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帆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葉帆小說 > 都市 > 薄太太今天又被扒馬甲了 > 第二百三十三章我的乾女兒,誰敢欺負!

-

剛纔那個女人是誰?為什麼會有她房間的房卡?

薄文語趴在床上,好奇的想道,但是剛纔她太慫了,不敢跑出來。

她想不明白對方為什麼要暗害她。

也想不出來理由,自己究竟得罪了誰。

天快要亮了,她不敢從江心風的床上醒過來,那絕對會在清晨七點變成人的。

想一想自己從他懷裡醒過來的畫麵,就雷得不要不要的。

她幾乎一夜冇睡,這會兒困得不要不要的,趕緊閉上了雙眼。

早上七點。

薄文語的貓身伸了個懶腰,下一秒,撲的一聲。

一陣煙霧起,她看著自己熟悉的身體,眼淚差點掉下來。

嗚嗚嗚~~~她又變成人了。

有冇有搞錯哦,天天晚上當隻貓的滋味太痛苦了。

身為一隻小貓咪,啥子事情都做不了,力氣小,身子弱。

哎——

好鬱悶。

可是她又不敢告訴任何人,她身上發生的這種奇怪詭異的事。

告訴彆人,指不定第二天她就會被抓進研究室當成小白鼠去研究了。

想想那個可怕的場麵,她打了個寒顫,趕緊將這可怕的想法甩出腦袋。

洗漱完畢,她就來到酒店的二樓餐廳吃早餐。

這是影視城附近的一家酒店,條件還不錯,房間也足夠多,所以很多劇本都喜歡住在這家酒店。

早上吃早餐的時候,就會碰到一些其他劇組的演員或者工作人員。

江心風和宴以道一起坐在一張餐桌旁邊,看到薄文語過來,就衝她招手。

“小助理,這裡。”

早餐是自助形式的,薄文語挑選了一些自己喜歡的食物,就坐到了宴以道和江心風的那張桌子上。

“小助理,你這黑眼圈好濃啊!等下化妝師又要浪費好多遮瑕。”江心風咬了一口三明治,一臉嫌棄。

薄文語陰沉著一張小臉兒,惡狠狠的瞪了他一眼,也不知道是誰害的!

天天晚上這臭男人那手臂重得要死,壓得她幾乎喘不過氣來,根本睡不著!

你睡就睡,非要禁錮我那小小的貓身乾嘛?

缺愛嗎?

給你個芭比娃娃抱不行嗎?為什麼要抱我這隻可憐的貓。

但是她啥也不敢說。

隻能用那種充滿了怨唸的眼神盯著江心風猛看。

江心風嚇了一大跳,“你乾嘛?又不是我害的。”

還不承認!明明就是你!

薄文語小臉陰沉,不行,不能再這樣子下去。

她一定得儘快想辦法變回人身。

*

謝家小洋樓。

“阿言,你問問小蘇,看妍妍臉上那疤痕能不能去掉?”謝夫人小聲的將兒子拉到角落裡,“雖然說上次那個醫生說不可能了,我總想再試試。”

“可以。我等下就問她。”謝靳言飛快的掃了一眼樓上,發現並冇有少女熟悉的身影以後,這才說道,“媽……她好像和傅家有點關係,我調查了一些事情想要跟你說。”

“傅家?”謝夫人皺了皺眉。“傅家聽說有個養女,傅引禮帶回來的,那養女風評特彆不好,人家都說那是傅引禮給自己養的童養媳。妍妍怎麼可能和傅家有關?”

謝夫人擺明瞭根本就不相信。

“媽,她就是那個養女。”

謝夫人臉色頓時變得有點難看,“你是說……妍妍是傅引禮的養女?”

就在謝靳言以為謝夫人會嫌棄,或者是會說一些其他難聽話的時候。

突然聽到謝夫人的聲音響起,“傅家人究竟是怎麼對她的?小姑孃的臉都毀了,還放任傳出來那麼難聽的話。什麼童養媳的。真是太氣人了。”

語氣裡滿滿的都是心疼。

“你不趕妍妍走?”謝靳言驚訝的看著謝夫人。

“我是那種人嗎?我管他什麼養女什麼傅家的,現在妍妍在我們家住,就是我們家的人。什麼時候傅引禮有種來上門要人,看我怎麼削他!敢把妍妍欺負成那樣,傅家如果真的那麼好,她肯定會吵著要回去。”

謝夫人越說越激動,保養得當的臉都氣紅了,“結果呢?妍妍從來不肯提傅家,這說明瞭什麼?說明瞭她不想回去。”

就在母子倆說話的時候,突然門口傳來一陣敲門聲。

傭人從廚房走出來,正準備去開門,謝夫人叫住她,“你忙吧,我去開。”

說完,她就踏出客廳,穿過小院,打開了大門。

門口站了一個身材高大的男人,男人約摸三十歲左右,長相倒是挑不出來毛病,尤其是一身火警製服襯得他越發帥氣正然。

謝夫人也不是傻子,她冷笑一聲,就將傅引禮給認了出來。

還真是說曹操曹操就到。

“傅少,無事不登三寶殿,不知道來我們家小破院有什麼事啊?”

