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帆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葉帆小說 > 都市 > 薄太太今天又被扒馬甲了 > 第三十一章吻脖子也是吻

薄太太今天又被扒馬甲了 第三十一章吻脖子也是吻

作者:七千萬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3-01-10 21:37:14 來源:做客

-

讓她想到,無數個黑夜裡,男人也是這樣帖著她的耳朵,說著各種騷,話。

她晃了晃腦袋,這男人不去好好工作,跑到這裡問這麼幼稚的話,做這種幼稚的行為,究竟想乾嘛!

“老婆,你對彆人都挺好,你還給他放行李。”薄行止的語氣泛酸,“你就對我冷冰冰。”

“我現在也可以將你當行李,丟到行李架上,你想不想試一試?”阮蘇盯著他。

“好吧,你以前不是最喜歡喝草莓汁嗎?哦,你還喜歡讓我咬你的耳朵,就像現在這樣。”薄行止性感沙啞的嗓音響在耳邊,他看著女人那白嫩的小耳朵,可愛得讓他情不自禁。他猛地張口,輕輕含住阮蘇的耳垂,輕扯了下才鬆開。

該死的!

這男人是瘋了嗎?

阮蘇隻覺得男人溫熱的唇舌,包裹住自己的耳垂,她差點呻吟出聲。

夫妻四年,他太瞭解她的敏感點在哪裡。

“我現在已經不喜歡喝草莓汁了。有些東西過期了,就該扔掉。”阮蘇聲音透著一絲媚色,掠去了之前的清冷,反而誘人至極。

雪白的小臉兒泛著淡淡的緋紅,在昏暗的光線下,顯得迷離又魅惑。

尤其是那雙杏眸,泛著瀲灩的水光。

本就因為離婚禁慾的薄行止,此時陣陣口乾舌燥。

以前他冇發現,這女人對他的誘惑力為什麼如此強大。

隻消一個眼神,他就想要將她死死按倒!

他整個人身上令人壓迫的危險氣息濃得化不開,讓人忍不住想逃。

那雙彷彿如狼般的眸子,緊緊鎖住阮蘇精緻的小臉兒。

阮蘇推他一下,“回你的休息室去。”

“我在這裡休息挺好。”薄行止說完,竟然伸出雙手,扣住阮蘇的腰,將嬌俏的女人抱坐在自己大腿上。

那種失而複得的感覺,瞬間充盈心房。

獨守空房的感覺非常不爽。超級超級不爽。

此時,重新抱住女人熟悉的嬌軀,那淡淡的馨香縈繞在鼻息間,讓薄行止一陣陣心猿意馬。

阮蘇掙紮了一下,想要掙脫,卻發現男人力氣極大,她根本掙不開。

“彆鬨!再鬨你負責滅火!”男人陡然間出聲,語氣極其危險。

阮蘇身子一僵,她不是什麼一張白紙啥也不懂的少女,立刻明白薄行止話中的意思。

她小臉更紅,氣得直咬牙,卻隻能作罷。

反正以前都睡了四年,也不差再被抱這一下。

就算是離婚後奉送的美男福利算了。

她瞪了薄行止一會兒,閉上眼睛不理他。

過了一會兒,薄行止又睜開雙眼,轉頭看阮蘇,男人性感緋薄的唇悄悄靠近她的,近了,更近了……

“該死的!你還讓不讓人睡了!”

突然,一個乘客將手上的雜誌一摔,用英文吼道。

薄行止睜開雙眼,厲眸看了一眼阮蘇。

抬頭望向那個乘客,乘客年紀二十出頭,是個白人。

他的旁邊坐了一個黑人小夥子,小夥子被吼醒,有些憤怒,立刻回罵,“你吵什麼吵?大半夜的你不睡你吵什麼?”

飛機上的其他乘客都被吵醒。

“大家評評理,他坐在我旁邊,一晚上都在打呼嚕,竟然還嫌我吵?”之前的那個白人憤怒的吼道。

倆人你一句我一句,吵得不可開交。

幾個空姐立刻跑過來勸架。

寧潔臉上帶著職業的微笑,“兩位先生,我是本機的乘務長,有什麼事情可以告訴我。我會幫你們解決。請大家保持安靜。出行在外,相互理解,好嗎?”

“理解個屁!你不就是個端茶倒水的,你能解決什麼?”黑人小夥叫道,“讓你們機長出來!”

“你走開!飛機是你家開的嗎?”白人小夥甚至還出手推了寧潔一下。

外國人一向瞧不起亞洲人,這也不是什麼秘密。

寧潔深吸一口氣,強忍著胸口的怒意,“請大家剋製。不要影響飛行安全,好嗎?”

“我是機長,如果你們繼續不尊重我們的乘務人員,我會讓飛機進行迫降。”

就在一黑一白兩個男人爭執不下的時候,突然,一個冰冷強勢的嗓音響起。

一個高大的身影緩步而來,彷彿是叢林霸主,草原雄獅一般。

男人身高腿長,一身機長製服將他身形勾勒得越發挺拔禁慾,氣勢逼人。被打斷親吻的男人,非常不爽。不爽的結果就是,有人會死得很難看。

眾人皆是一愣,怔怔的望著氣場強大的俊美男人。

震懾於男人的氣勢,驚歎於男人的顏值。

這年頭機長……都長得這麼好看的嗎?

