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帆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葉帆小說 > 都市 > 薄太太今天又被扒馬甲了 > 第二百八十六章神秘麵具男人,欠揍!

-

她站在門口,看了好一會兒,這才走到薄文語病床前,直到她坐下。

薄文語才察覺到,她將視線從劇本裡挪到阮蘇身上,看到是她,薄文語笑得有點害羞,握著劇本的手指緊了緊,“大嫂……我就是反正住院無聊,不如背一背劇本。”

阮蘇握住她的手,輕聲開口,“彆背了。”

話落才驀地想起,她根本聽不到。

阮蘇趕緊拿起旁邊桌子上擱著的紙筆,迅速的寫了一行字,她一手楷書寫得極好,就好像印刻在紙上一樣。

“彆背了,劇本會有改動,按照你現在的狀態來改。帖合你此時的狀態,並且人設也會為你量身打造。過幾天我將新劇本弄出來給你。”

“新劇本?大嫂,你這是什麼意思啊?”薄文語不太明白的說,“我聽宴導說,編劇雪海大大是一個很神秘的人物,她輕易不會改動劇本的,也從來不和人見麵。”

“這件事情你不用管。”阮蘇又在紙上飛快的寫道。

寫完了以後她就直接給宴以道打電話,談劇本修改的事情。

宴以道剛出電梯,“你在文語那裡?我和心風也來了,你稍等,我們馬上就到。”

掛了電話,他和江心風直接就朝著病房走去。

江心風好奇的皺了皺眉,“要改劇本嗎?我偶像會答應嗎?”

“不知道。”宴以道搖了搖頭。

倆人進了病房就看到阮蘇正在看劇本,看到他倆,她衝他們招手,“快過來。”

“我想把文語這個小助理的人設改成從小助理變成女演員,小助理有自己的夢想,她的夢想是當演員。但是她又遭遇了人生的重創,耳朵受傷,聽不到聲音。”

阮蘇講著自己心中的想法,“後為她為了演戲,付出了多於常人加倍的努力,最終成為影後,人氣名利雙收。”

“在她成為影後以後,和男主頂流一起將撿垃圾進行到底。”

“你這個新設定挺好的,這遭遇簡直和文語一模一樣……”宴以道有些震驚的看著她,並且這個設定演起來對於現在的薄文語而言,會相對來說容易一些。

並且,這個設定很吸引人。

耳朵受傷的少女……

比起一個健康的小助理。

兩者之間的差彆,是一個質的飛躍。

江心風歪了歪頭,“阮小姐,雪海大大會同意修改嗎?”

阮蘇抬起眼皮看了他一眼,“你的劇情部分不變,就是演技還要多下功夫,把心操在正地方,彆總操到歪地方。”

少年被當著薄文語的麵兒訓斥了兩句,雖然知道薄文語聽不到,但是他麵子上還是有點過意不去。

臉龐漲得通紅,“我知道了。”

宴以道也有點擔心,和江心風同樣的害怕雪海不改。

這雪海可是個大佬,聽說神秘的很,隻給江心風一人寫歌。

他猛地抬頭,看向江心風,“雪海對你那麼好,你還擔心什麼?”

少年有點尷尬的撓頭,“可是……我從來冇有見過她啊!連她是男是女我都不知道。”

有時候他真覺得自己就是個天選之子。

被雪海選中,各種力捧。

雪海寫的那些歌,換成彆人唱,肯定也能紅。

這總讓他產生一種自己是個廢物的不自信感。

所以這部戲他一定要好好拍,好好努力,文語現在身體這麼虛弱都不放棄,他也不能放棄!

“冇見過?原來傳說從來冇有見過她是真的。”宴以道喃喃的說道,“阮小姐,你是怎麼聯絡上雪海的?”

阮蘇張了張嘴,剛準備開口,“我……”

“好痛……”驀地,三人身後的病床上傳來薄文語的呻吟聲。

打斷了阮蘇的聲音,看著已經不聽她說話,朝著薄文語衝過去的兩個男人,她無奈的搖了搖頭。

她原本想說,她就是雪海的。

還是以後碰到機會再說吧。

“文語,你哪裡痛?”

“按呼叫鈴。”

幾分鐘以後。

薄文語很快被送到了檢查室,開始做新一輪的檢查。

阮蘇守在急救室的門口,望著檢查室裡的那些同事,在操作著那些高科技的儀器。

江心風和宴以道坐在一邊的長椅子上。每一個人臉上的神情都很凝重。

阮蘇的手機突然震動了一下。

她舉起來就看到一個被隱藏了號碼的來電顯示。

女子清麗的麵容微沉,但還是接了起來。“喂。”

“想要薄文語解毒,你就按照我說的去做。”一個很明顯用過變聲器變音的聲音嘶啞的自手機裡傳來。

“你是誰?為什麼要我按你說的做?你想讓我做什麼?”阮蘇眸光冰冷,麵若寒霜。

整個走廊彷彿瞬間溫度下降好幾度。

就連宴以道和江心風忍不住也朝著她看過來。

“下午三點,到京間路66號,將你最心愛的首飾送到66號樓下的垃圾筒裡,否則的話,薄文語的命你彆想要了!”

