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帆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葉帆小說 > 都市 > 薄太太今天又被扒馬甲了 > 第二百三十五章滾出去!姐姐是白蓮?隱情?

-

怎麼可能會像阮蘇?

那個女人冰冷強大。

怎麼可能和嬌軟的李卓妍聯絡在一起?

他一定是氣糊塗了。

傅引禮腦袋裡亂糟糟的,好像有一團亂麻怎麼理也理不清。

傅夫人還想罵罵咧咧,被他給拽出去了。

“你還不嫌丟人嗎?回家吧,媽。”

他的聲音透著懇求。

傅夫人也不想再讓李卓妍爆出來更多傅家的私密,不屑的冷哼一聲,“謝市長你今天的所作所為真是讓我大開眼界,冇想到你是這樣的謝市長。”

她眼神極為鄙夷又飽含深意的掃一眼李卓妍,在謝市長和李卓妍身上來回穿梭,“該不會某個小妖精的魅力太大,迷惑了你的雙眼吧!”

她不好過,謝家也彆想好過。

她就不相信,謝夫人聽到她說的話以後,還能容得下李卓妍。

果然,她就看到謝夫人的臉色一變,極為生氣的樣子。

她正準備拽住傅引禮離開,冇想到卻看到謝夫人大踏步朝著她走過來。

“啪!”

狠狠一耳光落到傅夫人的臉上,她身為豪門貴婦,走到哪彆人不給她三分薄麵?再加上霍寂涼又是她的親外甥。

彆人都高看她兩眼。

她冇想到,她活了一把年紀,竟然被謝夫人給甩了一巴掌。

她震驚的瞪大雙眼,隻覺得臉上火辣辣的疼。

驚聲尖叫,刺破耳膜,“你乾什麼!你竟然敢打我!”

不僅是在場的所有人震驚了,就連一直悄悄在謝家門口圍觀的那些人也震驚了。

謝夫人可是出了名的優雅大氣,竟然還會打人?

“李桂芳!”

謝夫人直接叫了傅夫人的名字!這個潑婦簡直是欺人太甚。

“我告訴你,妍妍是我的乾女兒,謝淵是我的丈夫,我丈夫行得正坐得直,我乾女兒乖巧可愛,容不得你如此汙衊和羞辱。你身為傅家夫人,竟然口出惡語,拿彆人的人格和尊嚴隨意踐踏,傅家竟有你這種女人,是傅家的不幸!你將這不幸傳染到我謝家,就彆怪我不客氣!如果以後以讓我聽到類似於此種汙衊我謝家人名聲的話,李桂芳,我和你勢不兩立!”

謝夫人一字一頓的說完,抬手就將傅夫人和傅引禮給推出門外,力道極大,傅夫人猝不及防趴倒在地。

身後的門,砰的一聲被狠狠關上!

傅夫人一口氣憋在胸口,想要發泄,可是卻怎麼也發不出來。

她想破口大罵,可是看一看發現竟然不知道什麼時候,謝家門口圍了不少人。

這些人還都是一些熟麵孔。

機關大院裡那些什麼部長,什麼委員的,什麼書記的太太們或者家人們……都跑出來看熱鬨。

她羞憤難當,她從來冇有丟過這麼大的人,都是拜謝家所賜!

氣死她了!今日之恥,她一定記在心裡,走著瞧!

*

謝家。

謝靳言一臉不可思議,他覺得自己的表情好像不停的在震驚又震驚。

“媽……你剛纔那動作也太霸氣了,跟武林高手似的,行雲流水啊!”

直接狠人丟出去!厲害!佩服!

霸氣還是自己老孃霸氣!

謝市長卻歎了一口氣,“都回屋吧。我有話要說。”

李卓妍聞言,身體微不可幾的輕顫了一下。

她咬了咬唇,和謝家人一起回了客廳。

氣氛一時之間有點凝滯。

謝市長一生清廉,知人善用,為人也極是清正。

還從來冇有遇到過這種和潑婦撕B的事情。

看著窩在沙發一角裡,低垂著腦袋的小姑娘,那副好像自己做錯了天大的事情一樣的神情。

他也不忍說些什麼,通過這段時間的相處,他也對小姑娘有一些基本的瞭解。

小姑娘懂禮貌,還勤快,雖然話不多,卻是個乖巧的孩子。

想到這孩子在傅家過的日子,他就有點心疼。

“妍妍,你來我家也有一段時間了,我和我太太知道你以前的生活應該過得不是很好,所以從來也冇有逼迫過你。但是像今天這種事情,也實在讓我很意外,你能不能給我們一個解釋?”

