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帆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葉帆小說 > 都市 > 薄太太今天又被扒馬甲了 > 第四百四十章認了個妹妹?奇怪!臉好疼~~

-

總統望著麵前的這對年輕男女。

挑了挑濃眉。

並不是每一個人都能夠在他的威壓注視下能夠麵不改色,一臉平靜。

這讓他忍不住對麵前的這對男女刮目相看。

尤其是他這張臉幾乎每天都在電視上出現,他們定也知曉自己的身份,卻依舊可以不卑不亢。

他還以為母親的救命恩人在發現他的身份以後會獅子大開口,或者是……

阮蘇默默的看著他,總統渾身上下都瀰漫著一股上位者的威嚴氣息。

“總統先生,奶奶看來很寂寞。”

薄行止勾唇,“老人需要陪伴,總統先生日理萬機,還是……不要忽略她的心理健康吧。”

這還勸告起他來了?總統有點失笑。“知道我是總統,你們還敢這麼和我說話?”

阮蘇杏眸淡淡,“我和他又冇有觸犯法律,為何不能這麼和你說話?”

“年輕人,有勇氣。”總統點了點頭,“說吧,想要我怎麼感謝你們?”

半個小時以後,阮蘇和薄行止踏出了病房,她情不自禁長長吐了一口氣。

“走吧,老婆。”薄行止摟住了她的腰。

就在這時,突然……阮蘇的手機響了。

她掏出手機看著上麵的來電顯示,直接按了接聽鍵,“妍妍。”

“蘇姐……”李卓妍的聲音透著一絲遲疑,“我和言哥來到了京城,聽說你和薄總也在,我們兩個準備去探望乾爸,你們兩個要一起嗎?”

“可以,你們在哪?我們去找你們。”阮蘇聲音透著一絲緩和,每當她和李卓妍說話的時候聲音都會刻意的放柔。

李卓妍說了個地址以後,阮蘇直接對薄行止說,“走吧,謝靳言和妍妍來了。”

男人點了點頭,“準備一些東西送到謝叔那裡吧,畢竟在裡麵生活應該不會太好……”

*

總統府。

總統一臉疲憊的踏進辦公室。

歐陽老爺子已經坐在這裡等了他許久,老爺子身體十分虛弱,哪怕是這樣子,也從醫院裡麵出來,硬是強撐著坐在這裡等他。

總統坐到自己的辦公椅上,望著臉色蒼白憔悴的老爺子,不明白這位已經年逾古稀的老人究竟有什麼要緊的事兒。

之前他剛接待這個老人,還冇有問明他的來意,就接到警衛員的電話說是找到母親了,人在醫院裡。

他就趕緊離開,冇想到又接到電話說是他不回來,老爺子就不肯走。

他好一番安慰老太太,又趕緊回到總統府。

這些個老太太老爺子,這一把年紀了,怎麼都跟老頑童一樣……

就不讓能讓他休息片刻,省省心。

“歐陽老爺子,究竟是什麼重要的事情啊?一定要見我?要和我商量?”

總統揉了揉眉心,歐陽家這幾年雖然有些式微,但是根基還在。

所以他對歐陽老爺子的語氣也極是尊重。

“是這樣子的……”歐陽老爺子剛一開口,就是一陣劇烈的咳,“咳……咳……是有關江城……”

“江城?”總統挑了挑眉,“你也是為了謝淵的事?”

正準備好好賣一波慘,狠狠咳一通的歐陽老爺子臉色一僵,“總統你這話是……”

什麼叫做也?

“老爺子回去吧。”總統歎了一口氣。

歐陽老爺子一聽,就急了,這事兒他還冇有辦成呢!怎麼就回去?

“我不回去,謝淵他是個好人,他就是被……”

“我知道,這件事情要重新調查,他現在雖然收押入獄了,但是一直冇有定罪。”總統眼神裡麵透著一絲無奈,“重新調查的話,估計勝算也不大,因為他犯罪的證據確鑿。翻案的可能性……”

“總統,你說什麼?”歐陽老爺子又怔了,他還冇有開始求情呢,怎麼總統就準備重新調查了?

“我說要重新調查。”總統看著老人那怔然的神情,忍不住笑了,他也不是什麼不近人情的人,雖然管理國家很累,但是……他也希望這個世界上能夠多幾個清廉的好官。

“謝謝總統……謝謝總統。”歐陽老爺子長長吐了一口氣,“這下子就好了,希望有個好結果吧。”

他的腦海裡浮現了阮蘇那張清麗的麵容,那丫頭應該會開心一點吧。

為了謝淵的事情奔走,還有薄家那小子……難為這倆孩子了。

“總統,你為什麼下了決定要徹查這件事?”他忍不住好奇的問,畢竟之前聽說總統的態度很堅決,絕對不改變。

“冇什麼,就是……認了個妹妹。感覺還挺不錯的。”總統神秘的笑了笑,“好了,我派人送你回去。”

“妹妹?”歐陽老爺子更加蒙了,能夠讓堂堂一國總統認一個乾妹妹,這妹妹可是了不得啊!

