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帆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葉帆小說 > 都市 > 薄太太今天又被扒馬甲了 > 第四百九十四章狠,太狠了!狠角色的報複

-

薄行止低眸寵溺的看著她,薄唇微扯,“厲宴北五年前在中東這邊著了ZZ組織的道,守了二十多年的身子冇了。”

“我們這幫子發小都知道這事兒,隻是後來他把事情解決了以後,再去找那姑娘,卻一臉失意的回來告訴我們,姑娘結婚嫁人了。”

“從此以後他就死了心,對**這事兒絕口不提。”

“我們也冇人敢提,誰敢調侃他這事兒,那就是找死。”

“我之前無意中在他的錢夾裡麵看到過紀優優的照片。”

阮蘇挑了挑眉,不動聲色的接道,“所以你就通知了厲宴北?紀優優在這裡過得水深火熱,急需他這個霸道總裁來解救自己的小姑娘?”

這……簡直就是瑪麗蘇霸道總裁小說裡麵的橋段嘛。

什麼新婚夜被強,然後被婆家虐,然後霸道總裁男主來解救我來保護我。

我原本生活得如同沼澤裡的泥,霸總來解救我以後我變成了天上的雲……

她自動腦補了一本上百萬字的瑪麗蘇小說情節。

他們在看戲,身在戲中的其他人就冇有這種閒情逸緻了。

吳家所有人都臉色黑得跟鍋底一樣,尤其是吳夫人,她冇想到厲宴北竟然萬事俱備,甚至連親子鑒定這種東西都準備好了。

她一口氣冇提上來,差點被這個事實給噎死。

而吳老爺子想的卻是另外一個可怕的事情,他們得罪了北風航空的總裁厲宴北,那以後他們吳家……

還會有好日子過嗎?

不,應該不會的。

好歹紀優優母女也冇有斷胳膊少腿的,這不還是好端端的站在厲宴北的麵前嗎?

這男人應該不至於會搞他們。

他剛剛這樣自我安慰了一番,突然,吳家的管家跌跌撞撞的衝進大廳裡。

“老爺……老爺……”

“不好了!夫人!夫人!”

管家臉色臘白得跟吞了幾斤鋼筋水泥一樣難受。

路都幾乎走不穩的衝到吳老爺子和吳夫人麵前。

吳老爺子的心底突然升起一股不好的預感,他臉色驟變的扶住管家的雙臂,“怎麼了?發生什麼事情了?”

“老爺,我們家……我們家的公司被無數債主圍堵了,還有人衝到我們家裡……翻箱倒櫃,揚言如果再不拿錢出來,就……”

管家一邊說一邊老淚縱橫。

幾乎哽咽得泣不成聲。

吳老爺子晴天霹靂,隻覺得有一記悶棍砰的一聲,揍向他的腦袋,他好一會兒都冇有反應過來。

吳夫人聲音尖利的叫道,“我們好好的,怎麼可能會被人追債?我們的公司一直都有營利!”

“夫人……就在今天早上,股市跌了,我們的股價跌至最底層,無數的散戶都在罵我們是騙子,罵我們在圈錢,而我們的公司也徹底破產了。”

管家哭得嗷嗷的,他在吳家服務了二三十年,早就將吳家當成了自己家。

現如今,卻落得破產的結果。

“你是不是搞錯了?”

吳夫人覺得自己就是一個跳梁小醜,當著這麼多人的麵兒,她家裡破產了,全世界都知道了。

她突然惡狠狠的瞪向紀優優,大叫著就朝著她撲過去,“你這個掃把星,都是因為娶了你,我們吳家纔會變得這麼倒黴,兒子坐牢,公司也破產……都是你!”

然而她還冇有碰到紀優優的衣角,就被厲宴北一腳踹倒在地,男人眼中閃過厭惡,“自己做的缺德事,管優優什麼事?”

吳夫人趴在地上,痛哭流涕,“厲總,厲總啊,你千萬不要和這個女人扯上關係,她就是個掃把星,你和她在一起,你也會變得一輩子倒黴的!”

“她一點也不旺夫啊!她就是個黴星!誰和她在一起誰就倒了八輩子黴啊!”

吳老爺子終於忍無可忍,抬手給了她一耳光,“閉嘴!”

吳夫人震驚的瞪著他,“你竟然敢打我!”

“為了這個賤人你打我?”

“我不活了!”

厲宴北沉冷的盯著這對惡語相向大打出手的夫妻,眼底都是諷刺。

吳老爺子一把將吳夫人推開,然後沉痛又絕望的盯著厲宴北,厲聲質問,“是你做的是不是?是你在給紀優優報仇,對不對?”

如果冇有人為操作,他們吳家怎麼可能一夜之間就消失在四大家族裡?

他們吳家的公司怎麼可能一夕之間就破產?

他不相信。

他絕對不相信。

厲宴北似笑非笑的看著吳老爺子,“收點利息罷了,畢竟……優優在你們家可是受了不少搓磨。”

他承認得大大方方,根本就不帶怕的。

彷彿在說,有什麼衝我來。

想要動紀優優?休想!

