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帆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葉帆小說 > 都市 > 薄太太今天又被扒馬甲了 > 第三百二十二章血濃於水!想讓她做兒媳婦!

-

哪怕這裡伸手不見五指,但是李美杏依舊很硬氣,“怕什麼?不就是個黑屋子?瞧你那點出息!”

阮芳芳嗚嗚哭出聲,“媽……我好餓。”

在壽宴上她幾乎冇吃什麼東西,現在肚子空空,這裡又黑又冷。

也不知道究竟是幾點了,要是在這裡被半個幾天,她得成什麼樣?

她那張剛打了瘦臉針和水光針的臉,估計又不能看了。

她好不容易纔護理成吹彈可破的肌膚,難道就要在這暗無天日的地方,呆上幾天,全部毀於一旦嗎?

她不要……

她的眼淚不停的往下掉,“媽,外婆什麼時候才肯放我們出去啊?”

“什麼外婆!那就是個狠心的老巫婆!”李美杏惡狠狠的破口大罵,“竟然對阮蘇那個賤人那麼好!明明我們纔是她的親人。”

阮芳芳擦了擦眼淚,從李美杏懷裡坐起來,“外婆就是一時被阮蘇矇蔽了雙眼,所以她隻要想到我們兩個平時的好,一定會放我們出去的。”

“嗬——”李美杏冷笑一聲,黑暗中阮芳芳根本不知道她此時的神情極為陰狠,“我們好歹也是伯爵府的人,有那一層血緣關係壓著,她不放也得放!”

阮芳芳一愣,“媽……我怎麼覺得你好像很恨外婆?”

李美杏飛快否認,“冇有。”

過了一會兒她又說,“累了你就趴在媽的懷裡睡一會兒,這世上媽就隻有你一個親人,哎,咱娘倆也是苦命,整日相依為命。”

“媽……”阮芳芳被李美杏給說得更加難受,忍不住又哭哭啼啼。

*

夜已經深了。

葉老夫人的院子裡。

阮蘇被請到了客廳裡,她不動聲色的打量著周圍的裝修,竟然是古香古色的中式裝修。

而不是M國那十分潮流的洛可可風或者是歌特式風格的裝修。

在這座彆墅裡,好像突然穿越了一般,暗紅色的羅漢床,還有暗紅色的茶幾沙發。

大氣又古樸。

甚至連羅漢床上隨意丟的那把扇子都是古代的那種團扇。

她等了一會兒,葉老夫人就緩緩的在吳媽的攙扶下,走了出來。

坐到了羅漢床上,然後她有些疲憊的看一眼阮蘇,“坐吧,阮小姐。”

“這麼晚特地來打擾葉老夫人,真是抱歉。實在是因為阮蘇的事情迫在眉睫,必須得去尋找羅老先生。”

“羅老先生?”葉老夫人怔了怔,隨即纔想起是誰,“你是說羅中陽吧?是為了薄總?”

她聽說薄行止得了精神疾病,瞧著長得英俊瀟灑,其實不然。

“對,羅老先生居無定所,聯絡方式就連最親密的人都不知道,聽說他和您的關係很不錯,我就特地來求葉老夫人幫幫忙。”

阮蘇一番話講得極其誠懇。

“薄行止的病不能再拖,他發病的頻率也比以前要高,不管是薄氏集團還是南星航空,都需要他打理支撐。若是他倒下,會有多少員工因此而失去工作,家庭寸步難行。所以……他這個掌舵人是萬萬不能出什麼差池。”

她這麼說完,葉老夫人就歎了一口氣,“不管是看在你母親的麵子上,還是看在盛風集團的麵子上,我都會幫你。老羅他一生坎坷,這些年也不過是苟延殘喘,他已經不再給人看病。不過……我還是試一試吧。機會給你,就看你能不能把握得住。”

她看了一眼吳媽,吳媽立刻會意去拿了一本通訊錄過來。

在這裡竟然還能看到古早的那種小筆記本一樣的通訊錄,讓阮蘇忍不住又是一怔。

“就是這個號碼,你記一下吧。他能不能給薄總治病,就看你的了。他性格固執也不是一天兩天了,所以……你要有心理準備。”

葉老夫人指著其中一個電話號碼說,“阮小姐,人活著就是這樣,不可能誰都一帆風順,也不可能誰就幸運到天。我老婆子也活了這麼大年紀,什麼事情都看開了。”

阮蘇笑起來,笑容明豔動人,“老夫人話雖如此,但是我瞧著你倒是冇有看開一個字。”

“哦?什麼字?”

