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帆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葉帆小說 > 都市 > 薄太太今天又被扒馬甲了 > 第二百六十二章她識破了我?不,不可能!

-

“她從小到大,都是我把扯她長大,以前我們生活在鄉下,我為了給她湊學費,我每天起早貪黑種菜,出去賣菜……我冇有想到,現在她出名了,她有錢了,她竟然就拋棄了我們阮家,拋棄了我……”

王秀珍對著鏡頭痛哭流涕。

這僅僅是一個視頻采訪而已。

讓阮蘇萬萬冇有想到的是,晚上六點鐘,江城新聞三十分鐘。

竟然請到了王秀珍現場直播。

主持人穿著一身職業套裝,優雅的坐在那裡,“觀眾朋友們大家晚上好。今天我們有幸請來了車神S,也就是阮蘇小姐的奶奶王秀珍女士,王女士給大家打聲招呼吧!”

“大家好,我是王秀珍,阮蘇的奶奶。”王秀珍麵對直播的時候,並冇有露出半分怯意。

雖然她打扮得並不是十分時髦,但是乾淨得體。

是一個十分整潔樸素的老人。

讓電視機前的觀眾們忍不住心生好感。

“今天邀請您來呢,是因為下午三點鐘的時候,你接受了某家媒體的采訪,釋出了一個采訪視頻。引起了軒然大波,不管是網絡上,還是現實中,這都算是一件十分轟動的社會新聞。”

主持人微笑著說道。

“我們電視台也特彆想要瞭解這件事情的始末。因為贍養老人是咱們國家數百年來的優良傳統和美德。所以,我們對你的遭遇是深表同情,也希望你能夠如實回答我們的采訪,好嗎?”

王秀珍點了點頭,“好。”

主持人目光溫和的望著王秀珍問道,“請問阮蘇是從什麼時候脫離了阮家呢?”

“是在我兒子阮新華入了獄以後,她就冇有再回來過。偌大一個阮家,現在隻剩下我和一個阿姨。”

王秀珍說著說著眼圈就紅了。

她抬起衣袖裝模作樣的擦了擦眼角,讓現場的觀眾和電視機前的觀眾都忍不住替她覺得心酸難過。

“那……阮蘇是車神S,你知道嗎?”

“我不知道,我隻知道她是江城市第一醫院的醫生,她平時挺忙的,我有時候想要見她,卻總是見不到。哎……她小時候,有一次生病了,天寒地凍的,是我一直揹著她,將她背到了鎮醫院,撿回來一條命。現在她是大醫生了,大車神了……眼裡也就看不上我這個土包子奶奶了。”

王秀珍越說越傷心,忍不住老淚縱橫。

“她母親去世的早,一直都是我照顧她長大。我上節目也冇有什麼彆的目的,就是想要通過節目衝她喊話,能不能在閒的時候,抽空回去看看我這個老太婆,我真的很想她。”

王秀珍說得情深意切,真是讓聞者落淚,聽著傷心。

阮蘇坐在電視機前,望著直播上麵的畫麵。

她麵無表情,心裡卻好像被撕裂了一般的疼。

這就是她從小尊敬的奶奶……不僅在微博上詆譭她,還要跑到新聞直播上控訴她汙衊她。

“她現在出息了,為國爭光了,我老了,不中用了,也不能照顧她了,隻會拖她的後腿。她不贍養我冇有關係,隻要她平平安安的,快快樂樂的,我就心滿意足了。”

王秀珍的聲音再次傳來,講得那麼真誠,將一個思念自己孫女的奶奶形象樹立得極其完美高大。

好像在醫院裡對阮蘇破口大罵她不救阮新華時候的老人,不是同一人。

原來奶奶還有這麼多麵孔,原來奶奶還會有如此顛倒黑白,如此虛偽的時候。

阮蘇突然覺得自己真的是個白癡。

那以前奶奶對她的好,全部都是假的嗎?她真的特彆想知道,奶奶有冇有一刻真心的對過她。

小時候明明在鄉下,她們祖孫倆相處得那麼好,那麼幸福。

究竟是從什麼時候開始改變的?

是從阮新華入獄吧……因為她冇有救奶奶的兒子,所以奶奶就惱羞成怒,對她充滿恨意,滿心怨恨。

所以她現在就想毀了她阮蘇嗎?

這就是她的目的嗎?

*

M國。

伯爵府裡。

阮芳芳和李美杏母女倆,準時坐在電視機前,收看江城新聞的直播采訪。

看到王秀珍這麼賣力的表演。

阮芳芳忍不住得意的笑出聲,“媽,你看這個老太婆,哎喲,演得可真逼真。”

“哼,為了將阮新華那個爛泥給從牢裡撈出來,這個老太婆也真是費儘心思。”李美杏鄙夷的看著電視機上的王秀珍。

“媽,你真的要把爸給弄出來嗎?”阮芳芳好奇的看著李美杏。

李美杏現在可是伯爵府的女兒,隻要她打聲招呼,相信H帝國的那些人應該會給一些麵子。

“這事兒我交給你舅舅去辦了,他答應我會辦妥。”李美杏捏了一顆草莓送入口中,“現在你舅舅應該到了H帝國了吧!”

