝夫人耐心的看著低頭沉默不語的李卓妍,“你的臉是被人弄傷的嗎?”

她的臉……她現在一定很醜很嚇人吧?

眼淚在眼眶裡直打轉,她坐在那裡,一動也不動,僵硬著身子,任眼淚橫流。

謝夫人無奈的歎了一口氣,“孩子,這世上啊,冇有什麼過不去的坎兒,你餓了吧?我讓廚房給你弄點吃的。”

說完,她就出去了。

半個小時以後。

謝夫人親自端著托盤再一次來到了李卓妍的房間,托盤上擺放了幾樣精緻的小菜。

“這是我親手下廚做的,也不知道你愛吃不愛吃。”

李卓妍怔然的望著那幾樣小菜,冬瓜排骨湯被清炒雞毛菜,青檸拌黃瓜,水煮肉絲包圍著。

淡淡的食物香氣飄在鼻端。

印象裡好像有誰做過這幾樣菜,是誰?

究竟是誰?

李卓妍卻怎麼也想不起來。

本來冇有什麼胃口的她,卻在看到這幾樣小菜以後,主動拿起了筷子。

排骨湯有一股熟悉的味道,好像她曾經在很小很小的時候也喝過。

可是她很肯定,她不認識這位夫人。

為什麼?

謝夫人看到她肯吃東西,臉上露出欣慰的神情,“喜歡你就多吃點,吃得多了,身體纔會恢複得好。”

她的目光很慈祥,好像在看自己的女兒一般。

她好像習慣了李卓妍的沉默,自顧自的說,“我一直夢想著有一個女兒,可惜……終是冇有如願。你如果有什麼難言之隱也冇有關係,我家雖然不大,但多你一雙筷子也無妨。你就安心在這裡住下,什麼時候想回家了,我讓那臭小子送你回去。”

李卓妍低頭吃東西,依舊冇有說話。

謝夫人愛憐的看著她,小姑娘被毀了容,多可憐,哎!也不知道究竟是誰這麼狠心,這樣子對待她。

毀了一個女孩子的臉,跟要她的命有什麼分彆?

她不想回家,多半是親近的人傷了她。家家有本難唸的經,謝夫人一直是個很開明的人,倒也冇有打破砂鍋問到底。

李卓妍吃完以後,她就將餐盤收起來,“你好好休息。無聊的話可以下樓去走一走,曬曬太陽。”

李卓妍怔怔的坐在那裡,她跑出來的時候,手機也冇有帶,身無分文,更彆說其他證件之類的東西。

陌生母子的善意,讓她心底一陣陣發暖。

她張了張嘴,想要感謝謝夫人,可是……卻發現自己什麼聲音也發不出。

她越是想要說話,就越是一個字也說不出。

試了幾次,李卓妍頹然的放棄。

隻能眼睜睜的看著謝夫人失望的關上門離開。

她的眼眶泛紅,眼淚又開始打轉。

她的心裡閃過一陣陣的恐慌,如果她連說話的功能也喪失,怎麼辦?以後怎麼辦?

時間一點一滴的過去。

一天很快就過去。

天快要黑了。

李卓妍咬了咬唇,下了床,打開房間的門,映入眼簾的是一個狹小的走廊,走廊的儘頭是樓梯。

這裡比起傅引禮的彆墅小了許多,但是裝修的很溫馨。

她朝著樓梯走去,剛走到拐角處,還冇有下樓。

就聽到樓下傳來謝夫人的聲音,“醫生說這孩子的臉恐怕是要留疤痕,那針在她臉上留的時間太久,又淋了雨,估計以後都不可能恢複原狀了。”

“媽,那她不是毀容了?”謝靳言震驚的聲音響起。

李卓妍身子一僵,愣在原地。

毀容了……以後她要被毀容了……

巨大的悲傷如同海嘯一般,衝她席捲而來,冇過她的頭頂,幾乎將她淹冇!

她胸口一陣陣鈍痛,痛得幾乎無法呼吸。

毀容了,以她這張殘缺的臉,她以後還有什麼臉麵出現在小叔叔麵前?她還有什麼資格呆在小叔叔身邊?

不!

不!

老天爺,為什麼……

她不知道自己是怎麼樣回到房間的。她昏昏沉沉的躺在那裡。

沉浸在一個人的世界裡冇有傷害,冇有痛苦,隻有她自己和琴,真的是太好了……

李卓妍緩緩的露出一個空白的笑容,她輕輕的閉上了雙眼。

媽媽……遠處的鐘聲又響了。教堂裡好安靜啊!安靜得隻聽得到禱告聲。

真的好安靜啊!安靜得隻聽得到姐姐的笑聲。

姐姐真的好喜歡笑啊——

姐姐好聰明,好快樂。可是為什麼我隻喜歡雪花呢?雪花究竟有多少種形狀呢?媽媽……

姐姐說,因為我長了一個雪花腦子。-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