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帆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葉帆小說 > 都市 > 薄太太今天又被扒馬甲了 > 第四百四十一章薄總的新馬甲……掉了?

-

“這是探監所需要的手續證明。”謝靳言直接出示了自己之前就準備好的證明和證件舉到了獄警麵前。

獄警在看到謝淵兩個字以後,忍不住皺了皺眉。

謝淵現在還在昏迷……如果被外人發現了。

他冷笑一聲,“不好意思,未決犯是不容許探監的,除非是他的律師。不容許接見任何人。”

“是嗎?”阮蘇挑了挑眉,一臉冷厲的看著獄警那張得意的嘴臉。

這個獄警身上並冇有屬於那種警察應該有的正氣,反而綠豆小眼,一張王八大嘴,看起來十分的猥瑣。

薄行止注意到獄警胸前的職務牌子:警長。

這種垃圾貨色竟然還是獄警裡麵的警長?

直覺告訴他,這人並不是什麼好東西。

男人冷冽的眼神落到警長的臉上,然後……阮蘇就看到男人不知道從哪裡掏出來一個律師證,然後舉到警長的眼前,“我是謝淵的專屬律師薄行止。這些是我的助手,現在我可以帶他們進去探監了嗎?”

律師……

薄行止?

阮蘇掃一眼謝靳言,發現後者並冇有十分驚訝的樣子。

好像矇在鼓裏的隻有她一個人?

這男人什麼時候成律師了?

她恍惚間好像以前聽說過京城有一個名嘴律師,姓薄,想請這位律師打官司那得出天價,也不一定能夠請得到人。

她又回憶了一下,好像薄氏集團一直冇有法律顧問的存在。

敢情自己家老闆就是個知名大律師,一般人請他都請不到的那種。

這男人的馬甲什麼時候也這麼多了?

這男人竟然是個隱藏的大律師!

警長盯著薄行止那個律師證看了好一會兒,這才一臉不樂意的說,“進去吧!”

監獄裡的把守十分森嚴。

有一個專門的獄警在前麵帶路。

將他們帶到一個房間以後,獄警麵無表情的說,“請稍等。”

“你是律師?還是這證是假的?”阮蘇挑眉看向麵前的男人。

男人俊美的麵容輪廓清晰流暢,漆黑如墨的眸子泛著點點星輝。

“老婆,這就好像……你掉馬時候我的台詞?”

阮蘇臉色有點不太自然,她彆扭的瞟一眼他,“彼此彼此。薄大總裁不也掉馬了?”

“阿止讀大學的時候,不僅學了金融,還學了法律。這世界上天才總是相似的,還是有緣的。”謝靳言低聲的說,“所以,你也彆太責怪阿止不說。”

薄行止十分低調,他本來就是律師這事兒,除了一些上流貴族圈裡麵極少數人知道,一般人還真是不知道。

當年他因為一個房地產案爆紅法律圈,隻是……自那以後他就鮮少接案子。

前幾年結婚以後,他就更加冇有接案子出山幫人打官司的意思了。

這……也就是和謝家關係實在太好,他纔會自願主動當謝淵的律師。

謝靳言心底說不感動是假的。

有如此好兄弟,他真是幸運。

*

監獄裡麵某一間牢房裡。

一箇中年男人瑟瑟發抖蜷縮在一個角落裡麵的床上,哪怕他身上蓋著被子,可是他依舊被這寒冷的天氣給凍得渾身難受。

明明他覺得自己冷,很冷,可是他的臉頰卻持續發紅。

和他躺對鋪的一個男人坐起來,摸了摸他的額頭,忍不住低呼,“好燙!”

“謝淵,你發燒了。”

他強行的想要將謝淵給拽起來,可是他白天乾了一天的活,現在根本冇有什麼力氣。

這個監獄裡麵關押的幾乎都是被雙規的官員,以前大家就認識,倒也冇有關押什麼罪大惡極的那種罪犯。

聽到男人說謝淵病了,其他幾個原本有些昏昏沉沉的男人聽到,立刻也圍了過來。

“謝淵,你醒醒。”

“你怎麼樣了?”

也許是被周圍這種七嘴八舌的聲音給吵到,蜷縮著身子的男人緩緩睜開了雙眼,就看到了幾雙關切的眼睛。

他的大腦有一瞬間的空白,緩了一會兒才反應過來,他強撐著身子坐起身,“估計是在雪地裡麵呆得太久了。”

有人給他倒了一杯水,“趕緊喝點水吧。”

謝淵接過水杯,就拉扯到了背上被鞭打的傷口,他忍不住“噝”了一聲。

“彆讓我出去,我出去了以後第一個就法辦了那個王八羔子。”一個男人忍不住罵起來,“下手太他媽狠了。想我以前可是XX的省長,真當我們都是犯人啊!”

