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帆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葉帆小說 > 都市 > 薄太太今天又被扒馬甲了 > 第五百四十四章 這波打臉可還行?

-

“家裡出了一點小事。”葉厭離喝了一口紅酒,笑得有些僵硬勉強。

阮芳芳和李美杏那對母女,看我回了葉家怎麼收拾你們!

竟然闖下如此彌天大禍。

將整個葉家拖入深淵。

葉厭離越想越憤怒,握著酒杯的手指節都在發白。

胸口更是掀起滔天怒意,恨不得立刻衝回去。

但是他參加鋼琴比賽做總決賽的評委這件事情,是簽過合同的,他如果單方麵毀約,就要拿賠償金。

錢多少倒無所謂,口碑若是因此而壞了就得不償失。

尤其是在這種國際賽事上麵出了違約的醜聞,以後會影響到他在整個行業裡麵的地位。

所以葉厭離不管心裡有多煩躁,卻依舊壓著心底的燥意在這裡參加宴會。

明天……撐過明天就好。一秒記住

阮蘇挑眉,不動聲色的瞧了他一眼,黑白分明的眸子裡麵閃過一絲疑惑。

葉家在m國紮根極深,尤其是葉厭離又要繼襲爵位。

她很清楚葉厭離這一年來做了些什麼,聽說是去了學習空軍部,並且還取得了不斐的成績。

為他繼承爵位新增了不少助力。

假以時日,他就要舉辦襲爵大典。

到時候m國的總統會親自為他加冕,現在葉家若是出了紕漏……

怕是他的襲爵之路又要再添坎坷。

隻是出了什麼事呢?

阮蘇掃視在場的眾人,然後給薄行止發了一條微信。

男人很快就回覆他,“葉家的事情略有耳聞,等你回來詳說。”

阮蘇冇有再回他

而是和金赤赫一起帶著李卓妍繼續在宴會場裡麵遊走。

葉厭離心煩意亂的一個人走到角落裡,倒了一杯酒一仰而儘。

唐宛柔眼角掃到他,深吸了一口氣,臉上浮現溫柔的笑意,款款的朝著他走過去。

“葉少,我十分仰慕你的才華,可否……”

唐宛柔的話還冇有說完,就被葉厭離粗暴的打斷,“不能。”

這百分百又是一個要聯絡方式的女人,看到這種女人他就煩躁。

“葉少……”唐宛柔眼底閃過一絲受傷,她楚楚可憐的看著俊美襲人的男人,“我還冇有說完,我隻是想加個微信而已。”

“不好意思,你這種庸脂俗粉不符合我的審美。”葉厭離臉色鐵青,本來心情就極燥,這個女人還好死不死的往他的槍口上撞。

唐宛柔臉色一白,從小到大她都是在吹捧中長大,她對自己的長相也極其自信。

這還是生平第一次,有人說她長得醜。

她強忍住尖叫憤怒的心情,手指掐著自己的掌心,“葉少,你不喜歡我,也不必如此羞辱我吧?未免太冇有修養了。”

她以前就很仰慕葉厭離,她一直努力練習鋼琴想要站到世界的舞台上,也是因為這個男人是天才鋼琴家,是她想要觸摸的人。

現在他就在她的眼前,可是他卻狠狠的羞辱了她!

她的那顆仰慕之心,瞬間碎成了無數片。

疼得她眼眶都在發紅,“你太過分了!”

她想到剛纔阮蘇和葉厭離

碰杯的畫麵,她自動腦補了一出大戲,“是不是阮蘇在你麵前說我的壞話了?是不是阮蘇讓你故意討厭我的?”

“你不聽阮蘇那個惡毒女人的話,她就是存心欺負我,看我不順眼。”

“葉少……我一直都喜歡你,喜歡你彈鋼琴的樣子……”

葉厭離厭惡的掃了她一眼,這麼久了,他終於拿正眼瞧她了,看著她那濃妝豔抹的樣子,心裡厭惡感更濃。

“你也配提阮蘇?阮蘇想要欺負你的話,你還能好端端的站在這裡?早骨灰都不知道撒哪了。”

論毒舌,他葉厭離也不遑多讓。

骨灰……都不知道撒哪……

聽得唐宛柔腦袋暈乎乎的,臉上一陣陣**辣的疼。

這根本已經不是單純的羞辱了,這是螻蟻吧,他的意思就是自己在阮蘇麵前就是一隻螻蟻?

她深深的詮釋了什麼叫做自取其辱。

因為他們二人的爭吵聲,早就吸引了宴會上不少的賓客。

唐夫人正在和利爾克商討著唐宛柔的事情,結果她就跑得冇影了?唐夫人皺眉開始搜尋女兒的蹤影,結果就看到了這麼赤果果的一幕。

頓時氣得臉上青紅交加,太丟人了!

她一把拉住唐宛柔的手,“你乾什麼?在這種場合你跑過來找男人表白?你瘋了?”

如果利爾克看到……

唐夫人的心忍不住往下沉。

她慌亂的轉頭就看到利爾克臉色鐵青的樣子。

她趕緊一臉慌亂的解釋,“利爾克先生,小女對葉少

有一絲好感……我相信以後她肯定不會了。”

唐夫人說著又拽了拽唐宛柔,低聲斥責她,“你還不趕緊給利爾克先生道歉?”

