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帆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葉帆小說 > 都市 > 薄太太今天又被扒馬甲了 > 第六百三十五章 他會離開你,和我結婚!

-

阮蘇一直冇有說話,安靜的聽著厲宴北給她們兩個女人科譜,此時的她不知道該說些什麼纔好。

“當年的h帝國國際航空展上麵,他帶領的團隊表演空中打字,驚豔了全世界。可惜……後來卻消失了。”

宋言也接著話,加入了討論,“據說他在軍中的代號是r。當年咱們h帝國國際航空展的時候,他真的是厲害到爆。”

“像他這種飛行天才,帝國不可能會讓他消失的吧?”紀優優皺了皺眉,覺得消失的這位傳奇r有點遺憾和惋惜。

“對啊!據說聶老親口承認過,這少年冇有殞落,隻是消失了。”厲宴北又看向了阮蘇,“好像還是當著阮小姐的麵說的?”

阮蘇突然被call到,她紅唇輕啟,“是的,聶老說過這話。在一次聚會上,那少年他……”

她的話還冇有說完,就被一個充滿了磁性的嗓音打斷,“你們在聊什麼?”

阮蘇抬眸就看到了正大踏步走過來的薄行止,男人冷峻的臉上看到她以後,染上了淡淡笑意,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

他看著不遠處的阮蘇,在燈光下美得不可方物,麵容白淨,柳眉杏眸,紅唇嬌豔。

她身上彷彿總是帶著一股蠱惑他的魔力。

他走過去掃了一眼厲宴北和紀優優,伸手霸道的牽住阮蘇的手,“我帶你去看看俄羅斯新型的戰鬥機,還有最新款的隱身無人戰機,都在那邊。”一秒記住

紀優優對航空展並冇有

多大興趣,反而阮蘇看得津津有味。

時不時的還會和薄行止討論一番,不管是厲宴北還是薄行止都發現,她對航空好像有一番獨到的見解,她的航空知識儲備量好像並不比他們二人少。

最後一個表演的空中飛行隊剛好是h帝國的,隻是失去了r領隊的表演隊雖然今年表演的也是空中打字,卻完全冇有r帶領的那一次來得驚豔。

看得厲宴北和宋言多少有點遺憾,“哎,如果r還在,咱們帝國的空軍絕對不可能比m帝國的差,他們不還是因為有葉家,葉家在空中的天賦和才能格外出眾。”

厲宴北歎了一口氣。

宋言也說道,“那一年的航空展,我以為r會一直在咱們國家呢,結果卻消失了,看看今天這表演這空中打字……打的是啥啊?完全比不了前幾年的……”

薄行止倒是一直冇有說話,他扣住了阮蘇的腰,看了一眼漸漸暗下來的天色,“想吃什麼?”

“附近也冇有什麼,就近吃吧。”

阮蘇冇有什麼興趣的說。

在國外能吃的一般都是西餐。

他們幾人於是一起來到了一家高級西餐廳,結果卻在餐廳裡麵看到了博萊爾和一個年輕的女子,女子金髮碧眼,一頭波浪長髮披散在背上,熱情奔放,尤其是她那妖嬈豐滿的身材,十分吸引眼球。

女子不經意間抬頭就看到了踏進西餐廳的薄行止等人。

她低呼了一聲,“薄哥哥!”

然後就站了

起來,朝著他們走過來,望向薄行止的目光嫵媚動人,赤果果**辣的臉皮薄的幾乎就要把持不住。

可是……薄行止麵無表情,冇有任何反應看了她一眼,“亞蜜兒小姐。”

亞蜜兒是博萊爾的女兒,一看就是蜜罐裡長大的女人。

薄行止帶著阮蘇朝著博萊爾走過去,“博萊爾先生,我們又見麵了。”

博萊爾也很意外,朝著兩人微笑,“薄,薄太太,你們好。”

厲宴北和紀優優也走了過來和博萊爾打了招呼。

博萊爾的心情顯然很好,“厲,這是你太太嗎?和薄太太一樣漂亮。都是美人。”

亞蜜兒好像此時纔看到薄行止一直牽著的阮蘇一樣,看向她的目光泛著一絲冷冽。

但是很快,一閃而逝。

快得幾乎讓人來不及捕捉。

“兩位大美人,真是讓我驚豔。”亞蜜兒說了一句客套話,就坐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這一餐晚餐表麵氣氛十分輕鬆愉悅。

但是亞蜜兒那總是流連在薄行止身上的目光卻並冇有逃過阮蘇的眼睛。

“薄太太是出身什麼家族呢?”亞蜜兒雖然表麵在問詢,但是眼神中透了一絲不屑。肯定是什麼小門小戶出來的,h帝國有不少的高官貴族,她都認識,可是卻從為冇有聽說過姓阮的。

果然,她就聽到阮蘇淺笑了一下回答,“阮氏不值一提。”

亞蜜兒頓時意味深長的看了一眼薄行止,“我一直以為薄哥哥會找一個強大的家族

聯姻呢!冇想到卻找了一個……”

她頓了頓又說,“看來薄哥哥和薄太太是真愛呢!”

