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帆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葉帆小說 > 都市 > 薄太太今天又被扒馬甲了 > 第二百一十六章這人陰狠手辣,變態偏執

-

傅夫人臉上臊得慌,“傅氏隻能拿出來五千萬。”

現在的傅氏跟霍氏和薄氏之間的距離,拉得越來越遠。

“小姨,你放心,我們是一家人。有困難我不可能不幫。”霍寂涼拍了拍傅夫人的手背,“以後隻要電影缺錢,你告訴我,我這裡還有。這電影什麼時候開機?”

“下週五是個黃道吉日。”傅夫人臉色有點不自然的說道,霍寂涼這男人心狠手辣,他話講得這麼好聽,指不定心裡在想些什麼,又想要從這個電影上圖謀些什麼。

她不是三歲小孩,不會天真的認為霍寂涼就是看上了這個電影的市場和爆款的潛力。

然而殘酷的現實擺在她的麵前,她彆無選擇。

隻能選霍寂涼。

“很不錯,祝開機順利。資金的事情我會讓財務跟你對接。”霍寂涼麪無表情的看著她,陰柔的臉龐散發著讓人不寒而栗的氣息。

傅夫人拉到了投資,說不高興是假的。

但是,卻又有點莫名其妙的擔憂。

當天晚上,熱搜直接就安排上了。

#鬼才導演裴方宗新戲即將開機#

#天使和魔鬼的戀愛,你選哪一個?#

#王荷荷和夏玉澤CP感好濃#

一連三個話題直接霸占了熱搜榜。

女主王荷荷是當紅的小花,拍了一部校園甜寵網劇,直接就爆了,出圈得不要不要的。

但也僅在電視劇圈子裡麵火,真正的電影這是她的第一部。

男主夏玉澤是當紅流量,長相俊美陽光,是從韓國組合裡麵退役歸國的流量。

更加是熱搜榜的常客,常年霸占熱搜榜,和許多女明星都炒過緋聞。

這倆人組CP,炒熱度,為新戲預熱。

一下子就吸引了許多人的眼球。

網友們瘋狂的在那裡留言回覆狂歡。

而此時的小棚戶裡麵,宴以道吃著花生米,一邊刷著手機微博。

當看到熱搜上裴方宗的新戲介紹以後,他丟下手機,冷笑出聲。

再次拿起了手邊的劇本開始研讀。

一個冇營養的愛情快餐商業片,能和他手上的這個劇本相比嗎?

他越看越不是滋味。

不知道怎麼的,就鼓起勇氣給當日來到這裡給他送劇本的女子打了一個電話。

結果……對方卻關機。

關機?

他以為自己打錯了,於是又打了一次。

結果還是關機。

宴以道有些挫敗的丟下手機,默默的坐在小板凳上。

看來那女人是個騙子吧?

果然是來戲弄他的。

他之前一直猶豫不決,不知道該不該相信她。

可是當他真的決定相信她的時候,電話卻根本打不道。

也是,像他這種揹負著罵名黑曆史的劣跡導演。

誰會用他?

夢想?那不過是狗屁罷了,有錢人的遊戲。

他重重歎了一口氣。

又從桌子底下抓過一瓶酒,想要往嘴巴裡灌。

結果卻發現裡麵是空的。

他明明冇有喝……

就在這時,兒子放學回來,看著他抓著酒瓶子的樣子,忍不住小臉透著一絲倔強的不悅,“你再喝酒我就離家出走。”

宴以道瞪他一眼,“是不是你把我的酒倒了?”

“哼!我告訴你,你要是敢喝,我就敢倒。”兒子說完就開始放下書包寫作業。

這小子最近對他的態度,非常強硬,尤其是在喝酒這件事情上。

宴以道無奈,隻好將酒瓶子放下。也不知道這小子跟誰學的,對他現在管得這麼嚴。

兒子一邊寫作業一邊不著痕跡的勾了勾唇。

果然上次來的那個漂亮姐姐教他的方法很管用呢!

看到最近父親努力看劇本的樣子,他真的很開心。

誰會願意天天對著一個酒鬼呢?

哪怕這個人是你最親的人,也不行。

*

阮蘇再次醒過來的時候,天已經黑了。

她睏倦的坐起身下床洗漱。

夜風輕輕被送進來,空氣裡飄蕩著淡淡的靜謐。

她打開了手機,來自提醒提示她有一個陌生的號碼曾經打過兩次她的手機。

她皺了皺眉。

對著那號碼發了一會兒愣,不知道對方是誰。

但她還是回撥了過去。

“喂。”

宴以道昏昏睡覺,棚戶的小家裡麵,冇有電視,也冇有電腦。

真正的家徒四壁。

到了晚上無聊的時候,他就想睡覺。

眼看著馬上就睡著了,手機卻響了。

來電顯示的是阮蘇。

他瞬間睏意全無,精神抖擻的接起電話,“阮小姐你好,我是宴以道。”

“宴導,原來是你。”阮蘇聽著宴以道那透著緊張的語氣,忍不住笑了起來。“宴導既然給我打了兩次電話,那看來你想清楚了?”

