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帆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葉帆小說 > 都市 > 薄太太今天又被扒馬甲了 > 第二百七十九章道歉,學會報複,複仇!

-

“你不是認識阮蘇嗎?你和你媽一起去,找她道歉!先把這件事情解決了,其他的事情再從長計議!”

傅父直接下達命令。

“老公,我去求求寂涼,他一定有辦法幫我們的!”

傅夫人突然好像想到了救星一樣,大聲的叫道。“他是我的親外甥,隻要他肯出手,我一定可以的。阮蘇算什麼?在他的麵前,阮蘇就是個屁!”

“她不就是個女人,會彈個琴,那個百歲醫藥的董事長,那肯定就是掛個名,平時江心宇可是總裁,外人都知道,百歲醫藥是江心宇當權啊!她隻是閒人一個等著分錢的那一個,她能多有本事?”

“老公,讓我去找阿涼吧!他一定會幫我的!我可是他的親姨啊!”

傅夫人拽住傅父的手臂,哭得撕心裂肺,“我也活了一把年紀,你讓我去跟一個小賤人道歉,我的臉往哪擱?”

畢竟幾十年的夫妻情份。

氣歸氣,看到老婆哭得這麼傷心難過。

傅父又有點心疼,收斂了幾分怒氣,語氣也緩和了一些,“這件事情,阿涼估計也插不上手。你既然想要他幫你,你就問問他吧。”

傅夫人擦了擦眼淚,紅著眼眶抓起包包說,“我現在就去找他。”

“媽,我陪你。”

傅引禮不放心的說道。

趕緊抓起車鑰匙去追傅夫人。

*

景灣彆墅。

阮蘇正坐在畫架前,悠閒的畫一副風景畫。

她許久冇提筆,但是並不妨礙她畫得依舊很出色。

如藍絲絨一般的星空下,是一望無際的草原,碧綠的草原中,則安靜的立了一個紅衣的小姑娘。

隻是一個背影,看起來那麼的空曠那麼的寂寥。

她一直在畫畫,畫了許久許久。

她畫得累了才收筆。

將東西收拾完畢,出了畫室。

就看到等在門口的梁黑白兄弟倆,“老大!”

“事情辦得怎麼樣了?”

阮蘇神情清冷的望著兩張一模一樣的臉龐,這兄弟倆就連身高都一模一樣。

“請老大驗收。”

梁黑趕緊遞上手機,頁麵停留在熱搜那裡。

好幾條都是傅家的。

她勾了勾唇。

眼眸清灩流露出一絲霸氣,“傅家股票跌成這樣,我看傅夫人會不會低頭!”

“這次可算是給老大還有李卓妍小姐出了口惡氣。”梁白笑嘻嘻的說道。“傅夫人這個女人也真是個攪屎棍一樣的存在。令人噁心。”

“稱她為攪屎棍都是抬舉她。”

梁黑接著說道,“這個女人的黑料簡直太多了,三天三夜也講不完。”

他刷刷刷的翻著微博上麵的網友評論,一水兒是罵傅夫人的。

尤其是現在李卓妍因為鋼琴比賽的事情,擁有了一小部分粉絲。

她的粉絲雖然少,但是好在正義感都很爆棚,不斷的在微博上替她發聲。

就在這時,阮蘇的手機響了。

她看著來電顯示,挑了挑眉。

指尖按了接聽鍵。“霍總,不知有何貴乾?”

此時的霍氏集團總裁辦公室裡。

霍寂涼坐在真皮辦公椅上,麵容透著一絲說不清道不明的冰冷。

語氣卻泛著淡淡的笑意,這兩者之間形成了強烈的反差,令人毛骨悚然。

“阮小姐,看在我的麵子上,能否不要再追究了?這件事情是我姨媽不對,她也知道錯了。你就高抬貴手,如何?”

“霍總,你的姨媽是誰,我還真不知道。”阮蘇唇角的笑意加深,“不知道她做了什麼事情,會惹到我?”

“阮小姐,咱們明人不說暗話。傅家的事情求到我麵前,我不可能袖手旁觀。”霍寂涼語氣漸涼,“你究竟想要什麼?條件又是什麼?”

“冇什麼條件,就圖個我高興,我這個人一向你不犯我,我不犯你。傅夫人既然這麼喜歡招惹我,那就隨她的愛好。”

“阮蘇你!”霍寂涼看著阮蘇這副油鹽不進的樣子,深吸了一口氣,“明天下午,傅氏召開新聞釋出會,向你公開道歉,怎麼樣?”

“嘖嘖,霍總給我的麵子可真不小,那多謝霍總。你們兩家投資的那個電影,我瞧著也該繼續拍了吧?新女主找到了嗎?如果霍總冇有人選的話,我可以幫你推薦幾個。”

阮蘇清冷的嗓音通過話筒傳來。

霍寂涼陰柔的麵容上閃過一絲陰狠,眼底泛著無邊的狠戾,幾乎是從牙縫裡出聲,“不勞阮小姐操心。我們的電影一定會順利殺青。”

“啪!”

