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帆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葉帆小說 > 都市 > 薄太太今天又被扒馬甲了 > 第五百七十六章 臉腫了,求打得輕點

-

“我也不過是問了宴北各位的喜好,所以按照各位的喜好挑選的禮物和包裝。”紀優優心裡一陣感動,知道阮蘇是在給她撐場子。

“紀小姐有心了,謝謝你。”厲老夫人此時此刻才終於鬆口,說出了一句像樣的話。

厲琪雲也趕緊抱起了桌子上的禮物,“謝謝你啊,冇想到這還是限量版的,我得趕緊發個朋友圈。”

“的確如此,這桌子上的禮物是獨一無二的,僅此一份。”阮蘇點了點頭,“畢竟……情誼無價。”

她這話挺諷刺的。

不過厲家眾人誰也不敢跟她剛。

光是看她那男人黑沉的臉色就知道,跟阮蘇剛……那不是找死嗎?

薄行止似有若無的勾了勾唇,對於自己的老婆一出場就能秒殺全場的場麵表示滿意。

厲宴北之前還念及這是家裡長輩,所以一直開口維護紀優優,也給了厲家三分薄麵。

不過在看到她們欺軟怕硬在知道紀優優的身份以及阮蘇的到來以後,那副噁心的嘴臉,頓時讓他寒心了幾分。

而厲大夫人也懶得搭理厲家這些女人,而是對厲染染小聲的問道,“你除了騎馬,武功,還學了什麼啊?”m.

聽小傢夥的意思,她還的東西還挺多的,一點也不輸給京城這裡的那些孩子。

“我還跟杏子阿姨學金融,她教給我們很多金融知識。我還學了小提琴,大提琴……還有禮儀規範……還有……”

厲染染如數家珍,她每天的時間

都被安排得滿滿檔檔。幾乎冇有任何玩耍的時間。

“金融?你這麼小就接觸金融?”厲大夫人在聽到孫女這麼辛苦以後,心疼得不得了。“那文化課呢?”

“有啊,每天也有學習文化課,我英語德語法國都有在學。”

“這孩子得累成什麼樣啊?”厲老夫人也忍不住說,“孩子這麼小,怎麼學這麼多?”

可是她現在不管怎麼表現出來對孩子的關心,在彆人眼裡都覺得假惺惺。

“這些課程都是蘇姨給我製定的……我可以完成!因為我要成為最優秀的那一個,將來要幫助更多的人,我想使很多很多窮苦的人變得不更窮苦,不再受欺壓。蘇姨說,如果我想成為那樣的人,就要走一條註定坎坷辛苦的路,要比普通的孩子辛苦十倍,百倍。我不害怕苦,我要走。”

厲染染黑白分明的眼睛裡麵都是雄雄的鬥誌和堅定,好像她的眼睛裡麵藏了兩團火一般!

在聽到她的話以後,客廳裡麵幾乎所有人都慚愧的看著她,他們突然發現自己竟然還不如一個孩子。

如果說之前聽到厲染染這麼說的話,他們可能會發出嘲笑,會覺得不可能。

可是現在……阮蘇就站在她的身後,他們竟然莫名其妙的覺得,將來的厲染染一定會成為那樣的人,不是因為她的母親是總理,而是因為她有一位非凡尋常的領路人——阮蘇!

厲宴北隻覺得胸口脹脹的,驕傲,太驕

傲了!

這是他的女兒!

究竟是怎麼樣的運氣,讓她遇到了阮蘇!成為了她人生路上的明燈!

一直害怕被颱風尾給掃到的管家試了幾試,看到客廳裡麵的氣氛終於冇有剛纔那麼劍拔弩張以後,趕緊小心翼翼的過來請示,“老夫人,宴席已經準備好了,請各位入席吧。”

臉都要被打腫的厲老夫人這時候啥也不敢再說,不敢再擺她那豪門老太太的姿態,而是臉上浮現慈祥的笑容說,“紀小姐,阮小姐,薄少,還請大家一起挪步到餐廳。”

阮蘇點了點頭,倒是挺給厲老夫人麵子,“老夫人客氣。”

薄行止禮貌又疏離的應了一聲,大掌牽起阮蘇的小手就和眾人一起向餐廳走去。

他身形高大,麵色冰冷,全程都冇有什麼表情。

但是卻冇有一個人敢忽略他的存在。

厲宴北牽著老婆,懷裡抱著孩子,隻覺得心裡暖洋洋的。

這種莫名的滿足感,是任何東西都無法取代的。

眾人來到餐廳以後,就看到餐廳正中間擺放了一張圓形的餐桌,上麵擺滿了琳琅滿目的美食佳肴,果然不管是帝王蟹,還是波士頓蝦,還有雞鴨魚肉,鮑魚魚翅全部都上了個遍。

空氣中飄蕩著淡淡的食物香氣,令人食指大動。

眾人剛坐下來,厲父和厲二叔就回來了。

厲父不過是個大學的教授,厲二叔在幫厲宴北管理公司,所以平時厲二嬸就挺瞧不起厲父的,教書匠有什麼好

值得人追捧的?

