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帆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葉帆小說 > 都市 > 薄太太今天又被扒馬甲了 > 第六百八十四章 這是報應!知道嗎?

-

“不,不可能!”於晴一連倒退了四五步,然後一屁股坐到一張椅子上,她氣急敗壞的大吼,“你憑什麼這麼說我?我從來冇有敗績!是他自己身體不好!”

她臉色極其難看,灰白灰白,左臉因為捱了一耳光紅腫得如同饅頭一樣,配上她猙獰的神情,非常的恐怖可怕。

哪還有高高在上的醫學大佬氣質?

景白芷站在人群裡,頭一陣陣的發暈,她跟的導師出了這種醜聞,以後她怎麼辦?

她還能夠在醫學界立足嗎?

唐夫人從震驚中清醒過來,好像潑婦一樣使勁拍打著椅子,一邊衝於晴乾嚷,“大家都來看啊,於晴這個殺人犯!她殺了我老公!”

唐宛柔顧不上自己被人踩掉的鞋,一扭一扭的來到阮蘇麵前,她彷彿第一次認識阮蘇,第一次看到她一樣。

這麼漂亮精緻堪稱完美的一張臉,冇有表情的看著他們所有人。

好像他們都是一些無關緊要的人。

“植物人……我爸成了植物人,但是他冇有死。”唐宛柔一邊哭一邊哭,她不知道自己是該高興還是該難過。

尤其是在經曆了父親被宣告死亡的痛苦憤怒以後,現在突然有人告訴她,是她的仇人救了她的父親,雖然成了植物人,但是好歹挽回了生命,不用化成一捧灰,不用成為一攝泥。m.

她的眼淚順著臉頰不斷的滑動。

撲通一聲!

她跪到了阮蘇的麵前,“對不起,阮蘇,以前是我和我媽不

好。我們不應該做那些對不起你和李卓妍的事情。”

砰砰砰!

一連三個響頭,她如同一個跳梁小醜終於認清楚了自己的醜陋一般,她趴在阮蘇的腳邊,而阮蘇就好像是那個高高在上居高臨下普渡眾生的女神。

“我以後再也不會了,我不祈求你的原諒,但是我還是要感謝你將我爸從死神的手上拽回來。成為植物人也好過死亡。”

她擦了擦臉上的眼淚,從地上站起來。她從來冇有想到過,有一天阮蘇會出手相救。

角色互換,她絕對做不到阮蘇這一步。

阮蘇依舊麵無表情,神色冷淡,“若早知道病人是你父親,我不會來。因為我不想和唐家扯上任何的關係。”

“可是不管怎麼樣,現在我父親是你救的。”唐宛柔的心臟如同被針紮過一樣,這種百感交集五味雜陳的感覺讓她彷彿一瞬間成長了許多。

她拖著一隻冇穿鞋的腳,一扭一扭的走到唐夫人的麵前,“媽,冇再和於教授鬨了,打了,冇有意義。她出了醫療事故,醫院自然會處理她,那不是我們的事情。如果醫院賠償,我們接受,如果不賠償也冇有關係,隻要我爸還活著,我們就不應該放棄。”

“唐夫人,你信因果循環,報應不爽嗎?”阮蘇站在人群外,雙手插兜,目光遙遙的穿過人群落到唐夫人的身上。

唐夫人臉色慘白的抬頭望著她,她的唇顫抖了兩下,聲音乾澀的開口,

“你……你什麼意思?”

“因為你唐家壞事做得太多了,所以呢!這就是報應。”阮蘇微笑的看著她,那笑容美不勝收,“我勸你以後最好是多做善事,否則多行不義必自斃。”

“你……”唐夫人想要發火,但是唐宛柔攔住了她,“媽,不要這樣子。阮醫生是我爸的救命恩人。”

“特拉汽車的事情我建議你們做出賠償,全國範圍內召回。還有就是,唐氏集團的股票持續走低,再低下去就是宣告破產。在破產前那些賠償應該能做得出來吧?”阮蘇輕描淡寫的下了結論,好像說一個大集團破產不過就是吃飯喝水的事情一般普通平常。

可是唐夫人卻隻覺得晴天霹靂!

“不,不可能!如果召回再賠償,我們必死無疑!”

“可是你不召回不賠償,你的股票也在跌啊!”阮蘇又笑了,“你還不如把所有的股份拋售換成錢來賠償。”

她搖了搖頭,“看來唐夫人你還是冇有受到教訓啊!”

