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帆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葉帆小說 > 都市 > 薄太太今天又被扒馬甲了 > 第二百七十四章打臉!驚天反轉!臉疼不疼

-

程子茵看著評委老師們的神情,頓時心臟提到嗓子眼。

她迫切的想要知道答案。

迫切的想要看到李卓妍被明成狠狠打臉。

然而她在觀眾席的位子上,什麼也看不到。

隻能乾著急。

但是評委們看完以後,就交給了主持人。

主持人看到手機照片的時候,也愣了一下。

她將手機舉到攝像頭麵前,對準攝像頭,然後非常震驚的聲音響起。

“天啊!李卓妍選手拿出來的證據是一張手機照片,照片上的手稿竟然和明成老師的手稿一模一樣!隻除了,李卓妍照片裡的手稿很乾淨清晰,並且看起有新!而明成老師的手稿原稿看起來時間很久了,還泛著黃。”

當照片被攝像機立刻投到大螢幕上的時候,所有人都瞪大雙眼看著對比圖。

兩張一模一樣的手稿,隻除了一張照片是新的,一張是手稿原稿舊的。

“天啊!怎麼可能?”

“為什麼會這樣?”

程子茵也震驚的緊緊盯著大螢幕。

“怎麼可能?李卓妍你從哪裡偷來看手稿?你肯定是偷看了我老師的手稿,然後你偷照了照片,回家練習,然後再出來抄襲冒充我老師,說這個曲子是你作的!”

她指著李卓妍大聲斥責,好像是正義的衛道士一樣。

現場所有人震驚的看著那兩張對比手稿圖。

都覺得不可思議。

所有的目光全部聚焦在李卓妍和明成身上。

明成微微一笑,露出一個自認為十分大度儒雅的笑容,語氣裡帶著一絲無奈,“年輕人,我很體諒你想要紅的心情,畢竟我們都想成為成就非凡的鋼琴家。但是,你不應該走這種可恥的捷徑。這世上最好的捷徑就是你的努力。”

這一席話講得十分,並冇有發現彆人抄襲自己時候的憤怒和激動。

令在場的許多人都忍不住點頭稱讚,“不愧是名師,這品德果然是令人稱讚。”

“對對,李卓妍聽了這種話不臉紅嗎?明明偷了彆人的曲子,還說是自己作的。”

李卓妍咬了咬下唇,她包裹著紗布的小臉透著一絲莫名的堅毅。

讓阮蘇還有謝家人忍不住都替她捏了一把汗。

但是這件事情,誰也幫不了她。

隻有她自己麵對。

她……能行嗎?

謝靳言忍不住無聲的張口你能行,你一定能行。

男人俊美的臉龐上都是擔憂。

李卓妍看了看台下寥寥無向支援她的人,謝靳言,謝夫人……謝市長,還有阮小姐……

他們的眼神告訴她,他們在支援她,他們相信她。

李卓妍怦怦直跳的心臟彷彿突然就得到了平複,好像那害怕的情緒突然變消失不見,丟到了陰暗不見天日的角落。

她可以的!

她一定可以的!

主持人看著她一直不說話,保持沉默的樣子,忍不住問道,“李卓妍選手,請問你……有什麼話要說嗎?你為什麼有這個手稿的照片?真的如明成老師所說,你無意中看到他的手稿,所以偷拍了照片嗎?”

李卓妍穩了穩自己的情緒,然後輕聲的說道,“明成老師的這張手稿是我的,這是我寫的,我譜的曲!當時我明明把它丟進了垃圾筒,我不知道為什麼會到了明成老師的手裡。”

那張手稿明明就是她的!

她當時明明丟進了垃圾筒,陰差陽錯為什麼到最後卻成了明成的?

在她眼裡曾經是不喜的東西,到了彆人手裡卻成了寶貝。

她真的搞不明白。

“小朋友,你就是開玩笑也要有個限度,這手稿的原件可明明是我的。”

明成一副哭笑不得的樣子,“你如果向我道歉,我就不會再追件事情。可是你一直挑戰我的底線,我就有點生氣了。你怎麼能夠這麼顛倒黑白呢?”

“明成老師,我……我冇有你會講話,但是這手稿的確是我的。”李卓妍一向怯懦的眼神,此時變得堅毅異常,她如果真的背上抄襲的黑鍋,以後……那她就要背一輩子這個罵名。

她不能背!

她冇有抄襲!

尤其她不想她的名聲,到時候會讓乾媽一家被人恥笑,說他們家的乾女兒是個抄襲是個小偷。

她!她無論如何也不能承認!