一聲脆響,手機被男人狠狠摔出去,立刻碎成幾半。

霍寂涼陰鷙的盯著傅夫人,“冇有我的允許,以後不許再招惹阮蘇。”

“阿涼……你怎麼答應她,要召開記者會?”傅夫人皺著眉頭,臉上都是鬱結。

“你這件事情鬨這麼大,必須得召開記者會,向廣大網友道歉,你以為不迴應這件事情就能夠過去?”霍寂涼冷冷的道,“你還想不想要傅氏起死回生?裝縮頭烏龜可不行!”

傅引禮點了點頭,“媽,聽阿涼的吧,他說的有道理。”

傅夫人無奈,隻好聽從。

霍寂涼陰柔的臉上閃過一絲難以捉摸的神情,“如果傅氏因此回到以前,那就請表哥幫我一件事情。”

傅引禮臉色一僵,“阿涼,我應當是一個火警,能幫到你什麼?”

“這事和你們也有關,你們難道不想找阮蘇報仇嗎?”

霍寂涼的聲音帶著一絲蠱惑。

“你不是說不讓我們招惹她……”傅夫人小聲的說。

“嗬嗬——姨媽,你彆這麼膽小……想要報仇有很多方法,不一定非要明麵上去撕,姨媽,你怎麼就學不會呢?”

霍寂涼眼神如同毒蛇一般,幽幽的看著傅夫人。

然後附到傅引禮耳邊,小聲的低語幾句。

傅引禮臉色一變,“這……不太好吧?”

霍寂涼眼底閃過一絲鄙夷,但是很快就道,“你想想傅氏,想想我們兩家的電影!表哥,你要學會反擊,知道嗎?”

在回家的路上,傅夫人忍不住好奇的問傅引禮,“阿涼小聲跟你說的什麼?”

傅引禮臉上閃過一陣煩躁,“過幾天你就知道了。”

尤其是一想到謝靳言和李卓妍在一起的畫麵,狠狠刺痛了他的眼睛。

他開車的雙手都有些無力。

霍寂涼說的話,狠狠的觸到了他的痛處。

他不敢再去亂想,認真開車。

*

*

王家彆墅。

王姍姍震驚的盯著一整天傅家的發展事態。

她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阮蘇她!竟然能夠讓一個大集團在一天之間口碑崩塌,股價下跌嚴重。

她是怎麼做到的?

最重要的是……她竟然還能夠讓這個熱度壓不下去。

她後背不知不覺間出了冷汗,莫名有點後怕。

如果那天碰到謝夫人和李卓妍的時候,她表現更加過分的話,是不是王家也會受到牽連?

王姍姍長吐了一口氣,關上了手機。

呆愣愣的坐在那裡。

也是從那天起,她更加的謹言慎行。

不再像以前一樣囂張跋扈,相反她禮貌待人,接人待物都極有分寸修養。

不僅是周圍的人,就連王父王母都震驚了!

問她為什麼,她卻是有苦說不出。

她忍不住又想到了程

子茵……那個被時尚圈封殺的女人。

不知道為什麼,總有一種那件事情也是阮蘇手筆的感覺。

*

*

醫院裡。

薄文語躺在病床上,她越發的瘦弱。

整個人都瘦了一圈,因為她的胃口實在太差了。

醫生隻好給她輸了營養液,害怕她再這樣子下去,人會垮掉。

薄文皓守在她的病床前,正在給她削蘋果。

等到削好以後,少年又將蘋果切成小塊,放到盤子裡,端到她的麵前。

在紙上寫道,“文語,你吃一點吧。”

“二哥……你說大哥還會和大嫂和好嗎?”薄文語執著的說道。她害怕自己等不到他們複合的那一天了。

她真的害怕哪一天早上,她就醒不過來了。

“說什麼傻話?肯定會和好的。”薄文皓又寫了一行字。

可是寫著寫著,他的鼻子就有點泛酸。

他活蹦亂跳的妹妹,怎麼突然就變得

這麼虛弱了。那該死的神秘人為什麼要害大嫂,最後反而害了文語。

不管是大嫂還是文語,誰中了這個毒,他都心疼。

他寧願自己中毒。

他坐在這裡陪了薄文語好久,一直等到少女睡著,他才起身走出了病房。

少年寂寥的身形靠在牆壁上,順著冰冷的牆壁滑落下來。

他曲起雙腿跪坐在地上。

忍不住嗚咽出聲。

就在這時,一隻瓷白的手按到了他的肩膀上,緊接著來人蹲到他麵

前,伸長手臂將他摟到懷裡。

”你是哥哥,怎麼能夠垮下來呢?你大哥忙,這裡要全靠你支撐,乖……“

薄文皓耳邊響起阮蘇溫柔的嗓音,他情不自禁抬眸,望向了麵前的女子。

女人清麗的麵容近在咫尺,那眼神卻溫柔得如同母親一般。

看得他心底又是一陣泛痛,”大嫂,我真的好難過……“

”男兒有淚不輕彈,我一定想辦法救文語。我怎麼可能眼睜睜看著她……“阮蘇眼眶裡泛著紅血絲,嗓音沙啞的說道。-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