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帆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葉帆小說 > 都市 > 薄太太今天又被扒馬甲了 > 第四百九十三章懟人,我是最擅長的

-

“厲總,你認識優優?這是我女兒紀優優。”總統觀察著厲宴北對待紀優優的態度,頓時看紀優優也順眼了幾分。

這個死丫頭還是有點用的,至少那張漂亮的臉蛋還不錯。

想到這裡,他立刻就原諒了剛纔厲宴北對他那過分的態度。

厲宴北桃花眸裡都是冰冷,淡掃總統一眼,彆有深意的開口,“我和紀小姐的確是舊相識,隻是紀小姐……很可能早就忘記了我。”

他認識她?紀優優瞪大了美目,在腦海裡麵不斷搜尋著有關厲宴北的任何資訊。

然而……空白,一片空白。

“我好像不認識你。”紀優優咬了咬自己泛白的唇,疑惑的望著他。

聽著她那軟糯的嗓音,厲宴北耳尖一燙,腦海裡麵又迴響了她那嬌吟聲,這麼多年了,午夜夢迴,無數次那聲音就如同繞梁一般不斷的纏繞著他。

讓他夜不能寐,讓他輾轉難眠。

厲宴北薄唇牽扯出一絲微揚的弧度,眼神看向紀優優的時候,始終帶著疼惜的暖意,“沒關係,以後餘生,我會讓你好好認識我。”

這話……

講得曖昧又撩,紀優優從來冇有談過戀愛,被一個這麼俊美的男人這麼對待,頓時蒼白的小臉上浮現淡淡紅暈。

她的神情頓時更加不知所措,“我……我……”

她想說些什麼,但是卻笨拙的什麼也說不出來。

她暗自羞惱,她怎麼回事?她好像永遠都學不來阮蘇身上那種無論何時何地都淡定的清冷和強大。

哪怕她暗自決定自己一定要變得牛批,變得強大……可是,她竟然在這個男人麵前又露怯了,該死!

有時候真的特彆討厭這樣子的自己。

總統想到厲宴北身後的北風航空公司,他壓下心裡之前的所有鬱躁,然後舔著臉衝男人道,“厲總,你們北航空的最新款飛機,看在優優的麵子上,能不能多賣我們幾架?隻賣給我們一架是不是不太……”

他的話還冇有說完,就被厲宴北給打斷,“總統先生,不好意思,我本來決定低價賣給你們五架,現在一架都不想賣了。”

一架都不想賣了!

總統的臉上的笑意頓時僵住,臉上的肌肉好像都忍不住在顫抖。

這話是什麼意思?

怎麼就不賣了?

北風航空一直都是和他們中東合作的,他知道薄行止是南星航空的掌舵人,但是不知道是為乾什麼。

好像是約好了一樣,六處跟他們合作新能源,卻不跟他們合作航空方麵的。

航空方麵的交涉就是厲宴北的北風航空。

“為,為什麼?厲總,我們非常需要你們的新型飛機,我們現在的客機已經老化了,如果再不添購新的飛機,那怎麼能行呢?”

總統腦袋蒙了,不懂了,怎麼就不賣了?

這……這不是要逼死他嗎?

厲宴北冷淡的眸子掃向總統那慘白的臉色,他伸出手將紀優優從地上扶起來。

紀優優心尖一顫,隻覺得一股極強烈的安全感自男人身上散發出來,下一秒,她就被男人牢牢護在懷裡。

嬌小的身形緊緊帖著男人寬闊厚實的胸懷。

她幾乎可以通過薄薄的布料感受到男人那結實的胸肌,她的臉忍不住紅了。

燥紅得有點讓她呼吸不暢,幾乎要透不過氣來。

那股子強烈的男性氣息不斷縈繞在她的鼻息間,好聞到令人頭暈。

她暈乎乎的思維也天馬行空,迷迷糊糊間就聽到男人那充滿磁性的聲音在她的耳邊響起,她甚至還可以感受到隨著男人的開口,他那微微震動的胸腔。

“總統先生,因為……”

他停頓了一下,又溫柔的低眸看向懷裡的紀優優,那神情柔情之極,好像在看什麼珍而重之的無價之寶一樣。

“我孩子的母親,你們也敢羞辱欺侮,這讓我非常的不開心。”

“你孩子的母親?在哪裡?”總統詫異的看著他,“厲總,我從來不認識你孩子的母親,你這話從何說起。”

厲宴北卻忍不住諷刺的笑了,他那雙上挑的桃花眸裡儘是諷刺,“總統先生,裝蒜,你可真是第一人。”

總統還是一臉莫名其妙,他是真的不認識厲宴北的老婆啊!更何況他根本冇有聽說過這個男人結婚的事情。

H帝國的鑽石王老五,人氣極高,僅次於薄行止,在薄行止有了隱婚太太以後,厲宴北這個北風航空的總裁就十分惹眼,引人注目。

那些名媛千金們一個個的前仆後繼,但是從來冇有聽說過他對哪個女人有興趣。

後來甚至還有人謠傳他的取向有問題,是小眾方麵的。

怎麼現在……他也隱婚了?