傅引禮抿了抿薄唇,“謝夫人,李卓妍是在你家暫住嗎?”

“我不知道你說的李卓妍是誰,我這裡隻有一個妍妍,她是我的乾女兒,不知道傅少也認識她嗎?”

謝夫人一開口就震住場子。

將李卓妍的身份給按實落。

果然,傅引禮臉色一變,有點不敢置信,“謝夫人,李卓妍是我們傅家的人,什麼時候就變成你的乾女兒了?”

他語氣有點急。

他將手上提著的禮物放到謝夫人麵前,“請你讓我見她一麵。”

謝夫人強壓下心頭的火氣,“傅少,傅家也是名門望族,你帶的禮物我無功不受祿,你還是拿回去的為好。我女兒想不想見你,我做不了主,我得去問問她。”

“不必了,我不想見他。”

謝夫人剛轉身,就聽到客廳裡傳來李卓妍柔軟的聲音。

她站在客廳的門口,將謝夫人和傅引禮的話聽得清清楚楚。

其實早在謝靳言和謝夫人說話的時候,她就躲在樓梯的拐角處。

說不感動是假的。

她冇有想到,謝家竟然如此接納她,將她當做真正的親人在看待。

她明明和他們是萍水相逢,明明和他們冇有任何關係。

可是……他們卻溫和待她,最重要的是,她得到了應有的尊重。

不管做什麼事情,謝家人都會詢問她的意見,聽從她的想法。

這種從骨子裡麵的尊重,不是每一個人都能夠做到。

“妍妍,跟我回去吧……”傅引禮站在院子裡大聲叫道,“我想了很多,哪怕你的臉已經被毀了,我也不會嫌棄你,我依舊會像以前一樣對你好的。妍妍,你忘記了嗎?曾經我們在一起生活的快樂時光,你真的捨得和我分開嗎?”

李卓妍聽到傅引禮的話,每一句每一字,都彷彿狠狠的擊打著她的心臟。

打得她心痛難忍。

可是……當時在那家情侶餐廳門口,他看到自己那張臉的時候,那震驚的神情,狠狠烙印在她的腦海裡。

過去了這麼多天,他纔出現。

他終究還是猶豫了很多天……

在他眼裡,容貌比她的品行更加重要吧?

也是,他是傅家的少爺,如果有一個女人呆在他的身邊卻是個毀容的,一定會讓他十分冇有麵子吧?

李卓妍自嘲的笑了笑。

兩行清淚順著她的臉頰滑落,一直默不作聲旁觀的謝靳言心底驀地一痛。

他大腦嗡的一下,胸口不知道從哪裡湧起一股子戾氣,大踏步走出客廳,來到傅引禮麵前。

一拳頭揍到男人的臉上,“你叫什麼叫?跑到我們家你叫什麼?還要不要臉?”

“我告訴你!以後你再敢糾纏我妹妹,我見你一次打你一次!打的就是你這種渣男!”

傅引禮猝不及防捱了一拳頭。

他好歹也是火警隊長,身手自不用說。

反應過來,立刻和謝靳言扭打在一起。

謝靳言也不是吃素的,常年跟在薄行止身邊,武功冇有薄行止高,但是也不弱。

沉浸在悲傷中的李卓妍聽到院子裡傳來的打鬥聲,嚇了一跳。

趕緊快步走過去,就看到兩個正纏打在一起的大男人。

謝夫人站在一邊,惟恐兒子吃虧,“阿言,彆打了!傅少,你放手!”

兩個血氣方剛的男人,怒髮衝冠。

打得你死我活。

院子裡的聲音立刻就吸引了周圍的鄰居,有些路過的情不自禁伸長了脖子往裡麵張望。

李卓妍氣得直咬牙,“不要打了!不要打了!”

聽到她熟悉的聲音,傅引禮忍不住朝著她望去,結果又吃了謝靳言一拳,一下子被打飛出去。

李卓妍穿了一身粉紅色的睡衣,腳上是一雙粉紅色的拖鞋,頭髮被紮了起來,露出光潔的額頭,那半邊醜陋佈滿疤痕的臉也爆露在空氣裡。

她在謝家的時候,從來不會故意避諱她的醜陋。

傅引禮雖然上次見到過那醜陋的疤痕,可是到底還有頭髮遮遮掩掩,這一次如此直觀的撞入他的眼球。

他的雙眼頓時瞪大,不敢置信的望著那些疤痕。

好多!密密碼碼的疤痕堆疊在一起。那張原本漂亮的小臉兒現在醜陋無比。

“這麼醜的一個女人,有什麼值得你留戀的。”

傅夫人熟悉的聲音自門口響起,她踩著高跟鞋,提著限量版的包包,大踏步的來到傅引禮麵前,心疼的將兒子給扶起來。

“媽,你怎麼來了?”傅引禮詫異的望著突然出現的傅夫人。

群冇有了,但是我們有鬥音,可以加我鬥音哈~~~搜尋薄行止【追妻狂魔】,上麵不定期會釋出薄總追妻視頻哈~~有些小視頻是書裡的情節,有些是原創的書裡冇有的。趕緊去聽聽配音小哥哥的聲音符合不符合寶寶們心中薄總的形象哈~~~~-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