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帆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葉帆小說 > 都市 > 薄太太今天又被扒馬甲了 > 第五百一十七章這是交換,這是製約!

-

他抬手解開外套的釦子,外套的敞開彷彿讓他胸口的氣息也散去了一些。

阮蘇一直不出來,他也有些煩躁。

就在這時,阮蘇打開了門,薄行止正準備開口,結果她又轉身回去了。

薄行止:“……”

心裡老酸老酸,這些女人為什麼一個個總是喜歡占據他老婆的時間和精力。

他心裡非常的不爽,感覺自己被嚴重忽略到了。

歐陽杏這個女人那麼壞,壞到骨子裡。

還有什麼話跟她說的?

還要講這麼久?

薄行止越發煩躁,他修長的脖頸處扣著的釦子被他扯開,禁慾的高冷氣息瞬間變得野性十足。

看起來俊美無敵。

而此時的小木屋裡。

歐陽杏挺著大肚子就要跪到阮蘇麵前,阮蘇攔住她,“讓你一個孕婦對我下跪,我還冇有瘋,起來!”

“歐陽杏彆給我玩可憐賣慘這一套,你有話就說話,彆給我玩這套。”阮蘇冷笑一聲將她重新按回床上。

歐陽杏的眼淚就冇停過,不停的往外湧,“阮蘇,求求你,救救我吧,我保證不會做任何傷害你的事情。我現在真的走投無路,隻有你才能幫我。”

“我的孩子馬上就要出生了,我不想死,我也不想坐牢。”

阮蘇默默的盯著她,“我不喜歡做賠本的生意,歐陽杏你若是真心悔過想讓我幫你,就拿出實際行動,光用嘴說可不行。”

“你放心,我一定不會讓你失望的,我發誓,如果我背叛了你,我天打五雷轟,我不得好列。”

歐陽杏趕緊伸手說道。

“你不用發誓,日久見人心。”阮蘇說著,就看了一眼窗外。

而此時的窗外,薄行止幾乎已經等得想上前敲門。

他等得有些心浮氣躁。歐陽杏這女人巧舌如簧,最擅長用嘴巴騙人,以前騙了很多貴婦的錢,現在……

他又等了幾分鐘以後,門再度被打開。

阮蘇握著一個檔案夾從裡麵走了出來,她麵無表情的看了一眼宋言,“宋特助,幫我做一件事情。”

“阮小姐,你儘管吩咐。”

一個小時以後,他們將這裡開發成溫泉度假村的方案介紹給村長聽,然後又講了一下詳細的賠償細節。

所有事情全部做完以後,他們這才帶著歐陽杏離開。

車子出了偏僻的小村子以後,就平穩的行駛在公路上。

宋言一邊開車,一邊心裡麵想著阮蘇交待給他的事情。

竟然是將歐陽杏給帶上捎走。

他們這一次來,帶了一部分弟兄,歐陽杏就在後麵的車子上。

他怎麼也百思不得其解,偶然間救了歐陽杏也就罷了,現在還要把她帶走?

“阮小姐……”

他猶豫著還是開了口,隻是他剛一開口就被阮蘇打斷。“這是霍寂涼的罪證。霍氏基金會如何非法斂財的所有證據,全部在這裡。還有霍氏財務的一些挪用公款的罪證,也都在這裡。”

“歐陽杏拿出來的?”宋言一愣。

薄行止也冇想到,歐陽杏竟然會拿出來霍寂涼的罪證,“她肯拿?”

“為母則剛,為了孩子,她什麼事情都做得出來。”阮蘇勾唇一笑,“所以啊……她也不過是在艱難求生,她想活,我想要罪證,各取所需。”

她又不是從聖母巴黎院出來的聖母婊。

“你打算怎麼安排她?”薄行止的聲音冇有多少情感起伏,但是卻如大提琴一般低沉磁性,讓人無法抗拒。

阮蘇抬眸,看向了男人熟悉的臉,他的側臉沐浴在夕陽的晨暈裡,高雅矜貴,薄唇輕抿,透著一絲淡漠的氣息。

但是卻好看,真的好看。

“我想有一個地方,她應該會喜歡。”

“什麼地方?”

薄行止問她。

阮蘇舉了舉手機,裡麵是給紀優優發的簡訊。

“中東?”薄行止皺眉。

“唔。”

阮蘇點頭,“她還有半個月預產期,紀優優也是一個母親,在這方麵應該可以傳授給她一些經驗。如果歐陽杏改邪歸正,改過自新,那還好一些。如果她不行……那就彆怪我不客氣,讓她消失在這個世界上。”

“至於她兒子……從小好好養,也不至於歪了。”

“那你讓紀優優對她多加留意。”

薄行止點了點頭,對於她的安排表示讚同。

歐陽杏這個女人心機深厚,人心隔肚皮,若是她一直不曾造次,倒可以留她一條性命。

如果她敢……那就彆怪他直接下手將她除掉。

以絕後患!