倆吵架的男人也嚇了一大跳,在這男人強烈的威壓下,竟講話磕磕絆絆起來,黑人小夥指著白人說道,“是他,是他先罵我的!”

白人不甘示弱,“是他先打呼嚕的!”

商務艙裡一片混亂,所有的乘客都在圍觀這件事情,此時卻都忍不住將目光放到薄行止身上。

這男人簡直就是一個天然的發光體,哪怕往那裡一站,都吸引無數目光。

阮蘇有點煩躁,好好坐個飛機,怎麼還能碰上這種冇素質的乘客?

“繼續吵,我會迫降。”薄行止冷笑一聲,冰涼的嗓音響起,“然後送你們到警察局去吵。”

有些乘客不滿的小聲議論,“現在夜深了,迫降很危險吧?”

“對啊,現在我們走到哪了啊?”

“行了行了,彆吵了。”

阮蘇哼笑一聲,杏眸輕輕一眨,長長的睫毛如蝶翼般輕舞,“我建議薄機長最好直接給他們兩個準備降落傘,丟出去。”

女子的聲音帶著一絲嬌俏,還帶著一絲清冷。

如泉水叮咚,瞬間所有人的視線,全部集中到阮蘇身上。

這纔有人發現,他們艙內竟然還有如此漂亮的人間尤物。

女子一身奶紫色的連衣裙,皮膚白得發光,杏眸桃腮,唇紅齒白。

何秋秋瞪大雙眼,立刻阮蘇認出來。

她怎麼在飛機上?該死,自己怎麼現在才發現?

聽著阮蘇那嬌俏的聲音,薄行止隻覺得有了一股強烈的蘇麻感從尾椎骨升起,瞬間衝至頭頂。

自從離婚以後,聽得最多的就是她清冷的聲音。

此時這帶了三分笑意的嗓音,就如同那四年婚姻裡,她無數次在床,上求饒時候的聲音,又嬌又俏,讓他忍不住想要更深更猛。

男人深吸一口氣,厲眸掃視眾人,發現許多男乘客那驚豔的目光以後,忍住渾身的躁意,衝兩個吵架的男人道,“護照給我。”

“你不是警察,憑什麼要我們的護照。”白人叫道。

“憑我是機長,這座飛機上麵所有人的安全,全部由我負責。任何阻礙飛行的人,全部由我處置。”薄行止冷冷開口,“再廢話,直接丟出去!”

他現在恨不得挖了那些將眼珠子粘在阮蘇身上男人的眼。

這兩個渣渣再BB,他真會將他們直接丟出去!

兩人將護照給薄行止,薄行止並冇有接。

寧潔趕緊走過來,看了一下兩人的護照,這才說道,“一個米國人,一個法國人。”

“你們兩人的護照暫時由我保管,飛行結束以後我會歸還。”薄行止掃視兩人,不等兩人反駁,就又開口說道,“我國《民用航空法》規定,機長的職責包括對飛行中任何破壞民用航空器、擾亂民用航空器內秩序、危害民用航空器所載人員及財產安全以及其他危害飛行安全的行為,有權采取必要的適當措施。所以你們即使想要控告我,我支援你們。不過你們告不贏就是了。”

說完,男人又掃視圍觀的乘客,“所有想要繼續滋事的隨時歡迎,不過就冇有他們兩人的待遇,直接丟出去。”

“你不能……”白人還想要再反駁兩句,但是一對上薄行止如狼般的眸子,立刻噤聲。

隨後薄行止又讓寧潔多留意一下各位乘客的動靜,這才重新坐到阮蘇身邊。

何秋秋如刺在喉,薄機長怎麼坐到了那個女人身邊?

看著很親密的樣子?

本來光線就昏暗,現在男人就坐在陰影中,那身氣勢卻在黑暗中讓人不容小覷。

“我剛纔帥不帥?”薄行止知道身邊的小女人冇睡著,他故意又湊到她耳邊,壓低了聲線。

阮蘇冇睜眼。

“不覺得你老公像英雄嗎?”

阮蘇還是冇反應。

這男人是不是有病?剛纔那冰冷又強勢的樣子,和現在這幼稚無賴的樣子,根本就判若二人。她可是看到了,剛纔這男人收穫了不少空姐和女乘客愛慕的眼神。

真的應該讓她們看看他們心中的男神是個什麼樣的幼稚鬼!

薄行止想到剛纔被那兩個黑白男人打斷的吻,心裡掀起怒意。

商務艙很安靜,暗黑的氣氛有種神奇的魅力。

讓他心浮氣躁,讓他口乾舌燥。

他微微俯身,又悄然將唇湊到阮蘇唇上。

小女人冇動,他勾唇,趕緊把薄唇覆上。

但就在他要吻上的時候,女人卻迅速偏了一下腦袋。

吻空了!

薄行止吻到了她的脖子上!

女人的馨香縈繞有鼻息間,薄行止迷醉的深嗅一口。

小女人倒是會躲,但是他好歹也算是吻上了,吻脖子也是吻。-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