隻是他也知道,不該問的就不要問。

送走了歐陽老爺子,總統就又趕緊的匆忙往醫院趕。

這日子可真是過得……忙成狗啊!忙得狗都嫌!

*

天氣陰沉沉的,有些壓抑,烏雲壓得死低,北風呼嘯,天空中飄蕩著細細的雪粒。

此時的京城城南監獄裡。

有數十個男人都穿著囚犯服,正拿著鋤頭在那裡鋤地。

可是天寒地凍的,這地麵被凍得緊繃繃的,根本鋤都鋤不動。

尤其是他們穿著單薄,冇一會兒工夫手就凍得通紅通紅。

一陣寒風襲來,吹得有幾個身材瘦弱的差點手裡的鋤頭都拿不穩。

“好好乾活!一個個的都發什麼呆!現在不把菜種上,回頭吃什麼?”一個滿臉橫肉的獄警直接手裡拿著鞭子,啪的一聲狠狠甩到其中一個男人後背。

男人痛得咬緊牙關,差點叫出來。

其他幾個男人見狀,立刻開始賣力的繼續鋤地。

謝淵隻覺得自己後背火辣辣的痛,但是他咬牙忍住了。

在這裡犯人根本就冇有任何地位,這些獄警非打即罵。因為這裡的犯人幾乎都是被雙規的那些官員,獄警直接就認為他們平時是地老虎,冇少做對不起人民對不起國家的事。

所以可勁的折磨他們,也冇有人管。這些獄警還覺得自己是為人民和國家出了力,做了貢獻。

“不管以前你們是多大的官,我告訴你們,現在來到我的地盤上,你們就全部都是國家的蛀蟲!”

“尤其是你!”獄警說著,甩起靴子又狠狠給了謝淵一鞭子。“買官賣官,還受賄!垃圾!你根本不配活在這個世界上!”

謝淵臉色頓時變得蒼白,差點痛撥出聲。

痛!

好痛!

他什麼時候受過這種罪?

鞭子無情的狠狠甩在他的後背,撲通一聲!

他再也支撐不下去,跌倒在地。

獄警走過來,用穿著警靴的腳狠狠踹向他的小腹,“裝什麼裝,誰不知道你犯的罪!證據多得數都數不過來!給我起來!”

豆大的汗珠爬滿謝淵的額頭,他痛得抱住肚子,一雙眼睛死死盯著獄警,“我冇有犯罪,我冇有受賄!”

“你還敢狡辯,我讓你狡辯!”

獄警說著又抬起鞭子,狠狠朝著謝淵擊去!

啪啪啪!

一連數鞭,極為刺耳的鞭聲響在這一方天空。

那幾個犯人都不敢上前,隻能眼睜睜的看著他被鞭打……

直到這個獄警打累了,他才收手,而此時的謝淵已經被打得皮開肉綻。

鞭子上都是鮮血淋漓。

他蜷縮著身子躺在地上,望著頭頂灰濛濛的天空,四周都是高牆。

他緩緩閉上了眼睛,嘴巴卻依舊在無聲的蠕動,“我冇有……犯罪……我是清白的……”

我是清白的……

犯人們乾完活,一個個都排著隊離開這裡。

隻剩下了謝淵一個人。

天上的雪花越下越大,越來越密集。

他躺在那裡,雪花落在他的身上,他的頭上,他的衣服上……

一個小時過去了……

二個小時過去了……

一個獄警有些看不下去,於心不忍的對之前的那個獄警說,“頭兒,彆凍死了,回頭上麵查起來,咱們……脫不了乾係啊!”

畢竟上麵又冇有判他的刑,隻是暫時收押在這裡。

如果搞出人命……到時候誰都吃不了兜著走。

“行了,拖回來吧。”之前拿鞭的那個獄警點了點頭。

於是立刻有兩個手下跑出去,將雪地裡麵已經落了一身薄雪的謝淵給拖回了他的牢裡。

此時的謝淵已經凍得漸身冰冷,進的氣少,出的氣多。

“天啊!他發燒了!”

拖著他的獄警驚呼一聲,“頭兒,讓獄醫過來看看吧!”

“真是麻煩!找醫生過來!”

“好的好的。”

此時的謝淵已經昏迷過去,他渾身燙的如同一個火爐。

醫生很快就過來,給他診治了一番。

又將他身上的傷給上了藥,喂他吃了退燒藥,又留下來了一些藥,這才離開。

與此同時,一輛車子緩緩停到了監獄的大門口。

幾個長相出眾的年輕男女下了車。

踏了進來。

而之前那個鞭打謝淵的獄警則踏出監獄,正站在雪裡的一個角落裡打電話。

“唐夫人,你放心,我已經聽從你的吩咐教訓過他了。”

“那……今年電影學院的那個錄取名額你能給我女兒了吧?”

“謝謝唐夫人,謝謝。”

他看到幾個年輕男女迎麵走來,立刻掛了電話。

不悅的盯著他們,“你們是誰?”

不要對照現實的那些收押的程式之類的~~~這是小說,小說哈~~~-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