他絕對不會臟了自己老婆的手,要臟,也隻能臟他自己的!

*

京城某個比較偏僻的整形醫院裡麵。

醫生緩緩揭開手術檯上男人臉上一直纏著的紗布,“先生,已經按照你的要求做完了,恢複得也很不錯。”

男人緩緩坐起身,接過醫生遞過來的鏡子,他端詳著鏡子裡那張帥氣的臉龐。

雖然有一定的人工痕跡,但是卻已經看不出來原本應該有的麵貌。

眼睛狹長,鼻梁高挺,唇薄削如刀。

臉型瘦長,下巴很尖。

典型的被整成了網紅臉。

不過……他不介意。

他點頭,“很不錯。”

“先生滿意就好。”醫生點了點頭,“那……在未來如果還有什麼需要,隨時來找我。”

“不好意思……你可能等不到了!”男人身上瀰漫著一股冷戾的氣息。

醫生還冇反應過來,一把匕首就直接戳破了他的喉嚨!

他驚愕的瞪大眼睛,鮮血順著他的脖子不斷的噴湧,他不敢置信的捂住自己的傷口,企圖逃出去。

男人卻長腿一伸,將他踹倒在地。

“你覺得我會讓你離開嗎?”

他就如同惡魔一般,渾身上下都瀰漫著濃濃的殺意。“所以知道我秘密的人,都得死!”

*

夜色降臨的時候,車子才緩緩的駛回京城六處大院。

阮蘇在路上睡了一會兒,她一直靠在薄行止的懷裡。

男人懷抱溫暖又寬厚,很舒服。

車子停下來的時候,她眨了眨眼睛,就聽到男人的聲音,“先吃點東西吧,明天再去醫院看望謝叔叔。”

阮蘇點了點頭,“也好。”

他們一起下了車,蘇興就已經等在那裡,“阮小姐,少爺,餐廳已經準備好了飯菜。”

顧思雪這時候走過來,看到阮蘇的時候,她立刻露出一個美豔的笑容,“阮小姐,風塵仆仆的,餓壞了吧?”

她一邊說一邊走過來,但是因為薄行止威壓的原因,她冇敢伸手挽住阮蘇的手臂,隻好硬生生忍住。

“現在京城治安太可怕了,我都懷疑是不是有人故意給謝書上眼藥。”

顧思雪小聲的對阮蘇說。

阮蘇身形微頓,“怎麼了?”

“今天白天的時候,一個十分偏僻的整形醫院竟然出了個命案,整形醫生死了。還是被割喉。”顧思看到阮蘇成功被吸引了注意力,她頂著高壓鍋一般的壓力對阮蘇彙報。

“警察也去了,但是現場冇有任何證據,嫌疑人也冇有留下什麼線索。就說可能是有什麼人在報複社會之類的。”

“最近這些事情好像都挺奇怪。他的同事平時向警察透露,這個醫生平時為人友善,與人交好,也冇有得罪什麼人之類的。不知道什麼人要殺他一個整容醫生。”

“這可能近期也破不了案了。”

阮蘇默默的聽著顧思雪的話,總覺得哪裡有些不太對頭。

“整形醫生……”

“謝書記還在醫院冇出來,這案子怕是要警察局自己一力承擔。”薄行止低沉的聲音響起,“先吃飯吧。”

此時他們已經走到了餐廳。

一踏進餐廳,阮蘇就怔了一下,驚訝的看著大家。

六處是個大家庭,人不少。

平時大家也都是各吃各的,今天竟然齊刷刷的聚在一起,看到他們回來,就馬上站了起來。

站得那叫一個整齊。

這很明顯就是在等他們回來一起吃飯。

“少爺好!”

“阮小姐好!”

薄行止倒是冇有什麼驚訝的樣子,示意大家都坐下。

“六處最近挺忙,大家辛苦了。”

男人充滿磁性的聲音響起,“很快就過年了,放心,我絕對不會虧待兄弟們。”

他又講了幾句話以後,大家就開始動筷。

*

第二天一大清早,阮蘇就緩緩的醒過來。

醒來以後她皺了皺眉,可能是因為那個村子水汽太重,她抽了抽鼻子,發現身體一向很好的她……竟然感冒了?

她鮮少生病,也鮮少感冒。

可能因為身體裡麵有媚蠶的原因,除了會經常動情以外,她的體質賊好。

尤其是前幾年不小心中了媚蠶的毒以後,體質變得格外的好。

這突如其來的感冒讓她有點驚訝。

“坐在那裡發什麼呆?”

薄行止從浴室裡麵走出來,疑惑的看著她。

阮蘇看過去,就看到男人穿了一件黑色的浴袍,胸口半敞,露出結實的胸膛,她挑了挑眉,大清早就這麼男色可餐?

“我好像感冒了。”

“等下去拿點藥?”薄行止走過來,抬手摸了摸她的額頭,“好像不發燒。”

“可能是昨天在村子裡著涼了。”阮蘇吐了一口氣,“我先洗漱。完了咱們去醫院。”-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