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帆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葉帆小說 > 都市 > 薄太太今天又被扒馬甲了 > 第二百九十五章必須道歉!A爆了!

-

阮芳芳臉色慘白一片,手掌幾乎掐出血來。

她死命的咬住自己的唇,幾乎將唇給咬破。

所有人都看到了項鍊吊墜鑽石後麵的雙XX!

一大一小兩個X!

阮蘇的杏眸望向阮芳芳,眼神充滿嘲諷,“有些人就是喜歡吹牛,虛榮心膨脹得不認識自己究竟是誰。”

不管是程子茵還是何秋秋,包括其他看熱鬨的人,都震驚了。

冇有人會想到,阮蘇竟然送給李卓妍了一條真正的X總監設計的項鍊!

李卓妍也愣在那裡,原來真的是X總監設計的?那這項鍊的價值……絕對遠超阮芳芳那一條!

“所以,何小姐,程小姐,阮小姐,不準備道歉嗎?先是汙衊我和李卓妍偷東西。後又汙衊東西是假的,左一句假貨,右一句假貨。自己不識貨,就不要多嘴,省得回頭變成一場笑話!”

阮蘇漫不經心的看著臉色發白的三個女人,哪怕穿得再華麗又如何?

也遮蓋不了這三人醜陋的內心。

阮芳芳目光閃動著不甘與憤恨,剛纔她道歉了,為什麼還要道歉?

程子茵也一臉莫名其妙,憑什麼要道歉?

何秋秋氣得快暈倒,“王姍姍打了我,她應該向我道歉!”

阮蘇冷笑,“打你是因為你嘴欠,你欠收拾!那麼多人,王小姐怎麼不打,就偏打你呢?你父母不好好教養你,就彆怪彆人替你父母管教你。”

何秋秋掐緊自己的手指,睫毛都在顫抖,“阮蘇,不就是因為我們何家和薄家要聯姻,我即將要取代你成為薄太太,所以你纔會這樣子羞辱我。”

“是嗎?薄行止就在這裡,你可以問問他,要娶你嗎?”

阮蘇笑了笑,好像聽了什麼天大的笑話,她漫不經心懶洋洋的望向那個高大的男人。

自從出現,他一直冇有說話,沉默得好像一個隱形人,可是那強大的氣場卻又讓在場的每一個人都無法忽視他的存在。

薄行止深邃的目光微閃,充滿磁性的嗓音在冷寂的空間裡響起,“我薄行止的太太,今生今世隻有阮蘇一個。”

他聲音很涼,唯有提起阮蘇二字的時候,彷彿染上了一層暖。

所有人都震驚的瞪著薄行止。

承認了!

薄行止承認了!

程子茵也震驚的瞪著何秋秋,她怎麼冇有發現,自己的閨蜜竟然也對薄行止有想法?

她突然覺得自己就好像是一個笑話,被何秋秋耍得團團轉。

當初自己怎麼那麼蠢,竟然會相信何秋秋真的那麼好,幫自己追薄行止。

想也知道,薄行止這麼優秀的男人,何秋秋一個大小姐,跑去當了幾年空姐。

很明顯為就是為了薄行止,她才當的!

可惜自己竟然那麼笨,冇有看出來何秋秋的心思!

不僅是她,阮芳芳也震驚了。“你說什麼?何薄兩家人聯姻?不可以!怎麼可以!”

她現在是伯爵家的小姐,她纔是能夠配上薄行止的那個女人。

“你還嫌不夠丟人?閉嘴!”葉厭離憤怒的低吼一聲,直接給主辦法的何先生道,“派人將她給我送回酒店。”

“好的,葉先生。”何先生趕緊派保安拽住阮芳芳就往外趕。

“舅舅……舅舅……”阮芳芳叫得撕心裂肺,可是卻撼動不了葉厭離如磐石般的心臟。

程子茵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情緒,知道現在的情況對她不利,但是她現在家世不如何秋秋,人脈不如何秋秋。

就連名聲也不如何秋秋,不過……很可能過了今天以後,何秋秋的名聲也不見得就會有多好。

她還要參加鋼琴比賽,如果要能夠拿個好名次,她一定要做……那件事!

於是,她想了想說道,“阮小姐,李小姐,對不起,之前是我不明白情況,就出口傷人,希望你們彆介意。”

“不好意思,我很介意。”阮蘇神情極為不耐,“你的道歉我接受了,但是我不可能原諒你。”

她聲音不大,但是卻足以讓在場所有人聽得清清楚楚。“還有你,何小姐,快一點,比賽馬上就要開始了。”

一股子無形的壓迫自她的身上散發出來,壓得何秋秋喘不過來氣。

幾乎所有人都忍不住朝著她看,那股子強烈的氣場奪人眼球,尤其是薄行止就在她身邊。

俊男美女,氣場同樣強大,那股子威壓同樣強烈。

竟異常的和諧相配。

“何小姐,按理說你這個非參賽人員,不應該出現在後台,這裡可不是你何家,比賽也不是你何家辦的。”謝靳言的聲音慢悠悠的響起,他終於和謝夫人一起,從門口走了過來,站到了李卓妍身邊。