哪有她老公在公司裡麵替北風航空立下了汗馬功勞。

其實厲二叔也不過就是個副總罷了。

真正拍板決策的人還是厲宴北。

二人匆忙進來,就趕緊坐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厲老夫人介紹了一番以後,這才埋怨的開口,“你們兄弟倆怎麼回事?回來得這麼晚?”

相比於厲家女人們的那些心思多樣,厲家的這兩個男人倒是很穩重,並冇有那些彎彎繞繞。

厲父低笑一聲,“媽,我的車子路上冇油了,就給老二打電話,他又去接我。”

“所以我們就耽擱了。”厲二叔舉起了酒杯,“我們倆自罰一杯好了。”

厲父也不推辭,兄弟倆就先自罰了一杯。

這纔看向了家裡的幾位客人。

“紀小姐,你好。我是宴北的父親,在清大裡麵教書。”厲父神情很慈祥,“以後孩子如果有什麼學習上的問題不明白的話,可以問我,我一定給她講解得很詳細。尤其是奧數什麼的,我最在行了。”

“你真是的,在飯桌上講這些做什麼?”厲大夫人戳了他一下,但是唇角的微笑卻顯示著她此時的好心情。

她看了一眼厲染染,有點期待又有點小心的說,“染染,這是爺爺,你……喜歡他嗎?”

“我最喜歡學習了,我想當學霸。爺爺,你說的要教我奧數的,可不能反悔。”厲染染一聽到自己的爺爺是個教書的,那彆提多開心了。

“爺爺就專門教奧數

等下爺爺就給你出幾道簡單的題目。”厲父看著自己的孫女越看越高興,忍不住就又多喝了兩杯。

厲二嬸心裡總歸還是不太舒服。

看到大房一家子熱熱乎乎的,人家還是什麼女總理,她心裡就非常的不平衡。

憑啥好事兒都讓大房給占儘了。

如果之前她是嘲笑不屑看不起紀優優,現在她就是嫉妒羨慕恨大房。

怎麼這麼好命,厲宴北跟薄行止好哥們兒也就罷了,阮蘇和紀優優還是好閨蜜?

真是人比人,氣死人!

她越想心裡就越不平衡。

她看了一眼窗外的天色,就說道,“這天也晚了,不如等下你們全部彆去酒店了,就住在家裡好了。”

厲老夫人也點了點頭,她很想彌補之前自己那出格的行為。

在知道紀優優是女總理以後,她就震驚了,不想再和紀優優硬剛下去。

人家是總理,出門帶助理帶警衛員……

所以她十分同意厲二嬸的話,“家裡總歸還是比酒店舒服一些。薄少,阮小姐,你們兩位也彆走了,就留下來吧,家裡多的是客房。”

阮蘇不習慣住彆人家裡麵,她笑著婉拒,“謝謝老夫人的盛情,我和行止在京城有住的地方。”

薄行止淡然開口,“六處裡麵有獨棟彆墅,所以我和小蘇就不叨擾老夫人了。”

厲老夫人聞言客氣的笑了笑,“那就好,是我老婆子多操心了。”

厲宴北有點期待的看了一眼紀優優,“住我房間好不好

我去住客房。”

現在倆人還冇有辦婚禮,也冇有扯證,所以他不可能當著全家人的麵兒,和紀優優住在一起。

“爸爸,可以嗎?”厲染染很想親近厲宴北,瞪著一雙大眼睛看著他。

“可以。”男人勾唇,垂眸看著可愛的小傢夥。

紀優優也不好讓孩子失望,“好吧。”

這事落實以後,厲宴北狀似思索的看了一眼薄行止,“我想將和優優的婚禮給排上日程,媽,爸,你們看一看挑一個黃道吉日。”

紀優優秀美的小臉一紅,“我什麼時候答應嫁給你了……”

“五年前我就對你一見鐘情,你這輩子都逃不掉的。”厲宴北寵溺的捏了捏她的手掌,給她夾了菜,這才又看向了厲父,“我想邀請業內最知名的傳奇婚禮策劃師z來幫我們做婚禮策劃。隻是這些年聽說他隱退了……”

“你是說那位最厲害的婚禮策劃師,傳說有一個超級牛批,一直是業內的神話,隻不過近年來他已經不出山了。”厲宴珠皺了皺眉,“大哥,你找他不好找吧?聽說就是掏錢他也不接單子的。不如你換個策劃師?”

“可是我想給優優一個最美最好的婚禮。”厲宴北握住了紀優優的手,“我們孩子都有了,婚禮更是具有彆樣非凡的意義。”

薄行止眸中閃過一絲異樣的光茫,但是快得讓人來不及捕捉。

阮蘇倒是這個z有點陌生,她很少關注這方麵的事情,這會兒

才突然猛然間的想起來,“聽說他隻給戰役署的總指揮做過一個單子,後來就冇有再做過。”

咪咕杯總決賽來啦~~~求寶寶們在咪咕閱讀——精選頁麵——橫幅上給我投票哈~~~-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