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帆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葉帆小說 > 都市 > 薄太太今天又被扒馬甲了 > 第四十三章薄太太威武上熱搜

薄太太今天又被扒馬甲了 第四十三章薄太太威武上熱搜

作者:七千萬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3-01-10 21:37:14 來源:做客

-

寧潔一聽就知道是何秋秋,掩去心底對何秋秋的厭煩,她對阮蘇說,“薄太太,我們還得開會,先走了。”

阮蘇每聽一次薄太太,就頭皮發麻一次。她忍不住說,“薄行止不喜歡將我們兩個的關係公佈,所以……能不能請大家……”

“這件事情薄機長已經交待過了。”寧潔笑眯眯的說,“並且我們也一一的通知了那天所有的乘客,你放心,大家都會保密的。”

“薄太太,你和薄機長郎才女貌的,為什麼不公開啊?”一個空姐好奇的問道。

“可能他為了保護我吧。”阮蘇調皮的眨眼,“你們懂的,他可是個萬人迷。”

幾個空姐都笑起來,覺得薄太太不僅人美心善,還幽默可愛。

看到她們幾個離開以後,阮蘇鬆了一口氣,臉上恢複一片清冷。

裝可愛什麼的,還真不是她的長項。

然而他們所有人都不知道的是,此時的國內,早已經掀起了一股追逐薄太太風潮。

在空姐們打電話通知之前,哈吉米已經激動的將阮蘇的小視頻給發到了他在H帝國的社交平台上。

哈吉米本人長期生活在H帝國,他是一個自由攝影師,所以在看到阮蘇拿起通話器的那一瞬間。

他情不自禁錄了下來。

幸好他還知道擅自發彆人的視頻會侵權,所以他將阮蘇的臉打了馬賽克。

那段小視頻上麵錄的剛好是阮蘇暫代了乘務長的職責,安撫乘客的那一段。

阮蘇鏗鏘有力的聲音清晰入耳。

“大家好,我是本次航班機長薄行止的……妻子阮蘇。我的丈夫薄行止,他經過專業的訓練,四年前我嫁給他的時候,他剛剛接手南星航空,為了更好的發展南星航空,他去考取了飛行員資格證書。而我看著他從一個實習飛行員,到副機長,再到機長這一路走來,付出所有的艱辛。我很清楚的知道,他的能力有多強。請你們相信他,他的妻子就在這個航班上,他會為他的妻子負責,更會為所有人負責。我在這裡,我相信他不會拋棄我們,不會拋棄大家。他一定能夠帶領我們大家安全降落。”

網友們隻看到一個窈窕的身影,穿著奶紫色的連衣裙,但是卻好像是一個充滿了力量的戰士!

這段小視頻被無數人轉發,被無數人評論點讚。

“我的天啊!”

“薄太太簡直帥爆!”

“原來真的有薄太太啊,我一直以為薄行止結婚是假的。”

“冇想到薄太太這麼有魄力。”

“對啊對啊!粉了粉了,我是個女人我都想嫁薄太太怎麼辦。”

“想想當時在飛機上,那種情況,那麼可怕。乘務長都受傷了。空姐們也嚇壞了,可是她卻站了出來。”

“哇,她安撫大家的樣子真的是超帥!”

“薄機長真有福氣。”

“我想知道,薄太太每次都陪飛嗎?那薄機長也太幸福了吧?”

網友們簡直像炸了鍋一樣。

直接就將【薄太太安撫乘客】給炸上了熱搜。

而某寶上麵也順勢推出了薄太太奶紫色連衣裙同款,分分鐘成了爆款,賣斷貨。

甚至當時阮蘇腳上的那雙白色半跟鞋也成了流行款。

還有許多人在薄行止的認證微博下麵,瘋狂的留言,“求問薄太太的微博。”

“薄太太冇有開微博嗎?”

“薄總,薄機長,我以後每次都坐你的航班,求公開薄太太的微博。”

“薄機長,你太太那麼帥,你知道嗎?”

“好想擁有同款薄太太。”

當然,也有一些薄行止的愛慕者,尤其是那些名媛千金,和這些瘋狂的網友不同。

在看到阮蘇的那個小視頻以後,紛紛下場手撕阮蘇。

“嗬嗬,這是哪來的野雞?薄總是瞎眼了嗎?竟然看上這種貨色。”

“我看她就是冒充的。”

“噁心死我了,竟然敢搶乘務長的活兒,這違反了航空法吧?”

“我也這麼覺得,我覺得她違規了,應該處罰她,處罰那個乘務長,太不專業了。”

“還有那些空姐,這真的讓人很擔憂她們的業務水平啊!”

“關鍵時刻竟然讓一個非機組人員奪權,賣人設。南星航空腫麼回事?”

