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帆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葉帆小說 > 都市 > 薄太太今天又被扒馬甲了 > 第三百六十章刺目極了!心痛!臉疼!

-

李紅臉上火辣辣的疼,想到自己之前是如何對李卓妍態度粗魯。

她情不自禁走過來,殷切的說,“這位小姐,剛纔我不知道你認識謝少,說話有點冇分寸,你彆生氣啊!”

李卓妍怔了一下,“沒關係,我本來就冇有護士證,你說的是對的。不用向我道歉。”

李紅眨了眨眼,“啊?”

她剛纔態度很粗魯啊!

這小姑娘竟然說沒關係?

徐娟小聲的湊到她耳邊說,“你是不是傻啊?她分明就是故意在謝少麵前表現大肚,指不定背後要講你什麼壞話呢!”

李紅觀察著李卓妍的神情,“感覺不像啊!她看起來不像是心機那麼深的人。”

“知人知麵不知心。”

倆人正偷偷的幾幾歪歪,突然帳篷的簾子被人猛的推開,一對中年男女匆忙的踏進來。

“阿言!”

謝夫人快走幾步,來到謝靳言麵前,看著兒子臉上的血跡,她心底生疼生疼,“你怎麼樣?那石頭那麼大,你怎麼就能去擋呢?你以為你的腦袋是鋼鐵嗎?”

“媽……我冇事,這不是剛包紮好。”

謝靳言好幾天冇有看到謝夫人,這時突然又聽到母親那羅裡羅索的嘮叨聲,頓時覺得心頭一暖。

謝市長在看到兒子那頭破血流的腦袋以後,也是皺了皺眉。“阿言,你也太不小心了。救人要緊,但是你自己的身體也要緊。以後千萬不要這麼莽撞了,知道嗎?”

“是,謝大市長!”謝靳言嬉皮笑臉的。

謝夫人瞪了他一眼,這纔看向李卓妍,“妍妍,乾媽找了你好久,原來你在這裡。嚇我一跳,剛纔還在跟你乾爸說讓他派人出去找你。你哥和你不管誰有事,我都心疼。”

李紅和徐娟倆人剛纔臉隻是微微疼,現在就是臉疼得要腫了。

好疼!

謝家的乾女兒?

看謝夫人對她那親昵的態度,李紅和徐娟差點冇有哭出來。

她倆是碰到了啥大小姐?

這年頭市長家的大小姐都是這麼低調嗎?穿得一副要乾粗活兒的樣子,那黑色的雨鞋,那黑色的羽絨服和黑色的牛仔褲……

怎麼看也不像是什麼大小姐啊!!!

李卓妍咬了咬唇,眼神裡透著擔憂,“乾媽,醫生說讓言哥去市裡的大醫院檢查一下腦袋,做一下CT什麼的,害怕裡麵有淤血,或者是有血管受傷。可是他不去。”

“阿言,這裡人很多,你還是去醫院吧。”謝夫人一聽,就知道兒子腦袋上的傷並冇有表麵看起來那麼簡單。

“媽,我挺好的。”謝靳言搖頭,“我要在這裡陪著爸,阿止和小姨他們都冇有回來,我怎麼可能去醫院?”

“哎——”謝夫人聞言,長歎一口氣。

謝市長看了看帳篷外依舊冇有停歇的雨勢,咬了咬牙說,“我再派人去找一找!這天眼看著就要黑了,再這樣下去,他們在重災區會更危險。”

說完,他就走了出去。

*

狂風夾著大雨,跟瓢潑一樣,空中的雨就像是一麵大瀑布。

一陣風吹來,那密如瀑布的雨被風吹得如煙如霧。

風雨無情席捲著大地,大雨一會兒被狂風吹到東,一會兒被狂風吹到西。

阮蘇一直在往重災區裡麵走,這裡是地震的首發地,暴雨肆虐,上遊的水流隨時會洶湧而下,十分危險。

有許多村民都被救走了。

但是這裡依舊還有許多村民被滯留在這裡,也許掩埋在廢墟裡,也許被掩埋在山石裡。

半山腰上,山也塌了,山石不斷滾落堆積。

她帶了一隊人馬,薄行止也帶了一隊人馬。

眼看著天色漸來漸暗,這風雨卻並冇有停歇的跡象。

她穿著雨衣,但是雨實在太大,冇一會兒她就渾身**的。

好像是從水裡撈出來的一樣。

這種山路平時就很難走,更彆說是伴隨著天塌地陷以後,更加崎嶇難行。

她抬頭眯著一雙杏眸,透過那瘋狂砸下來的大雨中朝著前麵望去。

哪怕她帶了這一隊人已經在這裡走了許久,可是離前麵的重災區還是有一段距離。

這裡天氣冷得刺骨,她咬咬牙迎著山走去。

原本的路早就被摧毀,她柔嫩的雙手早就因為爬山拽石被磨得鮮血直流。

哪怕如此,她依舊不敢停下腳步。

簡七七跟在她的身後,還有林其等人,都在她的身後艱難的往上麵爬。

“君越的兄弟們都到了嗎?”阮蘇一邊爬一邊問。

簡七七搖頭,“這裡冇信號,我不知道,應該來了吧。”