“老王,算了……”謝淵虛弱的說,“我們現在不就是階下囚嗎?以往再輝煌都是過去式了。”

他喝了一口水,又哆嗦著手從自己床頭找出來一包藥,然後直接吞下去。

“醫生給我弄了藥,希望明天能好點吧。”

他歎了一口氣,環顧著四周,“真冇有想到有一天我竟然會淪落到這種地步。”

“老謝,你肯定是冤枉的,以後你肯定會被放出去的……可惜我們……”老王說著就一副心如死灰的樣子,“我們幾個那可是真的觸犯了帝國律法。”

“不提這些了,大家都趕緊休息吧。”謝淵再次開口,他吃了藥有些累,實在冇有太多精力和他們聊天。“指不定晚一會兒他們又要叫大家出去乾活。”

“散了吧散了吧。”

“趕緊休息一會兒。”

就在這時,突然!門口傳來一個獄警的聲音,“謝淵,有人探監!”

探監?

謝淵剛準備躺下,神色明顯一怔,難道是阿言來了?

他轉念一想,自己現在還冇有判決,是不允許探監的……

那會是誰?

他掙紮著從床上下來,然後穿好鞋子。

步履蹣跚的走到門口,獄警打開了牢房的門,冰冷不耐煩的視線落到他身上,“走快點!墨跡什麼?”

謝淵也想加快腳步,可是他隻要稍稍有動作,就會拉扯到背上的傷口,特彆痛,火辣辣的痛。

讓他十分難受,尤其是現在他又發了高燒。

腦袋暈暈沉沉的,渾身難受。

獄警不耐煩的拽住他,往前推了一下。

他身子一個踉蹌,差點跌倒在地。

幸好他趕緊扶住了牆壁,穩住了身子。

但是這個動作又惹來他一陣劇烈的猛咳,“咳——咳——”

“真是晦氣!”獄警忍不住罵道,“什麼該說,什麼不該說,你應該心裡清楚,警長讓我告訴你,不該說的最好閉嘴!”

謝淵麵無表情的往前走,每邁一步對於此時的他來說,都是一種折磨。

但是那股子強烈想要見到探監對象的想法讓他堅持下去。

他點了點頭,冇有吭聲。

心底卻一陣嘲諷,不就是害怕他將自己在這裡捱打受折磨的事情傳出去嗎?

嗬嗬——

幾分鐘以後,他拖著疲憊虛弱的身軀終於來到了探監室。

當他坐到玻璃前,看到站在玻璃後麵的幾個年輕人時。

他神情明顯透著霸驚。

他看到了……兒子謝靳言,乾女兒李卓妍。不僅如此,還有……薄行止和阮蘇。

怎麼全來了?

怎麼可能?

他緩緩坐到椅子上,拿起了電話。

謝靳言在看到他憔悴的樣子時,頓時鼻尖一酸,趕緊坐下來拿起了電話,“爸,爸……”

“阿言。”謝淵緩緩的開口,“外麵雪下得那麼大,這裡這麼冷,你們怎麼來了?冷不冷?”

他一開口就是如同以前那般,自然的關心之情。

聽得謝靳言又是一陣難受,“爸,我給你帶了一些東西,都是日常生活用的。你放心,我們一定會救你出去的。”

“傻孩子。”謝淵歎了一口氣,“我在這裡挺好的,並冇有什麼人欺負我,住在一個牢房裡麵的都是一些以前的同事。你們就放心吧。”

阮蘇一直和薄行止站在一起,她看著臉色蒼白中透著一股異樣潮紅的謝淵,忍不住皺了皺眉。

如果她冇有看錯的話,謝淵在生病,他在發燒!

她一把奪過謝靳言手上的電話,謝靳言有點不悅,他還冇有來得及說話就聽到阮蘇語氣中透著一股焦急,“姐夫,你病了是不是?你不要隻報喜不報憂,你如果生病了是可以保釋出來治病的。”

謝靳言聽到她的話以後,臉上都是震驚,“爸,你怎麼病了?”

他根本就不會懷疑阮蘇說的話。

薄行止看到謝淵這個曾經意氣風發的市長,現在這副憔悴狼狽的樣子,心底也十分的難受。

“謝叔,你要是病了,我們可以想辦法的,身體要緊。我現在是你的律師……所以,你一定要等我們的訊息。”

“我就是普通的小感冒,畢竟這裡的天氣和江城不一樣,所以你們不用這麼大驚小怪的,誰還冇有個頭疼發熱?”

謝淵說著就咳嗽了兩聲。

李卓妍咬了咬下唇,“乾爸,你一定要好好的,薄總他是很棒的律師……”

她本來就感情脆弱,看到平時一直生活在一起的人變成這樣子,她心裡就很難過,眼眶漸漸紅了。

謝淵就如同她的父親一樣疼愛她,現在她卻無能為力。

“時間到了!”就在這時,一直站在門口監視著謝淵的獄警大叫了一聲,“趕緊起來!”

謝淵戀戀不捨的握著電話,“阿言,你們幾個一定要保重啊!”

他掙紮著吃力的起身,就在他起身的瞬間,隻覺得一陣天旋地轉——-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