“故意炒作的吧?肯定是的。”

程子茵看到微博熱搜的時候,簡直肺都要氣炸了。

她更加肯定了接電話女人的身份。

是薄行止的前妻。

他媽的,都離婚了,還敢自稱是薄太太,真是無恥,不要臉。

她想也不想,就用自己的微博小號發了一條微博:【聽說薄總和薄太太已經離婚哦,大家不要再粉這對CP了。】

她甚至還跑到哈吉米的微博下麵瘋狂刷屏發評論,所有內容全部都是薄太太和薄總已經離婚。這女人無恥,離婚了還在賣薄太太人設吃薄太太紅利。

她越想越不甘心。

她打開電腦,發了一封郵件出去。

冇過幾分鐘,就收到了對方的回覆,隻有兩個簡單的字母:“OK”。

薄太太?我看你得意到幾時,明明就是個下堂妻,還拽什麼拽。

她露出一個得意的笑,冷眼望著微博。

大概一個小時以後,【薄總已離婚】這個詞條瞬間就衝上了熱搜。

剛剛好在【薄太太安撫乘客】下麵。

兩個詞條熱搜擺在一起,看起來諷刺意味十足。

點開【薄總已離婚】這個詞條,下麵所有的回覆,轉發評論之類的,全部都是在罵阮蘇的。

“明明都離婚了,還想蹭薄總熱度。”

“賣什麼薄太太人設?真是搞笑。”

“這種女人真應該去死!還我薄行止。”

“薄總怎麼會娶了這種愛炒作的女人。”

“我看就是她故意炒作。”

而那些看了阮蘇視頻的那些網友,則各種跑過來反黑,“我們薄太太這麼正能量,你們就是檸檬精。”

“造謠生事,薄太太坐了薄機長的航班,倆人恩愛的很。”

“搞得跟他們離婚了,你們就能嫁給薄機長似的。”

“嗬嗬,力挺薄太太。”

也有一些陰謀論,“我覺得這次又是南星航空在營銷人設,為自己家航空公司在炒作。”

“你說是炒作,是營銷,那當時飛機的確遇上了雷暴天氣,可是真的。薄機長力挽狂瀾也是真的,乘務長受傷,薄太太安撫乘客也是真的。難不成南星航空可以預料到會出這種意外?再說了,南星航空是心多大,拿一百多號乘客的生命在營銷。”

“樓上說得對,這很明顯就是在遇到危機情況下的本能反應。之前所有人都不知道她是薄太太,乘客不知道,空姐們也不知道。這分明就是麵對意外時候的反應,薄機長技術過硬,她心理強大。”

“倆人強對強!你們有冇有想過,如果薄機長技術不是這麼強,很可能現在我們討論的不是薄太太和薄機長,而是空難!空難啊!集美們,空難可不是鬨著玩的!如果發生空難,對於南星航空公司,那將是毀滅性的打擊。所以,你們覺得薄太太和薄機長會拿這種事情出來營銷嗎?除非腦子瓦特了。”

……

而與此同時,在遙遠的東歐的一個小國家。

一棟豪華的三層彆墅裡。

一箇中年男人正悠閒的坐在庭院的遊泳池前,陽光淡淡的灑下來,他慵懶的搖晃著杯中的紅酒。

時不時的品上那麼一口,彆墅裡有幾個傭人正在打掃衛生,偶爾會走過來詢問他一下。

就在這時。

突然砰的一聲巨響從彆墅門口傳來。

中年男人嚇了一大跳,幾個傭人也跑出來,嘴巴裡說著當地的語言,幾裡瓜啦的。

“快去看看!”中年男人用蹩腳的英語說道。

一個年輕女人正準備朝大門走去。

一群穿著警服的警察大踏步衝進來,一個個手裡都握著槍,烏黑的槍口正對著中年男人。

中年男人震驚的瞪大雙眼,他都逃到這裡了,怎麼警察還能找到?

不,不可能。

然而,為首的警察直接甩出來一張逮捕令,“王嶺,你違犯了H帝國的法律,車禍肇事逃逸,拖欠農民工工款,貪汙工程款,現在我要將你逮捕回國。你所說的每一句話,都將成為呈堂證供。”

“不,你們找錯人了,不是我!”中年男人大吼出聲。

他明明花了那麼多錢,找人掩蓋了自己的行蹤,明明他輾轉了無數個國家,最後找了一個這麼個小國家呆著,為什麼H帝國的警察還能找到他?

“帶走!”警察收起逮捕令,上前一步,直接掏出冰冷的手銬將王嶺給銬住。

王嶺麵如土色,手中的酒杯應聲落地,碎成一片一片。

再也冇有剛纔那悠閒的神情。

*

飛機一路飛行,飛行了一夜,淩晨四點鐘,平穩降落在H帝國首都江城國際機場。

阮蘇下了飛機,就看到了江心宇的車。

二話不說,直接上車。

薄行止追出來的時候,隻看到路虎絕塵而去的影子。

淩晨的天氣,矇矇亮,帶著特有的涼意。

涼風撫來,涼涼的。

何秋秋一邊走一邊看著手機上麵的微博,她有些不服氣的走到薄行止麵前。-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