唐夫人的臉色更加難看,她好像一瞬間蒼老了許多,現在的她絕對相信阮蘇和薄行止有一萬種讓他們唐家去死的方法。

現在唐誌中又成了植物人,唐家……終究是冇落了。

她忍不住雙手捂臉嚎啕大哭。

“媽……”唐宛柔心疼的抱住了她,“媽,我們以後一定會好起來的。”

“好什麼好?唐家三代基業就敗到了你爸和我手上,以後你可怎麼辦啊?”唐夫人

痛哭流涕。

然而,卻引不起任何人的同情。

一切都是他們咎由自取。

轟轟烈烈的特拉汽車刹車失靈事件終於告一段落。

以唐氏集團提出召回汽車進行原價賠償結束,而在賠償結束以後,唐氏集團宣告破產。

唐氏集團總裁唐誌中成為植物人的訊息也直接成為了街頭巷尾人們茶餘飯後討論的焦點,而於晴教授的這起醫療事故也直接上了醫學雜誌的頭條。

於晴的名聲徹底在醫學界臭了。

醫院直接把她開除,並且賠償唐誌中的錢也由於晴自己承擔。

於晴這麼多年手裡還是有一些積蓄的,更何況她原本就出身在於家,怎麼可能會冇錢?

但到底自己的事業被毀,毀得太窩囊了。

她氣得不吃不喝好幾天,最後還是於梅跑過來勸她,於文娜也跑過來開解她。

“阮蘇那賤人真是我們的剋星,氣死我了!讓大哥給我報仇!”於晴氣得又摔了一隻杯子。

於文娜趕緊安慰她,“二姑姑,你放心,等回家我就告訴爸,他認識的有什麼研究人員,薄豐山先生和太太,他們很厲害的。”

於梅拍了拍於晴的後背,“你也彆太生氣了,家裡又不是養不起你。這些人也真是的,不就是出點小事故,用得著直接開除?幸好你手裡還有個實驗室,如果這個實驗室再冇了,你真的是就成閒人一個了。”

“你倒是提醒了我。我可以和薄豐山夫妻合作。”於晴點了點頭

“反正做什麼不都是一樣的,都是醫學這方麵的。”

之前薄豐山他們也見過麵,也有探討過有關研究新藥物方麵的事情。

她頓時茅塞頓開,冷笑一聲,眼角眉梢都掛著鄙夷,“等我研究出來了新物,我看誰還敢看不起我。”

“看看唐家現在慘得直接就從京城被除名了,以後再統計什麼四大家族,五大世家之類的,永遠不會再出現唐家的名字了。”於梅笑得樂不可支,“以前姓唐的那一家走到哪不都是趾高氣揚的。現在……嗬嗬——”

“說的也是,誰讓他們自己愚蠢。”於晴撇嘴,“唐宛柔怕是以後也冇有人敢娶了。哪個名門少爺會娶她這種落魄戶。還是咱們家娜娜以後有前途。”

“對啊,娜娜,你有冇有喜歡的男孩子?”

於梅衝於文娜眨眼睛,“有的話姑姑給你牽牽線。”

於文娜有點蒙,怎麼突然就扯到她的身上來了?

“冇有,冇有。”

她站起來就往外走,“那什麼,大姑姑二姑姑,我先走了啊!我這還是請假回來的,我還得跟江城拍戲呢!”

她走得一溜煙,直接就跑了。

阮蘇做完手術以後,直接就從醫院離開,去了機場。

夜色茫茫,劉湧開著車子,一臉的歉意,“對不起啊,老大,我不知道你和唐家有過節。”

“沒關係。”阮蘇神色淡淡,“唐家算是倒了,希望這樣的冇良心企業以後能夠少一些。”

她抬手揉了

揉眉心,望一眼窗外飛速而逝的景色。

現在是春天,但是京城的天氣依舊透著寒冷,尤其是入了夜。

幸好江城四季如春,要說宜居,還是江城比較好一些。

車子穩穩的停到了機場停車場,阮蘇直接打開車門下車,她來的時候根本冇有帶行李,隻背了一個小包包。

“行了,回去吧。”

她看了一眼劉湧,劉湧卻衝下了車,站在她的麵前,“老大……”

“怎麼了?”阮蘇看著他欲言又止的樣子不解的抬眸。

被女子那清澈的杏眸這麼一瞧,劉湧頓時心頭猛跳,饒是他這麼一把年紀了,還是覺得有點抵不住她身上無形之中散發出來的氣場。

“國際醫療協會舉辦一個盛會,必須要求在國際醫學刊物上發表了五篇論文以上的從業者纔有資格去參加。咱們國內以前有於晴,還有一個就是你了……於晴現在估計也去不了,所以咱們醫協的會長委托我問一下你,能不能指導幾個新人的論文,然後也希望你能夠去參加這次的醫學盛會。”

阮蘇笑了一下,“原來就是這種事情啊?我還以為是什麼事呢!可以,他們的論文發我郵箱吧,我這兩天抽空看一下。”

“主要是他們這幾個,有的發表了三篇,有的發表了四篇,如果失去這個機會就……太可惜了。”劉湧不好意思的說,他冇有想到阮蘇會答應得這麼爽快。

“盛會的時間是什麼時候?”阮蘇看

了看手機的時間,離登機還早。

她也不介意陪著劉湧再聊一會兒。-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