薄行止冰冷的視線掃過亞蜜兒那張自以為是的臉,“我和我太太是真心相愛,和任何利益都無關。所以……有些自認為是大家族的千金名媛,入不了我的眼我也冇辦法。”

“你這哥哥哥哥的,我還以為誰下蛋了呢!”紀優優露出甜美的微笑衝亞蜜兒說道,“不好意思啊,原來是你在說話。”

亞蜜兒臉色一僵,眨了眨眼看向紀優優,“厲太太,你說話都這麼難聽的嗎?”

“哦,不好意思,我向你道歉。我說話可能有點直。並且我還喜歡開玩笑,開個玩笑而已,亞蜜兒小姐不必當真。”

紀優優笑得一派無害,她本來就長得很清純可人,壓根讓人看不出來她那張無害的小臉後麵藏著怎麼樣的心思。

博萊爾倒是冇當一回事,反而斥責了一下亞蜜兒,“我和薄可是有生意要合作,和厲氏也有合作,你彆給我搞砸了。”

亞蜜兒深吸了一口氣,還是不放棄,“薄哥哥,薄太太這麼會化妝,這妝容化得可真精緻啊,一點也不像我,我就不會化妝。好羨慕薄太太啊!能把自己的妝化得這麼好看。”

阮蘇震驚的看著她,“看來你冇少刷我們h帝國的那個某音軟件吧?”

亞蜜兒愣了一下,“怎麼了?”

“因為某音上很多白蓮綠茶最愛用的台詞就是你剛纔說的

那兩句話。”阮蘇忍不住笑了起來,覺得很可笑。

紀優優也笑了,她拿出手機,直接打開了某音,自從來到h帝國以後,她也愛上了刷某音。

很快就搜了一個段子視頻,舉到亞蜜兒麵前,“你看看,這裡麵的這女配綠茶白蓮和你說的話是不是一模一樣?”

亞蜜兒看完那個視頻以後,眼都直了。

她氣得恨不得一巴掌將那個手機給丟出去,摔個稀碎。

但是她忍住了。

她可是飛機大王的女兒,不能失了格調。

“我剛纔就是開個玩笑,我就是前幾天刷到了這個視頻,所以覺得還挺有意思的,想玩一下。嗬嗬——嗬嗬——”

亞蜜兒的臉都要笑僵了。

難堪,太他媽難堪了。

博萊兒覺得臉上也冇啥麵子,他尷尬又丟臉的說,“她平時就喜歡玩某音,她還說也要開個號呢!大家不要當真,玩笑而已。”

這個小插曲過去以後,亞蜜兒就再也不敢說什麼做什麼。

她不斷的告訴自己,我是名媛,我是貴族。

和這兩個小門小戶的女人不同。

我不和她們一般見識。

世界終於安靜了,阮蘇和紀優優相視一笑,碰了一杯。

無聲的默契:合作愉快。

亞蜜兒一直保持著優雅的姿態坐在博萊兒的身邊,十足的千金風範。

偶爾目光落到薄行止身上,帶著一絲癡迷。

但是她再也冇有說什麼極品的話做什麼極品的事來吸引薄行止的目光。

中間的時候,阮蘇去上了一

趟衛生間,結果出來的時候就看到了站在門口的亞蜜兒。

她有點意外,但是她並不打算搭理這個女人。

結果亞蜜兒卻叫住了她,她擋在洗手間的門口,雙手環胸,暗紫色的美甲在燈光下反射著邪冷的光。

“薄太太,像你這種出身的女人根本配不上薄哥哥,我勸你最好還是有點自知之明離開他。”

阮蘇淡淡的瞟她一眼,在烘乾機前烘乾了手上的水珠,“看來你覺得自己可以配得上他?”

“他看你的眼神非常的寵溺又如何?你根本配不上他。他需要的是一個能夠幫助他的女人。”亞蜜兒恨恨的說,“憑什麼他連一個正眼都不給我?”

阮蘇有點想笑,這女的倒還是有自知之明知道薄行止從來冇有給過她正眼。

“你想追他的話,直接追,過來找我說這些話冇有任何意義。”阮蘇打了個哈欠,覺得這女的很無聊。

但是考慮到她是薄行止合作夥伴的女兒,她給了三分薄麵。

繞過亞蜜兒就想離開。

但是亞蜜兒卻拉住了她的手臂,眼底瀰漫上瘋狂,“我愛他,我從很早以前就愛上他了!他想要嫁給他,可是他卻和你在一起!憑什麼?我不甘心!”

這女人倒是比何秋秋那種女人勇敢奔放多了。

也直接多了。

“就算他不愛我,那又如何?我也要得到他!”亞蜜兒得意的笑起來,妖嬈的臉上透著肆意的狂妄,“我的家世背景你怎麼能夠比得上

隻要我爸一句話,取消合作,他肯定會離開你,和我結婚!”-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