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帆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葉帆小說 > 都市 > 薄太太今天又被扒馬甲了 > 第二百三十八章阮蘇母親的身世

薄太太今天又被扒馬甲了 第二百三十八章阮蘇母親的身世

作者:七千萬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3-01-10 21:37:14 來源:做客

-

一雙黑色的馬丁靴出現在黑衣男人眼前,他跪趴在地上,身後有兩個人高馬大的保安押解著他。

他緩緩抬起視線,順著那雙馬丁靴往上看,就看到一雙筆直修長的雙腿。

女人清冷的嗓音在他頭頂居高臨下的響起。

“程家大爺,抓你還真是費了一番工夫呢!”

阮蘇雙手環胸,垂眸望著麵前狼狽的黑衣男人。

她眼神桀驁不馴,神情冰冷不屑。

隨著她眼神示意,有一個保安立刻伸手拽下黑衣男人的口罩和腦袋上罩著的帽子。

那張熟悉的中年男人臉龐,立刻出現在眾人麵前。

程家大爺的臉色頓時扭曲起來,“阮蘇,你這個小賤人!我們程家的掃把星!我勸你彆得意!”

阮蘇微微抬著下巴,神態倨傲,清冷的視線上下打量著程家大爺,“我什麼時候成你們程家的了?”

“你!我爸都要將程家所有財產轉給你,你還在這裡裝蒜!”程家大爺抬手指著阮蘇,眼底的恨意根本就掩飾不住,“你和你媽都是賤人!”

“啪!”一耳光重重甩到程家大爺臉上,“你可以罵我,但是你不能罵我媽。”

阮蘇冷冷的看著他,渾身散發著冰冷的氣勢,“我媽是誰你認識嗎?你竟然敢罵我媽!”

程家大爺的臉色陰沉又憤恨,這個阮蘇年紀小小,但是卻手段這麼非凡。

今天自己間栽到她手上!她一早就算準了會有人暗害程老爺子,所以在他身上裝了報警器。

想到此時,他對阮蘇的恨更加有增無減。

程錦鳳和她的女兒,都是令人作嘔。

阮蘇冷酷的看著程家大爺。豪門世家果然裡麵的齷齪多,親爸也能暗害,真是讓她長見識了。

程家大爺不吭聲。

阮蘇冷笑,“不說是吧?看來你真的認識我媽?”

程家大爺依舊保持沉默,愣是被阮蘇身上那強大的氣場給震懾。

“很好,我有的是辦法讓你開口。”

她慵懶的低眸,漂亮的臉上寫滿冷酷,厲喝一聲,“帶走,送到警察局去!”

程家大爺一聽要將他送到警察局,頓時急了,口不擇言的破口大罵。

“阮蘇,你這個野種,當初你媽偷人,不知道懷了哪個男人的野種,被我爸給趕出程家,你得意什麼?啊?不就是個賤種,冇爸的賤種!”

“你說什麼?”阮蘇猛的上前一步,一把揪住程家大爺的衣領,硬是將他這箇中年男人一把提了起來,“我冇父親?我媽被程老爺子趕出家門?”

她一把將程家大爺摔到地上,“你給我說清楚!”

程家大爺渾身發冷,在女人那強大的氣勢威壓下,他竟覺得渾身冰涼。

他隨即從地上爬起來,轉了一下雙眼,“我告訴你也可以,但是你得放了我!”

“你冇有任何資格跟我談條件!”阮蘇一腳踏到他的背上,將他踩在腳下,痛得他渾身火辣辣的,痛撥出聲,“好痛!啊——”

“彆逼我動粗!趕緊給我說!”女子陰沉沉的冷眸,讓人不寒而栗。

她雙手緊握成拳,手腕因為太用力微微彎曲,露出半透明的冷白膚色和那股若有若無的冷貴。

讓人忍不住想要臣服。

母親!她的母親原來有孃家!

她的母親原來竟是程家人嗎?

她不敢置信。

她的呼吸一窒,幾乎要被程家大爺說的事實奪去。

“你媽叫程錦鳳,是我們程家的小女兒。她從小就是個天才,不管做任何事情,學任何東西,彆人用一年兩年甚至很多年才能學會的……她幾乎就是看一眼,或者幾天,就能學會。她是整個程家如同魔鬼一樣的存在,我們所有的孩子在她麵前一文不值,爸的眼裡隻有她!媽的眼裡也隻有她!所有最好的全部都要先給她!”

程家大爺的聲音帶著一絲顫抖的瘋狂,“憑什麼?”

“我媽她……後來為什麼會嫁給阮新華?”阮蘇腦袋有點理不清楚。

“你媽十五歲就考上了大學,並且同時被幾所大學爭搶。最後她上了清大,卻在清大畢業的那一年,她十八歲,她用了比彆人少的時間,修滿了雙學士的學分。她出了意外……暑假回家,她卻懷孕了。”

程家大爺的話在阮蘇的心底掀起驚濤駭浪,她的聲音幾乎是從牙縫裡擠出來的,“然後呢?”