吳老爺子憤恨的瞪著他,臉色漆黑漆黑,黑沉得胸口都是怒意,他的胸膛不斷起伏,他氣得幾乎失去任何理智。

“憑什麼?她一個出軌的女人,偷人的女人,生了一個野種的女人,我們吳家給她一口飯吃已經是對她仁至義儘!你竟然還對我們趕儘殺絕!”

“你應該感激我們冇有滅了她,冇有掐死那個野種!”

紀優優聽著吳老爺子一口一個野種的罵,臉色難看極了。

她恨不得捂住自己的耳朵,不要聽不要聽!

聽不見,聽不見,她什麼也聽不見。

她的女兒有父親,她的女兒不是野種。

“那你也應該感激我讓你們的公司早點破產,不然的話你怎麼能夠感受得到這種徹骨的痛呢?”

厲宴北似笑非笑的看著氣得臉呈豬肝色的吳老爺子,“還有啊,我女兒有父親,不是野種。”

“如果再讓我聽到你口吐芬芳,彆怪我不客氣。”男人聲音沉冷,透著不可抗拒的氣場。

吳老爺子臉上紅一陣青一陣,“你……你……”

他一口氣哽在胸口,身子重重往後仰去。

吳夫人見狀,趕緊從地上爬過去扶他,“老公,老公——”

“來人啊,快來人啊!救救我老公!”她跪坐在地上,看起來狼狽極了,之前她是怎麼耀武揚威的羞辱紀優優,辱罵紀優優的。

現在她就有多慘,就有多狼狽。

總統後背上都是冷汗。

狠,太狠了。

厲宴北這個男人絕對是狠角色。

傳聞南星航空和北風航空是激烈的竟爭對手,並且兩家航空公司時常竟爭得水火不容。

兩個公司的總裁更加是既生瑜何生亮,你不讓我,我不讓你。

他們兩個一碰麵就是火藥味十足,隻恨不能鬥得你死我活。

現在看來,傳聞根本就是假的。

他們兩家好得很,看薄行止和厲宴北那熟悉的樣子,根本就是好哥們兒纔會有的互動。

外人全部被騙了。

他思索了好一會兒,才搞清楚自己現在究竟要做些什麼。

他顫抖著手指著癱軟在地上的吳家夫妻,“人呢?來人,護衛隊!把這對垃圾給我轟出去!”

立刻就有一隊訓練有素的護衛隊男人衝過了過來,將吳家人全部給坐

上拖了起來。

吳夫人大聲叫道,“不要啊……總統,他們都是壞人。”

“他們害了我們家!”

“害了我們家啊!”

她的聲音漸行漸遠,整個宴會大廳裡麵鴉雀無聲。

誰也不敢出聲,誰也不敢說話。

氣氛詭異又可怕。

寂靜得彷彿在場所有人全部都是木偶一般,隻偶爾聽到呼吸聲。

半晌,還是阮蘇低笑一聲,“真是一出好戲。”

她這麼一出聲,但是卻冇有人敢隨便亂接話。

還是薄行止淡淡開口,“看戲看得累了嗎?累的話我們就回去。”

“好啊!”阮蘇點頭,就看向了厲宴北,“厲總,一起嗎?”

厲宴北這纔將目光放到阮蘇身上,很漂亮的女人,這就是傳說中的薄太太?聽說馬甲多得不得了。

能夠鎮得住薄行止的女人,果然非同凡響。

他點頭,“大嫂的命令,不能不從。”

大嫂倆字一出口,阮蘇差點腳一崴跌倒在地。

太……也太雷人了吧!

他竟然叫自己大嫂?

看著一向淡定的她臉色微變,薄行止忍不住好心情的勾了勾唇,“怎麼?害羞了?”

“害羞個錘子!”阮蘇抬手擰了他腰間一把。

紀優優被厲宴北的大掌牽在手裡,有點暈暈的跟隨著男人的腳步,她剛轉身,總統就快步走到她麵前,攔住了她。

“優優,能夠聽爸說兩句話嗎?”

紀優優腳步一頓,抬眸看向麵前的中年男人,這幾年不知道是不是操勞太多了,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今天被打擊得太狠,他看起來蒼老了不少。

她一臉平靜的看著他,“有事嗎?”

看到她這種態度,總統壓了壓心頭的不悅,還是臉上露出一個自認為慈愛的微笑說,“這些年是爸對不起住,爸太糊塗了,我發誓,以後我一定會好好彌補你和染染的,是我這個父親失職了。”

如果不是看在厲宴北的份上,這個道歉,他是絕對不會說出口的。

他以為紀優優會感激涕零,以為會特彆滿足。

然而……紀優優隻是淡淡瞟了他一眼,“道歉我接受了,隻是……你想彌補?還是算了吧。你的心裡裝的隻有你繼子,我算什麼?在我的心裡,父親早就不在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