唐宛柔一臉震驚的瞪著唐夫人:“我喜歡葉厭離有什麼錯?我為什麼要跟老師道歉?應該是葉厭離向我道歉,他剛纔的態度實在太惡劣了。”

看著靈頑不冥的女兒,唐夫人恨不得敲開她的腦袋,看一看她腦子裡裝的是什麼。

平時在家裡麵任性也就罷了,在這種場合是她任性的時候嗎?

她氣得臉色青一陣白一陣,“聽話!”

也不看看利爾克和葉厭離的關係,葉厭離明顯就是金赤赫那一派係的,女兒卻喜歡他!

這不是存心在打利爾克的臉嗎?

利爾克想要收徒的卻喜歡自己的對家。

自己的對家將他踩在腳底下也就罷了,這個唐宛柔也想將他踩在腳底下?

他冷笑的看了一眼喬念,又看了一眼唐夫人,“你們兩位幫我選的徒弟可真是不錯。”

喬念此時臉色也變了,她再妖嬈,也抵不過利爾克的憤怒一擊。

“利爾克,彆這樣,孩子年紀小不懂事,我再說說她。她可能就是看葉厭離長得好看,畢竟鋼琴王子的名頭拿出去還是挺能唬人的,不過他跟你比起來……又算得了什麼呢?”

千穿萬穿馬屁不穿。

這個利爾克在全球鋼琴協會的地位,僅次於金赤赫。

再者纔是葉厭離,畢竟葉厭離隻是年紀資曆上就比他差了一截

“對啊,你大人有大量,千萬彆和宛柔計較,她就是一時鬼迷了心竅。”唐夫人也趕緊的說道,又怒聲冷喝,“唐宛柔,必須向利爾克先生道歉!”

唐宛柔再固執再自我,這時候也瞧出來苗頭不太好。

利爾克好像真的生氣了。

她也不再堅持,立刻低頭衝利爾克說,“對不起,老師,都是我的錯,我不應該來找葉厭離,以後我再也不敢了。”

好多人都在圍觀,利爾克聽到唐宛柔道歉,虛榮心得到了一定的滿足。

覺得自己剛纔白掉的麵子總算被拾起來了。

於是淡淡的開口,“沒關係,以後多注意。有些人根本不值得深交,畢竟和為師比起來,有些人的鋼琴造詣算不了什麼。”

這就是明貶葉厭離了。

葉厭離就在不遠處,心裡還在想著葉家的那一出事兒,根本冇將利爾克這種虛榮心強烈到令人髮指的東西放在眼裡。

“這種人格局未免小了一些。”阮蘇勾唇衝身邊的金赤赫道。“就好比一個女人不喜歡跟人家比自身的能力和修養,比自身的價值。反而天天喜歡紮在人堆裡麵,羨慕今天這個女的買了新衣服,明天那個女的買了新首飾一般。”

金赤赫低頭喝了一口杯中的紅酒,“那可不,所以這種人也就隻能這樣了。”

他說完,又壞壞一笑的瞧著阮蘇,“丫頭,啥時候再給我點繡品啊?或者是根雕也行。”

他家大哥天天都在那裡催

還想邀請阮蘇去做客。

這會兒逮到了這丫頭,他非要死粘著丫頭不可。

“改天吧,最近有點忙。”阮蘇漫不經心的掃他一眼,“給你的繡品還不多嗎?改天乾脆給你繡一件衣服得了,你天天穿著,省得總惦記我那幾件繡品。”

“真的?”金赤赫聞言兩眼放光,跟餓了幾百年的狼一樣。

“假的。”阮蘇撇嘴。

“蘇姐。”這時,李卓妍脆生生的聲音響起。

阮蘇看了過去,就看到少女身邊跟了兩個身姿高挑的歐美美女,美女們金髮碧眼,身材極其火辣。

她挑了挑眉,漂亮精緻的臉上閃過興味,“這兩位美女是你的朋友嗎?”

李卓妍臉上浮現羞色,有點不好意思的說,“這兩位是和我一起參加鋼琴比賽的選手,也都晉級了決賽。”

“原來如此。”阮蘇點了點頭。

“這位是米當娜,這裡就是她家裡的產業。”李卓妍先是介紹了左邊的米當娜,又介紹右邊的維爾亞,“這位是維爾亞,她父親……”

“我的一位朋友,時尚圈的老魔頭吧。”阮蘇那張過分漂亮的臉龐上帶著淺淡笑意,“很高興認識你們。”

“哇——”米當娜原本要見阮蘇還有點忐忑,傳聞中的她畢竟是那樣神一樣的存在。結果……她就是麵前這麼年輕又這麼漂亮這麼好相處……

“我太高興了。”維爾亞也是捧臉的說,“阮蘇小姐,我是你的粉絲。”

“感謝你,李小姐

”米當娜和維爾亞又趕緊衝李卓妍道謝。

李卓妍羞澀的說,“也冇什麼,蘇姐很好相處的。”-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