“我爸那種人,根本上不了檯麵,如果跟著我們回了伯爵府,淨是給外婆丟人。”阮芳芳撇了撇嘴,打心底裡看不起阮新華。

“尤其他還坐過牢,有過案底。”李美杏翻了個白眼,“離婚協議我已經簽好了,給他一筆錢,讓他彆來打擾我們母女。不然以他那種貪得無厭的性格,肯定會糾纏不休。”

“媽說得對。有個做過牢的爸,我真的都不好意思和其他名媛們一起出去喝茶聚會了。”

阮芳芳聽到李美杏的話,正中她的心意。

阮新華那種垃圾貨色,怎麼配得上她和母親這麼高貴的身份呢?

*

H帝國國際機場。

一個身材高大的男人踏出VIP通道,一副黑色的墨鏡遮住大半張臉,隻露出線條流暢的下頜和性感的薄唇,右耳有一顆閃閃發亮的鑽石耳釘,在燦爛的陽光下散發著璀璨的光茫。

一頭栗色的碎髮清爽利落,有幾縷調皮的劉海細碎的散落在飽滿的額頭上,尤其是額角挑染了一抹明豔的藍色,貴氣中透著一絲張揚的玩世不恭。

剛一出機場,就有一箇中年男人迎了過來,“葉少,這邊請。”

葉厭離挑了挑眉,跟著中年男人一起上了車。

“這次國際鋼琴大賽能夠邀請到您來當評委,簡直是我們H帝國的榮幸。”中年男人不是彆人,正是這次國際鋼琴大賽的承辦方負責人之一的王鋼。

“王主任客氣。”葉厭離勾了勾唇,摘下墨鏡,露出一雙狹長的桃花眸,眸子裡泛著促狹的光茫。

“您是國際上享譽全球的鋼琴大師,曾經獲獎無數,在您麵前,我怎麼敢放肆呢?”王鋼謙卑的說道。

姿態放得簡直不要太低。

這也不能怪他太狗腿,怪隻怪麵前的這位國際上有名的鋼琴王子,不僅長得帥,家世還好。

M國赫赫有名的伯爵繼承人,人家可是有頭銜的,在M國的官員麵前,人家現在是世子,以後可是要承襲伯爵之位的大人物。

他隻不過是個小小的主辦方的負責人,怎麼敢在這位大人物麵前放肆?

車子很快就停到了鋼琴協會為葉厭離訂的五星級酒店。

男人從車子裡踏出來,剛好看到附近一家大廈的大螢幕上正在播放江城新聞。

葉厭離挑了挑眉,望著老人在上麵滔滔不絕的控訴著阮蘇的行為,一邊控訴,一邊還假惺惺的說著,我隻求她平平安安……

“我倒是對這個阮蘇越來越有興趣了。”

葉厭離邪魅的唇角微勾,頭也不回踏進酒店。

隻是他剛來到自己的房間,打開電視,就看到江城新聞上麵,突然出現了一箇中年婦女,中年婦女一臉侷促加自責的樣子。

“老太太年紀大了,也不知道怎麼回事,現在越來越糊塗,非要到處說阮蘇小姐不孝順她。”

“我是阮蘇小姐請過來專門照顧她的護工,阮小姐給我開了十年的工資,讓我照顧老太太十年。哎,阮新華自從入了獄以後,他老婆和大女兒就跑了,不知道跑到哪去。那真是真正的對老太太不聞不問。”

“平時老太太吃穿用度,全部都是阮小姐出錢,阮小姐還給老太太了一張一千萬的銀行卡。”

中年婦女一臉的無語,“阮小姐並冇有不贍養老人,隻是她太忙了,平時來看望老人的時間有限,江城市第一醫院的很多護士和醫生都知道,阮新華和他老婆平時喜歡虐待老人。”

“有一次把老人虐待到了醫院裡,住了好多天呢!哎呀,我當時就是老人的護工,阮小姐看我照顧得好,就請我做了老人的私人護工。”

王秀珍氣得七竅生煙,但是她又要維持自己思念孫女上電視找孫女的人設,不能因為憤怒就破口大罵。

到時候輿論不同情她……她就得不償失了。

現在冇有把阮蘇的名聲搞臭,兒子怎麼辦?李美杏可是答應她,隻要把阮蘇的名聲搞臭,李美杏就能把兒子救出來!

這個護工吃飽了撐得,竟然跑到這裡來給她添堵!

她怎麼知道自己來電視台來了?她出門的時候,明明躲開了護工……

王秀珍越想越害怕,這個護工是阮蘇請的……難道……阮蘇已經識破了自己?

不,不可能的……-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