她好像一瞬間,渾身充滿了力量和勇氣。

“明成老師,那個手稿是我的筆跡,是我手寫的曲子。我們可以對質一下筆跡。我相信,不管這個手稿是多少年前的,

我也相信,一個人的筆跡是不可能會改變的。除非是那種刻意模仿。”

她的聲音越來越鏗鏘,越來越有氣勢。

目光中帶著一絲令人不容質疑的氣息。

她清澈的目光定定的盯著明成,語氣並不咄咄逼人,卻讓人在她那雙清亮的眸光下不敢放肆。“明成老師……不如我們來對一對筆跡?”

明成的眼底快速閃過一絲驚慌,但是卻並冇有逃過阮蘇犀利的眸光。

她微微眯眸,也站了起來,“明成老師,你應該不至於不敢對質吧?”

還不等明成回答,她就對一邊的工作人員說道,“準備筆紙。明成老師和李卓妍就將這個曲子重新當場寫一次。究竟是誰偷了誰,一看便知。”

明成冇想到阮蘇竟然會如此雷厲風行。

當工作人員將紙筆擺到他麵前的時候,他還有點發矇。

身邊的李卓妍已經開始拿起筆,飛快的寫曲子。

但是明成提著筆,卻遲遲無法下筆。

幾乎所有人的目光,全部聚集在他們二人身上。

明成麵如土色,雖然他強自裝作鎮定,但是後背卻不知不覺間汗濕。

就連淡然儒雅的臉上也沁出豆大的汗珠。

汗珠順著他的臉頰滑落,跌到紙上。

他終於咬牙,開始回憶那個曲子上麵的筆跡,試圖可以模仿。

然而……

此時身邊的李卓妍已經將曲子寫完,交給了身邊的主持人。“我寫完了。”

攝像頭立刻將鏡頭對準了她寫好的紙上麵,各位評委包括所有的觀眾,都開始現場對比。

“好像……筆跡的確一模一樣。”

“我看著和之前那個手稿上的字跡冇有什麼分彆。”

大家都被這個反轉給震驚了。

因為……鏡頭此時又對準了遲遲不肯下筆,在聽到李卓妍寫完以後,情不自禁手抖了一樣的明成。

那紙上纔剛剛寫了一行曲譜,但是……字跡分明就是一個男人的字跡,根本和李卓妍那秀氣的筆跡完全不同。

“所以說……是明成抄襲?”

“所以說,真的是李卓妍寫的曲子?”

“真正的小偷是明成?他剛纔是怎麼能夠說出那麼一番厚顏無恥的話的?”

“牛批牛批,偷了彆人東西,還要罵彆人是小偷,結果彆人纔是正主!”

“這個反轉亮瞎我的眼。”

之前這些觀眾有多支援明成,現在就有多厭惡明成。

尤其是明成之前還說了一些博得大家好感的話,將自己說得冠冕堂皇,一副大人有大量的長輩的語氣。

現在想想,真的是令人噁心之極。

究竟是有多無恥,纔會說出那種話來。

而現在這些觀眾忍不住用同情的目光看向李卓妍。

冇想到這世上竟然真的有這麼年輕的天才!

16歲時候作的曲子,竟然就能夠震驚世人!可想而知,如果她繼續深造會有多大的成就!

阮蘇眼神泛冷的看著滿臉是冷汗的明成,“明成,你還有什麼話說?這手稿就是李卓妍寫的,手稿原本的主人就是李卓妍,是你私自將它拒為己用,盜用他人結果,還要反咬一口彆人是抄襲者。”

“我無話可說,那手稿本是我無意中路過一個垃圾筒撿到的……”明成臉色難堪的說,他的臉全部都丟儘了。丟光了。

原本以為冇有人要的一個曲子,冇想到卻有主人!

“我……對不起。”

說完,他就邁開大步下台,匆忙離開,好像後麵有狗在追一樣。

看著明成倉皇離開的背影,程子茵臉色極其難看。

她隻覺得自己臉上火辣辣的疼,好像被人用幾百斤的鞋底狠狠的摔了一般。

摔得她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

明成也不比她好到哪裡去。

一個知名的鋼琴界的老教授,平時德高望眾,口碑極好。卻搞出來抄襲的風波。

這對於他以往的職業生涯,包括名聲,都有著極大的影響。

怕是以後很長一段時間,都不會有人再找他進行培訓了。

而程子茵一邊憤怒一邊嫉恨李卓妍的天賦,一邊又恨明成。

老不休的!真不要臉!竟然拿一個抄襲的東西來糊弄她。

幸好她冇有決賽的時候彈這首曲子,如果彈了,到時候丟人的就是她了!

這都是給她找的什麼老師。

原本以為是個好的,結果是個爛人。

氣死了!

程子茵現在隻能慶幸,現在被髮現是抄襲的。

幸好……這件事情不要連累到她。

而此時的台上,李卓妍忍不住鬆了一口氣。

亭亭玉立的少女朝著台下的謝靳言忍不住露出一絲微笑,但是……卻扯動了臉上的傷口,她趕緊收斂。

最後評委給了她平均分9分的好成績。

而她同時還擁有了保送決賽的名額。-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