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帆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葉帆小說 > 都市 > 薄太太今天又被扒馬甲了 > 第四百六十九章冇有賭注,可不好玩!輸了!

-

真是可笑。

一個區區的中東的民生部長就想挑釁六處?

挑釁少爺?

宋言覺得劉長山根本就是在找死!

而此時的劉長山心裡早就後悔不迭。

隻覺得自己惹上了一個極大的麻煩。

新能源這塊肥肉一直都是林厲陽在管理,他知道這是個肥肉,就和總統毛遂自薦,跑過來管理新能源。

結果他剛一接手,新能源開發就出了問題。

他心裡認為是薄行止那邊賣給他們的是次品,就心裡存了想要給薄行止好看的心思。

結果冇想到……

就是想要給個簡單的小小的下馬威而已。

對手卻狠狠的數個耳光甩過來。

打得又狠又響。

並且還是一個女人打的!

臉疼!

火辣辣的疼,疼得他頭眼昏花後悔不已。

薄行止一直麵無表情的看著劉長山,此時他目光挪到阮蘇身上,眼中寵溺一閃而過。

被她這麼維護,他簡直心裡跟吞了十斤蜂蜜一樣甜。

“薄少,相信劉部長這麼大人有大量,肯定不會和我一個女人計較的。不過呢,我們六處和中東關係這麼好,所以我也是想要真心誠意的希望劉部長,下一次再選手下的時候,選一些有眼力架的。”

阮蘇看著劉長山那張青白交加的臉,清冷的嗓音徐徐響起,“這次幸好是六處,如果是其他什麼大人物的話,給劉部長你惹來麻煩,那就不好了。”

她的話這麼一講出來。

宋言忍不住背過臉去,阮小姐簡直太牛批了。

他實在是情不自禁想要笑出聲,但是他隻能這樣子偷偷的笑一下。

這罵人罵得……直接把劉長山那張老臉給罵成狗了。

說什麼冇眼力架,說什麼關係好……哈哈哈!

更令劉長山憤怒的是,這女人竟然還給他戴高帽子,戴得高得讓他根本就什麼話也說不出來。

這也就罷了,還打著為他們中東好的旗號,好像她多善良,多為中東著想一般。

氣得劉長山差點冇有當場暈過去。

他的一張老臉都要被這女人給打腫了。

可是他愣是什麼話也說不出來。

半個字都蹦不出來。

這女人……以前根本冇有聽說六處有這麼厲害的角色!

她究竟是什麼時候進入六處的?

他快要被這個女人給氣瘋了。

宋言覺得阮小姐簡直是狂極了。

阮蘇依舊是不動聲色的站在那裡,修長纖細的身材卻散發著強大的氣場,讓人不容小覷。

她心底冷笑,她在道上混的時候,這些劉部長還不知道在哪個犄角旮旯裡呢!

薄行止那雙狹長深邃的眸子裡麵,浮現了淡淡的笑意。

彷彿散發著極具吸引力的璀璨光彩,令人沉溺。

阮蘇不經意間抬眸,剛好對上男人那雙漆黑的墨眸,不知道為什麼,她好像在男人眼裡看到了激賞?

阮蘇情不自禁臉頰有點發燙。

她這種泰山崩於眼前也麵不改色的人,竟然被這男人給看得赤果果的臉紅了?

阮蘇緩緩壓下胸口的悸動。

就聽到一直沉默不語的劉長山終於開口,那語氣跟吃了十噸屎一樣。

“副處長,真是不好意思,的確是我眼光不好,冇有選好下屬。裡麵請,大家快裡麵請。”

“長山啊……這就是你的不對了。副處長說得不錯,以前就得長點眼睛,知道嗎?”

就在劉長山終於開口說話以後,會議室裡麵又傳來了一個有些低沉的聲音,那聲音充滿磁性,但是卻直呼劉長山的名字。

阮蘇挑眉。

敢情裡麵還有個大人物坐鎮?

聽到說話的人喚了自己的名字,劉長山的臉色頓時更加難看。

他強壓著心頭的煩躁,臉上浮現尷尬又僵硬的笑,“楚部長,你說得真不錯。一切都是我的錯,是我的錯,大家快請進吧。”

薄行止邁開修長的雙腿,朝著裡麵走去。

隻見整個會議室寬大又華麗,裝修得十分豪華。

整個會議室的正中央是一張橢圓形的會議室,顯得整體大氣又奢華。

阮蘇也跟著踏了進去。

隻見會議室裡麵坐了三個男人,為首的男人大約三十出頭,身材高大,麵容俊美,身上是一套剪裁合體的黑色手工定製西裝,渾身上下都透著一股威嚴。

“薄少,好久不見。”

男人站了起來,緩緩走到薄行止麵前,伸出手與薄行止客氣的握了一下。

“楚部長。”薄行止客氣的打招呼。

阮蘇微微斂眉,冇有想到這個所謂的楚部長竟然這麼年輕。

這麼年輕就直呼劉長山的名字……位置也是部長,在中東這個地區,有好幾個部長,民生部長,財務部長,軍需部長……而其中以軍需部長的地位最高。

難道……這位年紀輕輕就令人忌憚的男人就是軍需部長楚懷朗?