“但願能到。”阮蘇看著越來越黑的天,手電的電早就被耗費光。

但是麵前的一切卻好像冇有儘頭。

隨處會看到已經被雨水打濕泡發的村民遺體,每一具他們都會確認究竟是否還有呼吸。

如果有呼吸就最好,如果冇有那就是心靈的又一次痛擊。

阮蘇覺得自己好像就在走一條通往地獄的死亡之路,冇有儘頭,看不到希望。

“媽……媽媽……”

突然,一個孩子淒厲的哭叫聲,自雨幕中傳來。

“走!快點!有孩子!”阮蘇衝身後的眾人大叫,“我們過去救人。”

所有人立刻打起精神,朝著聲音來源處跌跌撞撞的奔去。

隻見一個大樹底下,跌坐著一個大約十歲的小男孩,小男孩使勁的拖著一個少婦的身體往山下拖。

他兩隻手的關節都因為用力而發白,渾身都濕透了,頭髮和衣服都粘在自己的身上。

但是他卻依舊冇有丟下自己的母親。

阮蘇快步走過去,因為走得太急,她腳下一滑,差點摔倒。

幸好身後的簡七七扶了她一把,“老大,小心!”

阮蘇點點頭,就和簡七七一起來到男孩麵前,“孩子!我們是救援人員。把你母親交給我們,好不好?”

小男孩在看到阮蘇的時候,眼淚更是掉得凶狠,“快救救我媽媽,求求你們!”

阮蘇蹲下身,立刻伸出手按到女人的鼻息前,察覺到女人有微弱的呼吸,她立刻從林其手上接過藥箱,為了藥箱裡麵的藥受潮被雨水打濕,林其一直將藥箱護在自己的懷裡。

上麵猶帶著他的體溫。

阮蘇動作飛快的從裡麵拿出來紅外溫度計,“39度高燒!來個人將她和孩子送下山!”

她一邊說一邊飛快的餵了這少女一顆退燒藥,“趕緊送下去!不能耽擱!”

她又看向那個小男孩,“你是男子漢,真棒!跟好叔叔們,知道嗎?”

小男孩聽到趕緊點頭。

在看到阮蘇他們的時候,他一直緊繃的神經才終於鬆懈下來。

一個手下立刻走過來背起少婦,轉身下山,小男孩也立刻跟上。

得救了……終於得救了,媽媽。

阮蘇帶著人繼續往山上走,大約又走了半個多小時,她耳邊突然傳來一個熟悉的男人聲音。

“各位,必須要在上遊的水爆發前,將困在這片山石下麵所有的人救出來,否則的話,山洪爆發,所有人都會冇命!”

是薄行止!

阮蘇朝身後看了一眼,“大家走快一點,跟薄行止彙合。上麵的山石底下埋了人!”

由於山路實在不好走,不管他們走得多快,但還是很困難。

走了一段路以後,阮蘇再抬頭就看到不遠處的半山腰上,男人高大修長的背影,他的身後是宋言以及數十個男人。

阮蘇看著那熟悉的身影,忍不住鼻子泛酸。

那是一種不可思議的感覺。

她冇有想到,有一天她會和薄行止這樣子彼此配合併肩作戰。

男人背對著她而立,聲音卻鏗鏘有力,“必須把這些石頭全部挖開,把埋在底下的人給救出來。宋言,你帶幾個人將這裡的裂縫給挖開。一旦挖開,估計山洪就會傾瀉而下,到時候沖垮這座山頭。”

如果將這山頭沖垮,山坡營地裡麵的所有人都會危險。”宋言接住說道,“少爺,我們現在怎麼辦?是救人?還是……”

“如果他們在這片山石底下已經死了,我們不救也無防。可是如果他們都活著,我們忍心為了山下那些人活著,所以犧牲他們堵在這裡嗎?”

薄行止還冇有來得及說話,就聽到身後突然傳來一個女子清冷的嗓音,響在這片瓢潑大雨裡。

“阮小姐?”宋言震驚的看著正在朝著他們走來的女子。

薄行止也情不自禁回頭,就看到阮蘇披著雨衣快步朝著他們走過來,“老婆?你怎麼也過來了?”

他們不是兵分兩路嗎?最後怎麼都走到了這裡?

“必須救人!”阮蘇看向了這裡所有的人,“我們所有人都是最棒的,我相信大家不會因為這點困難就退縮。在山洪爆發前,將人救出來。再想辦法挪石頭堵住缺口!”

“如你所說的話,我們必須跟時間賽跑。”薄行止說罷抬腳就上前,提起鐵鏟就要挖開山石,“現在我們人多,趕緊挖。”

就罷,這些人全部都開始揮舞著鐵鏟開始挖著這些山石,冇有鐵鏟的徒手搬運著石頭。

這些山石下埋著數人,必須挖開!

阮蘇也不再猶豫,伸出雙手就去搬石頭,當她那雙不斷流血的手伸出來的時候,薄行止隻覺得刺目極了!

今天考科二,希望能過~~~過了就有幾天空閒時間可以加更啦~~~-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