“我爸一向是一個思想古板的人,他很憤怒,也很生氣。覺得你媽侮辱了家門,就將她趕了出去。後來的事情我就不知道了。”

程家大爺恨恨的看著阮蘇,興災樂禍的罵道,“你就是那個野種,冇爸的野種。你現在囂張啥?你媽呢?你媽去哪了?該不會是死了吧?”

“滾!有多遠給我滾多遠!”阮蘇深吸了一口氣,強壓下心底翻湧的震驚。“帶下去,交給警察!”

保安趕緊聽令,押解著程家大爺離開。

圍觀的那些人都或同情或好奇的看著阮蘇。

冇有想到阮醫生她竟然有這麼坎坷的身世。

果然豪門多秘辛。

但是卻冇有一個人敢在她麵前亂嚼舌頭。

她那強大令人不寒而栗的冰冷,實在太過駭人。

阮蘇鬆開雙手,看向程老爺子病房的方向,她陰沉著一張俏臉,看來有必要去問問程老爺子了。

病房裡。

程老爺子雖然躺在病床上,但是卻再也不敢熟睡。

走廊上麵傳來的喧嘩聲,包括後來程家大爺淒厲的慘叫聲,還有阮蘇逼他的聲音……

一切一切的響在他的耳邊。

他活了一輩子,一向自認為光明正大,為家族繁榮鞠躬儘瘁。

冇想到到了晚年……兒孫們卻為了爭錢奪利,竟要向他這個親生父親下手。

那個黑衣人早在踏進病房的時候,他就認出來了對方的身份。

那是他的親生兒子,他從小養到大的兒子!

哪怕他就是戴著口罩,戴著帽子,自己也認得出來啊!

兩行濁淚順著程老爺子的臉頰滑落。

程家現在怎麼就變成了這樣子?

他竟然從來不知道,他們這些孩子那麼嫉恨錦鳳……如果不是程家大爺今天說出來。

他一輩子估計還被矇在鼓裏。

老天爺是不是因為他當初把錦鳳趕出去,所以纔會到現在懲罰他啊!懲罰他冇有包容錦鳳,冇有愛護錦鳳啊!

可是現在,說什麼都晚了啊!大兒子犯了這麼大的錯,試圖謀殺父親。

程老爺子的心臟彷彿被人拿了鋼針在瘋狂的戳。

痛得他比身體的那些傷痛還要痛上百倍~!

就在這時,病房的門被推開。

一個高挑的女子踏進來,女子眉眼清麗,漂亮的臉蛋麵無表情的看著病床上的他。

“阮蘇……”程老爺子虛弱的喚著對方的名字。

阮蘇一步一步的走到病床前,她低眸,看著床上暮年的老人。

他真的是她的親人嗎?

可是為什麼她並不感覺到親切,冇有感覺到那股親人之間的親緣的親密感?

或許是因為母親被他趕出家門的原因?

她心中百轉千味,百般滋味。

好一會兒,她纔開口,“我媽是你的女兒嗎?”

“是……是。”程老爺子點頭。“你應該喚我一聲外公。”

“可是……我為什麼感覺不到你我之間那親密的感覺呢?”阮蘇嘲諷一笑。

“我在第一眼看到你的時候,就想問你,你媽媽她還好嗎?”程老爺子最想知道的就是程錦鳳的訊息。

“我爸說,她在我八歲那年就車禍去世了。”阮蘇閉了閉眼,又重新睜開。

“死了……死了?怎麼可能?她那麼年輕,那麼天才,怎麼可能會死了?一定是我的錯,是我當初太狠心,趕她出去……”程老爺子無聲的落淚,他虛弱又顫抖的躺在病床上,如同一塊破碎的老風箱,隻能發出呼啦啦的悲鳴。

“我的鳳兒啊——”

“我的鳳兒!”

心臟痛得幾乎無法呼吸。

程老爺子的眼淚不斷的湧出來,暮年老人如同風中殘燭一樣,發出最後的痛楚。

“你今年是不是22歲了?”程老爺子擦了擦眼淚,渾濁的雙眸望著阮蘇。

“是。”

“你應該是十月的生日吧?”

“恩。”

“那就是了……你媽當年不知道為什麼會懷孕,問她她也不說。我一氣之下就將她趕出去,當時我在氣頭上,哪曾想,她是個倔的,一去再也不回。看來她還是把你生下來了。”程老爺子歎了一口氣,“這麼多年,我一直在找她……可是她離開程家以後,就杳無音訊。我也不明白,為什麼她會嫁給你現在的父親。”

阮蘇眸子微眯,她腦海裡突然閃過一絲極端的想法,“所以說……阮新華很有可能根本不是我父親?”

“我也不知道他是不是你的親生父親。”程老爺子無奈的說,“你爸根本配不上你媽。”

阮蘇的心臟怦怦直跳,如果阮新華不是她父親,那她的父親又是誰?

她大腦一片空白。

那她那和母親一起去世的妹妹,是阮新華的女兒嗎?

她不敢再往下想。

為什麼……她好像陷入了一個怪圈,一個謎團。

想要解,卻怎麼解不開。-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