“誰說不是我何家辦的?他……他不就是我叔嗎?”何秋秋指著何先生說道。

何先生苦不堪言。

何先生原名何華文,是何秋秋的三叔,隻是何家經商,何先生一向喜歡舞文弄墨,從小就是個文藝青年。

長大了以後也步入了文娛圈,跟何家並不親密。這次國際鋼琴比賽就是他和吳鋼等幾個大佬一起承辦的。

話雖如此,他也隻是有點小權力,真正的主要大佬可不是他。

莫名被何秋秋點名,他真的是鬱悶死了。

他有些嫌惡的看著何秋秋,“秋秋,你要是來看比賽的,你就好好的看,你要是來搗亂的,我現在就給你爸打電話把你抓回去!”

這臉打得真是響。

一點麵子也冇有給她這個侄女。

何秋秋一張臉氣得發黑,憋屈和不甘的瞪著何先生,這可是她親叔!

憑什麼不向自己這個侄女?

氣死了!

“快點!道歉!”阮蘇抬起眼皮看了她一眼,聲音聽到在場那些人的耳朵裡,隻覺得A爆了!

何秋鞦韆不願意,萬不甘心,最後隻能低頭,“對不起。”

她眼眶發紅,好像她纔是那個被人汙衊被人冤枉被人恥笑的那個存在。

何先生長長吐了一口氣,這麼一個拎不清的侄女,真的是讓人不省心。

他看向了阮蘇,十分客氣的說,“阮小姐,比賽快開始了,去評委席吧。”

阮蘇衝他輕點了一下頭。

將項鍊重新幫李卓妍戴上,然後說道,“好好比賽,不要受影響。”

說完,她抱了一下少女以後,又對王姍姍說道,“王小姐,今天倒是讓我刮目相看。多謝仗義直言。”

被阮蘇這麼一誇,王姍姍頓時臉色通紅,不知道是羞的還是激動的。

她聲音都結巴起來,“不,不……不客氣,應該,的。我……我一定會努力比賽,好好發揮!我,我不能丟阮小姐的人!”

阮蘇漂亮的水眸望著她,忍不住笑了起來,她這一笑,頓時如同春日裡那一朵迎春花一般,讓人如沐春風。

王姍姍情不自禁看呆了。

好……好漂亮的笑容。她從來不知道,原來女人可以漂亮得這麼不可思議。

看得她一顆心臟怦怦直跳。

阮蘇:“……”

王姍姍比賽成績好不好,和她有什麼關係?怎麼就丟她的人了?

搞不懂。

何秋秋咬了咬唇,低著頭灰溜溜的離開了這裡,朝著觀眾席走去。

程子茵什麼也話也冇有再說,也默默的坐到自己的位子上,繼續化妝。

她一定要得到好名次,能夠進入到決賽不容易。

謝夫人看到程子茵和何秋秋都走了,有點擔憂的對阮蘇說,“小蘇,今天全球國際鋼琴協會的會長也來了,還有不少的市裡的領導也都來了。協會會長會不會因此對你有意見?聽說是葉厭離請過來的。”

“阮芳芳自己作死,搞出來這麼一出,我瞧葉厭離也不是那種不明理的人。”阮蘇笑了笑,感受到謝夫人善意的關心,讓她心裡暖暖的。

謝夫人卻依舊不放心。

聽說那個協會會長在鋼琴界盛名極大,不僅有錢有勢,還是各個國家領導人的坐上賓,那是一個惹不起的大人物。

看阮芳芳那囂張的樣子,如果那會長和葉厭離關係好,人家想要踩死小蘇這個鋼琴新秀,不是跟踩死一隻螞蟻一樣容易?

她怎麼能不擔心?

不管是妍妍還是小蘇,她都很關心。

如果因此妍妍被針對,拿不了好名次……

謝夫人心裡沉甸甸的。

好像壓了一塊大石頭。

如果……真的小蘇被人欺負,被那個鋼琴協會的會長給打壓,在鋼琴界抬不起頭的話,她……她也有一些人脈,不管怎麼樣,她也不可能看著小蘇和妍妍被人打壓無動於衷。

*

何秋秋憋著一肚子氣坐到觀眾席上,她剛一過去,何家的那些人還有程家的一些人都忍不住問道,“子茵情況怎麼樣?”

“比賽馬上就要開始了,她排到幾號啊?”

這兩家的人根本不知道在後台發生的那些事情。

何秋秋強撐著僵硬的笑臉,“她準備得挺好的,大家彆擔心。”

而阮芳芳也並冇有回酒店,則是坐在她的身邊。

倆人對視了一眼,都滿肚子怨恨。

何秋秋緩和了一下情緒,想到阮芳芳的臉比自己更疼,於是她故意刺激阮芳芳,“芳芳,你彆搭理阮蘇那幾個人,你的項鍊比那條好看多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