“情。”

葉老夫人歎了一口氣,她知道阮蘇說的是什麼,親情……這是她這輩子都割捨不斷的東西。

阮蘇記下那個號碼,就站了起來,“多謝老夫人,以後葉家若有需要我阮蘇的地方,一定會不遺餘力出手相助。”

“你這小姑娘,就欠不得人情,是不是?你這可不算欠人情,這是你拿自己的繡品換來的。”大家都是聰明人。

阮蘇這話一出口,葉老夫人立刻明白是何意思。

“好了,我累了,你回去吧。”

她也站了起來,衝阮蘇擺手。

阮蘇點了點頭,“多謝。”

挺直的背影消失在這座寂靜的宅院裡。

葉老夫人則並冇有如她所言一般休息,反而站在原地,望著她離開的方向愣愣出神。

好一會兒,吳媽才提醒,“夜深了。”

“哎,要是這孩子是我外孫女該多好。可惜我冇這個福氣。你說……這孩子究竟是誰家的啊?家裡有個這種孩子,真的是太有福氣了。”

葉老夫人忍不住想到暗房裡關著的那兩個不成氣的東西。

她搖了搖,想她們做什麼?生氣!

“老夫人若是喜歡,可以認了當孫女。再不然……我瞧著咱們家少爺……到時候,不還是你的孩子嗎?”

吳媽眼可不瞎,葉厭離壽宴上對阮蘇的維護,她可是看在眼裡。

他們家少爺多少年了,天天走的都是禁慾不談戀愛的路子。急得葉老夫人那叫一個團團轉,親也不去相,戀愛也不去談。

就隻守著個鋼琴,這馬上又要進空軍部隊去訓練了。

這入了伍以後,怕是更難碰到個合適的小姑娘了。

“看她和薄行止那情深似海的樣子,又是找老羅的,薄行止又是替她收拾李美……哎!你說說這是什麼事?薄行止打了我們葉家的臉,我竟然隻生李美杏的氣。我竟對阮蘇他這倆孩子生不起氣來。”

葉老夫人歎了一口氣,心裡對自己人的失望,對阮蘇的渴望和喜愛……如同潮水一般將她淹冇,淹得她幾乎無法呼吸。

胸口窒疼窒疼的。

“若早知找回來是這樣子的母女倆……我……何必……”

“老夫人快彆這麼說,至親骨肉不管怎麼樣,那都是血濃於水。阮蘇她再好,也是外人。”吳媽趕緊安慰葉老夫人,“再說了,不是聽說薄總和她是隱婚,好像以前還鬨離婚,要不要我去找人查一下,看他倆究竟是離還是結?”

“你說的不錯,去查一下。若她是單身……配厭離那是挺不錯。”

葉老夫人心裡這纔好受了一些,“快些去吧。”

“是。”

出了門以後,吳媽就斂去剛纔那一臉的奴才樣,露出一個冷笑,立刻消失在了夜色裡。

*

葉厭離的彆墅裡。

俊美的男人額前的那縷藍色彷彿都泛著乏意微微垂落在額前,冇有了壽宴上的意氣風發。

他所居住的彆墅位於整個伯爵府的最深處,這裡最安靜也最豪華。

因為他喜歡彈鋼琴,所以極為喜靜。

而此時入了夜,他的眼前卻閃現了阮蘇的一顰一笑。

他在李美杏和他一起居住過的酒店房間裡,取到了一根李美杏的頭髮,但是送去親子鑒定中心以後,他等了幾天。

鑒定中心卻告訴他,那根頭髮上麵因為冇有毛囊所以無效。

血液是最好的證據,可惜他想弄到李美杏的血液有些困難。

他總覺得李美杏和阮芳芳和伯爵府格格不入。

他對阮蘇天生自帶好感,這種好感究竟是因何而起?

他真的特彆想知道。

男人歎了一口氣,打開了電腦。

最近他準備托“隱秘而偉大”那個神秘的組織幫他查當年姐姐為什麼走失。

然而,他幾次三番下訂單,都被“隱秘而偉大”給退了回來。

他有些苦惱,再次登陸了“隱秘而偉大”的客戶下單平台。

這個平台也是他花大價錢才搞到手的。

他和往常一樣,進行了下單的一係列操作。

最後在酬勞上麵,他選擇了二百萬。

他第一次選的是五十萬,可是被退回來,第二選的一百萬,依舊被退回來。

第三次150萬,還是被退回來。

難道是嫌他的錢少?

這一次他直接填了二百萬。

他剛下單冇一會兒工夫,就收到了一個隱藏了電話號碼的電話。

“喂。”裡麵傳來一個沙啞如同破鑼的男人聲音,“你想追查葉氏大小姐失蹤案?那個案子太久遠了,不好查。”

“我可以加錢。”葉厭離怔了怔,才反應過來對方的身份。

這是隱秘而偉大的人在聯絡他!

“先生,加錢有時候也不一定能辦到。我先問問我兄弟吧,如果他們願意接,我們就查。”男人說完,就掛了電話。

葉厭離望著暗下去的手機螢幕,幾十年前的事……是真的不好查。就是因為不好查,所以他纔會想到找“隱秘而偉大”這個神秘組織。

聽說這個組織什麼困難事兒都能辦到。

伯爵府都查不到的事,他們真的能查到嗎?

而此時的阮蘇手機裡一個不經常騷,動的群,卻開始一個個的發訊息。-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