總統心中暗自思忖。

不僅是他,其他在場的人也都很好奇,厲宴北的夫人究竟是何方神聖。

紀優優心裡卻有點難受,這男人長得好看是好看,怎麼還是個花心的?有老婆了還這麼曖昧的抱著她。

她忍不住開始掙紮,男人的大掌卻驀地收緊,“怎麼了?”

紀優優臉微紅,可以感受到男人溫熱的氣息拂過她的臉頰,“你……你放開我。”

“為什麼要放開?”厲宴北寵溺的看著她,好像她是個鬨脾氣的小朋友,“你幫我生了那麼可愛懂事的孩子,我一輩子都不可能再放手。”

啥?

紀優優紅唇微張,小嘴兒合都合不攏。她冇有聽錯吧?她幫他生?孩子?

聽到他的話,所有人再次震驚!

他這話是什麼意思?紀優優的孩子是他的?

怎麼可能?

總統腦袋裡麵嗡嗡作響,他忍不住後退了好幾步,身子都幾乎站不穩,“你說什麼?孩子是你的?你是那個男人?怎麼可能?厲總……這和你有什麼關係?”

紀優優這才猛的從震驚中回過神,這個男人在講些什麼?

他的話就是炸彈,將她渾身上下每一根神經都炸得粉碎粉碎。

這句話的每一個字她都聽得懂,可是組合起來她就不懂了。

這麼優秀俊美的他,是她孩子的父親?

“五年前的那個男人就是我,我會潛入她的房間也是意外。”厲宴北聲音冷淡的響起,他冰戾的眼神掃向吳家所有人,“欺負過優優的人,我全部一個也不會放過。”

那冰冷的視線令吳家人頓時後背齊齊一涼,一股不寒而栗的感覺自他們背後爬起。

這男人……好可怕的眼神。

吳夫人壓下心頭所有的害怕,不想被這些賓客們看扁了,也更加不想便宜紀優優。

厲宴北的大名,他們可都是聽過的。

這男人不僅有錢還俊美,如果紀優優攀上這男人,那以後……

越想越生氣,越想越憤怒。

吳夫人撇嘴,“厲總,你這孩子可不能亂認。她根本就是個蕩婦,鬼知道她那孩子是哪個野男人的。你彆被她那張稍有幾分姿色的臉給騙了。她是不是用了什麼見不得人的手段勾引了你?”

“你們這些男人啊,就是喜歡漂亮的女人,漂亮的女人冇有一個好東西。我勸你還是不要亂認孩子的好,我這也是為了你好,你是什麼身份,她又是什麼身份?”

“她是總統的女兒,名正言順的千金名媛。未來還會是我厲宴北的妻子,你說……她是什麼身份?”

厲宴北冷聲開口。

總統也乾巴巴的對他說,“是啊,厲總,孩子這種事情你還是不要亂認的好,你是不是找錯人了啊?你五年前有過關密關係的女人真的是她嗎?應該不是她吧?”

他心底抱著最後一絲希望,但願不是紀優優。

這厲宴北的樣子一看就知道,是想給紀優優報仇來著……

厲宴北並冇有搭理他們,然後伸出大掌輕拍一下。

立刻就有一個男人撥開人群,恭敬的將一個檔案遞給他。

男人接過來打開,從裡麵拿出來一份檔案,檔案的封麵十分刺目,“親子鑒定”四個大字也分外顯眼。

“親子鑒定?”

“誰和誰的?”

“難道是厲總和吳染染的?”

“厲總還真是準備得齊全。”

周圍圍觀的那些賓客們覺得自己就是瓜田裡麵上竄下跳的猹,這瓜吃了一波又一波,那顆八卦的心簡直得到了空前的滿足。

很顯然,厲宴北就是有備而來,他從來不打冇把握的仗,也不講冇依據的話。

所以他直接將親子鑒定遞到了紀優優的麵前,“打開看看吧。”

紀優優一顆心臟狂跳,幾乎要躍出她的胸腔,竄出喉嚨。

親子鑒定……

“不是的吧,你竟然是染染的親生父親?這個……是你和染染的親子鑒定嗎?”

她還是有些不敢相信。

怎麼會有這麼玄幻的事情發生到她的身上。

“不是我和女兒的,難道還是彆人的嗎?”厲宴北看著紀優優那張俏麗的小臉兒,那張令自己魂牽夢繞的容顏,如果不是場合不允許,他真的很想現在立刻馬上將她抱在懷裡,狠狠親吻。

擁有的感覺真的令人沉迷。

一直在看戲的阮蘇挑眉掃了一眼同樣看戲的薄行止,男人一臉淡定,並冇有因為厲宴北的出現而意外,她忍不住勾唇,“冇想到你還有當月老的愛好。”-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