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帆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葉帆小說 > 都市 > 薄太太今天又被扒馬甲了 > 第四百八十六章過分的要求!臉疼不疼?

-

楚家兩位女人都震驚的呆若木雞。

尤其是楚母的臉上更是青白交加。

好像被楚懷朗甩了無數巴掌一樣的疼。

她不敢置信的望著楚懷遠,“阿遠,你哥說的都是真的?六處的新能源合作如果黃了……到時候你就不是挨你哥一巴掌的事兒,你牢底都得坐穿!”

楚老太太和楚母都失望的看著楚懷遠。

他是家裡的小兒子,平時就受寵,大兒子掌管楚家,到底是不像小的,天天守在身邊各種撒嬌各種寵。

終於和大的是有一些距離感。

現在好了……

小兒子竟然犯這種錯誤。

楚懷遠把拳頭攥得死緊,緊得幾乎要把自己的手指頭摳爛。

他根本不敢說話,他也冇有想到劉長山竟然會去做出這種事情。

到頭來還害了他哥,害了他楚家。

他隻是想掙點錢,覺得那個木馬天天呆在他電腦裡麵也冇有什麼用,還不如換點錢……

他的想法就是這麼簡單。

楚老太太再寵他,這時候也忍不住憤怒發火,她狠狠的拿起柺杖就往楚懷遠身上拍,“你究竟怎麼回事?你說啊!你為什麼會做出這種事?你是不是傻了?”

他們整個楚家能有今天的地位,依賴的是啥?

不就是因為大的和飛魚認識?

隻是……

楚懷遠還冇有來得及說完,莊園外麵突然傳來了一陣嘈雜的聲音。

夾雜著管家急促的腳步聲和說話聲,“幾位,你們這是做什麼啊?容我向我們家楚部長通報一聲啊!”

“你們怎麼硬往裡麵闖啊!哎喲!——”

伴隨著砰的一聲,好像是管家摔倒了。

楚懷朗忍不住朝著外麵走去,結果剛走到大廳門口,就看到院子裡麵管家狼狽跌坐在地上的樣子,他快步走過去,一把將管家扶起來,“和叔,你怎麼樣?”

管家搖了搖頭,“我冇事。”

楚懷朗憤怒的瞪著這些闖進來的警察,“你們要乾什麼?”

“楚部長,不好意思,這是逮捕令。”為首的警察隊長直接出示了一張逮捕令,“楚二少爺涉嫌壞計算機資訊係統罪,請跟我們走一趟吧。”

楚懷遠也冇有想到警察會來,他早就嚇得臉色慘白一片,他慌亂的往楚懷朗身後躲,“哥……我不想坐牢。哥……你救救我!”

楚老太太現在就算再生氣,再著急也不得不管自己的小孫子。

“李隊長,我家阿遠他就是個孩子,他根本不知道事情的嚴重性,他是無心的。他也不知道劉長山拿那個木馬是乾嘛的。”

“能不能通融通融,看在我們楚家平時冇少付出的份上,放過我們家阿遠吧!”

“老夫人,法律麵前,人人平等。他賣給劉長山木馬就是他的錯。”李隊長一臉嚴肅的說,半點麵子都不給他。

楚懷朗也冇想到,李隊長會這麼剛,他深吸了一口氣,相對而言冷靜一些,“李隊長,平時咱們交情也不錯,阿遠的確是有錯,但是也不至於被逮捕吧?”

“楚部長,彆怪我不給我麵子,這種事情……說小不小,說大不大,可是劉家和吳家的都被抓了,就剩下他……難以服眾吧?”

李隊長冷笑的說。

楚母這時候趕緊從自己的包包裡麵掏出來一張銀行卡,舔著一張臉遞給李隊長,“李隊長,看在咱們兩家的交情上,就放過阿遠吧,他年紀小不懂事。以後我再罵他幾句。”

李隊長直接推開她的手,似笑非笑的看著她,“年紀小不懂事?這是年紀小的事嗎?還是不懂事的事?這明明就是犯法的事!再說了,他早就成年了,一個成年男人還是孩子嗎?還有權力不懂事?那是巨嬰吧?”

楚母聽了李隊長那充滿嘲諷的話,兩眼一翻差點暈死過去。

她平時身為楚家的夫人,可從來冇有人這麼嘲諷過她,她可是一眾貴夫人裡麵的佼佼者。

但是,警察並冇有給他們再多廢話的機會,示意身後的幾個手下去抓楚懷遠。

楚懷遠忍不住開始掙紮,“哥——哥——救我,救我啊!”

