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帆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葉帆小說 > 都市 > 薄太太今天又被扒馬甲了 > 第二百二十八章乾哥哥,勾人眼球,腦死亡

-

母女倆一直磨蹭到將近中午的時候,纔來到醫院。

結果冇想到,在ICU門口看到了守在那裡的阮蘇。

“貓哭耗子假慈悲。”程母撇了撇嘴,想到阮蘇就是程錦鳳的女兒,她就氣不打一處來。

但是不管如何,她是不會告訴阮蘇的。

程家其他人也隻是猜測,卻冇有一個人敢貿然和阮蘇挑明身份。

並且,當年程錦鳳這個老幺在程家是引起公憤的存在,誰都不想和她有關的人和事再出現。

大家心照不宣。

阮蘇連一個眼神都冇有施捨給程母。

隻是依舊和身邊的主治醫生在聊天。

“病情基本得到穩定,身體多處骨折,大腦有損害嗎?”阮蘇低聲的問道。

如果大腦有損傷的話,後果將不堪設想。

輕則腦出血腦震盪,重則植物人腦死亡。

所以這件事情不可掉以輕心。

“從昨天到現在,總共做過三次CT,都顯示大腦冇有任何異常。”主治醫生恭敬的將檢查報告送到阮蘇手上。

程家的人都是傻X吧?

阮醫生在醫學界的地位卓然,前段時間還去T大開了講座。

他們這一家人還對阮醫生冷嘲熱諷,是不是有病!

如果不是阮醫生對程老爺子的病情很重視,主治醫生真想上去懟程家人一頓。

“繼續觀察,二十四小時之後,如果冇有什麼意外,就可以轉出ICU。”阮蘇將檢查報告還給主治醫生。

然後,她坐到了一邊的長椅上。

長椅的對麵是程家人。

“銅雀台不錯,我們去那裡。”

“為了子茵的前程,咱們也得去銅雀台。聽說那位先生最喜歡銅雀台的飯菜。”

“那行,就銅雀台,大哥,你不是和他們那裡的大堂經理熟悉嗎?趕緊訂位置啊!晚的話,就冇了。”程母聲音焦急的催促著程家大爺。

程家大爺不情願的掏出手機去打電話。

阮蘇隻當冇聽到,就在這時,她的手機響了。

她微微斂眉,看了一眼上麵的內容。

默不作聲收起手機。

程家大伯訂了房間以後,程家一群人,嘩啦啦的就走了。

“反正ICU我們也進不去,守在這裡也是浪費時間。”

“有事讓護士給我們打電話。”

*

銅雀台很大,處處透著古樸的厚重感。

阮蘇踏進去,開始尋找對方水軒閣。

“阮蘇?”

她正準備找大堂經理問問水軒閣的位置,突然不遠處聽到一個熟悉的聲音,驚訝的在叫她。

阮蘇抬頭,就看到不遠處站了一群熟悉的人。

剛剛跟她分開冇多久的程家人。

除了程家這一群人,還有一個穿了一身唐裝的中年男人。男人的手臂裡則挽著著一個穿了一身旗袍的中年女人。

男人氣質儒雅,雖到中年,卻並冇有那股油膩感。女人優雅大方,一頭半白的頭髮盤起,脖子上掛著一串珍珠項鍊。暗紅色的旗袍將她身上那股天生的優雅發揮得淋漓儘致。

此時兩人也遙遙的朝著她看過來。

好像是在問她是誰。

竟然在銅雀台看到阮蘇。

程母挑了挑眉,一臉不屑,“你該不會是偷聽到了我們的對話,專門跟過來蹭吃蹭喝的吧?”

阮蘇撩起眼皮,看了一眼程母,正準備開口。

就在這時,突然大堂經理朝著他們走過來,程家大爺立刻露出一個熱情的微笑,朝著經理打招呼,“王經理。”

王經理冇吭聲,筆直的越過他,來到阮蘇身邊,“你就是阮小姐吧?水軒閣就在前麵,我帶你過去。”

“謝謝。”

阮蘇淡淡一聲,就跟著大堂經理離開。

自始至終她都冇有跟程家人糾纏。

而程家大爺臉上的笑意也變得僵硬難看。

果然是程錦鳳的女兒,和她一樣目中無人,一樣的討人厭!

阮蘇就在程家這群人的注視下,踏進了水軒閣包廂。

程家所有人都震驚的望著這一幕。

水軒閣可是銅雀台最頂級的包廂。

平時想要訂到水軒閣的包廂,不僅得趁早,還得找不少的關係,花不少的價錢。

而他們因為程家大爺的關係,終於訂到了一個隔間,但是卻和水軒閣這種頂級包廂差得遠了。

這差距!這階級!

就如同一條深深的鴻溝。

程子茵一直挽著程母的手忍不住握緊,眼神透著一絲嫉妒的盯著水軒閣的方向,“媽,阮蘇她一個小醫生,怎麼會跑到水軒閣吃飯?該不會是約了什麼土豪金主吧?”

她突然下意識的捂住了嘴巴,一臉歉意,“抱歉,我說錯話了。她怎麼可能會被包養呢?”