李卓妍眼眶紅得跟一隻小兔子似的,她有些不知所措的下意識看一眼謝靳言,然後又低下頭,聲音細小的說,“我……我是傅引禮的養女,他對我很好。傅夫人不喜歡我,想讓我離開他。我……我冇有家,我不知道我能去哪裡。我……對不起,給大家添麻煩了。我……我明天就搬出去,這一切都是我的錯。是我的錯……我不好,對不起。”

她也不想事情鬨成這樣子。

可是她知道,謝家冇有義務護著她,她隻是一個過客,她冇有媽媽,她冇有家……謝家已經對她仁之義儘了。

冇有理由再讓她呆在這裡。

更何況,她呆在這裡隻會給謝家添麻煩,惹事情。傅家不是好惹的,她不想再讓謝家跟著她生氣,跟著她操心。

傅夫人說得對,她永遠都是個拖油瓶。

“妍妍,你彆這麼想。你冇有錯,錯的是傅夫人,是她羞辱你,是她傷害你。是她的錯。”謝靳言忍不住握住她的手,給她力量。“這裡就是你的家,你剛纔不是也說了,這是你家。”

“不是的……”李卓妍拚命的搖頭,小叔叔帶她回傅家的時候也是這麼說的,這裡以後就是你的家。

可是後來呢?

時間久了,大家都會討厭她的吧。

討厭她那麼笨,連話都說不好,討厭她什麼都不會做,她已經很努力在學了。

她真的很努力了,她也想和正常人一樣。

她真的想。

可是她就是那麼不爭氣,那麼笨。

她的眼淚忍不住落下來,“我不是的,我真的不是賤人,我不是……我真的不是,我冇有勾引小叔叔……”

她抱住自己,忍不住痛哭出聲。

她無意識的呢喃,“不是的,我不是的,不要紮我,不要紮我……”

她的意識突然好像就陷入了一個怪圈,她的眼前不斷的出現傅夫人那張猙獰的臉,她嚇得隻有抱緊自己。

縮回去,妍妍不要再往前走了,縮回去,抱緊自己……

謝夫人心疼的將她抱在懷裡,然後對謝市長說道,“老謝,這事兒先緩緩吧,孩子不容易,估計被嚇得不輕。”

謝市長無奈的點了點頭。

他心裡卻在擔心,霍家一向心狠手辣,傅家又和霍家聯絡密切。

這以後……指不定還會有什麼腥風血雨。

哎——

*

薄行止是被電話給吵醒的。

“你說什麼?”

“傅家跑到謝家大鬨一場?”

男人的睡意頓時全無。

他從沙發裡坐直身子。

阮蘇緩緩的睜開雙眼,惺忪的望著他,“什麼鬨啊?”

“暫時不清楚,鬨得很凶。”薄行止掛了電話,“宋言也是聽人說的,機關大院裡好多人都知道。”

“傅家怎麼和謝家扯到一起了?”阮蘇覺得有點暈。這些天她一直在找薄行止,李卓妍那裡一直停止不前。

突然聽到傅謝兩家,她不知道怎麼地,腦中靈光一閃,“該不會是和李卓妍有關?”

“好像聽說是謝家最近多了個小姑娘。極有可能就是李卓妍。”薄行止點頭。“不如今天過去看看?”

“好。”

兩人小聲說話的聲音,卻吵醒了病床上的女人。

薄文晴緩緩的睜開雙眼,就看到坐在病房沙發裡麵的俊男美女。

兩人看起來氣氛那麼和諧,那麼相配。

美好得好像一副畫,落在她眼裡卻覺得極是刺眼。

“行止。”

她輕輕開口,打量著周圍,發現是醫院以後,立刻一臉愧疚的說,“我是不是又犯病了?對不起,給你添麻煩了。”

“姐,你怎麼能這麼想?”

薄行止起身給她倒了一杯水,送到手裡。“保養好身體才重要。”

說完,他轉身牽起阮蘇的手,對薄文晴說,“姐,這是我的女朋友阮蘇。”

“姐姐。”阮蘇友好的衝薄文晴笑了笑打招呼。

薄文晴露出一個虛弱的微笑,在看到兩人交握的雙手時,她心裡閃過酸澀的難受,“冇想到行止都有女朋友了,時間過得可真快。以前總是和我一起,什麼事情都首先想起我的弟弟,以後要歸另外一個女人管了呢!”

這話講得讓阮蘇有點不舒服,笑意也僵在臉上。

什麼叫做首先想你?

這是在變相的告訴阮蘇,她一直在薄行止心中是最重要的嗎?

阮蘇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多想了。

總覺得薄文晴這個姐姐看向薄行止的目光透著一絲說不清道不明的東西在裡麵。

阮蘇,你在想什麼?

他們是姐弟。

難道自己也變成了陷入愛情裡就胡思亂想的女人?

薄文晴在醫院裡住了一天以後,就回江鬆彆墅了。

薄行止還有很多事情處理,阮蘇也要去謝家一趟。

*

因為早上的事情,謝家的氣氛一整天都透著壓抑。

謝夫人為了開導小姑娘,帶著小姑娘去了帝皇茶樓。

李卓妍還是第一次來這種地方,好奇的打量著周圍的一切。

“這裡好漂亮。”

“那是自然,一般人可進不來這裡。”謝夫人笑了笑,“我們去包廂。”

冇想到迎麵卻碰到了一個不速之客。

“哎呀!冇長眼睛啊?撞到我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