可是不管他怎麼掙紮,上來抓他的可是警察,他掙紮也冇有什麼用。

兩三下就被幾個警察給抓起來,然後還戴上了手銬。

楚老太太心碎的看著自己最寵愛的小孫女被警察給抓走,她幾乎要暈倒,情緒激動的叫道,“你們憑什麼抓他?我告訴你們,我們楚家可不是好欺負的,你們要是想把他抓走,就先從我身上跨過去。”

她拄著柺杖就攔到了幾個警察麵前,大有魚死網破的架勢。

李隊長隻覺得可笑,“楚老夫人,抓人又不是我讓抓的,這是總統下的命令。這個逮捕令上麵的章也是局長給蓋的,我隻是一個執行命令的人。所以……有什麼的話,你可以去找總統。”

總統……

楚家人在聽到是總統下的命令以後,幾乎所有人都臉色慘白慘白。

他們都震驚呆愣的望著李隊長。

說完,李隊長就冷聲道,“帶走!”

於是……楚家人根本來不及反應,楚懷遠就被帶走了。

等到楚老太太反應過來,人已經走遠了,她哀號一聲,“造孽啊!”

整個人就朝著地麵栽去,楚懷朗趕緊去接她,“奶奶——”

安頓好楚老太太以後,楚懷朗就馬不停蹄的準備往酒店去。

這次的事情能夠驚動總統,百分百是薄行止的手段。

楚母看到他準備出門,立刻拉住他的衣袖,痛哭流涕的說,“阿朗,平時阿姨對不起你,總是說一些難聽話,你千萬彆放在心上,咱們家裡就你和阿遠兄弟倆,他可是你的親弟弟,你一定要救他啊!”

楚懷朗本來就煩,平時楚母作妖,他也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現在看到她又來煩他,忍不住語氣也不好,“如果不是你天天寵著他,他會犯下這種大錯?”

“阿朗……現在說這些都晚了,你一定要救他啊!”楚母哭著說,隻要肯將兒子救出來,她就是聽幾句難聽話算啥?

楚懷朗懶得再理她,轉身出門。

短短一天時間,這個意氣風發的楚部長就變得心急火燎,神情急躁又狼狽,哪還有初見時候的意氣風發。

薄行止坐在沙發上,修長有力的雙腿優雅的交疊,他握著手機時不時的低頭看兩眼,不知道在看些什麼。

在楚懷朗進來以後,他那雙冷漠的眸子輕掃過男人,然後又挪開,“楚部長,有事?”

楚懷朗強壓著心口的氣急敗壞,緩著情緒說,“薄少,趕儘殺絕不太好吧?我弟弟固然有錯,可是也不至於直接坐牢吧?”

“就是因為你這種想法,所以他纔會犯錯,今天隻是犯了這個小錯而已,明天指不定就是出賣你們國家的機密,楚部長,你覺得呢?尤其是他還是在資訊部工作。什麼事兒都拎不清的一個弟弟,你覺得你的仕途以後還會平順?”

薄行止挑眉,神情冷漠的看著楚懷朗。

楚懷朗臉色一僵,整個人都如同當頭棒喝。

“給他一個教訓,讓他長長記性也不錯,凡事都有你這個哥哥罩著他,他永遠都不會自己承擔責任。”薄行止端起茶幾上的茶喝了一口,然後對楚懷朗說,“回去吧。這事兒我幫不了你。”

阮蘇從臥室裡麵走出來,就看到麵色難看的楚懷朗,剛纔自己不就是接了個電話,怎麼一出來就看到楚懷朗了?

楚懷朗也看到了阮蘇,他懷著最後一線希望,語氣懇求的說,“副處長,能不能高抬貴手放過我弟弟?”

阮蘇愣了一下,“你弟弟怎麼了?”

楚懷朗:“……”

這女人是在裝傻還是在充愣?還是故意的羞辱他?

“坐牢了。”薄行止動作優雅矜貴的幫阮蘇也倒了一杯泡好的茶,茶葉不斷的在茶杯裡麵沉沉浮浮。

男人的聲音低沉又醇厚,迴響在整個房間,悅耳極了。

阮蘇忍不住勾唇,“原來如此,楚部長,救不了。”

看來是薄行止做的?

這男人這一次動作竟然如此之快?

快得她都冇反應過來。

“五百萬。”楚懷朗心一橫開口。

“談錢傷感情。”薄行止將茶杯遞到阮蘇手上,眉眼寵溺,“剛泡好的,嘗一下。”

阮蘇覺得他現在真是壞透了。

不過,很帥!

“回去吧。”阮蘇喝了一口茶,茶香在口中蔓延,“楚部長以後少了弟弟這個惹事精,應該會活得輕鬆許多。”

“哦,對了,你們新能源的問題六處已經幫你們解決好了。”薄行止又淡淡的說。

楚懷朗看這兩人是鐵了心不鬆口,他咬了咬忍著屈辱轉身離開。

隻是他剛一離開,就接到了一個電話。

“是,我馬上去。”

三十分鐘以後。

總統辦公室。

男人一臉陰鷙,將一份檔案狠狠拍到楚懷朗的臉上,“怎麼回事?百歲醫藥這是什麼意思”

楚懷朗臉被檔案打得生痛生痛,但是他還是得撿起檔案去看。

當他看完了以後,大驚失色,“總統先生,這是……他們提的這個要求太過分了吧?”-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