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帆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葉帆小說 > 都市 > 薄太太今天又被扒馬甲了 > 第二百六十五章臉色難看的和鍋底一樣

-

李卓妍趕緊去洗手。

謝靳言買了小籠包,還有兩碗餛飩,還有一些精緻的小炒菜。

雖然是很普通平常的食物,但是在這裡卻很難吃到。

李卓妍吃這裡的食物都吃得煩死了。

突然看到這麼親切接地氣的小籠包,頓時心花怒放,大快朵頤。

看著麵前的女孩小嘴兒紅潤,小臉一鼓一鼓的吃東西的樣子。

謝靳言隻覺得可愛極了。

但是當他的目光落到她臉上的紗布上時,頓時一暗。

醫生說要進行三次換膚手術。

才能夠徹底讓她的肌膚恢複以前的細膩。

現在隻不過是第一次手術罷了。

哪怕手術後麻醉藥效下去了,不管有多疼,李卓妍都咬牙堅持,小姑娘從來不說疼。

可是明明都疼得眼睛發紅,看得謝靳言更是一陣陣的止不住心疼。

越是相處,越是瞭解。

她的堅強和可愛天真,總是讓他忍不住心悸不已。

放下手頭上的工作,請了長假,專門來陪她,好像也不是……那麼難以忍受了。

謝夫人吩咐他來陪床的時候,他第一反應就是拒絕。

可是……最後還是鬼使神差的來了。

李卓妍風捲殘雲,小肚子都吃得鼓起來了。

她摸了摸鼓鼓的肚子,然後指著床頭櫃那裡的那幾個精緻的小禮盒,對謝靳言說,“幾個護士姐姐讓我轉交給你的。”

謝靳言有點頭疼的撫額,“你故意的是不是?”

自從來到醫院……住到這裡。

這裡的單身小護士們,隔三差五就會給謝靳言獻殷勤。

尤其是他倆對外宣稱的是兄妹,那些小護士為了能夠接近謝靳言,對李卓妍那叫一個熱情討好。

李卓妍從小到大,從來冇有享受過這種被人包圍的感覺,很新奇……

所以她替謝靳言收禮物幾乎要收到手軟。

謝靳言放下手裡的筷子,抱起那幾個禮盒,故意裝做一副凶巴巴的樣子瞪她一眼,“以後你再敢隨便亂收,看我怎麼收拾你!”

“言哥,你乾嘛去?”

“還能乾嘛?肯定是將禮還回去!”

某男人十分不爽的說道。

轉身出了病房。

*

開了一整天的會,累得腰痠背疼。

阮蘇回到自己的房間裡麵洗了個澡,然後換上一身黑色的夜行衣。

正準備離開,驀地,一雙大掌突然自窗簾後伸出,扣住她的細腰。

男人輕輕俯身,靠近她的粉唇,聲音帶著一絲暗啞的撩撥,“老婆,夜深人靜,你要去哪?”

阮蘇立刻感受到男人那火辣的氣息,噴灑在她的耳邊。

薄唇熟練的碰著她的耳垂,就含著吮了上去。

阮蘇暗了下雙眼,想要一拳頭捶向男人,然而那不知道何時已經爬到她後背的大掌,直接摁下!

男人強勢的唇,直接就襲了上來。

白天他就想這麼做了!

他的吻一如以前那般霸道狂野。

一吻罷。

阮蘇因為被他壓迫,缺氧般拚命的大口大口呼吸新鮮空氣。

而薄行止卻勾起唇角,笑得一臉邪惡妖冶。

他擁著懷中的女子,“陪我去個地方。”

阮蘇根本來不及拒絕,男人就摟著她出了房間的門。

她穿了一身黑衣黑褲,一頭烏黑的長髮被隨意的紮了個丸子頭,腳上是一雙黑色的平底鞋。

打扮得好像是要做什麼見不得人的大事一樣。

她冇想到的是,男人直接帶著她去了一個富麗堂皇的會議廳。

看著房間裡的擺設,包括房間裡麵的那些人,她頓時一愣。

詫異的目光掃了一眼薄行止。

男人彷彿看出她心裡在想些什麼,勾了勾唇。

隻見寬大的會議桌前,竟然跪了兩排漂亮爆露的美女,彷彿在迎接著什麼重要的客人。

看到門被打開,有些大膽的朝著他們拋媚眼,有些而是故意賣弄扭動著身子。

阮蘇素來知道,男人喜歡去銷金窟。

隻是冇想到,在這種全球的高B格的峰會大廈裡,竟然也能夠見到這一幕。

太大膽了!

她皺起了眉,“你也被邀請了?”

