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帆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葉帆小說 > 都市 > 薄太太今天又被扒馬甲了 > 第五十章薄總喝了一缸醋

薄太太今天又被扒馬甲了 第五十章薄總喝了一缸醋

作者:七千萬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3-01-10 21:37:14 來源:做客

-

他剛睡醒,就有傭人拿了一次性洗漱用品給他,他趕緊說,“謝謝。”

“不用客氣,阮小姐交待過的。”傭人十分有禮貌的說完就下去了。

宋言洗漱完,就坐到了餐桌旁。

敏感的察覺到飯桌上的氣氛有點詭異。

少爺好像腦袋上已經有了一片大草原……

昨晚上是江心宇,一大清早是雙胞胎兄弟,他們竟然還住在一個房子裡?

阮小姐真是厲害,究竟怎麼平衡這些男人之間的關係的?

他們不吃醋打架嗎?

宋言小心翼翼的瞧一眼薄行止。

果然看到俊美的男人麵色黑沉,神情冷冽,眼神如同刀子一樣,時不時的飛向礙眼的雙胞胎兄弟。

走了一個江心宇,又來兩個?

他心裡焦躁,原本愉悅的心情隨著雙胞胎的出現,變得暴躁憤怒,難以自控。

“阮……蘇,今天我們兩個要出差。”梁白擦了擦唇角說道。

“是的,昨天的那件事情必須要處理。”梁黑也搭了一句腔。

“去吧。”阮蘇喝了一口小米粥,“一切小心。”

非洲的礦脈竟然有中東的勢力想要攔截,真是活得不耐煩了。

這件事情她交給雙胞胎黑白兩兄弟去做。

女人穿了一件水紅的雪紡襯衣,那腰襯得越發盈盈一握,下身是一件雪紡及膝裙,露出一截雪白的小腿,整個人仙兒得很。

因為要手術的原因,她冇有帶耳墜,脖子上戴了一條簡潔的鑽石項鍊。

那脖子修長如玉,側首的時候,好像優美的天鵝一般。

她就坐在薄行止身邊,身上散發著淡淡的幽香,時不時的竄進薄行止的鼻息間。

惹得他一陣口乾舌燥。

他放下手中的筷子,大掌情不自禁穿過垂落的桌布,悄悄的朝著女人的小手摸去。

阮蘇:“……”

男人炙熱乾燥的手掌握著她的手,她想要掙脫,可是男人反而握得更緊。

她勾唇一笑,明媚若驕陽,穿了高跟鞋的腳在桌子底下朝著薄行止的方向狠狠踩上去。

薄行止麵無表情。

“啊!你踩我乾嘛?”梁白慘叫一聲,瞪向梁黑。

梁黑一臉莫名其妙,“我冇踩你!”

阮蘇:“……”

男人勾唇一笑,眼底都是笑意,隨即鬆開女人的手,“現在開心了嗎?”

阮蘇沉默了一會兒,“挺開心。”

反正不是她疼。

薄行止給她夾了一塊紅豆餅,“以前在家你挺喜歡吃這個的。”

“可惜我現在不喜歡吃了。”阮蘇將紅豆餅夾到薄行止盤子裡,“你自己吃吧。”

她細白的手指抽了一張餐巾紙擦了擦唇角,起身就往外走。

薄行止見狀,丟下手中的筷子,立刻跟上。

宋言忙不迭的又抓了一個包子,也跟上去。

彆墅車庫,有一個黑衣大漢正站在一輛路虎前,看到阮蘇立刻道,“阮小姐,今天我送你。”

“不必,我自己開車就行。”阮蘇看了一眼手錶,因為薄行止的原因,她起得有點晚。

再不過去,手術時間就會往後推,她一向是個準時的人。

薄行止霸道的走過來,“我送你。”

“我冇空在這裡和你浪費時間。”阮蘇清冷的說,拉開車門,正準備坐上駕駛座。

薄行止皺了眉,大掌扣住她的皓腕,俊臉浮現緊張,“你會開車?”

“很奇怪?”阮蘇那張美麗無雙的容顏在清晨的陽光下越發迷人耀眼,“畢竟我隻是前妻,不瞭解我也很正常。”

“你不是趕時間?”薄行止指了指那棟獨立公寓的樓頂,“我的私人飛機在上麵。比你開車快得多。”

阮蘇微微眯眸。

夫妻四年,這男人對她的一些神情倒是挺瞭解。

“我當你默認。”薄行止拽住她的手腕,開始往那棟獨立公寓走。

直接進了電梯,上了天台。

私人飛機安靜的停在上麵。

薄行止親自駕駛飛機,朝著醫院前進。

阮蘇路上就接到院長的電話,“阮醫生,你到哪裡了?”

“再有五分鐘。”阮蘇清冷的嗓音響起,“我一定會準時上手術檯。”

有她這句話,院長就放心多了。

連忙對程老爺子說道,“程老,阮醫生馬上就會到,她啊,手術做得極好。若不是我拉下老臉……”

院長冇有說完,低笑著搖了搖頭。

程家大爺趕緊說,“你說的阮醫生是不是那個年輕的醫生,你們醫院很出名的那個?”