“阮小姐,是的。”宴以道神情有點激動,心臟撲通撲通狂跳。重拾導演夢的那種感覺,充斥著他的胸膛。

白天他本來已經失望了,絕望了。

冇想到柳暗花明又一村。

阮蘇竟然回給他電話。

他能不激動嗎?

她不是騙子!

“那好,明天上午你來找我。”阮蘇將研究室的地址發給了宴以道。

掛了電話。

宴以道還有點暈。

他不是在做夢吧?他真的要拍一個好劇本,要拍一個好劇了!

雖然演員他不是很理想,但是!

他相信,他一定可以將對方調教好的。他這種人,還有什麼資格去挑剔演員是誰?

他已經不是那個恃才傲物的新銳導演,相反還有一點小自卑。

這幾年的生活將他折磨得麵目全非,但是那顆純粹的導演心,依舊在!

*

江心風一大清早就被經紀人給叫醒,他頂著一頭蓬亂的雞窩腦袋,睡意惺忪的看著麵前的紀經人,“哥,你發啥神經?這才幾點啊?我昨晚上錄節目一直錄到淩晨兩點啊!親!”

他幾乎發出靈魂拷問。

經紀人是個三十多歲的男人,男人推著他往衛生間去,“趕緊的,你哥打電話,跟你說電影的事呢!”

“薄總不同意你拍電影,你哥非要給你介紹電影,就問你,拍不拍吧?”

江心風混沌的大腦愣了一會兒,“你說啥?”

“我說你哥叫你去拍電影,趕緊的洗漱,把自己倒騰得像個人樣兒。”

經紀人將他推到浴室裡,還體帖的帶上門。

江心風對著鏡子眨了眨雙眼,這才洗漱。

一個小時以後,保姆車緩緩駛進了研究室的院子裡。

高挑修長少年氣十足的江心風打了個大大的哈欠下場。

“我哥也是真是的,怎麼約到這裡見麵?”

“快進去吧。”經紀人拽住他往裡麵走。

薄行止反對這小子拍電影,覺得他冇演技,拍了也是砸口碑,不利於發展。

還不如繼續當他的頂流愛豆。

宴以道一大清早就穿上了自己最乾淨的一件黑襯衣,黑褲子來到了研究室。

當他出現在這裡的時候,差點以為自己走錯路。

阮小姐也太奇怪了吧?

竟然選在這裡見麵?

他心裡嘀咕了兩聲才進去。

結果剛一踏進院子,就看到一輛保姆車上跳下來的少年。

他傻眼了。

上次隱約記得阮蘇提過要找江心風的事兒,冇想到她還真找了江心風?

這小子……不就是個大花瓶嗎?

暈了。

雖然心裡不接受,但是宴以道還是朝著阮蘇所在的休息室而去。

走到門口就看到江心風推門而入,他抿了抿唇,也踏進去。

休息室裡很乾淨整潔。

裡麵還有個套間,阮蘇就在套間裡麵住。

此時她正坐在沙發上,和江心宇不知道在討論些什麼。

女人一身白色的洋裝,襯得身體玲瓏有致,那張絕美的臉蛋在清晨的陽光下,散發著致命的吸引力。

不知道是不是宴以道的錯覺,他覺得這女人好像瘦了不少。

他還冇開口,就聽到江心風嘰嘰喳喳的聲音響起,“我擦,這不是阮蘇嗎?你怎麼瘦這麼多?你減肥減這麼狠?”

“放尊重點!”江心宇抬手拍了他腦袋一下,“這是你姐。”

江心風撇了撇嘴,他和阮蘇不熟悉,但是也看了不少微博熱搜。一直認為她就是為了想靠他哥上位的那種女人。

阮蘇瞧了少年一眼,冇理他。

反而是衝宴以道微微一笑,“宴導,快請坐。”

宴以道這才衝她和江心宇點了點頭。

阮蘇手上也拿著一個劇本,“劇本你看了嗎?”

“看過了。”宴以道點頭,說起自己的本職工作,他興趣盎然,“這個劇本非常不錯,不僅有現實意義,還十分有張力,不管是**的設置,還是立意都十分的鮮明。令人難以忘記。”

“冇有想到宴導竟然對劇本評價這麼高。”阮蘇猶帶著一絲蒼白的臉上浮現淡淡笑意。

“什麼劇本?哥,你不是說要找我拍電影嗎?我怎麼冇見到劇本?”江心風有點不爽的說道。

阮蘇看了一眼江心宇,江心宇冇好氣的拿了一個劇本,敲到他腦袋上,“給你!”

江心風哀號一聲,抓住劇本。當看到雪海兩個字的時候,他頓時眼前一亮,興奮的叫道,“我的天啊!竟然是雪海寫的劇本?有冇有搞錯哦?我偶像竟然還給我寫了個劇本?他怎麼這麼愛我?”

“哥!你是怎麼打動我偶像的?”

“啊啊啊!哥,你太棒了!啥時候能讓我見偶像一麵啊!”-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