說完,對方就掛了電話。

最心愛的首飾?

阮蘇盯著手機,覺得對方是在搞惡作劇。

但是,為了薄文語,她願意一試。

“我會通知薄文皓過來,現在暫時需要你們兩個陪一下文語。”阮蘇垂眸看著坐在長椅上的兩個男人。

“恩,你放心。”

阮蘇直接驅車來到了景灣彆墅。

她喜歡的首飾不多,幾乎冇有。她一向素麵朝天,首飾裝飾品更加是鮮少佩戴。

她根本冇有特彆喜歡的。

打開自己的首飾盒。

裡麵有許多首飾,可謂琳琅滿目。

最後,她的目光落到了一個由碎鑽組成的項鍊上麵。

那是華人人領了第一份工資以後,送給她的。

當時她說,這項鍊她很喜歡很漂亮。

她將這條項鍊拿起來,望著上麵這麼久過去了以後,依舊很閃耀的碎鑽。

拿出一個小首飾袋將它裝起來。

下午二點鐘,她駕駛著路虎,朝著京間路66號而去。

京間路是一條位於城郊的一條偏僻的小路。

周圍都是一些棚戶區,和一些拆遷的殘垣斷壁。

在午後的陽光下看起來透著一股難以名狀的破碎感。

阮蘇下了車,就將那個裝有項鍊的小袋子給丟進了66號的垃圾桐裡。

她剛轉身,神情一凝,清冷的目光猛地朝著66號那殘破的樓上望去,隻見那裡站了一個高大的身形。

男人臉上罩著一張黑色的麵具,隻露出堅毅的下巴。

陽光落到他身上,他周身那股神秘又殘虐的氣息越發濃烈。

男人冰冷的眼神緊緊盯著她。

下一秒,一把銀色的手槍出現在女子手中,烏黑的槍口對準男人,砰的一聲!

男人猝不及防但卻依舊動作靈敏的躲開,但是子彈卻依舊擦過他的手臂,擊中了後麵的牆壁上。

隨即,男人一躍而下,朝著阮蘇攻擊而來。

鮮血順著他手臂上的傷口滲出來。

他卻彷彿感覺不到一般。

阮蘇握緊手中的槍,朝著男人又是一槍。哪怕男人的身手極快,卻快不過她的手槍。

子彈撲的一聲射入男人的小腿上。

她的槍法極準,鮮少有人能躲過。

而這個男人第一槍卻躲了過去,僅僅是擦傷。

她絕對不允許有人從她的槍口下躲過第二次。

但是男人卻好像感受不到痛一樣,繼續朝著她進攻。

兩人纏鬥在一起。

轟隆隆!

天空中突然響起一聲大炸雷。

原本還晴空萬裡的天氣,突然變得陰沉沉的,一陣電閃雷鳴。

瓢潑大雨劈裡啪啦的落下。

砸在人臉上生疼生疼的。

大雨中的兩人卻恍若未覺,清麗的女子渾身都被大雨澆透。

但是她修長高挑的身形依舊如閃電般擊向臉上戴著麵具的男人。

她出手極快!

身手刁鑽。

男人漸有吃力,有些招架不住。

突然!

阮蘇的手朝著男人的臉上擊去,她冷白的手指在閃電的照耀下修長有力,五指成爪,眼看著就要抓到男人臉上的麵具。

男人卻身子就地一翻,躲了過去。

“藏頭露尾的鼠輩,竟敢打我的主意!首飾我也送到,解藥拿來!”

若不是想要拿解藥,她早就一槍將這麵具男打死!這男人倒也是個能忍的,小腿上鮮血直流,帶著雨水的血水落到他腳下,一圈又一圈,將雨水都染紅。

他卻好像冇有察覺一樣。

那雙沉冷的眼睛裡泛著殘酷的光茫。

"跟我走,我就將解藥給你。"男人的聲音嘶啞難聽,好像拉鋸一樣刺耳。

“若我不跟你走呢?”阮蘇掀起眼皮冷冷的看他一眼。

“那就休怪我不客氣。”男人此時已經支撐不住,他的小腿疼痛難忍,麵具下的臉色也泛著慘白。

他一揮手!

紛雜的腳步聲傳來!

二三十個黑衣男人突然從四麵八方衝過來,將阮蘇牢牢包圍。

滂沱的大雨裡,女子雙目如炬,手上的銀色手槍在掌心裡華麗的轉了個圈。

砰砰砰!

數槍響起。

離她最近的幾個黑衣人直接被一槍爆頭!

血花在半空中迸出來,令人觸目驚心!

團團包圍過來的黑衣男人,越來越多!好像一隻隻黑螞蟻一樣,手持長棍朝著她撲過來。

阮蘇冷笑一聲,嗜血的雙眸裡閃過一絲冷戾,再次舉起手槍!-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