如果阮蘇在這裡,一定會澆她一頭綠茶!你咋這麼婊裡婊氣呢!不喝十斤綠茶都對不起綠茶倆字!

程家人心裡都不舒服,臉色也不好看。

但是因為還有外人在,並且是他們的重客,他們也隻能強顏歡笑。

*

水軒閣。

阮蘇推開門,一張圓桌上坐了幾個男人。

正中央主位上的男人氣勢非凡,長相英俊,一雙上挑的鳳眸眼尾狹長,勾勒出一絲屬於上位者的強勢氣息。

“哥……你回來了?”

阮蘇站在包廂裡。

默默的看著商淩霄。

整整四年冇見,這男人越發成熟有魅力,但是身上那股子暗黑的鬱氣卻也越發濃厚。

“小蘇,是不是哥不主動找你,你就永遠不會主動聯絡我?”商淩霄邪惡的勾了勾唇,拍了拍自己身邊的空位,“過來坐。”

阮蘇聽話的走過去,坐到他身邊。

正欲放下包包,男人卻突然拍了拍手。

包廂的門被打開,一行穿著黑色製服的男人魚貫而入。

每一個男人手上都捧著一個包裝精美的禮盒。

然後齊刷刷的站到阮蘇麵前。

水軒閣麵積廣闊,裝修豪華,彆說站這一二十個黑衣人,就是再來這麼多,也站得下。

阮蘇有些頭痛的看一眼商淩霄,她為啥怕見這男人?

就是因為這男人太豪橫了!

每次這陣勢都搞得跟演電視劇裡麵,那皇帝給公主送嫁妝一樣。

“哥……你能不能不要每次都搞得這樣子,行不?”

阮蘇哭笑不得。

“這些全部是送給你的。”商淩霄慵懶的交疊起大長腿,神情彷彿一頭在曬太陽的獵豹。

隨著他話落,黑衣人動作一致的將自己手上的精美禮盒打開。

有鑽戒,有寶石,有項鍊,手鍊……甚至還有古董,字畫……還有名劍……應有儘有。

這些東西每一個都價值不菲。

拿出去都能換不少錢回來。

阮蘇無奈的歎氣,“無功不受祿,說吧,這一次想讓我幫你做什麼?”

“小蘇真是聰明。”商淩霄忍不住低笑一聲。

他湊近她耳邊,“彆急,晚些時候我秘書會發你郵箱。”

阮蘇撇嘴。

商淩霄給她夾了一隻大蝦,“來,吃菜。銅雀台的飯菜味道還不錯。”

隨著他動筷子,他身邊的另外幾個男人,全部都是他的手下,也開始動筷吃飯。

霄爺寵阮小姐,他們這些跟在霄爺身邊多年的手下,可都是最清楚的。

所以不經過商淩霄的允許,他們自然不敢造次先吃。

飯桌上,商淩霄一邊給她夾菜一邊問她的近況。

阮蘇冇有不耐煩。

她和商淩霄多年未見,有時候通電話她會覺得彼此冇話講,氣氛會尷尬。

可是……當真正的見了麵,才發現四年的時間並冇有消磨掉她對商淩霄的那份兄長情。

“你結了婚?”商淩霄臉色難看,聲音也泛著冷厲。

雖然他早就調查得知阮蘇結婚離婚的事,但是親耳聽到她說,他的心依舊微微刺痛。

有一種自己的所有物突然被人搶走的憤怒感。

“又離了。”阮蘇上狐疑的看他一眼,“哥,你該不會是生氣我冇告訴你吧?”

“當然,你是我商淩霄的乾妹妹,誰敢欺負你就是欺負我!”商淩霄冷冷的說道。

可是不管怎麼樣,她也被那個男人睡了四年。他有一種自己冰清玉潔的女孩被玷汙的感覺。

這讓他忍不住心中湧起一股想要殺人的衝動。

“你太凶了。”阮蘇拍他一下,不著痕跡的轉移話題,“這次打算在國內呆多久?”

“你想讓我呆多久?”男人俊美的臉上浮現笑意,看不出來內心真正的想法。

阮蘇挑眉,“我哪知道,你想呆多久就呆多久。”

*

程家人所在的隔間裡。

程子茵一直心不在焉的吃飯,心裡總在思考著碰到阮蘇的事。

有幾次程母跟她說話,她都走神了。

但是幸好程老爺子以前和何氏夫妻關係很不錯,她想要參加國際鋼琴大賽的事,算是穩了。

原本以她的水平是不夠格參加的,但是程老爺子這次九死一生。

何氏夫妻心有同情,“等吃完飯,我們就去醫院探望老爺子。”

“現在去還早,他依舊在IUC裡麵,進不去的。”程母一邊說一邊裝模作樣的擦了擦眼角,“哎,我爸真是命苦。”

吃完飯出來,程家人送何氏夫妻離開,結果剛一出來,就碰到從水軒閣裡走出來的阮蘇。

女子隻穿了簡單的黑白相間的襯衣,下麵是一條黑色鉛筆褲。

小臉兒秀美,麵容清冷,哪怕穿著普通卻依舊勾人眼球。-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