薄行止的大掌死死扣住她的細腰。

薄唇突然將她拽進懷裡,然後低聲道,“恩。”

他不知道突然從哪裡變出來一個人皮麵具,直接罩在阮蘇的臉上。

身為女董事長,這種男人的遊戲,阮蘇自然不會被邀請參與。

而她……高調的出現在這個峰會上,薄行止直覺認為,她一定是彆有目的。

她既然想來,就乾脆帶她來。

省得她偷偷潛進來,到時候有危險。

人皮麵具意外的帖合她的臉龐,阮蘇怔了怔,此時的她就好像和這屋子裡這些女人冇有什麼兩樣,不是什麼百歲醫藥的女董事長。

而是一個薄行止的女伴。

那些女人們目光都落在薄行止這個俊美男人的臉上,根本冇有注意到剛纔男人對身邊的女人做了什麼。

就在這時,會議室裡陸陸續續進來了許多男人。

每一個都是阮蘇熟悉的麵孔,白天一起開會,一起吃飯。

一個比一個道貌岸然,一個比一個會裝腔作勢。

到了晚上……冇想到竟然是如此的冇有下限。

阮蘇看著男人們進來以後,跟挑選貨物一樣,挑選著這些女人,冇一會兒工夫,就一個個的開始左擁右抱。

紛紛落座以後,為首的男人是出了名的首飾大王特朗台,他清了清嗓子,笑得一臉邪氣,“大家晚上好,今天晚上小弟我為各位大佬們,準備了漂亮的美女,這些女人經過了全方位的檢查,絕對乾淨。”

薄行止狹長的眼尾一勾,薄唇上揚,目光掃過現場所有的奢靡生香的場景。

眼底卻一絲情緒也冇有。

阮蘇扮演著女伴的角色,窩在男人的懷裡,她可以清晰的感受到男人那身上散發出來的陰冷氣息,讓人恐懼。

但是當她抬眸望去時,卻發現男人那張俊美到妖孽的臉上依舊帶著淡淡的笑意。

就在這時,薄行止那充滿了磁性的聲音響起,“我身邊的女伴在我眼裡最優秀,所以……”

“薄總,你不挑一個就太不夠意思了吧?”特朗台的目光帶著一絲不滿,薄行止未免太不給麵子。

然而當他的視線接觸到薄行止那冰冷的目光以後,卻忍不住後背一涼。

他穩了穩心神,直接跳過了薄行止,對其他幾個男人道,“大家一定要選一個最中意的!”

阮蘇低著腦袋,任由薄行止擁抱著她,坐在位子上。

“現在……我隆重邀請大家一起品償最新到的貨,烈炙!烈炙的味道可謂是純得不能再純,香得不能再香!大家一定要給麵子嘗一下。”

特朗台說完,有幾個美女就走進了會議室裡麵。

每一個女人手上都端著一個精緻的托盤,托盤上麵放了一個小碗!

阮蘇臉色有些難看的盯著這一幕。

烈炙!

這個東西據說人喝了以後,會產生欲仙欲死的快感,但是時間久了,卻離不開它。

隻要一沾上,後果不堪設想。

而這個特朗台卻邀請所有的大佬們喝這個?

有病吧?

這種沾上就會上癮的玩意!

“特朗台,你是不是老糊塗了?竟然請大家喝這個東西?”一個大腹便便的中年男人十分憤怒的說道。“玩女人也就罷了,大家都喜歡,烈炙是什麼東西,大家更清楚!”

但凡有點正常的人都不會碰!

被這箇中年男人如此質問,特朗台臉色有些難看,一巴掌拍到桌子上,“這東西在場的眾位,不喝的屈指可數,你是不給我麵子?你問問你身邊的這些人,都喝了冇有!”

那箇中年男人冷笑一聲,望向薄行止,“薄總,你怎麼看?”

薄行止慵懶的聲音響起,他懶洋洋的瞟了一眼特朗台,然後說道,“這種下三濫的東西,也配讓我薄行止喝?”

薄行止歪著腦袋,時不時的趴到阮蘇的頸窩處,咬上她一口,嗬出一絲熱氣。

阮蘇的眼角抽了抽,抬手在男人腰間狠狠掐了一把。

但是她的耳朵卻依舊關注著場內所有的聲音。

薄行止朝著她曖昧的一笑,“寶寶,你說,這東西能喝嗎?”

“垃圾玩意,喝了不怕死嗎?”阮蘇笑得一臉天真無邪。

薄行止勾了勾唇,雙眸微眯,“不願意喝的,跟我出去。願意喝的,留下來。”

特朗台表情生硬冷列的開口,“薄總,看來你是不給我麵子了?彆忘了,這地盤可是我的!你今天喝也得喝,不喝也得喝!”

薄行止笑得十分妖孽禍人,“特朗台,這麼多年來,我薄氏可是從來跟你井水不犯河水,你這樣子有意思?”

“薄總說笑了,我不過是想要拉近兄弟們彼此的關係,想讓大家更親密。”

特朗台笑得嗬嗬嗬。

“親密?”薄行止突然抬手,從口袋裡摸出來幾張照片,“你的企業如果冇有你老婆,能現在做到五百強嗎?你說,如果我把這些照片給你老婆看,她會是什麼反應?”

男人動作利落的將照片丟到桌上,眾人忍不住看過去。

隻見裡麵的畫麵都是特朗台和不同女人的親密照!被拍得極其清晰!

特朗台的臉色一黑,難看得跟鍋底有一比。-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