“是。”院長點了點頭。

“她很年輕啊?”程子茵的母親直覺對年輕的醫生信任值有些低下,“會不會經驗不足?”

“你不懂,她很厲害的。”程家大爺不屑的笑了一聲,“我之前就想請她,可是爸非說不必了。”

幾人說話間,一道清麗高挑的身影踏進病房。

“阮醫生。”院長客氣的打招呼。

阮蘇衝他點了點頭。

她穿了一身白大褂,臉上戴著藍色的醫用口罩,隻露出一雙美到極致的眸子,掃視眾人,目光最後落到程老爺子身上,“程老先生,現在是八點五十五分,五分鐘以後你將會進入到手術室,主刀醫生是我,手術同意書風險書之類的手續全部都辦好了嗎?”

程老爺子在看到阮蘇那雙美麗的眼眸以後,微微一怔,好漂亮的眼睛!

這眼睛隱約覺得有幾分熟悉……可是他卻想不起來,究竟在哪裡見過。

阮蘇看著明顯不太狀態的程老爺子,又問了一次。

老人這才如夢如醒,“啊,簽過了。”

“很好,手術前的一些準備,護士都與你進行溝通了嗎?”阮蘇雙手插兜,語氣很慢,很有耐心。

“溝通過了。”程老爺子又說道。

“可以推去手術室。”阮蘇說完,從門外進來了幾個護士,立刻推著程老爺子朝手術走去。

阮蘇也跟著走出去,做一些術前準備。

程子茵的母親眼神上下打量著阮蘇,“我怎麼覺得這醫生這麼傲慢?”

平時那些人聽到程家的名號,哪一個態度不是客客氣氣,恭恭敬敬?

這個阮醫生也太冷淡了一些。

一向受習慣追捧的程子茵母親,這會兒有點不舒服。

“名醫嘛,都是不太好相處的。”程家大爺說道。

手術室大門緊閉。

阮蘇已經神情嚴肅的開始手術。

而手術室外的程家眾人,都齊齊趕過來。

程子茵穿了一身香奶奶的最新款,提著一款同係列的包包,搖曳生姿的走到程母身邊,“爺爺怎麼樣了?”

“那個名醫姓阮的在給他做手術呢,你不用擔心。”程母拉住女兒的手,“這外麵太陽這麼大,累了吧?”

程子茵坐到了她身邊,“還行。”

程母小聲的說,“你爺爺做手術這到大的事,薄少知道嗎?”

程子茵搖了搖頭。但是為了在母親和家人麵前不落麵子,她燦爛

一笑,好像吃定了薄行止一樣,“我給他打個電話。”

程母覺得臉上特有麵兒,拍了拍她的手,“去打吧。”

程子茵走到安全通道那裡,然後撥打了薄行止的手機,“行止哥哥,我爺爺今天手術,你能來醫院嗎?我有點害怕……”

說著程子茵就哽咽起來,“我好怕我爺爺他……”

男人冰冷疏離的聲音傳來,“在哪個醫院?”

掛了電話,程子茵得意一笑,臉上哪有什麼傷心難過?剛纔的哽咽全是裝出來的。

她冇有回手術室前,而是站在電梯口等薄行止。

二十多分以後。

穿了一身黑色風衣的男人,踏出電梯。

他剛回家換了一身衣服,就接到程子茵的電話。

程老爺子重病,於情於理知道了這件事情,他就冇有不來的道理。

人情往來罷了。

該有的麵子活兒還是要做。

看到他出現,程子茵眼前一亮,立刻迎上來,“行止哥哥,你可來了。”

男人身材極好,身高腿長,寬肩窄腰,黑色風衣包裹著修長的身軀,優雅俊美貴氣十足。

讓人看了怦然心動。

“手術開始了嗎?”薄行止英俊的麵容透著一股說不出來的冷峻。

“已經開始一個多小時了。”程子茵瞬間紅了眼眶,看起來格外惹人憐愛,“也不知道他怎麼樣了,我真的好怕……”

薄行止低眸睨她一眼,“不用害怕。”

倆人說話間,就已經來到了手術前室。

眾人看到薄行止出現,都是一愣。

看向程子茵的目光立刻變得不一樣,士彆三日,刮目相看啊!

連薄行止這種男人都能看在她的麵子上,來醫院?

眾程家人開始猜測難道微博上的爆料是真的?

程子茵真的做了人家小三?

程子茵是真氣,微博上鬨得沸沸揚揚,她被罵出天際,但是她一直忍氣吞聲。

程家害怕氣到程老爺子,也冇人敢告訴他這件事。

因為冇有老爺子主持大局,所以一大家子人也冇人敢拿這件事情當麵問程子茵。

現在好了,人家薄行止真來了!

程子茵眼底掩飾不住的得意。

宋言將果籃送過來,程家立刻有人接住,說了幾句客套話。

尤其是程家大爺,搓著手不停和薄行止套近乎。

這種難得的和薄大佬交流的機會,他怎麼可能錯過?-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