不過三十出頭就坐上了軍需部長的高位,手握一方兵權,並且這可是實權。

在中東地區的確是個響噹噹的人物。

“薄少,這次的事情十分棘手,新能源開發一直都是我們兩個國家相互之間的戰略合作,冇有想到竟然出現了紕漏。”楚懷朗一開口就直入主題。“係統的整個穩定性全部被破壞,這次邀請薄少前來,請你一定幫我們解決這個問題。”

“最好是能夠將我們新能源的事情給更上一層樓。”

“所有的一切條件,隻要薄少肯定,我們一定答應。”

“如果能夠再賜予幾個技術型人才的話,那就更好不過了。”

楚懷朗的意思非常明確。

並且他的姿態和剛纔的劉長山相比,簡直就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下。

阮蘇心中暗想,果然……有眼力有遠見的男人就是不同,隻有這樣的男人才能身居高位。

認清當下的形勢,識時務者為俊傑。

薄行止冰冷的眸子對上楚懷朗的眼睛,他渾身上下都帶著一股讓人不容拒絕的威嚴。“楚部長,新能源的事情我原本就是想要來解決。”

“至於解決的方法,還要先一下問題的所在纔可以。”

楚懷朗聽到薄行止並冇有因為門口的衝突,而袖手旁觀,心底緩了一口氣。“那行,薄少,就是不知道……你想要……”

薄行止聲音冷淡,冷眸卻在不斷加深,“我聽說中東地區不遠處新發出了一個無名小島。我想要小島的所有權。”

楚懷朗聞言,皺了皺眉。“薄少,那個島嶼是在中東的地界發現的……這個事情,怕是……”

他說完,又笑了起來,帶著一絲熱情的客氣,“要不這樣子,這件事情先放一放,你們旅途勞累,不如我們放鬆放鬆?”

說著,他就瞟了一眼劉長山,“長山,還不把那些姑娘們請進來?”

劉長山聞言,趕緊轉身又吩咐林厲陽,“林區長,趕緊的,安排一些漂亮姑娘過來,還有……要帶才藝的。再拿兩副牌過來,大家放鬆一下。”

林厲陽領了命令就趕緊出去了。

他一邊走一邊心裡嘀咕,啥子情況?怎麼楚部長也插手了?

並且看劉長山的樣子,好像新能源的事情,又移交給楚部長了?

百思不得其解。

幾分鐘以後。

林厲陽就帶了大概六五個長得十分漂亮的少女重新回到了會議室,這些少女不僅漂亮,穿著打扮也十分性感暴露。

阮蘇好整以暇的看著這些少女。

然後目光涼涼的又瞥了一眼薄行止。

彷彿是感受到了她詭異的目光,薄行止遙遙的看了她一眼。

男人一如即往的冰冷與強勢,他又掃了一眼那些帶著虛偽神色的中東地區的這些人。

“男人打牌,讓女人過來做什麼?”

“薄少,男人不壞,女人不愛。女人可是很好的調劑品,溫香軟玉不好嗎?”劉長山慢慢的開笑,盯著麵無表情冷淡的薄行止笑得一臉猥瑣。

他伸手就摟住了一個少女的細腰,在上麵狠狠掐了一把。“我們中東的女孩子可是味道很好的。”

“不好意思,我隻喜歡打牌,不喜歡美女。”

薄行止說完,就大刀闊斧的坐到了會議室前。

阮蘇讚歎的點頭,表現很不錯。

如果這男人敢和這些女人有牽扯,她第一個剁了他的手!

楚懷朗爽朗一笑,也坐到了薄行止的對麵,“薄少,不如我們玩一把?”

“賭注是什麼?”薄行止還冇開口,阮蘇就率先挑眉發聲,她看向了楚懷朗,“冇有賭注玩起來可冇意思。”

楚懷朗眼底在看向阮蘇的時候,閃過一絲驚豔!

好漂亮的女人!

剛纔就是她在外麵開的槍?

他勾唇一笑,俊美的臉上浮現笑意,“副處長也有興趣想要玩一把嗎?”

阮蘇坐到了薄行止旁邊的位置,動作瀟灑又帥氣,利落又不失強勢。

哪怕會議室裡還有好幾個漂亮的妙齡少女,但是她依舊是最惹眼最抓人眼球的一個。

女子修長白皙的手指看似十分隨意的撥弄著桌子上麵的紙牌,那雙璀璨如同琉璃一般的眸子散發著冷淡的光茫。

眾人就隻聽到她的聲音,悠悠的在會議室裡麵響起,“如果你們輸了……就把那個小島所有權就移交給六處,如何?”-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